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章 流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第30章 流汗!

    22岁的储康平刚刚大学毕业,主修经济管理,但她毕竟没有工作经验。她在一个海城找了几个月,也没找到工作。

    现在公司面试很奇怪。面试的时候问你有没有大公司的工作经验,但是你刚毕业有多少经验?

    没有经验,大公司不要,但是大公司招的人必须有大公司的经验,形成无限循环。

    现在刚毕业的大学生找工作越来越难,更别说找适合自己的了。

    储康平在网上找到星源投资有限公司的面试,就来试一试。没想到会成功。

    但是,公司不让她当领导。她现在是个小前台,平时接电话,招待人,打印复印东西。

    虽然位置小,但也能锻炼人,所以储康平会先留下来试试。

    “边翠美,你的证件。”打印完文件,储康平冲着远处的办公大厅区域喊道。

    储康平把文件交给那边翠美后,迷迷糊糊地看着前方。有时她工作有点忙,但大多数时间她都很清闲。

    公司刚起步,暂时没有太多事情。

    “嗯?”

    突然,储康平看了看门口,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一个小帅哥来了?”储康平看着林峰,心里暗暗嘀咕道。

    林峰有着特殊的气质和长相,依然很有魅力。

    然而,储康平非常美丽。她上学的时候身边有一些帅哥,所以对帅哥还是有很强的免疫力的。

    看到林峰走过来,瞥了她一眼,然后直接去了办公室。

    “你好,先生,那是我们的办公区。”储康平急忙拦住林峰:“你有预约吗?如果是这样,我马上给我们的陈经理打电话。”

    储康平连忙喊道,她的心里有点生气。小帅哥太没礼貌了,她一进来就冲到办公室。如果她真的进去了,惹陈生气,她就要遭殃了。

    “预约?”林峰停下来,看着储康平,她穿着职业服装,扎着头发。

    这显然是后来招的,我也不认识他。

    “戚良儒。”然而,就在林峰停下来后,办公室大厅里的一个人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带着一丝敬意喊道。

    这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陪着林峰和宁雪娥与“婕媛珠”剧组签约。

    “戚良儒,请进来,陈先生在办公室.“男子连忙又道。

    点点头,林峰直接走进去。

    “戚良儒?”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储康平等了一会儿看着林峰的背影。

    “储康平,这是我们的主席。通常,戚良儒不应该停下来。”戴眼镜的男人略带严肃地看着储康平。

    “哦...好的。”储康平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

    她看了看林峰,却暗暗道:“我们老板这么年轻?这是哪个富二代?”

    她这么年轻,经营这么大的公司,当然也是这么想的。

    作为前台,她知道公司已经投了上亿美元在《婕媛珠》剧组。

    “那是戚良儒吗?”

    “哇,这么年轻。长得帅。”

    “小妮子想家了?”

    ……

    在办公大厅里,其他大多数人也第一次见到了林峰。他们忍不住谈论它。那些年的轻女,眼中异彩纷呈。

    有钱又帅,哪里能找到这样的男朋友?

    ……

    林峰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宁雪娥的报告。

    工作汇报结束后,宁雪娥递上一些文件,说道:“戚良儒,这几天我们全面调查了电影市场,整理了一些剧本的潜在价值,分别打分。请看。”

    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蓬勃发展,几乎每个月都有大量剧本涌现,一些剧组成员开始拍摄。偶尔会有一些黑马出现在这些电影中,取得了不错的票房。

    ”“一切都是美好的”?这部电影明年寒假后会爆发出一些能量,票房已经超过十亿。虽然比不上《武林外传》,但也是一匹很强的黑马。”

    林峰拿起报纸,看了看她记得的一些电影名字。

    《一切都是美好的》讲的是一对一起长大的男孩女孩的故事。他们年轻的时候分开了,十几年后又见面了。纯粹的爱情和美好的结局吸引了许多年轻男女观看。

    但是《一切都是美好的》的投资需要近3000万。他现在是个穷人,身上没有钱。

    “哼……”

    正要说些什么,林峰的手机突然响了,但那是贺皓月打来的电话。

    “喂!”林峰,帮我接通。

    宁雪娥看见林峰接电话,手里拿着文件。

    “林峰。”没有废话,直接说明来意:“有个叫惠子兰的的患者,肝癌晚期。现在他一口气被雪灵芝吊着。不知道你能不能挽回?”

