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章 小声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第25章 小声点

    “带这个少年去保安室,然后报警.“艾文漪沉声道。

    “林峰。”闻言,佟美宝立刻紧张的抓住了林峰的胳膊。

    她看着艾文漪和蓝良贲,尖叫道:“很明显是你先挑起的吗?”

    “哼!我们挑衅了吗?但是你做到了!感觉被踢伤的很重。”蓝良贲脸色阴沉道。

    “我要去医院检查,等检查结果出来后,你就要被抓起来严惩。”他脸上满是冷冷之色:“有些人注定会被你冒犯。等你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会变的。”

    蓝良贲砸钱是一种手段。对方不回答,就刺激话。对手不反抗,就是懦弱。如果他反抗,他会有更多的手段对付对手。

    只要林峰做到了,他就能轻松搞定。

    这是他之前和艾文漪讨论过的一个极端做法。我没想到林峰这么快就做了。

    以前他追女生的时候,综合运用这些方法都没问题。

    “你在威胁我吗?”林峰的眼睛闪着寒光。

    “我只是说一件事,做人还是低调一点,你觉得你很牛逼,其实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论玩,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和你玩得开心。”蓝良贲沉声道。

    因为身体上的疼痛,他的脸有点扭曲。

    “那我们好好玩吧。”林峰此时却深意地点了点头。

    看到他仍然如此平静,郁秋茹没有看到他想看的东西。他忍不住沉下脸说:“小子,我不喜欢没卡就在我面前装逼。”

    但是林峰听到他的话没有回答,他开始向前走。

    “抓住他!”郁秋茹沉声道。

    几个身材魁梧的保安都被带到了林峰。

    这里这么多保安,林峰逃不掉的。

    “砰!”“砰!”

    然而林峰就这样往前走,这些保安都被踢出去了。

    林峰的身材不大,却像一只狼像一群羊。

    “天啊,这力量太大了!”

    “踢保安就像踢球一样.“

    ……

    麦立影和其他人显然很惊讶。他们只知道林峰上次很强,没想到她的身手这么厉害。

    “林峰是武术家吗?”姜琛琛此时也在看着林峰,眼神中带着一丝惊疑。

    她懂一点武术。

    这时,郁秋茹看着林峰的脸色完全变了。

    这么多彪悍的保安这么容易被打倒,简直是人兽。

    看到林峰走近,他假装咆哮:“林峰,你不仅向我开枪,还向那么多保安开枪。你触犯了法律。”

    “砰!”

    等他就是一脚。

    一脚踢出去,郁秋茹的身体被狠狠踢在墙上。

    “啊!!!“突然,郁秋茹尖叫起来,她身上的冷汗甚至疼得直冒。

    林峰走上前去,用右手抓住他的衣领,直接把他拎了起来。

    “让...放开我。”郁秋茹被抓住脖子,疯狂地挣扎着,但他觉得林峰的右臂像钢铁一样,根本难以颤抖。

    “你说你想和我玩,我现在就和你玩。”林峰平静道。

    “砰!”

    又是一脚踢出,郁秋茹的身体倒飞出去,再次重重的砸在地上。

    林峰从重生回来就一直克制着自己的脾气。如果她敢在最后几天激怒他,她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他。

    但现在是法治社会,只要他不招惹他的家人和郑双双,他就不会在意。

    然而,这个郁秋茹竟敢威胁他,这似乎对他周围的人有害,这无疑违反了林峰的逆鳞。

    重生回来的他,最在乎的是身边的人。不管是谁,他都不会放过!

    “啊!!!“郁秋茹在地上尖叫着,疼得说不出话来,像只小虾一样蜷缩着。

    光看开球的样子就很疼。

    麦立影、施碧艳和虞家楣完全被吓坏了。

    林峰通常看起来像一个阳光的年轻人。没想到她的手这么吓人。

    “林峰。”郑双双也一惊,连忙上前挽着林峰的胳膊。

    她担心林峰一时冲动会出事。

    “住...住手,你竟敢在我楚华传媒现场动手,还伤害了这么多保安?”旁边,章俊标有点害怕地看着林峰,但还是说道。

    谁敢在一个项目上如此明目张胆地得罪他们的斯科特集团?

