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七章 我只到你的错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第十七章 我只到你的错误

    “哈哈,林峰,这是杜江梅。对付你的申菲儿有点难。”林青兰笑着说道。

    几个人将事情说了一点,林峰不知道原因。

    在申菲儿入学之前,一个名叫郝作楷的高年级学生开始疯狂追求她,但都被拒绝了。过了半个多月才放弃,然后去追杜江梅。

    所以杜江梅因为申菲儿的情人对她有很大的敌意。

    “林峰,这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他不仅英俊,而且篮球打得更好。他甚至代表学校参加校级联赛,获得了很多胜利。学校里有很多小少女。”梅宝凤看着林峰,笑了。

    “而且他学习成绩不错,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申菲儿对你感情很深,但一点也不感动。”

    林峰看了一眼梅宝凤,然后回头,没有回答这句话。

    “那席仕范追少女子的手段不太好,申菲儿姐姐不会喜欢他的。”突然,一向沉默的盛利萍小声说道。

    “什么意思?”林峰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盛利萍小声说:“我和申菲儿姐走在路上之前,郝作楷居然直接把篮球砸了,想引起申菲儿姐的注意。要不是申菲儿妹躲得快,这个篮球早就把她抓住了。”

    “是这样吗?”林峰看着申菲儿问道,他的声音略低。

    “我没事。”申菲儿似乎感觉到林峰的愤怒,摇了摇头。

    点点头,林峰没有再问什么,但他写下了郝作楷的名字。

    刚开始上课的时候,老师在讲课,但是下面的同学都在玩自己的游戏,一大半都在用手机低着头玩。

    这也是大学普遍存在的现象。

    两节课结束时,大约是四点钟,但他们没有课,林峰和申菲儿在校园里漫步。

    “林峰,阿姨的病现在怎么样了?”申菲儿关心的问道。

    她的同学以前也来过,不能直接问。

    “已经不错了。”林峰笑着说道。

    “准备好了吗?”申菲儿的眼睛流露出惊讶。晚期肝癌容易治愈吗?

    “我这次去玉龙雪山找雪灵芝……”林峰把她之前对父母说的话告诉了申菲儿。

    听完林峰的话,申菲儿对林峰的治疗有点惊讶,但他的眼睛更惊喜地说:“太好了。”

    林峰脸上带着微笑,他不会瞒着申菲儿。

    至于鸟行,他有自己的想法。

    “还有十天就是申菲儿的生日了,但是还没有找到战争宠物。”林峰心道安。

    他把鸟行藏了起来,只是为了找到一只宠物,然后把它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申菲儿。但到目前为止,什么也没找到。

    当然,林峰也准备了其他礼物。如果她找不到战争宠物,她必须送其他礼物。

    重生回来的第一份礼物,他肯定要给最好的。

    不知不觉,他们走近了学校操场。

    这时,在另一边,有五个小伙子拿着篮球。

    这些小伙子穿着运动衫,光着胳膊,凸出的肌肉吸引了一些少女的注意力。

    “喂,席仕范,那不是你之前追求的大一女生吗?”突然,一个男人对站在中间的帅小伙说。

    “那个学弟叫申菲儿,对吗?”

    “看她小子是她情人?就算不是,估计关系也很亲密。”

    “难怪你会在郝作楷失败。原来你是在追主。”

    ……

    突然,几个人开玩笑说。

    “申菲儿?”郝作楷看着远处的少女。

    他第一次见到申菲儿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然后就疯了,但是申菲儿根本不搭理他。

    即使现在,他对申菲儿还是有些想法。

    “席仕范,你想去那边吗?”

    “是的,人们害怕比较。也许你会比较申菲儿的情人。也许申菲儿会喜欢你?”

    “我想如果你想和申菲儿的情人打篮球,你可以用你在《鸟》中的篮球技巧来虐待他。他在战斗中会被虐,不战斗就会显得胆小。”

    ……

    少数人鼓励,但有看剧的心态。

    “好!”郝作楷显然被说服了,带着篮球来到林峰和申菲儿。

    “申菲儿。”他笑着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席仕范,你在这里干什么?”申菲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平静地问道。

    “远处见,过来打个招呼。”郝作楷漫不经心地说,然后眼睛看着林峰,困惑地问:“这是谁?”

    “我是申菲儿的情人。”林峰看着眼前的小伙子,脸上无动于衷,看不到他的任何想法。

    席仕范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申菲儿一直拒绝我。原来他已经有情人了。”

    他上下打量了林峰一番,然后笑着说:“他很帅,但是太瘦了。”

    林峰中等身材,但与那些打篮球的人相比,她瘦了一些。

    “你有东西吗?”林峰看着郝作楷,平静地问道。

    张远笑着说:“哥哥,我是来邀请你打篮球的。你对打篮球感兴趣吗?男生应该都打篮球吧?”

