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5章 教训庸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说着,厨师帽男子便打算将餐车里面的早餐,送进林风的房内。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不用了,给我就好了。”林风淡淡一笑,接过男子餐车里面的食物,朝着房间内走去。

    林风可不清楚这个谷山在酒店有多大的势力,若是这个送餐的也是谷山的人,那又免不了一场麻烦。

    “来,开饭了。”林风朝着三个美女笑嘻嘻的说道。

    双胞胎姐姐花花可爱的抿动着粉红的嘴唇,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贪吃之色。

    而朵朵也是同样,她揉着咕噜咕噜乱叫的肚子,穿着一身浅白色的连裤袜,轻轻蹬着美腿说道:“好饿了,我以前在学校总是这个点就饿了,但是学校的开饭时间总是在七点,饿死了。”

    张芳也是望着林风,眸心深处带着一抹激动,以往张芳虽然身为大堂经理,但却从没吃过客人的高档早餐。

    此刻她也是轻轻抚摸着肚子,有些娇羞之色。

    睡了一夜,她此刻正是饿的时候。

    林风缓缓揭开餐盒盖子,顿时一股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铁盘里面是一个乳白色鸡蛋羹,这鸡蛋羹做得极为精妙,鸡蛋黄香糯诱人,上面撒着一层绿油油的葱花,边缘位置有着一层油花,甚是诱人。

    “好漂亮。”两个小萝莉都瞪大了眼睛,可爱无比的小脑袋凑到林风面前,贪婪的吸着鸡蛋羹里面的香气。

    “再看看这个。”林风又揭开了一个盖子,这铁盘上面盛放着是一个浅白色的虾仁,虾仁用着极为香郁的材料腌制完成,因此闻起来香气喷喷,格外诱人。

    接连打开几个盖子,里面都是格外香气喷喷的餐食,林风禁不住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钱花的值啊,这早餐够丰富的。

    一顿早餐吃的林风和两个小萝莉外加张芳都吃的有些撑,林风拍了拍肚子,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好了,咱们该出发了。”

    “啊?”两个小萝莉显得有些恐惧,毕竟她们都有些担心林风将她们两个送回福利学校,但她们都很清楚,那个福利学校根本就是一个魔窟,对她们来说,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她们流恋的东西。

    “放心,花花朵朵,哥哥不会丢掉你们的,但是这个姐姐的爸爸生病了,我要去看看。”林风笑着揉了揉两个小萝莉的脑袋,微笑着说道。

    “哥哥,那哥哥你去哪里,我们就跟你去哪里,你不能丢下我们。”两个小萝莉双眼含泪的说道。

    林风禁不住有些为难,这今天给老头治完病,还要侦查一下谷山的情况,没有精力照顾两个小萝莉啊。

    “好了,你们如果也出去那坏人就会发现我们了,知道么?所以你们要乖乖等我回来,不许乱跑,不然哥哥就不要你们了。”林风微微加重了语气说道。

    “嗯嗯。”两个小萝莉轻轻点着头,双眼含泪说道。

    林风实在是不能带着两个小萝莉出门,带一个小美女就有些显眼了,带三个?那百分百会被谷山查到。

    “你,跟我来。”林风轻轻一拽张芳,跟着对方往酒店外而去。

    由于天色还是挺早的,所以两人并没有引起什么怀疑,便出了酒店。

    打了一辆车,直奔张芳老爹居住的医院——华南医院。

    两人从车上下来,匆匆往医院的住院楼而去。

    一路上,林风已经将张芳的病情诊断的差不多了,对方应该是急性肺炎,这种病症交给其他医生,绝对极难的根治,但是交给林风,只是几针就可以搞定。

    因为华元穴便可解肺部炎症,只是想要刺激华元穴,却极为困难,因为华元穴处在人的死穴旁,一个施针不好,就很容易造成患者死亡。

    因此哪怕是针灸大师,也绝对不敢贸然刺激这个穴位。

    “那就是我父亲。”张芳指着一个插着呼氧机,面色苍老的中年男人道。

    男人的面容很憔悴,处于昏迷状态,状态看起来显然是不太好。

    林风迈步走到男人的身边,林风皱了皱眉,这急性肺炎很少达到昏迷的程度,很明显,这是院方延误了治疗,造成的结局。

    林风望着药瓶上面的药名,目光更加阴沉起来。

    药瓶上面的药名分别是双氯水,和氨氯青剂,这两种药都是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很明显,这一个急性肺炎的病症被当成心血管的疾病来治疗了。

    “他昏迷多久了?”林风皱了皱眉头,朝着一旁的张芳说道。

    “三天了,院方又说要交十万的手术费,做头部的手术。”张芳望着林风,哭哭啼啼的说道。

    一瞬间,林风涌起一股怒意,这个破医院只知道要钱,却连这么简单的病症都治不好?

    “你父亲的病症在这里治不好,这个庸医将你父亲的病症治疗的更加严重了。”林风皱了皱眉,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张芳一下子愣住了,她有些不解的望着林风,神情带着浓浓的惊愕之色。

    “哼,没钱治病就别说这种话,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爹欠了三千的住院费,若不是看你挺不容易的面子,我早就将你爹赶走了。”方白跟着几个查房的医生走了进来,冷声说道。

    “哦?”林风转过身来,冷冷的扫视了一眼方白,神色冷凝。

    “对不起,对不起,他是我朋友,他随便说说的,方医生您可千万别在意,我一定想办法凑钱,你一定要救救我爹。”张芳快步走到方白面前,一个劲的鞠躬道歉。

    方白一双色眼扫着张芳鞠躬时候胸前沟壑惊鸿一现,禁不住咽了烟吐沫。

    事实上,他一直都对张芳垂涎已久了,他很想借着这次手术的机会,像张芳摊牌,凭张芳对自己老爹的孝顺,张芳肯定会满足他的。

    “你也配做一个医生?告诉我,对于急性肺炎的人如何医治?”林风冷冷一笑,冷冷的看着方白说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用氢绿化水,外加口服肺炎片治疗。”方白望着林风说道。

    这个方白虽然上医科大学的并没有好好念书,但对于基本的医疗知识还是清楚的。

    “那么对方如果有心动过速的毛病,你应该把氢绿化水,换用什么?”林风望着方白,冷冷说道。

    一下子方白被问的咬了咬唇,一时之间想不出来了。

    “应该用和氢绿化水拥有同等效果的硝酸氢化水对吧。”林风望着方白,低声说道。

    一时之间,整个病房内的数个医生齐刷刷的望着方白,面色之中带着一丝怀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