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章 跳楼事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第51章 跳楼事件

    “以前一直忙着赚钱,现在什么都忙。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去那些山和其他地方探索,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摇摇头,林峰下定决心。

    现在他发现地球变得越来越神秘,心中有很多未知的答案。

    ……

    房间里,林峰默默地坐着,手里拿着一块金色的石头。

    这是灵石。

    星火诀运转,浓浓的精神力量不断涌入林峰的体内,并为这种精神力量聚拢了种子。

    在许多特异功能的作用下,这种特异功能的种子正在慢慢增加。

    修炼之初凝聚的精神种子,与帝王境界之前的每一个境界都有关联。精神种子越强大,能发挥的力量就越大。

    一个小时后,第一颗灵石完全由金色变成透明色,然后变成粉末,直接撒在地上。

    后来林峰继续吸收第二灵石中的灵力。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林峰此时已经吸收了十三灵石的灵力!

    最后这个灵石也变成了粉末。

    “吸收完成!”林峰站了起来。

    看着不远处的柜子,他控制了念力,然后柜子缓缓升起。

    “觉醒境界提高了很多,甚至超过一半。现在我已经没有控制简单物体的压力了?”

    林峰脸上带着微笑。他看着柜子上的一张纸。

    咻!

    心思一动,这张纸直接来到了他的面前。

    然后,这张纸像飞刀一样飞了出去,甚至直接穿进了柜子里。

    觉醒境界,控制一片叶子就可以轻松杀人!现在林峰很容易做到。

    其实就算有灵石,别人也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修炼,因为容易留下隐患,但林峰已经有了相应的经验,没有后顾之忧。

    “还有一年多。不知道能不能遇到机会,把实力提升到帝王境界?”林峰心道安。

    ……

    时光荏苒,由林峰控股的楚华天蓝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辅助学习应用,以及杭州墨云电脑系统有限公司研发的保健应用,开始与各大手机合作伙伴合作,进入各大手机的应用商店,供部分人士下载,看看效果如何。

    根据客户的建议,他们会不断改进。

    不过有了林峰的各种建议,这两个应用技术人员也走了不少弯路,发展应该比前几辈子更顺利。

    林峰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两个应用上,离拍卖越来越近了。

    在楚华大学门口,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正在等待。她的长相不算漂亮,但是看起来很清新,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很好。

    “戴文芬。”远处,一个声音响起。

    少女看到不远处的小伙子,立刻满脸笑容的跑过来说:“林峰。”

    “我们去带你去车站吧。”林峰笑了。

    戴文芬的表妹要来这里,戴文芬的母亲让戴文芬来接她,所以林峰很自然地把这件事记下了。

    汽车发动起来,快速驶向车站。

    “林峰,你们公司开发的辅助学习应用和保健应用都很不错,我已经下载了。”戴文芬笑嘻嘻的。

    她知道林峰的三家公司,林峰也没有对她隐瞒这些。

    “你觉得这两款应用未来会流行吗?”林峰笑着问道。

    “应该是。”戴文芬眨了眨眼:“我们宿舍有几个人下载了,就连佳佳也开始在辅助学习应用上找机会挣钱。

    她看着林峰,突然说:“林峰,我发现你突然变得如此强大,我觉得有点不真实。”

    赚这么多钱,还能有这么多本事,这完全超出了戴文芬的想象。

    “你知道我为什么变得这么厉害吗?”林峰笑着说道。

    “为什么?”戴文芬好奇地问道。

    “其实我做了个梦。”林峰笑着说道。

    戴文芬听了,说:“做梦?”

    “戴文芬,你还记得楚华刚开始注册学校的时候吗?“林峰小声说:“在梦里,我妈妈得了癌症,我没有回学校,我选择不去上学,然后我就和你断了一切联系。”

    “啊。”戴文芬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苍白:“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能一起承受什么?”

