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章 心疼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第23章 心疼你!

    “嗯?”林峰微微蹙眉。他忽略了这个黎洪玲。没想到她会主动找茬。

    好像听到了外界的动静。宫嘉玲向门外看去。她突然看到林峰,赶紧跑过去说:“店主。”

    当我听到宫嘉玲的话时,黎洪玲、龚钰雯和周天天一下子愣住了。黎洪玲似乎认为她刚才听错了。她指着林峰,忍不住问:“你刚才叫他什么?”

    “店主?”宫嘉玲疑惑的看了黎洪玲一眼。

    “你说林峰是这家鸟行的店主?”黎洪玲突然觉得他的嘴有点干,指了指他周围的大商店。

    “是的。”宫嘉玲点点头,不明白女孩为什么会这样问。

    黎洪玲突然愣住了。如果她没有看到宫嘉玲卖掉价值20万元的江南八哥,她会怀疑宫嘉玲和林峰有勾结。

    “进去说吧。”林峰看都没看黎洪玲和其他人就向宫嘉玲点点头,然后去了鸟行。

    而外面,黎洪玲三人身体一动不动,完全惊呆了。

    “怎么可能?林峰的妈妈不是病得很重很穷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店?”

    黎洪玲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

    就好像你知道身边某个一直吃不起饭的人,突然开着奥迪,变成了败家子。这个变化太大,甚至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黎洪玲。”在龚钰雯身边,她的嘴感觉有点干。

    “我不信!”

    黎洪玲突然反应过来。她直接去旁边的店铺打听,但是大家都证明鸟行确实是林峰的。

    鸟行有两层,每层200多平米,光里面卖的八哥就值几百万。我可以想象这个时候林峰值多少钱。

    想起他之前说的话,庄莲娣用这只鹦鹉讽刺林峰,忍不住觉得自己的脸颊啪的一声。

    这家鹦鹉店是林峰的,她不断向林峰炫耀他店里的东西。

    现在想来,也难怪林峰会不理她。她的表演在林峰眼里可能像个小丑。

    她的脸又红又白,庄莲娣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周围都是嘲笑她的人。她带着佘仙桃头也不回地走了。

    ……

    在鹦鹉商店,林峰带佟美宝去看了许多鹦鹉。

    “店长。”倪旭丹、李欣和简玉爱都喊道。

    他们看到佟美宝脸上有不同的表情。

    “不用担心我。”林峰对他们微笑。

    “简玉爱。”佟美宝跑到简玉爱面前说:“你们都在这里工作,还瞒着我。”

    简玉爱仔细看了看林峰,小声说:“林峰不让我说话。”

    “主要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旁边,林峰笑着说道。

    现在佟美宝不知道大黑的能力,但它也能起到惊喜的作用。

    两人看着各种宠物,倪旭丹无意中假装来到简玉爱身边,忍不住低声问:“简玉爱,这是店长的情人吗?”

    “嗯。”简玉爱点了点头。

    听到这个肯定的回答,倪旭丹的眼神明显黯淡下来。

    然而,她叹了一口气,集中了所有的想法。

    对于林峰,倪旭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说别的,她比林峰大好几岁。

    之前,她只是想了想。

    “在店长拒绝我的邀请之前,应该也是为了他情人。”倪旭丹心里叹了一声,望着远处的佟美宝,眼里有一丝羡慕。

    为什么她拒绝别的女人给情人的邀请,就遇不到这么好的男人?

    ……

    在楚华大学的宿舍里,这个时候,包中丽正在宿舍里刷剧,模仿其中一个女演员。

    外面,突然庄莲娣和佘仙桃走了进来。

    但看到庄莲娣,明显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此时看佘仙桃的脸色,似乎还有点震惊。

    “怎么了?这是?我几个小时没见你了,你被抢了吗?”包中丽好奇地问道。

    庄莲娣没有回答,爬上他的床,然后一句话没说就下来了。

    佘仙桃仔细看了看庄莲娣,然后低声说道:“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去鹦鹉商店吗?”