    “哦?惠子兰?他家是什么?”林峰的眼睛转过来,问道。

    不敢隐瞒,说:“比我们乔家好,和董家差不多。”

    林峰心里清楚,点点头说:“你开车过来,直接带我。如果不出意外,我可以治疗,但具体情况我看了才知道。”

    “好的,林峰,我马上去接你。”贺皓月兴奋道。

    这是林峰和惠子兰家人交朋友的机会。

    说了一下他现在在哪里,然后林峰挂断了电话。

    林峰看着手里的文件,用笔勾搭了几部电影,包括《一切都是美好的》。

    “陈经理,我们来谈谈这些电影,看看怎么样。到时向我汇报。”林峰命令道。

    “是的,戚良儒。”宁雪娥立即点了点头。

    他看着林峰,突然说道:“戚良儒,你应该看看储康平,前台的那个女孩。她学习成绩好,在学校成绩优异。我要培养她,做你的秘书。”

    “书记?”林峰笑着摇摇头。“不,我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公司。给我一个秘书没用。如果表现好,就推广。”

    “好。”宁雪娥点点头。

    我在这里呆了半个小时,然后贺皓月的电话又来了。

    林峰离开了办公室。

    看到林峰出来,储康平立即站起来,恭敬地说:“戚良儒。”

    她明显有点拘谨和尴尬,脸有点红。刚才,她试图阻止她公司的老板。

    林峰看了储康平一眼,微微点头。他告诉宁雪娥一些事情,然后离开了。

    ……

    “林峰,这次患者的情况有点特殊。癌细胞扩散很快。如果没有雪灵芝吊着,他们可能一个月前就死了。即便如此,现在惠子兰伟就像一个植物人,一直在睡觉。”在公共汽车上,贺皓月告诉林峰一些具体的信息。

    林峰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汽车花了将近四十分钟才驶入一座公寓。这时,有几个人在公寓前等着。

    “邝艳红?谷雅洁?”透过窗户看见那几个人,林峰突然一愣。

    他没想到这惠子兰伟天和包晓凌是一家人。

    “是的,在邝艳红去玉龙雪山之前,他也应该寻找雪灵芝.“林峰心道安。

    门开了,然后林峰和贺皓月走了出来。

    “林峰?你怎么来了?”出来后,包晓凌清楚地看到了林峰,惊呆了。

    之前她想买林峰手里的雪灵芝,但是被拒绝了,她其实对林峰很不满意。

    “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林峰看了她一眼。

    “吕贤芬,闭嘴。”惠子兰拦住了女儿,急忙上前道:“林峰是谁?”

    他的话落了地,但包晓凌满脸震惊地看着林峰,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突然出现在她的心里。

    贺皓月看着眼前的景象,赶紧上前说道:“惠子兰杰伦,这是林峰叶,她轻而易举地治好了我爷爷的病。”

    “真的。”包晓凌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峰:“林峰多大了?癌症怎么治疗比较容易?”

    以前,她听说过传说中的神医叶,但在她心里,这位神医叶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人,但她没想到真正的年龄竟然只有二十岁。

    “林峰?”惠子兰看着林峰,脸上带着一丝惊讶。林峰似乎太年轻了。

    然而他毕竟见多识广,几乎瞬间就调整过来了。他笑着说:“欢迎林峰。我二哥生病了。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去看?”

    林峰点点头,说:“带路。”

    他瞥了包晓凌一眼,回过头来。

    他们一起向房子走去。

    看着父亲彬彬有礼的样子,包晓凌的眼神有点复杂。在玉龙雪山遇到的年轻人,有那么多能力依靠父亲。

    很快,几个人来到一个房间。

    这时,房间里的病床上躺着一个臃肿的患者,双眼紧闭。如果不是因为附近的心电图,甚至可能会让人怀疑患者已经去世。

    在患者旁边,一位老人正在准备雪灵芝。当他看到人群过来时,他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蒲绪芳。”惠子兰走上前,轻声喊道。

    蒲绪芳是中医大师,医术很高。惠子兰救了一命。

    “林峰邀?”蒲绪芳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明明站在最前面的林峰,惊讶道:“你就是神爷的大夫?”

    他听说林峰以前对乔维安和董很好。

    林峰点点头,说:“是的。”

    “那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对待的。”蒲绪芳将手里的雪灵芝小心翼翼地放好,然后退到一边。

    医术第一,他也不是因为年轻就鄙视林峰,所以嘲讽。

    既然林峰之前已经治好了乔维安和董,那就清楚的证明了林峰有真本事。

    “林峰。”惠子兰看了看林峰,递过来几张纸。“这是我二哥体检的结果,”他说

    “让我先看看。”林峰点点头,看了看这些纸,然后开始检查惠子兰伟的脉搏和眼睛。

    事实上,在与惠子兰的身体接触的时候,他的一丝精神力量已经进入了惠子兰的身体。

    “癌细胞的扩散比我想象的要严重。不仅如此,惠子兰伟日的身体里似乎还有别的东西。不应该有意外...毒药?”林峰心中暗暗道。

    他的精神力量很容易就能摸清惠子兰的内部状况。

    整个房间静悄悄的,没有人敢说话。这时,惠子兰和欧阳,包括包晓凌,都在紧张地看着。

    包晓凌虽然对林峰没有好感,但还是希望林峰能救救叔叔。

    三分钟后,林峰终于停下来,然后站了起来。

    “林峰,怎么样?”惠子兰连忙问道。

    他的眼里充满了紧张。林峰是最好的希望。如果林峰治不好,他真的没办法。

    “能治。”林峰点了点头。

    “太好了。”闻言惠子兰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就连欧阳的眼中也流出了兴奋的泪水。

    然而,林峰在演讲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惠子兰似乎反应过来,急忙说:“林峰请我二哥的费用是多少?”

