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章节目录 第三千八百六十五章 黏糊糊的新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x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总……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必须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到底是哪个环节搞错了,才会迎来如此结果,话说回来,你蜘蛛纹身挺酷的,在哪纹的介绍一个?

    气氛足足僵持了十几秒,我们嗦不出话来情有可原,毕竟真实的被客人的姿态震了一下,对面呢,作为始作俑者,不先来个自我介绍吗?

    仿佛破壳的新生雏儿,她动作缓慢而生疏的缓缓撑起四肢,像是溺水后刚从河岸爬上来一样,就这么跪在地上,四肢着地,缓了好一会儿,身体才摇摇晃晃的,如同勉强挤出了全身最后的一丝力气,以一种随时都可能倒下去的身体大幅度摇摆,艰难的,幸运的,终于站直了身体。

    沾满粘液,湿漉漉垂落的黑色长发,随着她缓缓将头抬起,向两边滑开,露出一张精致小巧却有些吓人的面庞——那双眼睛,不知道该说没有瞳孔,还是全是瞳孔,本该是眼白的部分也乌黑一片,没有丝毫反光,黑暗深邃的似乎能将人吸入里面。

    总之一句话就是很有地狱那范儿,教科书式的恶魔之瞳。

    正当我这么觉得,那双眼忽然快速眨了几下,然后,就似把一滩散开的墨水重新聚拢起来,漆黑一团的眼睛,伴随着每一次眨眼的动作,肉眼可见的凝聚着,最后变成了一双更加乌黑的瞳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要你留一双眼,其他啥也别想,眼前的【使者】基本上和正常人类没什么区别了。

    除了没穿衣服以外。

    愣了十多秒后,总算反应过来,不管对方是谁,我先将一袭斗篷扔了过去。

    “不管你是谁,先穿上衣服再说吧。”

    身上还在滴落粘液,看起来无口而色气的少女,接过斗篷,仔细打量了许久,似乎在犹豫……该怎么穿?

    只见她把斗篷当普通布料,往身上围了一圈,就算穿上了,呃……刚才果然是在犹豫这个吧?

    结果这么穿自然是不行,手一松,斗篷从身上滑落下去了,或许和看起来滑溜溜的粘液也有关系。

    “不是这样穿的……双尾,你帮一下?”

    “不是,为什么是我?”

    “不是你难道还是她们?”

    你想让巨龙服侍恶魔穿衣服?是想在自己坟头种上三丈草了吧?

    “这是你的斗篷啊!”双尾发现了盲点。

    “但你们是同类,更有共同语言。”

    “穿个衣服不需要共同语言吧,况且你这种说法本身有问题,不能因为都是地狱里诞生的就把我们当同类,这么说的话,我岂不是也可以把你和猴子当作同类看待?”

    幸好本子娜没来,不然围绕着双尾精准打击的吐槽,她能写出十篇论文出来,证明我和猴子和猩猩都是一类,且热爱香蕉。

    在我和双尾争吵着的时候,对面捡起掉下去的斗篷,似乎看了我这边一眼,然后第二次,就正确的穿戴上了。

    是观察参考了我的穿法吗?我该夸一夸她的学习能力吗?

    穿上斗篷后,更像一个正常人类,感觉气氛也酝酿的差不多了,可以开口沟通了。

    就在这时,对方噗通一声,来了个原地立正平地摔,摔了个五体投地,呈大字型扑街。

    似乎是想迈出【出生】之后的第一步,然后被斗篷绊倒了,我没笑,但是恶龙蕾娜笑的没心没肺,她憋了一肚子火,那会忍这个。

    状况回到了一开始她刚出现的时候,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爬起来的动作和速度都利索了一些,虽然还是摇摇晃晃的,却没再给人一种随时会跌倒的感觉,又站了起来。

    而后,【平生】第一次开口。

    “见……笑……了……好……久……没……有……以……这样……的……形态……出现过……了。“

    一开始,她的声音有些嘶哑,阴森,腔调也十分古怪,似乎是从一个几十年没有说过话的人口中说出的第一句话,完全看不出是从一名少女口中发出,到是让我回想起和蜘蛛魔神为数不多的交流,那种低沉而沧桑的气息。

    但仅仅是一句话之间,她就越说越习惯,说到最后,也渐渐有了一丝少女的清脆感,那种感觉十分怪异,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人,从牙牙学语,一眨眼间就长大了。

    若是人也能像装备一样出现属性条的话,少不得应该给她贴上【超级学习】,【超级成长】这两个。

    好久没有以这样的形态出现过了?

    什么意思?

    我顾不得去追究这句话的深意,现在最紧要的是弄清楚她是谁,是蜘蛛魔神,还是蜘蛛魔神的儿女,或是它派来的使者?