    林峰的脸很平静,但她的心有点颤抖。“林峰在她的梦里可能是自尊心作祟,或者她可能认为她不能给戴文芬她想要的幸福。在大学的这两年里,林峰蒂做梦也没去过戴文芬,一句话也没说过,也没发过短信,两者之间的联系就此停止,就像两条相交的线突然变成了平行线。”

    林峰过去一直住在一个海滨城市,但她没有勇气再见到戴文芬。他偶尔偷偷溜进一所海城大学,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那个正在默默看书的女生。

    他知道戴文芬不会关心他的情况,也不会关心他欠了多少债。然而,他不想给戴文芬自己的负担。

    “他们终于见面了吗?”听林峰这么说,戴文芬说道。

    “见面。”林峰点了点头。

    “大学两年,整个世界突然变得很危险,没人上学。林峰和戴文芬也离开了海城。三年多之后,他们终于见面了。”

    “但是,五年多来,每个人都变了很多。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变得像陌生人一样。即使见面,也不知道说什么。”

    林峰的心有点酸。

    少女冷着脸站在废墟上,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而这些都是戴文芬在默默承受的。

    江南的刀帝也封闭了他的感情。

    他想把少女抱在怀里,但他已经没有资格了。

    在江东城废墟上相遇后,他们像朋友和陌生人一样生活了两年。

    从初中一起长大,约定永远在一起的男女,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种生活也许一般般,但对于当时的林峰来说,她心里有了极大的满足,于是她平淡的度过了一生,所以我觉得也很好。

    戴文芬静静地听着林峰讲述梦的故事,心想梦中的两个人五年多后又相遇了。就连梦中的戴文芬也变成了陌陌,林峰变成了陌生人,眼里不禁溢出一层泪水。

    这个梦在林峰很真实,好像真的发生过。

    “在我的梦里,林峰改变不了什么,但在现实中,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所以,我必须变得非常强大,来保护你,阻止梦想的发生。”林峰小声说。

    他的故事只持续了那两年,但那两年之后,冰冷美好的影像像昙花一样逝去,彻底枯萎,再也看不见。

    “林峰,我必须努力,我不能让这些情况发生。”戴文芬感受到林峰的情绪,擦了擦眼泪,她的脸上充满了坚定。

    “不管我们有什么困难,我们都必须一起克服,永远不要把任何人落下。”

    “好。”林峰点点头说:“再难,也要一起面对。”

    即使黑暗的尽头再次来临,他也会留在戴文芬身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

    车在路上开着,到了一个地方就堵了。

    “前面怎么了?”林峰和戴文芬走下车,许多人在这个时候下了车。

    前面有一个穿便衣的少女。这个少女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整个人看起来干瘦。这时,她的脸上是焦急的,泪水在滑落。

    虽然很多钱散落在地上,但此时许多人正在捡起来。

    “这是我妈的救命钱。这是我妈的救命钱。不要抢。”少女一直在说话,她的手有点颤抖,她开始跛行。

    林峰和戴文芬面面相觑,戴文芬直接走上前去,拿起了钱。

    拿起一些钱,戴文芬直接把钱给了少女。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少女连忙谢过她,继续说,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

    “不用担心,大家都在帮你省钱。”戴文芬笑着说道。

    “是啊,小姐姐,我们再怎么喜欢钱,也是自己挣,不抢。”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穿着外卖的衣服,笑着说。

    “是的,小姑娘,给你。”

    其他捡到钱的人一直在交。

    “谢谢,谢谢。”少女接过钱,不停地感谢她。

    “我妈病重,靠这钱救命。”她嘴里重复最多的就是这个。

    很快,地上的钱都收了,大家把钱都给了少女。

    “小姑娘,你数数看能不能少点钱?”有人建议。

    少女很快又数了一遍,脸色微变。然后她又数了一遍,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家:“少了一百块。”

    闻言,戴文芬立刻走到远处,蹲在地上,但很快又爬了起来,她的手中出现了一百块钱。

    “给,这是一百美元。”

    看到这一百块钱,少女眼里的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接过钱,不停地感谢她:“谢谢姐姐。”

    “宝贝,你妈妈住在哪个医院?看大家是不是都在路上?”人群中一位年长的男子说。

    “在楚华的一家大型附属医院.“少女小声说。

    “林峰,就在路上。”戴文芬看着林峰。

    林峰点点头,走到少女面前说:“我送你一程。”