    “我当然记得。”包中丽点点头说:“那里的鹦鹉很聪明,但是太贵了,否则我肯定会买一只。”

    至少有11000只鹦鹉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佘仙桃似乎故意转动悬念,说:“你知道鹦鹉店是谁的吗?”

    “你问这个问题,是想说这个鹦鹉店应该是我们认识的人。”包中丽听佘仙桃这么说,立即做出了判断。

    佘仙桃肯定地点了点头。

    包中丽接连说了几个名字,但都被佘仙桃拒绝了。

    她想了一下,却想不出有谁有能力开这么大的鸟行。她没有耐心地说:“喻春宁,来,这鹦鹉店是谁的?”别说我逗你。“

    佘仙桃深吸一口气,没有再隐瞒。“这是林峰的,”她说

    “林峰?你说这个鹦鹉店是林峰的?”包中丽的眼中突然露出了一丝震惊。

    她只是想到了很多名字,其中林峰闪现过,但她瞬间就排除了。

    毕竟林峰的条件是不可能买得起这家鸟行的。

    佘仙桃点点头,然后把鹦鹉店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后来林峰被学校停学,结果就是这样一家鸟行。”听了秦慧星的话,他不禁惊叹:“根据现在鸟行的销售情况,林峰估计现在值几千万?”

    “不是估计,是肯定。”佘仙桃点点头说:“我们问了鸟行周围的店铺。鸟行刚开业的时候,有时日营业额甚至超过一百万。”

    “天啊,这么说林峰的资产甚至会超过一千万?他还不到二十岁。”包中丽惊呼道。

    这个社会谁不想要更多的钱?

    她知道林峰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也就是说林峰是白手起家,属于真正的富家子弟。

    “小声点。”佘仙桃甚至忙道。

    包中丽点点头,眼睛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庄莲娣,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庄莲娣一直看着林峰很不开心,甚至在宿舍里和佟美宝差点吵架。

    现在我看到一直被我看不起的林峰,那么有钱。我可以想象我心中的差距。如果我是庄莲娣,我想我不会有好心情。

    ……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峰继续像往常一样在海洋大学上课,但庄莲娣显然变得诚实多了,她和佟美宝在宿舍的遭遇也不如以前了。

    但毕竟是宿舍。即使心里有些矛盾,也不会表现出来,正常相处。

    上课时,庄莲娣看到林峰,就绕道走了。

    林峰不太在乎。对他来说,庄莲娣只是一个路人。

    这几天林峰每两天去一次付丽贤家给老人付丽贤治疗一次。

    转眼间就是最后一次治疗的时间了。

    ……

    林峰正在付丽贤的公寓房间里接受治疗。

    除了他,房间里还有付丽贤和他们的女儿隋慧兰。

    两寸针扎在付丽贤大支的胳膊上,林峰控制着空气中的气场慢慢进入付丽贤大支的身体。

    这时,付丽贤的浮肿大部分消失了,脸色似乎比林峰刚来的时候好多了,几乎没有咳嗽。

    他靠在床上,平静地看着林峰。

    “用的是什么方法?”旁边,隋慧兰紧紧盯着林峰的手。

    这十天来,她一直在研究林峰手臂的穴位,咨询了几位著名的中医针灸大师,但一无所获。

    这些穴位对人体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将近三分钟过去了,林峰停止了动作,拔出了所有三根长针。

