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9章 打不过就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尖啸的破空声响起,灭神箭划过的空间发生了一阵轻微的扭曲,很有可能灭神箭的威力再强劲一点点,就可以真的撕裂空间一样,灭神箭带着长长的尾芒,瞬息而至的到了白光笼罩之处。免-费-首-发→【追】【书】【帮】

    阎凡柔秀美一挑,一张口,一团晶莹的白气顿时喷吐而出,缓缓凝聚到了背后的羽翼之上,身后的六只透明羽翼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犹若实质地将此女包裹在了其中。

    黑芒一闪,灭神箭结结实实的撞到了羽翼之上,一开始轻易地撕开羽翼开始深入,但是当灭神箭刺入了一半的时候,就速度大减的被困在了其中,无法动弹分毫了。

    透明羽翼中的阎凡柔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而我则完全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在我所有的法宝和神通之中,若是论单体攻击能力,无疑就是轩辕弓和灭神箭为最强的手段,可是面对这不知名的神通,竟然都不能破其防御,这要是放在以前,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事情,要知道,对方也只是一名仙帝一层的修士啊。

    阎凡柔看见我脸上的震惊之色,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六只羽翼一震之下,灭神箭就被弹开了去,双手一抖,神器碎天锤便再次出现在了手中,身形一晃之下,眨眼便消失在了原地,我连人影都没有看见,便感觉右侧方向一股可怕的压迫感逼来,带起的劲风打在脸上如刀割一般,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我直接就放弃了用苍炎神盾防御,因为我知道这一击,苍炎神盾根本就防御不住,下场只会是盾碎人亡,我毫不犹豫地对着自己使用了锁仙笼神通,一个火笼瞬间出现,将我牢牢的护在了其中。

    “轰!”

    撞击声响彻天地,就连锁仙笼内凝固的空间,都让我感到一阵地动山摇,外面的火笼更是产生了严重的变形,很有可能在下一刻,锁仙笼就会被阎凡柔轰碎,等待我的,将会是摧古拉朽般的致命一锤。

    保持着挥锤姿势的阎凡柔,眼中同样闪过一丝诧异,显然没有一锤子轰碎这个火笼让她感到十分意外,这让原本信心满满的天域少主,顿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当即一个华丽的三百六十度转身,另外一只手上的碎天锤带着旋转的惯性,再次朝着锁仙笼轰来。「^追^书^帮^首~发」

    我哪里敢让她在此轰上一锤?当即云翼双翅一震,趁着她旋转的空档从锁仙笼中飞射了出去,几乎是同一时间,碎天锤的第二击轰在了锁仙笼上,当即放出一声更加剧烈的轰鸣声,锁仙笼终于抵抗不住神器接二连三的轰击,破碎开来,化为点点火苗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而此时的我并没有逃跑,而是直接绕到了阎凡柔的身后,在脱离锁仙笼的时候,灭神箭就已经被我招了回来,此时早已搭在了轩辕弓上,毫不犹豫地对着阎凡柔的后心一箭射出。

    此时的阎凡柔连续挥出两记重锤,就算是她也出现了片刻的停滞,毕竟像这种锤型法宝对使用者的要求就很高,而且碎天锤还是神器级别的法宝,阎凡柔毕竟还只是仙帝一层修为,连续两记重锤之下,气息也难免出现了一丝混乱。

    阎凡柔背后的六只羽翼,此时是伸展开的,而灭神箭所指的位置,正好是左右羽翼的中间,没有覆盖到的部分,而此时的阎凡柔身上,只有那淡淡的一层白光护体,我有八成的把握,凭借灭神箭一击就破。

    眼看着灭神箭就要落到阎凡柔的身上,可是阎凡柔却仍然在空中一动不动,既没有施展什么防御手段,也没有用她那可怕的速度闪躲的迹象。

    我心中忽然一凛,大感不妥。

    就当灭神箭刚刚接触到那一层护体白光的时候,背后的六只羽翼猛然间白光大涨,片片洁白的羽毛从羽翼上掉落下来,刚刚撕开那护体白光的灭神箭,顿时就被一片羽毛挡在了箭尖的位置。

    结果灭神箭刚刚接触那白色羽毛,我只感觉脑海中传来一阵剧痛,接着就感觉眼前飘舞地全都是洁白的羽毛,接着就看见其中一只羽翼朝我拍了过来,明明它的动作十分轻柔缓慢,但是我却无法避开,眼睁睁地看着那羽翼拍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心中大骇!

