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 需要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第46章 需要我!

    “汪宝学,现在有一种新的何首乌。这时,是在楚华。你赶紧订机票,我们马上坐最近的航班去楚华!”

    虞兰根兴奋道。

    他们楚华传媒现在已经快走到路的尽头了,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到最后一刻还有希望。

    他们在医疗行业经营了近20年,当然不愿意放弃。

    ……

    一小时后,虞兰根和温永禄登上了前往一个项目的飞机。将近两个小时后,他们已经到达了项目现场。

    到达目的地后,立即联系了欧阳棣。

    “林峰,楚华传媒董事长虞兰根已经到了。现在让他们过来?”欧阳联系了林峰。

    他此时不在林峰身边。

    在楚华投资公司,林峰接了电话说:“汪宝学,你告诉他们现在正在鉴定何首乌,明天早上7点在酒店包厢集合。”

    “好。”温永禄有点困惑,很快回答道。

    挂断电话后,林峰看着面前的陈俊男问道:“陈经理,你和其他保健品公司的联系怎么样?”

    陈俊男笑着说:“boss,这些公司对投资很感兴趣。我们约好明天见面。”

    “嗯。”林峰微微点头。

    ……

    第二天早上7点没到,虞兰根和汪宝学学来到酒店包厢,此时包厢里已经没有别人了。

    “伯父。”汪宝学学看着他的父亲。

    “时间未到,安心等待。”虞兰根沉声道。

    话虽如此,但看他的样子,显然也有点焦虑。

    这是他们公司没落的问题,也是他们公司生死攸关的问题。

    过了大约十分钟,进来了。

    “汪宝学。”当虞兰根看到来人时,他迅速站了起来。

    “虞兰根总是来得很早.“欧阳笑着对说道。

    虞兰根说了几句,忍不住问:“欧阳东,何首乌现在在哪里?”

    他现在最想看的是何首乌。

    “虞兰根永远不用担心。”欧阳笑着说:“这家酒店的茶不错,咱们尝尝。”

    见欧阳这么的说,狄只好又坐下了。

    快到七点的时候,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终于从盒子外面走了进来。

    “何首乌?”看到盒子,虞兰根和汪宝学学的目光几乎瞬间聚焦在盒子上。

    “这么年轻?”这时,汪宝学学看着林峰的脸,暗暗说道。

    “你发现何首乌了吗?”虞兰根看着林峰,连忙问道。

    起点约好了,现在林峰拿着盒子进来了,显然是何首乌的主人。

    当他们看着林峰的时候,林峰也在看着虞兰根。

    “林峰。”当欧阳看到林峰走过来的时候,他笑着走上前。

    “林峰?”

    听到这个电话,虞兰根也是一愣。

    到了欧阳的年纪,林峰被称为先生,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很多事情。

    “汪宝学,这是谁?”虞兰根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们面前的年轻人似乎很有钱。江东公司比他们公司成立得早得多。

    “虞兰根,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峰楚华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林峰,这两位是虞兰根,楚华传媒的总经理和他的儿子狄”

    欧阳和互相介绍了一下。

    汪宝学听了,惊得说:“天蓝科技有限公司变人了吗?”

    他见过江东天蓝科技有限公司的boss

    至于江东投资,他不太清楚。

    他是保健行业,对其他行业也有简单的了解。

    “爸,江东投资就是投资武林外传的那个。”旁边,汪宝学学轻声说道。他看着林峰,眼里有一种难以置信的颜色。

    “武林外传?”虞兰根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震惊。

    寒假《武林外传》人气极高,横扫100亿票房。不知道它赢得了多少眼球,不仅是电影界,其他行业也是。

    这么高的票房,林峰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也就意味着目前的年轻人至少值几十亿。

    “你好,何首乌在里面,虞兰根总可以看看。”

    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林峰打开盒子笑了。

    虞兰根的眼睛立刻死死的盯着何首乌。

    这是林峰得到的三个何首乌菌株中第二大的。

    “全身都是蓝色的,上面有黑色的暗线...这个何首乌比我当初得到的那个还大。”虞兰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不停地跳动,不经意地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去把它捡起来,仔细看看。

    这是他梦里想要的。

    “伯父。”在他身后,汪宝学学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

    虞兰根立即作出反应,脸色变得平静。然后他看着林峰说:“林峰,我们面前的何首乌非常相似,我们愿意买它。”

    “我拿出来卖了。”林峰点头说:“不知道虞兰根总能出价多少?”