    在车上,戴文芬和少女坐在一起。

    后来,戴文芬也知道了一些关于少女的事情。

    这个名叫常风英的少女只有十五岁。她因为腿畸形被父母抛弃了。她在孤儿院长大到十岁,被养母叶瑞艳收养。

    叶瑞艳没结婚。她用自己的技能赚了一些零钱。不久前,她突然病重,需要立即手术。

    “戴文芬姐姐,林峰哥哥,谢谢你们帮助我。如果这笔钱出了意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常风英的眼里带着一丝泪水。

    她从小就因为身体缺陷对生活充满悲观情绪。她在孤儿院艰难长大,眼神阴郁。她一生中没有什么可期待的。

    但是被叶瑞艳收养后,叶瑞艳的家庭很穷,但她对她很好,让她逐渐走出悲观,给了她更多的生活希望。

    她也渐渐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些期待。

    “没事,你妈会走运的。”戴文芬安慰道。

    车子很快开到一家大型附属医院。

    “小宇姐姐,林峰哥哥,上班去。谢谢你带我去医院。”谢谢常风英摆了摆手。

    然后她一瘸一拐地走向医院。

    “走吧。”林峰看着常风英离开,对戴文芬说。

    “林峰,常风英好可怜。”戴文芬叹了口气。

    “所以你这么渴望帮助她?”林峰好奇地问道。

    戴文芬其实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他非常喜欢常风英。

    “我听过你之前讲的故事,总有点担心。我感觉这辈子好人多了,可能遇到的危机也就少了。”戴文芬摇摇头。

    她担心林峰的梦想将来会实现。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多做好事,可能会让生活平和很多。

    “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和你分开的。”林峰笑着说道。

    “嗯!”戴文芬郑重地点点头,说道:“我也不会和你分开的。”

    ……

    在火车站,一个穿着红色外套拖着黑色大行李箱的少女正艰难地走着。

    少女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看起来有点黑,脸上的皮肤也不太好看,所以根本没用过什么化妆品。

    最后,她把大箱子拖出了火车站。

    “姐姐。”出来,突然一个清晰的声音。

    一个清新可爱的少女快步跑了过来。

    “你是戴文芬吗?”章昌萍看着戴文芬女人,有点不确定。

    事实上,她和戴文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

    大学毕业后,她去了其他城市工作。春节她不用回来。即使她回来了,她也不能呆几天。

    对戴文芬的印象更短,看起来也很普通,但现在戴文芬显然更动人了。

    当初那个喜欢跟在她后面的少女,已经完全长大了。

    “是啊姐姐,我妈不是给你照片了吗?”戴文芬好奇地问道。

    “是的,但是手机毕竟和真人不一样。”章昌萍有点尴尬。

    “哦哦。”戴文芬点点头,然后指着林峰说:“这是林峰。你应该认识她。”

    “你好。”林峰微笑着看着章昌萍。

    他认识章昌萍,但他们之间不太愉快。

    “林峰?就是你初中时候经常跑回家玩的那个男生?”章昌萍盯着眼前这个高大、阳光、英俊的少年,突然想起了什么。

    林峰小时候跑去戴文芬家玩。那时她离戴文芬家不远,所以她经常住在戴文芬家,但那时她已经上高中了。

    早熟,她一眼就看出了林峰对戴文芬的企图。为了表妹不被林峰这样的少年骗,她抓过林峰两次,现在想起来都尴尬。

    这么多年没想到会见到你,少年长这样。

    “现在你是?”章昌萍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问道。

    “林峰现在是我男朋友了。”戴文芬慷慨地说。

    “我以前就看出林峰的动机不纯,我还是成功了。”章昌萍心道安。

    但是,在她面前,她是从初中一起长大的,心里有些羡慕。

    想到自己,章昌萍的眼神一点也不黯淡。

    “对了,姐和姐夫呢?我不是陪你去江南了吗?”戴文芬看着章昌萍问道。

    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就知道表姐有男朋友,一直谈到现在。上次她听她妈说要谈婚论嫁。

