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二章 天罗地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西沙漠中尘土飞扬,不多时便涌出一队骑兵,将龙腾四人团团围住。那骑兵约有三百余人,领头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车轴汉子,那人见龙腾被围,当即策马上前,喝问道:“方才是谁口出狂言呢?”

    龙腾正窝着一股邪火无法发泄,又见来人并不认识,当即说道:“若是从前的同袍,龙腾自当下手容情!至于你,只好做个无名鬼吧!”说完,又吩咐道,“四弟七妹,你们二人突围,我来殿后。”

    那领军将领闻听龙腾之名,不禁大惊:“你便是龙腾么?本将是黄字军张康将军的副将,名唤……”还不及报出名号,陡然间见龙腾的短戟便已搠至面门。他哎哟一声,还不及抽出佩刀,已被龙腾刺中面门。幸亏他身材短小,那赤兔马又高大神骏,这一下正刺在头盔上,若是再低上半寸,非得在他脑门上开个窟窿不可。饶是如此,被龙腾一搠之威,登时将他打落马背,头盔也坠在地上,狼狈不堪。

    又听得喊杀声起,却是龙四二人已经夺了两支长枪杀出一条血路。龙腾不敢耽搁,当即护着叶美景逃出了重围。四马疾驰如飞,不片刻便将追兵甩开,顺着西北风,只听得身后隐约传来:“快追啊,不要走了龙腾……”

    四人不敢稍歇,一口气跑了五六十里,那沙砾绵软松陷不比常路,四马直跑得口吐白沫。龙腾这才发现适才慌不择路的一番奔逃,却已往沙漠腹地去了。

    龙四忽的叫一声糟糕,指着身后说道:“主人,沙丛间蹄印如此清晰,这可怎么办?”

    龙腾亦是忧心忡忡,举目一看,却见右边的沙梁之上歪歪斜斜的倒着几株枯树。隔的远了,也不知是胡杨还是梭梭。龙腾道:“四弟,你去折些粗枝过来。我们将树枝拴在马尾之上,理当可以掩住蹄印。”

    龙七赞道:“主人此计大妙,定能甩掉追兵。”

    龙四道:“这有什么?主人一日之间计破两城,那才是用兵如神呢!七妹,你跟我去折树枝,我讲给你听。”

    龙七当即欢天喜地的跟了去。

    叶美景也是好奇,便问龙腾如何计破两城。在听了龙腾讲述盟重与沙巴克之战时,也是由衷赞服。

    龙腾孩子心性,当即邀功般问道:“夫人,如今的龙某可算得上你慧眼中的英雄么?”

    叶美景勉强笑了笑:“在我心中,你一直都是的。”说着,忽的秀眉微蹙,叹道,“也许这就是昭续要对付你的原因吧?你善待雪原降兵颇得人心,又智计过人攻城掠地,这在昭续看来,多有功高震主之嫌。况且你又当众揭了他的短,说他勾结四大天王。我虽不知他究竟何图,但既不欲人知,定非善事。只是恰巧又为你侦知,想来他便欲杀你灭口吧。”

    龙腾苦笑道:“我也是瞎猫撞了死耗子,可巧又功高震主了?不过再四大天王之事上的处置确实不当。夫人,你是受我所累,你恨我吗?”

    叶美景道:“我们夫妻同体,何来连不连累?不管这道坎过不过的去,你要记得,我叶美景对你只有爱,从不会又恨。”

    龙腾心头一痛,将叶美景搂在怀里:“若是我们逃不到比奇,这茫茫沙漠也许便是我们的葬身之地了,你当真不怕?”

    叶美景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不怕!”说着又摸了摸肚子,叹道,“只是苦了我们这没出世的孩儿了。”

    龙腾笑道:“你放心,即便我死了,也要让你们娘们安然无恙。不过我适才又想到一件事,夫人你为我参详参详。”当下便将封魔谷与白日门的两场大战简略说了一遍,最后问道,“这张关李戴四人是魔教中的顶尖高手,位列乾坤殿的四大天王身份何等尊贵?为何此次行动直至尾声,天下郡县都被群雄光复了这些人也不露面。”

    叶美景想了想,问道:“你说陀大怪临走之时抱怨封娇娘误事,对吗?”

    龙腾点了点头。

    叶美景道:“会不会是他们之间产生了分歧?陀大怪认为可为,而四天王不同意,最后不欢而散?”