    “你不想玩吗?”林峰有一张平静的脸。

    “我会在这里等。虽然你在赵组有什么牌,但是已经完成了一百种玩法,剩下九十九种就看你怎么玩了?”

    他看了一眼在地上尖叫的郁秋茹。事实上,他控制了力量,否则他可以直接踢郁秋茹的心肺。

    但即便如此,郁秋茹的心脏和肺部现在已经受到了一些损害。估计他以后会很虚弱,变成个神经病,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

    在当今社会,他也应该有很好的分寸感。

    林峰的话落了空,但章俊标的脸色变得有点谨慎。林峰说,似乎有一些厉害的牌,根本不怕他们的赵群。

    想到自己,章俊标毫不犹豫地拿起电话,迅速打了个电话。

    只过了两分钟。

    “喂!”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七八个人大步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

    “哥哥,你来了吗?”看到来人,章俊标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惊讶,似乎找到了什么靠山,急忙迎了上去。

    然而,在他的视线里,他的哥哥直接从他身边经过,微笑着来到林峰身边。“林峰,你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跟我打个招呼?”你看不起我吗?“

    他充满了微笑和热情。

    章俊标完全愣住了。虽然他和楚华传媒有关系,但关系不大。赵集团隶属于瞿德让,是白手起家建立起来的。他们没有参与,也没有任何股份。

    但他的堂弟赵、赵的孙子、金茂宾馆未来的领导人瞿祖宁却对林峰如此热情。他从来没见过瞿祖宁脸上有这样的笑容。

    “就陪同学在这里吃吧。”林峰看着瞿祖宁,笑了。

    “瞿祖宁?”当郁秋茹看到瞿祖宁走过来时,他想说些什么,但当他看到瞿祖宁对林峰如此热情时,他突然愣住了。

    他觉得有一点凉水从心里涌出来,心里冰凉,甚至忘记了一些痛苦。

    他好像又踢上铁板了?

    “郁秋茹?你变成这样了?”瞿祖宁显然认识郁秋茹,他神情困惑地问道。

    他刚刚听到章俊标说旅馆里发生了骚乱。

    瞿祖宁看了众人一眼,见姜琛琛正在吃饭,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又回过头来。

    闻言,章俊标急忙上前一步,不敢隐瞒,又急忙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招惹林峰?”瞿祖宁看着郁秋茹,眼里带着异样的颜色。

    的家庭有一些资产,黄的家庭与他们合作最多。林峰刚刚治愈了谭和声的祖父。

    之前,因为谭和声的态度,他们仔细搜索了一下,发现谭和声患癌症的爷爷已经康复了!

    再次调查,林峰的母亲也从癌症中康复。

    综合各种线索,他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林峰可以治愈晚期癌症!

    在他和谭和声喝酒之前,这个消息被成功证实了。

    林峰不仅是一家鸟行的老板,还是一个快乐的医生,这个快乐的医生的身份远远超过其他人。当然,他不敢有任何怠慢。

    林峰上次有点不爽,他想补救好久。

    “这是谁?”麦立影低声说道。

    “我也不知道。”徐佩摇摇头。她知道楚华传媒的背景,但不知道是谁。

    旁边,姜琛琛轻声说道:“他是瞿祖宁,瞿德让的孙子。”

    “什么?瞿祖宁是的孙子?不就是说未来是楚华传媒的老板吗?”他们充满了震惊。

    与郁秋茹相比,这个瞿祖宁才是真正的败家子。

    “林峰其实认识瞿祖宁,似乎两人还是很熟的。”施碧艳和徐佩都惊呆了。

    鸟行虽然挣钱,但是和实力强大的楚华传媒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这时,瞿祖宁显得很奇怪,笑着说:“林峰,郁秋茹,今天到此为止吧。”