    虞兰根翻了个白眼,分析道:“我来说说我们公司的何首乌。我们一开始得到的那个比我们前面的那个小,颜色也不那么鲜艳。自然界的植物一般都比较亮,但不是什么好事。比如黄芪长在地下,不做作,但是作用很大。这个何首乌好像经历了一些变化,是好变化还是坏变化,不清楚。”

    之后他仔细看了林峰一眼,说:“如果是坏变,何首乌用处不大,但我们还是会买,只是价值会低一些。”

    林峰面色平静,说道:“虞兰根,这种何首乌以前也测试过,里面全是对人体有益的东西。”

    “测试不能完全解释任何事情。有可能何首乌还没有完全变异。别的不说,你的何首乌和我之前得到的真的不一样。”虞兰根分析道。

    “哦?这样的话,虞兰根是不是总要出个价?”林峰拿起手中的茶杯,慢慢品着茶。

    “我们公司一直在研究何首乌。虽然和我们之前发现的不一样,但我们还是愿意高价购买。”虞兰根沉默了几秒钟:“我可以出价一千万。”

    事实上,虽然虞兰根目前还不能100%确定这是不是何首乌,但他有99%以上的可能确定,如果一个普通人得到了它,他最多会花1000万去买。

    “一千万太少了。”林峰笑了笑。

    “林峰,何首乌有很多种,正常的何首乌有几十万种。一个亿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旁边,汪宝学学走了出来。

    在他看来,花一个亿买下这款何首乌,绝对够了。

    林峰看着汪宝学学说:“你以为我缺一个亿吗?”

    汪宝学学突然变得哑口无言。林峰在《武林外传》这本书里赚了40亿,几乎无人能及。

    这一个亿对林峰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我不知道林峰认为什么价格合适?“虞兰根看着林峰,突然沉默问道。

    “二千万!”林峰想了一下。

    嘣!

    这个价格不仅会让虞兰根吓一跳,而且每天都一样。

    即使这个蓝色朱零比林峰卖给他的还要大,也超过了二千万,超出了他的心理底线。

    “林峰,你在开玩笑吗?”虞兰根看着林峰,声音有点低。

    林峰笑着说:“当然不是,转账二千万,这个何首乌是你的。”

    虞兰根的脸不好看,他们公司总市值一百亿。结果林峰开场就超过三分之一。

    那一百亿还有一些是固定资产,再投资一些其他公司的股份,真要拿出二千万来,那些股份肯定卖了不少。

    “林峰,即使这是真正的何首乌,也不可能值这么多钱!我们公司经营了近20年,花了无数的努力才使公司发展到现在的水平。我们不能同意你说的价格。”虞兰根盯着林峰。

    “难道虞兰根总愿意开价,你不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何首乌吗?”林峰笑着说:“以你公司十几年的运营,估计在很短的时间内,何首乌的效益会最大化。这二千万也不是很贵。”

    虞兰根的心很低,他沉默了几秒钟。“林峰,我把价格提高了一千万元。我不多说废话。我会买5亿,这是我们公司开出的最高价。”

    林峰似乎遇到了麻烦,所以他暂时不得不让步。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林峰站起来,合上盒子,小声说:“我卖给虞兰根一个小点的何首乌。你知道虞兰根花了多少钱吗?”想了多久?“

    闻言,虞兰根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丝恐慌。

    “你说你有两个何首乌?”

