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2章 最好的伪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王维琳撑起了一面井盖,脚下的软淤泥让她很难使得上来,那刺鼻的臭味更是直往鼻子里钻。「^追^书^帮^首~发」

    喉咙在剧烈地翻滚着,可此时却已经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吐出来。

    在之前的短短两个小时,她已经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

    这个镇子已经完全变成了地狱,暴乱突然就发生了,有失控的人疯狂地打砸着周遭的一切。

    而似她这样的年轻女性更是成了恶狼眼中的最好猎物,她们一行人在遭遇袭击的瞬间就被打蒙了。

    于正海义正言辞出来喝斥纠缠她的油腻村汉,对方一见于正海这一身光鲜亮丽的帅哥。立马就感到自惭形秽,进而恼羞成怒,直接就从腰间摸出一把水果刀就捅在他肚子上。

    于正海死也不敢相信,有人敢当街行凶,死死地抓住这村汉的又脏又粗糙的握刀之手。

    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痛让他后悔得无以复加,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还有大好的前途,都已经办好出国手续了的啊。

    只是想在离开前再努力一把,想把一直喜欢的王维琳追到手。可是为什么明明只是一次那么普通的旅行,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傻,到现在还看不清楚状况,居然没看到对方带了刀。

    最愚蠢的是从始至终,王维琳都没有答应自己的追求,而我却为了一个注定得不到的别人老婆被一个无知村汉给干掉。

    啊噗!

    于正海的力气逐渐消失,被那村汉趁机给抽出了水果刀。

    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挥刀就往钟培龙刺去。

    那钟培龙平时人五人六的自视甚高,此时却哪里还有一丝镇定的样子。跟他一起的同伴只是出来说了句话就被人捅了,瞬间脸就煞白。

    双脚打着颤,眼睁睁看着明晃晃的刀子刺过来,身子却焉软得跟个面团似的使不上劲。

    一股刺痛传来,他大叫一声就倒了下去,那声音尖厉跟个老太监一般。

    反倒是把这油腻村汉给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高高大大的男生这么不经事。

    "草,你特娘的还会躲啊你。"却原来是这水果刀才刺进去一点,那钟培龙就先一步吓瘫了。

    见是这种怂货,他也便理也懒得理会,直接就又找上了王维琳。

    王维琳一见同行的两个男生转眼就倒在面前,早已吓得六神无主,又哪里还敢停留在原地。拨腿便跑,她人高高瘦瘦,平时经常锻炼,跑起来倒是很快就把村汉给甩掉了。

    同行的蔡慧却是没跟上来,只暗自庆幸那村汉看上的是王维琳,一见两人跑远。她再看看地上两个男生,于正海已经抱着肚子倦缩成一团,一动也不动,显然已经断了气。

    那钟培龙却生龙活虎地干嚎着,再看他那伤口,正在右胸上,只是流了点血。刀子还没使上力,他就先一步倒下,只止步在骨头上。

    蔡慧蹲在地上给他包扎了一下,听着钟培龙如杀猪般的惨叫,却是皱起眉头安慰道:"你小声点,别引来其他人。"

    原本在周围驻足观望的只有几人,此时不知不觉之间已经零零散散的围了一大圈,很多男人眼睛看她的眼神都冒着欲火。

    她心中咯噔一下就沉了下去,再一看吓得跟只兔子一般缩起来的钟培龙,蔡慧缓缓放开了搀扶他的双手。

    然后远远的,就看到那个村汉又跑了回来,围观的人让了让。这村汉一看周围人的目光,便嘿嘿笑着大声朝周围喊:"各位,这小妞一看就是城里来的,这皮肤这打扮咋咋,不过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等我尝了这口头汤就让给大伙也试试。"

    这话说得周围的一帮男人都是心头一跳,然后就从旁边的人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意思,瞬间心里底线就被欲望冲垮。

    蔡慧身子陡然加速往旁边的空隙冲去,然而就在她快要冲过空隙的瞬间,一个看起来稚气未脱的男生一把将她抱住。

    远远的,王维琳听到了同伴嘶心裂肺的惨叫,求饶,呼救声。

    她根本没有跑远,只是跳进了岔道的下水道口里边,即使是隔着老远。那一声声的熟悉呼救声依旧那么清晰地从地下传过来,求救声持续了许久,可是一直没有人制止,也没有警察赶到。

    王维琳便已经知道,这个镇子完了,没人能救得了她。只有自己救自己,更多的打砸冲突惨叫声从附近房子响起,秩序正在迅速地崩溃。

    下水道很臭,各种前所未闻难以想像的恶臭几乎让她感到窒息。喉咙不断耸动,把能吐的都吐出来。

    可是再难受,比起已经成为地狱的外边,却要多了一分安全感。

    不知何时蔡慧的声音消失了,接着打砸的声音也告终止,有人在外边呼喝着到哪里哪里那条街有好货。

    她把自己整个都沉入淤泥之中,极端的恶臭与令人鸡皮疙瘩都起来的触咸在折磨着她的感官。

    但是在生命威胁面前,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她是那样的热爱生活,从小到大都是受尽瞩目的公主,有着那样美好的人生前程,绝对不会莫名其妙地死在这乡野小镇。

    让那些恶心的土鳖男碰自己的身子,在全身都覆盖上淤泥之后,她又用双手捧起一把淤泥直接糊在脸上,再到头上。

    很快,那个混血的绝色美女王维琳,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混身黑色淤泥的恶臭乞丐婆子。散发着令人退避三丈的恶臭,保证没人会把她往女人方面去想。

    她才又重新奋力推开了井盖,挣扎着从里边爬出来。

    才走了两步,迎面就看到两个手持着简陋钢管刀具的男子,一脸的凶恶。她混身一僵,仿佛被毒蛇盯上,一动也不敢动。

    那两人却是捂着鼻子骂骂咧咧地匆忙绕着她跑过去,却是连近都不敢靠近。

    王维琳紧张到极致的心一下放下大半,她举目茫然地在完全变了样的街道扫视。所有的商店都已经被砸了个稀烂,里面不管是有用的没用的,都有人光顾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