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2章 真正的凶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第一时间就运转体内的三生玄决,想要挣脱这火红铁链的束缚,但是这铁链也不知道是由什么锻造而成,我刚运转了三生玄决,体内的仙元就好像破了一个小孔的气球一般,竟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被火红铁链吸取了过去。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我心中大吃一惊,条件反射地加大了三生玄决的运转,却惊恐的发现,我越是加强三生玄决的运转,体内的仙元就流失的越快,而吸收了我仙元的火红铁链,束缚力就变得越强,扭头看了一眼其他人,从他们诧异的表情上看,情况应该和我差不多。

    就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身旁的赵炎忽然大喝一声:“全都停止运转功法!不然这阳妖锁的束缚会越来越强!”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但此时也就别无他法,赶紧停止的功法的运转,体内的仙元也同时停止了流失,这让我们几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赵炎见我们的情况都稳定了下来,这才缓缓抬起头,望着不远处的圆桌主位上的羽墨,语气平静的说道:“羽宫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羽墨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们,倒是那樊长老先开口了,用一种审问犯人的语气说道:“哼,什么意思?我们妖族倒要问问你们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好心好意的请你们到妖神宮做客,却没想到你们竟然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

    我心中冷笑一声,这个老家伙是要开始泼脏水了,赵炎语气淡然的问道:“请问我们做了什么卑劣的事情了?竟然还出动了你们妖族的至宝阳妖锁,这可是你们妖族禁锢上古妖神的至宝啊。”

    樊长老见赵炎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刺杀羽墨这件事情上,反而开始低头研究其阳妖锁来,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厉芒,语气阴沉的说道:“昨日夜里,我们妖神宮宫主被人行刺,身受重伤,险些陨落,你敢说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啊?!羽宫主遇刺了?”

    赵炎脸上满是吃惊之色,但他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的,直把那樊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赵炎这才微微一笑的说道:“樊长老,你说的一点也没错,这件事跟我们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离开这里后,就一直在大殿中等待着妖族的答复,从未离开过半步,想必你们也有半人监视我们的行动,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那名中年艳妇闻言顿时冷哼一声道:“那些人最多也就是仙帝初期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发现两位神尊强者的踪迹?”

    “就是,我们宗主虽然也是神尊强者,但是你们却有两名神尊,整个仙界也就只有你们两位有实力伤到我们宗主了,你们一来我们宗主就遇刺了,不是你们还能有谁?”那名清瘦中年修士附和道。http://m.zhuishubang.com/

    “哈哈哈……”我听对方这么说,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真是笑话,有能力伤到你们宗主,就一定是伤你们宗主的凶手?你们既然在怀疑我们是凶手,说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没用,我就问你,有没有证据!”

    樊长老闻言微微一窒,我一直注视着他脸上的神色,当即不等他开口,穷追猛打道:“就是没有证据了?那你说个毛啊,我还说是你樊长老收了仙域的好处,从中作梗就是要破坏人族和妖族之间的结盟呢,为此还不惜刺杀自己的宮主!真是其心可诛!”

    我不由分说的一个屎盆子扣在了他的脑袋上,他整个人都懵了,好半响才脸色大变的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喊道:“你胡说……我怎么会背叛妖族!!”

    大殿内的其他妖族修士也是一脸的懵逼状态,虽然不至于因为我一句话就真的去怀疑樊长老,但至少将大家的注意力稍微转移了一下,这就已经不错了。

    “胡说?”我冷笑一声道:“那我问你,仙域入侵仙界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

    樊长老听到这话,身体猛地一晃,此时大家的注意力几乎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这个动作顿时被所有人都看了去,一个仙帝巅峰强者会因为一个问题产生如此大的情绪波动,甚至连身体都开始摇晃了,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很多事情了。

    这下就连羽墨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望着樊长老一字一句的说道:“樊长老,赵恋凡说的可是真的?你早就已经知道仙域要入侵仙界的事情了?”

    事到如今,樊长老也无法狡辩了,只见他有些颓然的坐到椅子上,叹息道:“是……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羽墨的脸色沉了下去,语气微寒的说道。

    樊长老望我这边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羽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仙域的人找过我……”

    “轰!”

    一道仙元大手瞬间拍了过去,直接将樊长老给拍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就一连吐出了数道内血,然后狠狠地撞在了大厅的墙壁上落了下来,接着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大厅中想起:“想不到会是你!你竟然背叛妖族,还企图刺杀羽宫主,你比人族还要可恶!”

    出手的并不是羽墨,而是在场的另外一名女修,紫长老,此时的她柳眉倒竖,杏目圆睁,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竟然在没有得到羽墨命令的情况下,直接将樊长老给拍飞了出去,虽然没有一巴掌拍死,但是也身受重伤,直接陷入了昏迷之中。

    这一点让我微微有些诧异,没有得到羽墨的命令而冒然出手,是对宫主的大不敬行为,而且樊长老的话都还没有说话,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也还没有弄清楚,却被紫长老给一巴掌拍晕了过去,那樊长老应该也是一名炼体强者,不然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同等级的仙帝强者偷袭,只怕已经殒命了。

    “紫长老,你这是做什么?”羽墨的脸色十分难看,望着紫长老沉声问道。

    紫长老听到羽墨的责问,顿时身体一颤,立刻面向羽墨,脸上满是懊悔之色的急急道:“属下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有得到宗主的命令擅自出手,请宗主责罚。”

    羽墨望着紫长老,眼中满是犹豫之色,显然他们二人的关系很不错,许久之后,羽墨才叹了口气道:“算了,还好樊长老只是受伤昏迷,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才是,稍后你到执法堂……”

    “且慢!”我大声喊道。

    “怎么,你们人族难道还想干涉我们妖族内部的事情吗?”那名清瘦中年修士喝道。

    我摇了摇头,语气平静的说道:“非也,我并不是想干涉你们妖族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怎么能够如此草率的做出决定?”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是樊长老跟仙域勾结,阻止人族和妖族结盟,你开始不也是这么说的么?”清瘦中年修士沉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道:“樊长老应该确实和仙域的人接触过,所以他才会知道仙域入侵这件事,但是樊长老应该是拒绝了仙域才对,此时才会被真正的幕后黑手给利用了,当成替死鬼罢了。”

    大厅内的修士,包括我们这边的几人,脸上满是疑惑之色,而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一人身上,他听到我的话后,脸上微微变化的神情更加肯定了我心中的猜想,当即对着羽墨开口问道:“请问羽宮主,你是如何受的伤?”

    羽墨微微一愣,旋即开口道:“我是在练功的时候,忽然走火入魔,体内仙元逆流,险些爆体而亡,后来经过查证,发现有人在我的房中点了摄妖香。”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羽宫主的房间,都有哪些人可以随意进入?”

    “除了我自己之外,就只有我的好友……”

    羽墨说到这里,忽然脸色大变,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地望向了站在她面前的紫长老,声音微颤的说道:“是你?”

    (第三更,看了我说说的朋友应该知道我今天下午发生了很严重的车祸,一辆新车几乎报废,人却没有大碍,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全世界,感谢你们,安全问题一点都不能放松,希望各位开车的读者老爷们引以为戒,安全驾驶,平安出行,过年期间,更新不会断,也许会不准时,因为手受了点伤,打字速度慢了很多,恳请请大家体谅,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