    “嗯,治疗现在彻底结束了,你体内的癌细胞都被杀死了。”林峰收起长针,轻声说道。

    “哈哈,谢谢你这段时间的治疗。”付丽贤笑了起来,心情很好。

    谁要是活不了几天却突然恢复了,心情就会很好。

    “明远,你就把剩下的1000万给林峰吧。我去查一下,马上就来。”付丽贤看着儿子。

    “好的,爸爸。”付丽贤点点头,赶紧点了一个电话。

    一亿美元用于治疗,现在他们已经付了9000万。

    付丽贤去检查了一下,和林峰几人来到大厅。

    “你是怎么治好的?”隋慧兰盯着比她小很多的林峰,忍不住问。

    这是最后的治疗。她知道林峰下次不会再来了,所以她说了,尽管她知道她不应该问。

    “隋慧兰。”付丽贤皱起了眉头。

    但隋慧兰不理他,盯着林峰。

    林峰看上去很平静,说:“用人体穴位和雪灵芝杀死癌细胞。”

    “你说谎。”隋慧兰直接摇头说:“我以前验证过,也教过很多针灸大师。那些人肯定你刺的这三个穴位绝对不会影响肺部。”

    隋慧兰确信她根本不相信林峰。

    “如果你没见过生物,你能证明它不存在吗?”林峰问道。

    隋慧兰给了个大面子。她给了一个大大的面子,很认真地说:“林峰,我没问你怎么给我自己治疗。你也知道癌症是现在世界上的不治之症。现在可以治疗了。你为什么关心自己?你说出来,不知道能让多少癌症患者受益。他们一定会感激你的好意。这是医学史上的重大进步。”

    之后,她期待地看着林峰。癌症是人体最难治愈的疾病之一。

    林峰看着隋慧兰,却淡淡一笑。“付丽贤小姐说了些什么。现在乔家做的是电器生意,销往很多城市,比其他电器厂做的电器质量更好,更有优势。不然付丽贤小姐还会拿出付丽贤家的电气技术,推动市场上电气行业的发展,造福大家。岂不更有意义?”

    听着林峰的话,隋慧兰的脸有些呆滞。

    东谷制造的一些电器相对于其他品牌的电器有优势,这是他们所依赖的核心技术。如果你真的想出力,那么每家工厂都可以做到,估计他们付丽贤家生的意图离倒闭不远了。

    隋慧兰顿时无语,癌症只是人的一部分,但是电器是家家户户都用的。

    “怎么样?付丽贤老师怎么样?”林峰笑了。

    “两者怎么会混淆?”隋慧兰反驳道。

    “哦?付丽贤老师让我交出治癌的方法,挺深刻的。为什么轮到她时她退缩了?付丽贤小姐是否认为贡献核心技术不会促进市场上电气行业的发展?”林峰笑了。

    “你,你在找借口。”隋慧兰无言以对,只好坚持。

    “隋慧兰,别再说了。”她的话一落,付丽贤立刻大叫起来,脸色显得很阴沉。

    隋慧兰看到父亲这样的表情,还是有点害怕,只好不再说什么。

    之后,付丽贤看了看林峰,道歉道:“林峰,我家小姑娘不懂事,请不要见怪。”

    他对完全被宠坏的女儿很无助。比起林峰,他就不那么稳重了。

    林峰甚至试图和父亲相处,但隋慧兰分不清形式。

    “丁!”

    突然,林峰的手机响了,是最后一千万到了。

    “林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治疗癌症的关键不应该是针灸,而应该是在几百年的雪灵芝根部。”付丽贤赶到时,正在远处搀扶着走过来。

    “爸爸。”付丽贤立刻走了过去。

    隋慧兰也是如此,她来到东后忍不住问:“爷爷,你的癌细胞都消失了吗?”

    “是的。”付丽贤开怀大笑。

    当疾病消失后,他感到全身放松。

    “付丽贤的父亲是对的。没有五百年药效的雪灵芝是不可能治疗癌症的。”林峰点了点头。

    “爷爷,关键真的在雪灵芝上吗?”付丽贤月忍不住问。

    如果是在雪灵芝上,这种治癌方法是不可能普及的。

    全球500年雪灵芝植物可能很少。

    “爷爷觉得会有错误?”付丽贤叹了口气:“我每次治疗,都能感觉到体内好像有一股热流在流动,像是在修复我的身体活力。应该是雪灵芝效应在发作。”

