手机上阅读

第2276章 黑夜梳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张老旧的梳妆台前,屋里黑漆漆,她凑到镜子前,伸手进自己的嘴里,抓住白生生的门牙轻轻一扒,就轻易将之拨出来。「^追^书^帮^首~发」

    随手轻放在桌面上,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

    门牙没了,就接着拨大牙,所有的牙齿都仿佛已经老化到快要自然脱落,只要用手轻轻一拨就能拿出来。

    外面是宁静的深夜,月光从老式玻璃窗洒进来,她专心至致地拨着牙齿,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整个世界静寂无声。

    马薇薇正在拨自己的最后一根大牙,她手摸到光秃秃的牙床,顺着往里,找到最后一根,用力。

    整个过程,一点也不疼,就好像拿掉身体一些多余部位,就像是头皮屑,又或是折断的指甲。

    突然,就在最后一根也拨出来半截之时,她看着镜中没了门牙的自己,嘴唇塌陷进去,脸部扭曲,就好像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一般。

    看到自己的这副模样,她一下停下动作,一股被忽视的感觉凭空而来,我绝对不要变成这样。

    不对,我为什么会拨掉自己的牙齿,看着桌面已经摆了几排的大小不一的牙齿,看起来一点也不漂亮,就跟猪骨头上的牙齿一般丑陋。

    没来由的就生起一丝恐惧,她眼睛顺着月光看向屋内,掉漆的木柜子,板凳,屋内陈旧而熟悉,有种淡淡的久违感。

    这就是她的房间,只是我为什么会半晚起来,对着镜子做这么奇怪的事情。

    还有,牙齿又怎么那么容易拨掉,记忆中每一次牙齿松动,都要摇上不知多久,痛得死来活去才拨掉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等等……

    这梳妆台,柜子,房间的一切摆明,分明是老屋的房间,可老屋不是已经拆了吗。

    那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惊恐地想要转过头仔细打量屋内情况,然而不知为何,一股无形之力将她定住,无法转动脖子,只能勉强用眼角余光四下扫视。

    最最关键的是,马薇薇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在这种深夜约莫3点的时候,怎么会有人无声无息站在自己身后。

    她拼命地转动眼珠,试图看清周围,但始终无济于事,就在这时,镜中忽然有东西动了动。

    目光一下转移过去,这下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后边的确站着一个白衣女人,看着就感觉熟悉,起码见过不止一次。

    只可惜,屋内光线昏暗,那女人好像刚刚才睡醒起来,一头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将脸部都挡住,根本看不清楚。

    难道是自己的同学,是李文文,还是莫爱妮,又或是村里的小姐妹?

    她想着是哪一个熟人,心里那股没来由的恐惧还是没有消息,反而愈来愈强烈。

    眼睛死死盯着镜中人影被黑发挡住的脸上,隐约可以看到一张苍白的面孔,光线昏暗,她凝神仔细打量着那张脸,试图看出那是谁。

    终于,对方缓缓靠近,双手抓住垂落的黑色发丝,一张苍白而僵硬塌陷的脸出现在她肩膀上,看起来说不出的亲昵。

    然而,马薇薇只感觉混身一个激烈灵,那张脸尽管跟没了牙齿一般,脸皮嘴唇完全陷进去,可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正是自己看了十几年的脸。

    近!

    太近了……

    这张从黑发后面露出的苍白脸孔就那样搁在她肩膀上,就如同亲密的两个小姐妹间互动,她可以感觉到这张恐怖的面孔传来的冰冷触感。

    让她的皮肤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那张诡异而又变形的嘴唇在耳边低语,明明近在咫尺,却又听得不大真切。

    尽管如此,却给她一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唤自己一般,马薇薇本能地抗拒,可她身体完全无法动弹。

    声音透过耳膜,钻入脑海,仿佛已然深入到意识深入,令她感到完全无处躲藏。

    恐慌已快要将她淹没,就在这危急关头,马薇薇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堂哥马正,一个曾在她面前创造过奇迹的男人。

    眼睛下意识落在手腕上,那里正戴着自己的守护之表,是哥哥亲手造的,手表还戴在手腕上,她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激活手表。

    正在这时,那个长得跟她一样,紧贴在她背后的东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居然全身变形拉长,就从她耳朵钻了进去.

    如同拉长的面条,争先恐后地从耳朵钻进她脑袋,就如同迫不及待地要和她合二为一,又或者是取而代之。

    啊!!!

    马薇薇大叫着从床上弹起来,全身是汗,柔软的羽绒被表面被汗水浸湿,高档丝质睡衣紧贴在身上,说不出的别扭难受。

    她下意识看向对面,那里有一张乳白色的田园风格梳妆台,美仑美奂。

    只是,镜中人却是面色苍白,瞳孔紧缩,大片的眼白布满了碜人的血丝。

    呼哧……呼哧!

    马薇薇终于分辨自己身处的环境,屏着的呼吸这才大口大口喘息起来,新鲜的空气进入肺部,让她人迅速变得清醒。

    房间里灯光明亮,欧式家具,水晶吊灯,柔软的席梦思,正是自己在建安市新家的房间里。

    与刚刚身处的老屋旧房间有着天壤之别,然而那种感觉仍旧是那样强烈而深刻,至今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她抱着双腿,将身体倦缩进睡裙里,一时间完全不敢再入睡.

    “又是这个梦……为什么?为什么一直做这个奇怪又恐怖的梦?”

    最近这些天,她就一直梦到自己出现在老屋的旧房间,半夜三更黑漆漆一个人对着镜子拨牙,之前一开始,都是拨着拨着就醒了。

    直到今天,居然拨到了最后一根,就在她意识到不对,停下来后,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那个身后的自己,不,那绝对不是自己,我不可能变得那么丑……

    马薇薇立即摇头否认,只要一想起那张近在咫尺,清晰恐怖的熟悉面孔,她就打心底里生出寒意。

    不由得,她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牙齿,生怕只要一摸就松掉了,还好,牙齿完完整整长在哪,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

    一边检查,脑海中还不断闪过刚刚的感觉,仍旧是如此的清晰,就仿佛真实发生过。

    她耳朵忽然微微一竖,看向房门。

    笃笃!!!

    房门被敲响,外边传来爸爸马天成的声音。

    “薇薇!你又做恶梦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