    龙腾道:“也许吧。不过这四人与昭续颇有渊源,不知是否又在暗中谋划什么不轨之事。”

    二人正说话间,龙四二人已经回转,当下按照龙腾吩咐将树枝绑在马尾之上。龙腾又道:“四弟,只绑你们二人连同我的赤兔便好。咱们往南去,把夫人的马赶到北边去。”

    龙四二人更是称赞不已。准备停当之后,将叶美景的褐色马狠狠地拍了一掌,褐色马吃痛,飞奔着往北边去了。

    当下龙腾夫妇共乘赤兔,四人三骑便往南部的沙漠腹地去了。果如龙腾所料,树枝扫掉了蹄印,加之寒风呼啸,骏马刚踏出蹄印便被风沙掩埋。四人心花怒放,一路疾行,直至深夜方才止歇。

    为怕行踪暴露,他们也不敢生火,龙腾三人精通武学尚可抵御,可叶美景不谙武学,加之又有了身孕,全赖龙腾在侧才强打精神坚持下来。此刻战马停步,只觉得又冻又累,一动都不愿再动。

    龙腾也知难为了妻子,当下将随身包裹取了给叶美景坐着歇脚。那包裹中本是换下来的随身衣物,连同上次为陀大怪划破的天赐战甲亦在其中。龙腾想到起当日获赐战甲时的情形,不禁觉得好生讽刺。

    叶美景许是累的很了,偎在龙腾的怀中便睡觉了。龙腾见龙四二人亦是无精打采的,心知如此拼命逃窜,早晚要出事,于是心一横,便让二人各自休息。

    沙塞间北风呼啸,龙腾怕叶美景着凉,用随身斗篷将她裹住紧紧搂在怀里。他亦是困乏难当,只是又怕有异常情况,强打着精神警惕四周。叶美景倚在爱人怀中,仿佛心也踏实了许多,睡梦中甚是安详,不时的又猛地搂在龙腾的腰背,仿佛正做着无忧无虑的美梦。

    龙腾看得出神,想起当日汪洋中的漂流,又伸手抚摸着叶美景的小腹,亦觉得一丝甜意涌上心间。迷糊中,竟也痴痴的睡了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寒风灌入颈中,龙腾只觉得一震,登时醒了过来。夜色依旧无边,叶美景仍在熟睡。龙腾长出了一口气,猛然间发现在对面居然有一个人影。他顿时吃了一惊,明明记得龙四二人都在左侧,怎的对面会有一人?当下便问道:“四弟?”

    对面那人闻听龙腾之言,当即说道:“你醒啦?”

    龙腾心头一凛,忙道:“郗风?你几时来的?”

    对面那人一挥手,登时燃起一团火焰,只见他一身素缟,端坐在龙腾对面,正是郗风。

    龙腾忙说道:“你怎么来的?难道不知沙漠中会留下足印?若是引了追兵前来,我定不饶你。”

    郗风道:“你放心,郗某轻功冠绝天下,即便有人追踪,一步跨出丈余的足印管教没人敢跟。”

    龙腾撇嘴道:“那是!寻常禽兽的步伐哪有这么大?你可是比禽兽还禽兽!”

    郗风道:“废话不多说了!那晚有人持赤血剑到比奇传信,我便知是你所为。凰儿怕你们会有危险,这才让我跟来看看。哪想到刚出失乐园便得知沙漠诸城所部尽数在抓你,我追了半日才听闻有人曾在石阁城西见过你们。如今石阁守将娄绍军得了军令,在北边布下天罗地网,因此我料定你们不会走北边,于是便向这边来了。真想不到,你的心还挺宽,睡得这么踏实,我都不忍吵醒你。”

    龙腾心道:“你他妈的郗风就缺德吧!是老子心宽么?若非有你这么好的轻功,谁能无声无息的到我身边来?”

    郗风又道:“我来之前,大漠中都是中州大军,据说三城守将连同沃尔阁都尽起麾下精兵,共计有三十万大军。”

    龙腾暗骂道:“昭续,你好狠的心啊!为了我你也真够下本的!”

    郗风道:“趁着夜色,赶快离开吧。否则待天光大亮,这三十万人怎么能找不到你们?”

    龙腾心道:“你说的容易,你有轻功来去自如,可我们呢?景儿又不会武功,怎能说走就走?”

    正踌躇之时,南边隐约有火光晃动。龙腾大惊,连忙唤醒其余三人,叶美景等见到郗风也是惊奇,但见南边火光愈发明亮,也知必有大军前来。众人不敢逗留,当即往东边退去。走了不到五里,东边亦有火把亮起,同时西边北边,一时间四面八方同时被火把照亮,一圈如火龙般的火把正结成合围之势。

    龙腾惊惧异常,看了看叶美景,便对郗风说道:“郗风,咱们相识二十多年,我从未求过你什么。眼下求你将景儿带出去,昭续要的是我,你们走了也无妨。”

    不待郗风回话,叶美景立即反驳道:“不!龙哥哥,我要留下来陪你。”

    龙腾急道:“景儿不许胡闹。”

    叶美景只顾摇头:“且不说我会不会拖累到表哥,只是你留下来必是抱了死志,我已经失去父母,姑父与弟弟也去了,你真的要让我再失去你吗?”

    龙腾心里一酸,拥住叶美景:“好,都走。咱们一起走,不管生也罢,死也罢再不分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