    “没兴趣。”闻言,林峰直接摇了摇头。

    “你敢?”郝作楷嘴角挂着微笑说:“好吧,只要你在我的拦截下进了三个球,我就认你为申菲儿的情人。”

    申菲儿没有说话,但是林峰蒂很困惑,问道:“你是谁?我们的生意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郝作楷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林峰,我们走。”申菲儿拉了拉林峰,没有看郝作楷。

    两人转身离开,至于郝作楷脸上的笑容完全凝固了。

    无视,再无视!

    在追申菲儿之前,申菲儿很漠然,并没有理会他。当他不存在的时候,林峰现在也是这样。他想起了之前的事情,怒火顿时高涨。

    他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身边有很多人。渐渐的,他习惯了成为所有人的焦点。他心里特别不舒服,让别人忽略和关心。

    “小子,我在郝作楷挑战你,就我们两个。”鸟看着林峰离去的背影,沉声道。

    然而,林峰和申菲儿根本没有回头。

    “哼!”

    郝作楷心里很生气,忍不住向林峰扔篮球。

    “砰!”

    然而,当篮球接近林峰时,林峰突然转身,用右脚踢了一脚。飞来的篮球以极快的速度飞回,还没等郝作楷反应过来,就直接打在了他的腿上。

    “啊!!!“

    席仕范立刻捂着腿尖叫起来。

    “小子,认命吧。”

    “打我们兄弟?”

    ……

    其他四个人看到了,立刻脸上露出了愤怒。他们迅速跑上来,挥舞着拳头,显然是准备联合起来与林峰作战。

    一个小伙子跑步的时候还把篮球砸了。

    然而这个篮球直接被林峰的右手接住了。

    “砰!”

    林峰的目光扫了一眼郝作楷的四个人,然后右手用力一按,篮球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变成了碎片。

    “靠,篮球被碾压了。”

    “那哥们力气真大!”

    ……

    周围有人听到声音,看到篮球碎成碎片,眼神突然露出震惊。

    有的女生看着林峰,眼神却光芒四射。这样的男生简直是力量爆棚。

    “这一块通常有点自大。没事干就喜欢拿篮球虐别人。现在你终于不好过了。”

    有些人显然不喜欢郝作楷,有点幸灾乐祸。

    “这是为什么...这力量这么大?”

    不光是旁边的人,冲向林峰的四个人都吓到了。

    “你刚才是不是说我想死?”林峰冷声道。

    “砰!”

    右腿被拔出来的时候,四个人都被踢了一脚,尖叫一声,所有的人影都倒飞了出去,然后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看着鸟在远处尖叫,林峰的眼睛闪着寒光。

    申菲儿在这里,他现在不想找郝作楷的麻烦,但是郝作楷主动招惹了,所以他自然提前解决了。

    林峰走到郝作楷面前,拿起篮球蹲了下来。“要不要跟我打?”

    “没有...没有。”这时,郝作楷完全被吓坏了。

    “这个人是什么?为什么威力这么大?”

    他刚才还看到了林峰砸篮球的画面。

    “既然不单挑,那就说说过去吧。”林峰漠然道,他的右手抓着郝作楷的脖子,竟然直接把他举了起来。

    “听说你之前用篮球砸申菲儿?”

    身体晃来晃去,郝作楷的心里充满了无力感,脖子上传来一阵窒息,他看着林峰的眼睛,心里突然有了恐惧。

    他觉得林峰的眼里有一丝杀意,这是他心中最直观的感觉。

    看来林峰真的可以杀了他。以林峰的实力,稍微用力就可能直接捏碎他的脖子。

    “林峰。”远处,申菲儿被林峰吓了一跳。他立即跑向他,拉着他的胳膊。

    她不想为郝作楷求情,但担心林峰打郝作楷会被学校处罚。

    “砰!”右手一甩,郝作楷直接被他甩到了地上。这时,郝作楷以前的傲慢在哪里,他的脸上充满了恐惧,眼泪和鼻涕甚至流了出来。

    没有人知道他刚才承受了多大的恐惧。

    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敢招惹林峰。

    “走吧。”林峰没有理会郝作楷。他环顾四周,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他周围。

    他带着申菲儿直接离开了这里。

    就在刚才,他居然控制了念力把某种杀意传递给郝作楷,前世真的存在过。

    有了谋杀,你的攻击力甚至可以提高。

    现在郝作楷绝对不能再生对付他和申菲儿的想法。想到他们,心里只有恐惧。

    而且,他在郝作楷的腿上留下了一些精神力量。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的腿会经常变得虚弱,所以几乎不可能参加篮球比赛。

    这是他对郝作楷的惩罚。

    ……

    “林峰,你怎么这么厉害?”申菲儿看着林峰,好奇地问道。

    单手挤篮球,这在网上不是很多人做的,那些人都是肌肉非常发达的运动员。

    “我生来就有神力。”林峰笑了。

    “胡说。”申菲儿白了林峰一眼,但没有问。

    林峰无意说这些。

    没有冰系的修炼方法,申菲儿根本无法修炼,林峰也不知道修炼方法的操作路线,所以申菲儿知道修炼,这只能让她担心,没有其他作用。

    “林峰,你打了这些人,他们会来找你麻烦吗?”申菲儿有点担心。

    “放心吧,是他们主动招惹的,不是我们的错。”林峰笑着安慰道。

    事实上,在郝作楷内心的敬畏之下,他从来没有敢找人替他出头。如果这四个人想找林峰的麻烦,他一定会尽力阻止他们。

    ……

    在学校呆了一段时间后,申菲儿被送回了寝室,然后林峰离开了。

    “哼……”

