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8.第118章 回身反杀 回转宗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吹枝叶,沙沙作响,如细语呢喃,似夜枭鬼叫,说不出的诡异。

    景幼南站在枯树下,五岳真形图上的山峰模糊不清,薄薄的土黄宝光,摇摇欲坠。

    一想到方才密密麻麻的金银灵虫爬在宝光上啃食,他就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这种虫海战术,如潮水般的攻击,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啊,”

    景幼南凝视裂纹斑斑的宝光,喃喃自语道,如果对方再坚持半刻钟,数不尽的金银灵虫就能杀进来,自己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过,既然你没有杀死我,现在就轮到我杀你了,”

    景幼南目光冷冽,收起真形图,元灵性光展开,循着金银灵虫的气息,追了过去。

    一切很顺利,景幼南在不到十里地外截住了小矮个。

    小矮个根本没想到对方如此胆大包天,刚刚死里逃生就敢反过来追杀自己,看到前路被堵,竟然愣神了。

    “小矬子,死来,”

    景幼南一见小矮个,想到自己就是差点死在他手中,顿时滚滚怒火涌上心头,扬手就打出三支赤焰神箭,拖曳火光,照的远近通明。

    “啊,”

    小矮个惨叫一声,从云头跌落,摔个半死。

    作为灵虫师,他的一身修为都在自己饲养的灵虫上,这样的直接对决,战斗力实在是差劲。

    “去,”

    景幼南得势不让人,九曜明皇镜祭起,一道明晃晃的神光从天而降,落在小矮个的身上。

    九曜神光,至刚至阳,威猛霸道,无坚不摧。

    “啊,”

    小矮个的护身宝光寸寸碎裂,他顾不得身体的疼痛,口中念念有词。

    灵虫袋中的金银尸虫自发飞了出来,当空凝成一具战甲,金银交错,威风凛凛。

    这是专属于灵虫师的护体道术,防御的能力,取决于本身灵虫。

    “死,”

    景幼南脚下生风,还没等小矮个披上战甲,手中的法剑已经高高扬起。

    下一刻,一道血箭喷出,小矮个的六阳魁首骨碌碌滚出去三五丈远,双目圆睁,一脸的不甘。

    “痛快,”

    景幼南手提法剑,仰天大笑。

    虽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坚韧缜密让人佩服,但这种当时就手刃仇人的果决又何尝不是一种酣畅淋漓?

    隐隐之间,原本圆润沉寂的道心有了丝丝活泼的气息流转,正在发生不知名的变化。

    “也算是意外收获了,”

    景幼南察觉到自己内心的波动,笑了笑,俯下身,捡起小矮个留下的袖囊。

    这个时候,离宗内三年一次的门派大比只有不到三天,他也来不及细看,认清方向,纵起一道遁光,向太一门赶去。

    两天后,风尘仆仆的景幼南终于看到浩瀚宏伟宛如在云端的山门,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彻底放松下来。

    这一次门派大比,总算没有迟到。

    在明心殿交三百晶石报过名,领了参赛号牌,景幼南抬手召过一头代步白牛,在它的犄角上轻轻拍了一下。

    白牛通灵,顿时四蹄腾起祥云,上了中天,向西方而去。

    不多时,白牛下了云头,落在鹿鼎院前。

    景幼南从袖囊中取出几块晶石,喂给白牛,然后也不去管它,径直打开洞府的禁制,走了进去。

    庭中的两株上品芭蕉长的越发滋润,状若玉伞,丝垂翠缕,葩吐丹砂,氤氲雾气,滴溜溜的水珠在叶子上转动,晶莹剔透。

    芭蕉树旁,半沁池水泛起绿波,清澈见底,池下有水草,零星的鹅卵石,几条尺许游鱼欢快地钻来钻去,玩的不亦乐乎。

    安详,平和,宁静,自然。

    一进入小院,景幼南就觉得仿佛一股甘霖从天而降,把浑身的污垢一扫而清,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有一种别样的温暖。

    景幼南轻轻一笑,直接在庭中松下高卧,盘曲如龙,沉沉睡了过去。

    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景幼南才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眯起眼睛望着身前金灿灿的阳光,满意地赞叹一声。

    仙道世界凶险莫测,出门在外,大多时间都要绷紧神经,戒备随时发生的危险。只有回到了鹿鼎院,才睡了一个安安稳稳的觉,睡到了自然醒。

    鹿鼎院在太一门外门,尚且还有宗内布置的禁制法阵,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也是最让自己感到安全的地方。