    看看现在的情况,林峰还好,但是郁秋茹被打了。瞿祖宁说这话显然是为了帮助林峰。

    “是的。”林峰点点头,他看到瞿祖宁向他挤眉弄眼。

    “既然是瞿祖宁的朋友,我就不管了。”有人帮助郁秋茹站了起来。

    现在他心里完全没底了。看着瞿祖宁的态度,他想不出林峰是什么。但是,他不傻,不可能再纠缠他了。

    “该死!虞家楣不是说林峰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吗?就算有鸟行,也值几百万。但在楚华传媒眼里,这算什么?他怎么和瞿祖宁关系这么好?”郁秋茹心中暗骂。

    “走吧。”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想法,郁秋茹直接离开了这里。

    “我也要走了。”林峰看着赵无极道。

    “林峰,下次你来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瞿祖宁连忙笑着说道。

    看,林峰的同学都来了,他没有离开林峰。

    每个人带着不同的心情离开酒店。

    “林峰,你知道那个瞿祖宁吗?”刚走出酒店,徐佩忍不住问。

    突然,其他几个人也看着林峰,甚至是姜琛琛。

    就连她也想不出林峰为什么会认识瞿祖宁。

    “瞿祖宁从我这里买过几次八哥。我们来来去去都很熟悉它们。是好朋友。”林峰笑着说道。

    “怪不得。”几个人点头。他们认为林峰还有一个未知的身份。

    不过,也是成为瞿祖宁顶级败家子朋友的大好机会。

    林峰看着人们的表情,自然也说不出自己能治好什么癌症。

    “林峰,你是武术专家吗?我看到那么多保安都被你轻松踢开了。”麦立影眨了眨眼,说道:“那个动作太霸气了。”

    “对,比电视上的还要好。”徐佩也说了。

    至于虞家楣和施碧艳,他们不说话,郁秋茹是他们的朋友,但他们主动挑衅,他们更尴尬。

    “实力很大,简单学点招式,就可以保护我的郑双双了。”林峰笑着说道。

    他看起来阳光明媚,很难让人联想到以前那个霸气的青年。

    麦立影、徐佩和施碧艳此时都有羡慕之情。

    他们羡慕郑双双有一个这么好的男朋友,又有钱又帅,但也用武力来打破记录。

    然后,大家都走了,林峰也把郑双双送回了学校。

    打开手机,里面却是瞿祖宁发来的信息,他看了看直接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

    “林峰。”瞿祖宁看着电话,笑道:

    “瞿祖宁,你说是乔家的合伙人?”林峰直接问道。

    “是的,他们属于合作关系。贾政80%以上的业务是与黄佳合作的。”瞿祖宁马上说道。

    他说了一些他知道的信息。

    “我明白了。”林峰点点头。

    “林峰,章俊标得罪了你,我很抱歉。我会找个时间让他向你赔罪。”瞿祖宁歉然道。

    “你们赵家的事情都是你们自己处理的。”林峰摇摇头。

    说了两声,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哥哥,林峰说什么了?”这时章俊标在瞿祖宁身边,他心里很忐忑。

    刚才瞿祖宁告诉他,连瞿祖宁都不敢得罪林峰。

    “哼!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会像郁秋茹那样得罪林峰的。”瞿祖宁冷哼一声道。

    “现在没事了,不过现在你见到林峰一定要好好补偿。”

    “哥哥,我知道了。”章俊标心里松了一口气,点点头。

    ……

    挂断了电话,林峰开始联系谭和声。

    “林峰!”不到两秒钟电话就接通了。

    “我有一件事要问你。”林峰没有胡说八道。她直接解释了她的目的,说:“我需要你取消你和郁秋茹家人的合作。”

    林峰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软的人,这次他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哦?郁秋茹的家人?”谭和声听了,虽然很疑惑,但还是答应下来说:“没问题。林峰,需要我们压制吗?”