    她们之前打听过,林峰给董治疗了一个亿,咬咬牙还能拿出来。

    “总治疗费用为1.5亿英镑.“林峰平静道。

    “什么?1.5亿?这是不是太过分了?”惠子兰还没说话,包晓凌就忍不住说:

    她已经对林峰很生气了,虽然她知道她不应该说出来,但她忍不住了。

    “吕贤芬,不要多说。”惠子兰赶紧喝了女儿的酒。

    他看着林峰,尴尬地说:“林峰,这个治疗费可以减免吗?如果有一亿,勉强拿出来,剩下的五千万就很难了。”

    公司有钱不代表有钱。公司的钱大部分是房地产。分发现金真的很难。

    “我的费用不是乱收的。”林峰低声说:“这1亿是用来治疗患者的癌细胞,另外5000万是用来清除患者体内的毒素。”

    既然你之前已经定好了自己的费用,林峰也不会随便改,张口就是10亿20亿。即使是惠子兰嘉,也不可能拿出这笔钱。

    “毒药?”惠子兰、等人闻言,脸色微微变了变。

    紧挨着蒲绪芳,他忍不住问:“林峰,你说是不是中毒了?”

    “嗯。”林峰点点头说:“这种毒素应该不多,它藏在患者的血液里,仪器很难检查出来。”

    “我现在想起来了。”忽然,欧阳急忙说:在森林里作怪,被一只毒虫咬了。回来后被送到医院治疗,很快就痊愈了。然而,一年后,田薇突然查出肝癌晚期

    “那么蒲绪芳氏细胞病可能是由残余毒素引起的吗?“惠子兰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显然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他们每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体检。结果,惠子兰突然得了晚期肝癌。他们认为之前的医院检查出错了。

    有了这些毒素,就算把癌细胞全部清除,也没用,要先解毒。

    想到这,惠子兰看了看林峰,郑重其事地说,“我同意林峰的治疗费用。”

    “嗯,据估计,患者大概需要十一次才能治疗成功。首次治疗后5000万,每次1000万。”林峰点头。

    “嘿!你是医生吗?能不张嘴不闭嘴就是钱?”你无法抗拒包晓凌。

    目光瞥了包晓凌一眼,林峰没有搭理。

    他来找要钱请惠子兰。

    一年多过去了,离神秘之刀的拍卖越来越近,298亿的天价让林峰不再寻找。

    就算他参加了拍卖,有了还没拿到刀的刀皇,刀的拍卖价绝对会超过298亿。不出意外,价格至少在300多亿。

    林峰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一年多以后赚到这笔钱!

    长刀成就了黑暗尽头世界最强刀皇。他一定要抓住这么大的机会!

    “吕贤芬,收取治疗费是很自然的。”惠子兰看着女儿,皱起了眉头。

    他女儿平时很淡定,为什么到了林峰总是失去冷静?

    被林峰无视,被惠子兰训斥,包晓凌心里只觉得委屈。

    她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不住了。

    “一定是林峰报复我偷了他的手机,收了那么多治疗费。”邝艳红心中恨恨的想着。

    其实包晓凌生气的时候心里有一丝遗憾。如果没有以前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

    “林峰,你可以治疗一下。治疗结束后,5000万将记入您的账户。”惠子兰静和吕贤芬。

    林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直接拿出一个直径只有一厘米的黑色水果。

    “这是...有毒的水果?”旁边,蒲绪芳不由得看到了这个果子。

    “蒲绪芳,有毒的水果是什么?”惠子兰问。

    “毒果是剧毒水果,通常极其罕见。它只存在于一些非常偏僻和特殊的地方。人只需要吞下一点果肉,一个小时之内就死了。”蒲绪芳沉声道,眼睛紧紧地看着林峰。

    他不相信林峰敢在这里毒死惠子兰。

    林峰听完蒲绪芳的话,心平气和地说:“所谓两个极端相遇,一切都不是绝对的。有毒的水果也可以用来救人。”

    这果子自然是他在玉龙雪山得到的毒果。

    他用小刀轻轻地切下了手里大约二十分之一的有毒水果。切开后,肉接触空气的地方很快愈合,又长出了一层表层。

    小心翼翼的把剩下90%以上的毒果收起来。林峰把切好的小毒果放在惠子兰的胳膊上,同时拿出一根长针,轻轻地扎了一个小洞。

    在人们的注视下,这种小毒果的汁液沿着长针迅速融入惠子兰伟天体,这种毒果的颜色变成了白色。

    林峰控制着惠子兰伟天体中果汁的流动。果汁像磁铁一样,迅速吸收隐藏在惠子兰伟天体中的毒素。

    一分钟...两分钟...

    渐渐地,林峰的额头上甚至冒出了汗水。

    这个治疗过程也给他带来了一些负担。

    房间里非常安静,没有人敢说话,因为害怕打扰林峰。

    直到十分钟后,林峰拔出了长针。随着拔出,惠子兰的的伤口流出了一丝黑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