    “砰!”

    一声巨响传来,胸口一阵剧痛,整个人一下被击得倒飞而出,足足飞出了数百里远去,这才勉强调整身形,有些摇晃的停了下来,刚刚稳住身形,就是一大口内血喷出,不由自主地伸手按住胸口的位置,顿时满脸震惊地望向阎凡柔所在的方向。

    此时的阎凡柔已经追了过来,在距离我千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下巴也是微微扬起,脸上的表情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而在她的背后,不知何时,其中的一只羽翼已经完全凝聚成了实体,就连羽翼上的洁白羽毛也清晰可见,一点都不像是仙元凝聚而成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伤势太过严重,还是被那丫头得意哄哄的样子给刺激到了,竟然再次喷出一口内血来,心中暗暗咧嘴,这个亏吃地可真不不小啊!

    想到这里,我吐了一口体内的浊气,按在胸口处的手掌缓缓挪开了,并低首看去,胸前处的长袍已经被击的粉碎,露出了里面光灿灿的龙鳞内甲,这件由碧眼青罡龙身上最坚固的一块鳞片制成的内甲,已经深凹进了一大块,还裂开了数道拇指大小的裂纹。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胸前处的剧痛似乎也越发的厉害,我脸色阴沉地抬头望着远处的阎凡柔,结果却正好看见了少女目光在我的龙鳞内甲上扫过,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但更多的却是吃惊和欢喜。

    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欢喜些什么,冷哼一声,索性单手一扯,猛然将身上的袍子一撕而开,将威武不凡龙鳞内甲完全裸露了出来,而接下来的一幕,就连我自己都有些震惊了。

    只见龙鳞内甲上原本的凹陷破裂处,忽然被一团青芒包裹住,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弥合凸起,转眼间,就恢复了原状,犹如崭新的一般。

    这次阎凡柔脸上的表情就完全被震惊取代了,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沉默了良久之后,这丫头竟然说出了一句让我差点一头栽倒的话来。

    “你这件内甲我很喜欢,你送给我,我就不打你了,好不好?”阎凡柔一脸微笑着说道,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是认真的。

    我顿时有一种想要扇自己两巴掌的冲动,原来这丫头是可以收买的啊,那我跟她打的死去活来的干什么?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我自然不可能真的和她做这种幼稚的交易,仙域和仙界之间的战争,也不可能因为我们之间的一场小小的交易而停止。

    阎凡柔见我不说话,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恼怒之色,仿佛也有些厌倦了一只追着我打,当即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的一只素手往胸前一托,五指分开,在悦耳晦涩的咒语声中,一团白光从袖口中流光飞出,一个盘旋后,落在手心处。

    光华一敛,竟是一小节白色的蜡烛,并且非常的短小,或许再烧上几次之后,就会彻底烧光了吧。

    阎凡柔望了手中的蜡烛一眼,脸上隐隐现出一丝不舍之色,但随即恶狠狠地望了我一眼,小巧的鼻子中更是轻哼了一声,显然对于打败我这件事,更加符合她此时的心意。

    我看到此女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这丫头果然是个富二代啊,拿出的东西一件比一件牛逼,我虽然不知道这蜡烛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但这种蜡烛型的消耗性法宝,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心中各种念头飞快转动后,接着毫不犹豫地吞了几颗仙丹入口,背后的云翼双翅猛地一震,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了雾海之中。

    身后的阎凡柔望着我的背影,顿时小嘴大张,满面地愕然表情,接着就听到身后传来少女暴跳如雷的大骂声:“赵恋凡!你这个胆小的家伙,不许跑,尝尝本少主法宝的厉害!”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