    “喂,你这家伙装神弄鬼了那么久,到底是谁?”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恶龙蕾娜就打了一记直球,或许这样也好,我正好有些头疼该用什么方式态度和她沟通。

    “吾?如你……所见,吾就是……来自远古……深渊,象征着……阴影死亡,恐怖和阴谋的……践行者……代言人……吾就是……………………蜘蛛魔神……的分身。”

    蜘蛛魔神的分身?

    那应该就是蜘蛛魔神没错了,但这种职业化的蟹教传教的口腔是怎么回事?老兄,你很专业?

    还有,是错觉么?它在报出名字的时候,停顿的特别久,该不会是……

    “你该不会是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吧。”小母龙怨念很大,怼起蜘蛛毫不留情,末尾附带一串捧腹大笑。

    “你说的没错,是有点……忘记了,好久没用过的名字……有资格叫吾的……习惯叫我蜘蛛……其余的……不敢直呼吾的真名。”

    少女的话有几分真不知道,但是说的却是越来越流畅,渐渐已经像普通的少女一般,只不过那种毫不掩饰的老气横秋的沧桑感,却也越来越强烈,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一个正常普通的少女,给我一种既视感,就好像是在和某个号称永远十八岁的紫老zhxsgdskjlk……

    我好了,还活着,对话继续。

    “你说你是蜘蛛魔神,有什么证据?”

    “证据?吾不觉得有人会冒充吾,没有任何好处,也不会有人敢冒充吾,不过你一定要证据的话……吾送给你的那对爪子好用么?”

    “能来多几对吗?”我精神一振,错不了,是正牌货了。

    “那可不行,至少现在不行,那一对爪子凝聚了吾的特别力量,就算是吾,也要十年才能恢复过来。”

    蜘蛛魔神说是不行,但语气特别轻松,似乎也不算什么太特别的礼物,想要以后还可以有,十年时间,对已经活过久远岁月的它来说,大概就跟十天一样吧。

    我心里暗自算了一笔,只要我的脸皮够厚,那相当于是稳定的十年一对神器收入!

    那我救世主后半辈子还开什么餐厅赚钱,做什么地下书店卖自传?!

    蜘蛛兄弟,你我一见如故,当结为好友邀为同道义结金兰。

    咳咳,稳住,稳住,不能暴露了自己的心思,如今还不能确定蜘蛛魔神是敌是友,到底是来社区送温暖的还是物业抄水表的。

    “身份是可以确认了,但为什么……你要变成这副模样?”我指着她又问道,娘化已经过时了十几年了好不好,就和你身上那套斗篷一样。

    “你知道吾的真正模样是什么?”蜘蛛魔神反问一句,让我顿时语塞。

    好好回想一下,自己好像还真没见过蜘蛛魔神的真身,总是以地面上一团黑乎乎的巨大阴影出现,战斗方式也是神出鬼没无中生有虚空传送的几条蜘蛛腿。

    但是腿毛很长,所以我原本觉得它应该是男……是公蜘蛛。

    但其实地狱怪物,一般来说没什么性别划分吧,譬如说双尾,所以说蜘蛛魔神变男变女,其实概率都是五五开,并不算什么稀罕事。

    但你一个怕是比七巨头年纪都要大的老蜘蛛,变个如此娇嫩的萝莉少女,就不大合适了。

    我再次打量蜘蛛魔神的这具分身一眼,脑海回忆几分钟前的雏形态。

    个头和莎拉差不多大,难怪穿上我的斗篷后会立刻被绊倒,半截拖地了都快,黑发黑眼,平胸,小胳膊小腿,黑色蜘蛛纹身,就这些了。

    “你都活多久了?老掉牙了吧,还好意思变的那么年轻,是在装嫩吗?好恶心。”恶龙蕾娜口直心快,敢闯敢拼,说出了我想说却又不敢说的,今天最正确的决定大概就是把她带了过来。

    “年轻?老?吾对这个概念有些模糊,这副模样很年轻吗?或许吧,吾并没有特别在意,只不过是因为这曾经是吾唯一用过的人类姿态,变成这副模样,不是更容易被你们接受吗?”

    蜘蛛魔神用满不在乎的口吻,应对着恶龙蕾娜的口吐芬芳,到显得小母龙斤斤计较,小家子气。

    从这一点来看,的确像是睿智沉稳的老人在和童言无忌的小屁孩对话。

    她的目光从艾卡莱伊,恶龙蕾娜,双尾深深一一扫过,最终定格在我身上,至此,才似完全适应了这副身躯,以及眼下的环境和状况,眼神里带着与外表完全不相称的沧桑,一字一句说道。

    “人类之主,吾遵照之前约定,来与你相见,共谋大计,你的回答呢?吾想看到你展示的诚意。”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