    林峰什么也没说。其实热流是雪灵芝的药力和精神力结合造成的。

    隋慧兰咬紧牙关,看着林峰。她还想从林峰拿一些500年前的雪灵芝根做实验。但考虑到她刚才的行为,她知道林峰肯定会拒绝她的,500年的雪灵芝有多珍贵。林峰即使有也不会给她,所以她不得不把自己的想法藏起来。

    “这次真的要谢谢叶老师了。”付丽贤大支笑着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林峰听了,点点头说:“我现在真的有话要问付丽贤公公。”

    “哦?是什么?”付丽贤一看的脸色顿时变得谨慎起来,不过他的眼里却露出了一丝笑意。

    林峰对他来说是个快乐的医生。他现在已经被林峰治好了,但是他和付丽贤以后可能还是会生病。到时候找林峰治疗可能会麻烦很多。

    就像巩晓园之前说的,林峰到目前为止还没拍过几次。

    这样快乐的医生,渴望参与各种事情。

    林峰能在关键时刻拯救生命。

    “事情不难,就是以我的名义注册投资公司比较麻烦。”林峰笑了。

    “投资公司?不是制药公司?”付丽贤一愣。

    在他看来,林峰想开公司,应该和医药有关。

    当林峰笑了笑,没有回答付丽贤的时候,也没有再问什么。他看着付丽贤,小声说:“明远,注册投资公司的事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尽快完成!”

    “我知道,爸爸。”付丽贤郑重地点点头。

    “好吧,付丽贤有事找我,我有事就先走了。”林峰笑了。

    说了几句话,他就迅速离开了这里。

    “真不敢相信林峰现在还不到二十岁。”付丽贤看着林峰离开,叹了口气。

    “哼!不仅仅是医疗技能。”旁边,隋慧兰有点不服气。

    “隋慧兰,光是这种厉害的医术,就有很多家族,甚至比我们付丽贤家还要厉害的家族都会让他出手。毕竟天有不测风云,认识医生好处多多。”付丽贤摇了摇头。

    “而且年纪轻轻就这么淡定,这是潜龙啊。”

    隋慧兰有点惊讶。她的祖父一生传奇,眼光独到,却对林峰评价如此之高。

    “要不是堕胎,你比林峰大五六岁,我就想嫁给他。”付丽贤对感叹道。

    “谁会喜欢他?”隋慧兰立刻惭愧而愤怒道。

    她飞快地跑了,不顾付丽贤。

    “隋慧兰怎么了?”远处,付丽贤从林峰回来,正好看见隋慧兰跑了。他不禁纳闷。

    付丽贤笑了笑,没说话。他看着付丽贤,一本正经地说:“公司要提前放一放。这一次林峰必须尽快完成,不能有任何延误。”

    “我知道,爸爸。”付丽贤郑重地点点头。

    经商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和林峰交朋友的重要性。

    ……

    “有乔家注册公司,速度应该很快。”林峰心中暗暗道。

    “公司注册后,预计电影团队将开始撤资.“

    林峰在脑海中回忆起前世的信息。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一部著名的电影,在中国市场上留下了许多记录。

    电影叫《劫元珠》,讲的是一个男人在海边意外得到一颗珠子,然后有了不可思议的能力。他利用这种能力去面对看不起自己的人,很快就登上了人生的巅峰。

    然而,他意外地发现,边界珠里有一个世界。当他使用了界珠的能量,另一个世界就会发生大灾难。

    他来到这个世界,遭受着自己造成的灾难,心里后悔。最后,在自己和朋友的帮助下,彻底解决了灾难,恢复了杰元珠世界的平静。他把时间倒过来,回到了第一次遇见杰元珠的地方。他选择了永远封杰元主。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故事,却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刚上映的时候,没有多少钱全面宣传。然而之后它就成了中国电影市场最大的黑马,总票房甚至达到了80亿!在世界票房史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