    悠闲地晒了一会太阳,景幼南盘膝而坐,沉心凝神,黑水真气和赤火真气在体内自发运转,一水一火,一阴一阳,环抱太极。

    丹田之中,气海一眼看不到尽头,丝丝缕缕的真气垂下来,落入海中,不断补充。不过,以气海如此的空旷,想要充溢起来,晋升到筑基二重境界,尚有一大段距离。

    东华慈光星辰尺,九曜明皇镜,五岳真形图等等法宝盘踞在气海中,吞吐真气,滋养灵性。

    两个多时辰后,景幼南才睁开眼,手一伸,五岳真形图散发土黄光晕,山岳若隐若现。

    此次出门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件玄器,有了它,这次门派大比进军前九名大有希望。毕竟,一般的筑基修士根本没有能力打破真形图的防御。

    不过,也不能大意,在幽云仙舍中,就曾经碰到过同样拥有玄器的秦云和金莲童子,太一门向来出天才,焉知里面没有这种气运惊人的家伙?

    收起五岳真形图,景幼南又取出东华慈光星辰尺,这件宝贝来历非凡,对付妖魔鬼怪实在是件大杀器,只是此次门派大比,外门弟子修行的都是玄门功法,恐怕用处不大。

    要想在大比中以最快的速度击败对手,九曜明皇镜明显更适合。

    把出门在外的得失梳理了一次后,景幼南沉思了片刻,一拍袖囊,一个血色令牌飞了出来。

    令牌只有食指大小,不知道何种材料制成,泛着淡淡的血光,上面雕刻着蛇一般扭曲的符文,乍一看,就像一枚半睁开的眸子。

    这是他当初在古林中击杀了银眸黑衣人得到的,看样子,是一件身份令牌,只是令牌上的符文甚是古怪,他并不认识。

    “以后可以找人看看,黑衣人背后到底是什么组织,”

    景幼南大手按上令牌凸起的符文,若有所思。

    一路上以来,他击杀了不下三十个黑衣人,尤其是银眸和灵虫师地位还不低,以他们那个组织的睚眦必报,纠缠不休的作风来看,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

    这样的幕后黑手和敌人,不能够大意。

    把血色令牌放到一个玉盒中封了起来,以备后用,景幼南手一翻,掌心多了一个袖囊。

    细细看去,袖囊形似一个放大的金银灵虫,表面的符文以肉眼难见地速度颤动,仿佛千百灵虫振翼一般。

    这一袖囊是小矮个灵虫师留下的,当急于回宗报名参加门中大比,没来得及查看,现在有空了,当然不能放过。

    见识过灵虫铺天盖地般的气势,他对于灵虫和灵虫师还是很感兴趣的。

    打开袖囊,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晶石,法宝,道书等等,有的只是一个个密封好的小罐子,上面打着标签,写着弯弯扭扭的文字。

    “这是那个小矬子收集的灵虫,”

    景幼南先是一喜,随后面色阴沉下来,他发现,这些瓶瓶罐罐绝大部分都是空的,只有极少数盛有虫卵,不过也都是死卵。

    “这个死矬子,真是该死,”

    景幼南狠狠咒骂了几句,暗恨小矮个不多搜集些灵虫,真是活该被自己砍头。

    事实上,在这一点上,景幼南是错怪小矮个了。

    小矮个倒是也想多搜集几种灵虫,可是一来,灵虫是非常珍贵而稀少的,尤其是经过中古大战后,很多灵虫消失,能得到金银尸虫就是很幸运了,再想得到一种灵虫很难。

    二来,培育灵虫是一件枯燥而又繁琐的事情,要花费大量精力和资源,一种金银尸虫就让小矮个忙的团团转,应付不过来,他怎么可能花费大精力去找别的灵虫?

    这些瓶瓶罐罐是小矮个收集来,供自己研究的,光是那些死卵,他就出了大价钱。因为,金银尸虫的培育之法已经失传,小矮个只能够通过观察和钻研与金银尸虫一个系谱的灵虫来从一旁推敲,自己归纳培育之法。

    可以说,选择灵虫师的道路是非常艰辛的,不提庞大的资源投入,光是培育和操控灵虫的法诀就让人头疼。

    中古时代的混战中,灵虫师作为战场上的主力,通常会受到敌对方的重点照顾,大量的灵虫师陨落,导致灵虫师传承的断层。

    要知道,灵虫的培育是繁杂而又谨慎的,一点错误就可能导致整个灵虫群出现毁灭性的打击,自中古后,灵虫师完全没落,声名不显,培育灵虫和操纵灵虫的秘法失传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只靠自己的摸索,灵虫师想要不断地发展,壮大,晋级,难如登天。

    景幼南以前看过的典籍对于灵虫师大多是一笔提过,对于灵虫师的现状并不熟悉,此时,他把袖囊中的瓶瓶罐罐都倒了出来,发现最里面竟然有一本厚厚的黑皮道书,封面上一个异常狰狞的灵虫图案引起了他的注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