    之前虞兰根知道林峰要卖何首乌,赶紧冲过去,就是担心被别人买走。

    他故意贬低何首乌,当然想低价买,没想到林峰也卖了一个。

    不仅仅是欧阳。如果何首乌的消息走漏出去,其他保健品公司肯定会来的很快,说不定还会有高价。

    “虞兰根,我当时是个价,花了二十亿买了小一点的何首乌。”欧阳笑着对说道。

    事实上,对于林峰来说,欧阳一定是尽了最大努力结交的好朋友,他不会在何首乌身上玩什么小把戏。

    之前只是和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由江东公司拿下何首乌。

    别人要是卖了,他们欧阳家肯定不会这样。

    听了欧阳的话,狄微微沉下脸来,道:“欧阳东,你不厚道?”

    林重润笑着说:“我们江东公司也有保健品业务。不是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我们江东公司用的钱太少,我两个都想买。”

    虞兰根可能习惯吃自己的食物。其他人害怕虞兰根,但他们江东公司不会在意。

    虞兰根听后,又看了看欧阳和林峰,说:的事,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价钱。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我们公司还有何首乌。不买也没关系。既然汪宝学出价20亿,那我们也付出这样的代价,这是我们的底线。”

    有一个例子,林重润,谁不得不提高价格。

    “二千万不能少。我想,这20年来,你们何首乌的功效估计不多吧?”林峰笑了。

    虞兰根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林峰猜到了他们公司里的何首乌。

    “林峰,你只需要20亿卖给汪宝学,二千万卖给我们。这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们了?”虞兰根显然很沮丧。

    林峰显然把他们当成了冤大头。

    “那么,你之前买一个亿的时候对我评价高吗?”林峰小声说。

    如果之前他们是正常报价的话,林峰可能会留有余地,但既然虞兰根之前不厚道,自然不会客气。

    “好吧,如果虞兰根一直没有想法,那就请你有想法的时候离开再回来,但我不能保证下次何首乌还在你手里。”

    林峰直接把何首乌收了起来,他心里有很多打算。即使虞兰根放弃了购买,他也有办法。

    虞兰根的脸色很难看,林峰把他们当冤大头。

    二千万,这对他们这个群体来说完全是骨头。

    “林峰,20亿是我们能出的最高价。希望你能理解。”段弘绶上前沉声道。

    “我们虞兰根集团的钱不是吹来的。交朋友对大家都不错。”

    其实虞兰根现在真的很想威胁林峰,但是看欧阳,林峰可能有很大的背景。

    只是江东投资公司和天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绝不会让欧阳这么客气。

    江东公司,是一家超越自己的巨人公司。

    林峰笑着说:“商业谈判,我出价,你钱够我卖,你钱不够我不卖。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如果价格太贵,可以不浪费对方时间就走。”

    “林峰。”汪宝学学还想说什么?

    “汪宝学!”突然虞兰根的声音响了,他止住了儿子的话。

    虞兰根在前一步说道,“林峰,既然我们在价格上还有分歧,让我们都考虑一下。如果林峰准备卖20亿,你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不要慢慢发。”林峰点了点头。

    然后,虞兰根和汪宝学学走出了包厢。

    “伯父,这个林峰显然是瞎开价啊。如果你问我,你不应该拿出20亿。”汪宝学小声道,语气明显有不满。

    虞兰根皱着眉头说:“欧阳拿出20亿买,你还能出低价吗?”

    如果没有严重的问题,他会有很多办法在价格上协商,但一旦价格出来,他只能迅速提价。

    “欧阳这个老狐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江东公司根本没有什么流动资金,要拿出20亿。是为了卖公司股份?”虞兰根心中暗骂道。

    光是欧阳就把他们置于被动地位。

    虞兰根看着父亲说:“伯父,我们现在回去还是不回去?”

    “何首乌来了,你要回去吗?”虞兰根皱着眉头道。

    他们手里的何首乌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但是二千万根本不是小数目,他们公司的几十亿也不全是靠何首乌赚来的。

    就算你拿到了何首乌,估计也要六七年才能创造出这些利润,所以他真的不愿意拿出这么多。

    “林峰估计也在要价。所谓要价还钱,他心里的底价肯定在二千万以下。我们先花几天时间,然后和家人商量一下,看看如何拿下这款何首乌。”虞兰根分析道。

    “下次我就单独约林峰出来,如果欧阳在这里,我们就没有多大优势了。”

    “而且能一下子拿出20亿以上的公司不多,我们公司肯定是林峰的首选。”

    这时,虞兰根心里已经有了许多对策。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准备好做一个好的计划,找到一个完美的方法。

    两人走出阳台过道,来到酒店大堂。

    “咦?虞兰根大师?”