    “分了。”章昌萍摇摇头,神情有点黯然。

    闻言,戴文芬一愣,但她立即停止了话题。

    “姐姐,我已经找到住的地方了,我马上带你去。”戴文芬立即道。

    “好。”章昌萍点点头,拖着大箱子。

    不过,显然看她拿箱子有点吃力。

    “把这个盒子给我。”林峰说着,走过来直接说道。

    “我的箱子很重。”章昌萍连忙摆了摆手,想要拒绝。

    但是林峰用右手提起盒子的时候很轻松。

    他来到一个地方,然后打开汽车,把手提箱放了进去。

    “这车是奥迪?”章昌萍看见了他前面的车,眼里有一丝震惊。

    “戴文芬,这是?”她忍不住看着戴文芬问道。

    她对这辆车的价格有所了解,至少50多万!就算值几百万,也不一定愿意打开。

    “姐姐,这是林峰买的车。”戴文芬笑着解释道。

    章昌萍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林峰怎么买得起这么贵的车?是借钱买的还是?”

    她知道林峰家也是农村的,家里也不富裕。

    你一个人养不起这辆车。

    “林峰开了一家公司,赚了一些钱。“戴文芬想了想,回答道。

    林峰到目前为止已经赚了数十亿美元。如果我告诉章昌萍,我不知道章昌萍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她只是说了一点点。

    “开了公司?你买得起奥迪的车吗?”即使我不知道林峰的具体情况,章昌萍的心里也感到震惊。

    当初那个待在戴文芬家,被她开了两次车的少年,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成就。

    想到这里,章昌萍心中更加羡慕。

    在海里,路不停地来回移动,最后,车终于到了一个地方。

    “姐姐,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戴文芬带章昌萍进了一个房间。

    这是一个简单的单间,面积20多平米。位置不错,房租也挺便宜的。

    “麻烦你了,戴文芬。”章昌萍笑着说道。

    看看房间,询问一下房租情况,章昌萍心里很满意。

    她现在打算在江南努力工作。

    “我们姐妹之间说什么客气话,姐姐,我们买点必要的日用品,然后我请你吃饭。”戴文芬笑嘻嘻的。

    她妈妈只有一个妹妹,两家关系很好。她从小就喜欢跟着表妹,下班后的作业也是由章昌萍辅导的。

    两个人来到店里开始采购,林峰像保镖一样陪着他们。

    购买后,三个人来到一家当地餐馆。

    “戴文芬,林峰?”这时,当地餐馆的另一边有三个人,林峰很熟悉他们。

    邬维丽姐姐和周冷萱姐姐,另一个其实是屈洪娟。

    “你好啊,邬维丽姐姐。”戴文芬笑着和代连连、邬维丽打招呼。

    代连连三人走过来。代连连看着林峰和戴文芬。他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说:“戴文芬,你在吗?”

    “嗯,我要在这里吃饭。”戴文芬微笑着点头。

    “戴文芬,这三个人是谁?”章昌萍看着三个人,莫名地为戴文芬感到有些焦虑。

    目前三个人都很漂亮,就像电影里的大明星一样。

    像林峰这样能挣钱又长得好的男生一定很受欢迎。章昌萍决定单独跟戴文芬说几句话。

    “姐姐,这是我同学,这是我同学的姐姐。”戴文芬笑着说道。

    但是当她看到屈洪娟的时候,她不知道怎么介绍她。

    “我是邬维丽的好朋友屈洪娟。”屈洪娟自我介绍。

    她看着林峰,脸上带着一丝兴趣,说:“林峰,听说你在浑源山救了代连连。多么有技巧?”

    她听代连连说林峰亲手挖了一个山洞。

    “屈洪娟姐姐。”代连连立刻拉了屈洪娟一把。

    “它只是一起经历危险。我说不准谁来救谁。”林峰平静道。

    “那你……”屈洪娟眼珠一转,想说些什么。

    “屈洪娟,安静。”邬维丽拉着屈洪娟,止住了她的话。

    上次代连连说起圆山奇遇,屈洪娟好像对林峰有点兴趣。

    但以林峰的脾气,她肯定不会理会屈洪娟。

    就在她拦住屈洪娟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巨响。

    “不是,有人跳楼了!”

    “跳楼?”戴文芬、章昌萍、郁国兰等人都神色微变,快步走去。

    跟着人群,他们很快来到了一栋破旧的建筑前。

    这座建筑有十三层楼高。这时,一个少女正站在十三楼的顶边。她再往前走一步,就直接摔倒了。

    “发生了什么事?少女为什么跳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