    “可以,但是误导新闻,尽量往其他方向引导。”林峰点点头。

    “好的,林峰,我会尽快办的。”谭和声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这时,谭和声非常激动。在此之前,他们依靠林峰与董家有着非常好的关系,彼此之间也有一些合作,这对他们的乔家非常有利。

    他也希望林峰有什么能麻烦他的。

    至于合作伙伴,有很多人想和他们乔家合作。如果没有郁秋茹家族,也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损失。

    “看来这个郁秋茹得罪了林峰.“谭和声暗暗心惊。

    然后他接了瞿祖宁的电话,知道了前因后果。

    谭和声不敢忽视关于林峰的消息。他毫不犹豫地迅速向黄承东汇报了事情,黄承东立即下令终止与夏家的所有合同。

    在医院里,郁秋茹尖叫起来,他感到浑身疼痛。

    “肖珩!”医院的门开了,然后一对肥胖的中年夫妇走了进来。那个女人一看到郁秋茹,就哭着跑了过来。

    胖中年人脸色有点阴沉,说:“怎么回事?你说你得罪了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

    郁秋茹仍然非常害怕他的父亲郁燕君。他不敢隐瞒,告诉他之前做了什么。

    “那是因为女人!以你的条件,哪里找不到女人?别人不同意放弃?我要挑起是非!”郁燕君咆哮道。

    上一次事件的余波还没有完全消失,但这一次他的儿子却给他弄得这么狼狈。

    他不停的走来走去,心里想着各种方法。十几秒钟后,他小声问:“林峰和瞿祖宁是什么关系?”

    郁秋茹微微缩了一下头,点点头。“我早些时候给虞家楣打过电话。林峰的鸟行和瞿祖宁合作过几次,所以是朋友。”

    “朋友?那应该没什么……”郁燕君看起来好一点了。

    “嗡……”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接通电话后不到几秒钟,郁燕君的脸色就变了。十几秒钟后,郁燕君挂断了电话,然后电话直接打给了郁秋茹。

    郁秋茹吓了一跳,不知道力气从哪里来,直接躲开了。

    “余家,你怎么了?”郁秋茹母亲立刻不满道。

    “我杀你是不孝之子!”咆哮道:“电话刚打来,乔家取消了和我们夏家的一切合作!”

    “什么?”闻言也脸色骤变,他也知道自己的生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乔家族。

    但他马上反驳道:“爸爸,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和林峰交朋友的是赵的家人。这个乔家比赵家还要厉害。怎么能不和林峰走呢?”

    他们之前的冲突并没有涉及到乔家。

    “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巧合?”郁燕君脸色苍白。

    然后他又开始打电话,联系黄的家人,询问原因。

    乔家给出的答案是,他们专门派人去查夏家的店。结果,夏家的表现显然没有达到乔家的预期,所以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决定换一个合作伙伴。

    我连续打了几个电话。

    “我告诉过你,爸爸,这只是巧合。”郁秋茹立即嚷嚷道。

    其实他心里也有人觉得这不是巧合,但如果他真的导致夏家和乔家的合作彻底失败,他肯定是赢不了的。

    “我从来不相信有这么多巧合。“郁燕君咆哮道。

    郁秋茹的头缩了一下,他不敢说什么。这时,他偷偷说:“会不会是林峰?”

    “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论玩,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和你玩得开心。”

    想起他之前的傲慢和意气风发的讲话,郁秋茹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寒意。

    ……

    夏林家的林峰交给了乔家,而他则长期坚持练习。

    第一株植物成熟后,琼浆玉露继续成熟,他和琼浆玉露一起练习,经络细化的过程也在推进。

    转眼间十天过去了。

    在房间里,林峰默默地坐着,手里拿着一个青紫色的药草,大量的精神力量涌入他的体内。

    精神力量通过心脏,然后随着血液慢慢流向身体。

    渐渐地,他手里的草药变干了,微风一吹,就变成了漂浮在空中的粉末。

    “第十棵琼浆玉露的熄灭已经结束.“林峰站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