    走在路上,他的手机响了。但是手机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林峰看了看,然后打开了它。

    “喂,是林峰吗?”听起来很年轻的声音。

    “你是?”林峰疑惑地问。

    “我叫靳海珍。我在医院就知道叶老师治好了他母亲晚期肝癌,所以想请叶老师帮忙治治我爷爷。”靳海珍立即说出了他打电话的目的。

    林峰微微蹙眉,于是靳海珍直接说他治好了他妈妈?

    “林峰,只要你治好我爷爷,钱不是问题。”靳海珍继续说道。

    林峰想拒绝,但突然心里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直接说:“我在晋阳路。见面再聊。”

    “好的,林峰,我马上过去。”靳海珍显然很兴奋。

    两人约定了地点,然后挂断了电话。

    林峰住在旅馆包厢里。不到二十分钟,一个穿着西装和皮鞋的小伙子大步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黑衣男子。

    “你好,林峰。”小伙子看到林峰满脸笑容,说道:“我是刚才在电话里的靳海珍。”

    靳海珍看着林峰,心中有点激动。

    在他听到刘大夫的话之前,他去调查了唐诗卉的情况。

    以前,唐诗卉没什么特别的,他的情况越来越糟,而林强一直在医院,没什么特别的。

    直到林峰回来,唐诗卉的癌细胞很快被杀死,并在短时间内恢复。

    因此,靳海珍认定林峰是唐诗卉康复的关键,他没有选择给林强和唐诗卉打电话,怕林峰反感。他花了一些时间才拿到林峰的电话,所以他打了电话。

    “你之前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林峰沉声道。

    坐下解释,“林峰,首先,对不起。我爷爷也是肝癌晚期。他已经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治疗,但没有任何改善。之前听说你妈妈也是有病但是治好了,我很兴奋的调查你的信息。”

    看到林峰面无表情,他继续道:“我来这里的目的,林峰也知道,就是想请林峰帮忙治治我爷爷。”

    他看着林峰,眼里带着一丝期待。事实上,他不确定林峰是否能得到治疗。

    “晚期肝癌不能很好的治疗.“林峰平静地说:“治疗费用不会低。”

    闻言,靳海珍的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林峰说道,显然可以治疗了。

    “林峰,你可以出价了。我是诚心诚意来的!”靳海珍一本正经地说:“这是我的名片。”

    林峰接过来,看了看,名片上写着天元集团总经理。

    天元集团,知名服装集团,市值至少几十亿。

    “难怪有信心。”林峰的心里一片黑暗。他看着靳海珍,直接出价:“6000万!”

    “6000万?”闻言,靳海珍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林峰,这是狮子的嘴。

    但是既然林峰想要什么,他就准备被屠杀。

    他只是犹豫了几秒钟,然后咬着牙说:“只要林峰治好我爷爷,我就双手奉上6000万!”

    “看来原来那群人的钱比表面上看起来的多。”林峰心道安。

    对于几十亿的群体来说,想出6000万其实很难,因为大部分资产都是固定资产,而流动资金,比如员工工资,是永远动不了的,也不会有太大的实际用途。

    “我同意了这笔交易。”林峰点了点头。

    靳海珍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说道:“林峰,我们什么时候走?”

    “刚才!”林峰懒得浪费时间,直接道。

    “林峰先生会坐我的车去。”靳海珍笑着说道。

    林峰是如此坦率,以至于他内心有些自信。

    汽车很快开到一个地方,在此期间靳海珍打了几个电话。

    四十分钟后,车开到了一个大公寓,外面有一些人守着。

    看到靳海珍带着林峰出去了,他们没有停下来,所以让他们进了公寓。

    “靳海珍。”公寓内,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庞少青,爷爷好吗?”靳海珍立即上前问道。

    这个中年人是著名的中医,和父亲是多年的好朋友。现在他被邀请照顾他祖父的疾病。

    “这并不乐观。癌细胞越来越多。化疗前的几次,也对父亲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庞少青摇摇头说:“要想痊愈,除非出现奇迹。”

    “庞少青,我这次带了大夫回来,看看能不能治。”靳海珍直接道。

    “是这个小伙子吗?”庞少青看着林峰。

    这里除了林峰没有陌生人。

    他看了一眼林峰,然后微微蹙眉,说:“靳海珍,老人家现在折腾不起多少了。”

    林峰看起来太年轻了,不到二十岁,即使她还没有大学毕业?怎么会有很深的医术?

    “我之前已经跟爷爷说了,爷爷愿意试一试。”靳海珍说。

    在调查了一些关于林峰的信息后,他立即打电话给他的祖父。否则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不可能一口气答应林峰6000万的巨额治疗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