    这时,酒店大堂里有几套西装和西服。看一看打扮成精英的男人。其中一个高个子看见了虞兰根,立刻笑着走过来喊道:

    “段弘绶。”虞兰根看到来人,瞳孔微缩,但脸色很平静,急忙上前笑着说。

    “哈哈,虞兰根,没想到你在楚华。”

    “虞兰根总是一个大忙人,我今年只见过一次。”

    “虞兰根,你公司的何首乌药酒现在买起来怎么越来越难了?销售渠道减少了很多,想买也买不到。有什么不对吗?”

    ……

    在之后,其他几个人也立刻走了过来,笑着看着虞兰根。

    这时,虞兰根的脸色很平静,但他的心却极其低沉。

    他认识前面几个人,但都是保健品,跟他们公司是竞争关系。虽然没有他们公司大,但是也很不错,至少是十几亿的企业。

    虽然他的心是阴郁的,虞兰根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笑着说,“呵呵,段弘绶,我有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邀请我聚一聚,所以我就来了。段弘绶对事故说了什么?我们公司的何首乌药酒已经从上面订了很多了。如你所知,我们的药酒生产有限,所以总共有这么多,所以我们不得不减少销售渠道。下次出新药酒,我会第一个通知段弘绶。到时候,段弘绶不会说他口袋里没有钱...哈哈,不说了,我是喝多了冲厕所。”

    虞兰根笑着应付几个人,他和段弘绶向厕所的方向走去。

    走进卫生间,虞兰根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伯父。”汪宝学学的脸色不太好看,声音也变了一点。刚才如果他估计会有破绽,他父亲一直挡在前面,所以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我没想到林峰会来这一招。”虞兰根脸色难看。

    有这么多保健品公司boss来了,林峰的目的不言而喻。就算她不卖,估计林峰也会找这些保健品公司boss。

    “伯父,我们该怎么办?”汪宝学学连忙问道。

    他心里明显有点慌,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急什么?在公司这么久还没学会静下心来吗?”虞兰根看着儿子:“如果林峰想让我们的主要保健品公司投标,她已经这样做了。刚才很明显别人不知道何首乌的情况,所以林峰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我们。这些人也在给我们施加压力。”

    虞兰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回到箱子里去吧!”

    “伯父,你真的同意林峰的要求吗?”汪宝学学不甘心道。

    “你想让这个何首乌落到这些保健品公司手里吗?”虞兰根叹了口气:“我们公司的何首乌已经完全失去作用了。现在欧阳手里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一个,然后让这些保健品公司自己拥有它。你以为等公司的是什么?”

    对他们公司来说,何首乌很重要,每个公司都有可能随着何首乌迅速崛起。

    林峰的何首乌是必须的。以前他想降价,现在形势让他骑虎难下。

    但是,他只能选择妥协。

    虞兰根只能选择妥协。

    这些保健品公司就算凑在一起,想出二千万也很难,但是怕一万,怕一万。这些人真的咬牙,向银行借钱,向别人借钱,对他们虞兰根金森集团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

    ……

    包厢内,林峰和欧阳正坐着喝茶。

    “林峰,看来你不着急?”欧阳平静地看着林峰,笑着说道。

    林峰手里拿着茶杯,似乎在看茶杯上的蓝色条纹。她笑着说:“虞兰根觉得我会用什么方法来卖我手里的何首乌?”

    “如果是我,我会形成竞价模式,真正的稀世珍宝根本卖不出去。”欧阳想了一下。

    好东西不怕。没人想要他们。

    林峰笑着说:“我想虞兰根还会回来的。”

    “哦?那我就拭目以待。”欧阳笑着对说道。

    此时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几分钟后,阳台门突然打开,然后虞兰根走了进来。

    “虞兰根,几分钟后我们又见面了.“林峰看着眼睛笑了。

    “真的回来了吗?”欧阳看着两人,眼中微微有些惊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