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6章 培养的对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其实在蛟玲玲的身后还有一个人,就是她的道侣吴起歌,赵依仙虽然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吴起歌,再加上吴起歌此时距离蛟玲玲还有一段距离,不像是同行之人的样子,所以赵依仙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之前我和吴灵儿一起闯陨仙殿的时候,在大厅中碰见过他们,本来是准备和他们一起同行的,但当时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个蘇莫离,对于这个女人,我心中总是充满了警惕,而且当时的我也不能暴露身份,所以就选择另找机会与他们相认,却没想到一直没有等到这个机会,一直到今日才再次遇见。

    我正准备给赵依仙介绍一下吴起歌的时候,立刻觉得蛟玲玲的情况有些不对,她体内的仙元好像十分不稳定,已经有了控制不住外泄的迹象,这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势,难道她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可是吴起歌怎么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以吴起歌的性格,他是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伤成这样的。

    “夫君,蛟玲玲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妙,我们赶紧……”

    赵依仙的话还没说完,我们两人的脸色顿时大变,当即不约而同的夺门而出,朝着蛟玲玲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我同时给赵炎传音,让他暂时先将飞船停下来,然后这才赶上前面的赵依仙,一把环抱住她的腰肢,急速飞遁而去。

    说实话,一直到现在,我的脑袋都有些懵,先前发生的一幕,我简直不敢相信它是真的!而身边的赵依仙,眼中则满是杀意,她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蛟玲玲脚下踩着一柄飞剑型飞行法宝,速度极快,原本远远跟在蛟玲玲身后的吴起歌,忽然张口吞下一颗红色丹药,遁速顿时暴涨了好几倍,不一会就追上了前面的蛟玲玲,我本来以为吴起歌会带着蛟玲玲一起飞遁,却没想到,一把折扇忽然跳入他的手中,然后毫不犹豫地对着前面的蛟玲玲狠狠扇出一道器芒,看那器芒的威力,竟然是想将蛟玲玲一击灭杀!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蛟玲玲根本就无法闪躲,只能勉强祭出一件防御法宝挡在身后,身上的仙元护盾也凝实了许多,只可惜蛟玲玲只有仙皇初期修为,而吴起歌竟然有了仙帝初期修为,两人的实力相差比较悬殊,再加上蛟玲玲本来就已经受了伤,那件防御法宝仅仅只是挡住了器芒两三个呼吸,就被轰成了碎片,器芒余威不减,直接穿透了蛟玲玲的仙元护盾,轰在了她后心要害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吴起歌的脸上挂着一抹狞笑,望着不远处已经完全陷入昏迷的蛟玲玲,眼中竟然没有丝毫的感情,只见他缓缓抬起手中的折扇,折扇上光芒大涨,我心中一惊,这家伙竟然真的要杀蛟玲玲!

    “吼!”

    看见这一幕,身边忽然传来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之声,我知道是赵依仙使出了神通:龙哮!只是赵依仙将目标锁定了吴起歌一人,在她身边的我虽然也是两耳隐隐作痛,但却没有陷入到眩晕之中,而远处的吴起歌就没那么好运了,此时的他正单手举着折扇,一脸茫然地发着呆,显然已经陷入到了眩晕之中。

    当赵依仙使出龙哮时,我就已经将云翼双翅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身旁的赵依仙立刻用柔和的仙元之力,将重伤昏迷的蛟玲玲捞了回来,而我则趁着吴起歌醒转过来之前,一个锁仙笼扔了出去,直接将吴起歌禁锢了起来。

    我没有直接将他灭杀,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吴起歌不是这个样子的,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我甚至怀疑吴起歌是不是被人用什么特殊的方法控制了心神,才会性情大变,所以,我必须要把这件事情给弄清楚。

    一旁的赵依仙将蛟玲玲抱在怀中,小心翼翼的为她检查着伤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赵依仙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到最后,赵依仙的脸上只剩下了愤怒之色,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难道连赵依仙都没有办法治疗了吗?

    “真是禽兽不如!”赵依仙望着被囚禁在锁仙笼内的吴起歌,咬牙切齿的说道。

    “依仙,蛟玲玲怎么样了?吴起歌到底对蛟玲玲做了什么?”我皱着眉头问道。

    之前那一击蛟玲玲虽然防御失败被击中了后心要害,但也成功地消耗了器芒一部分的威势,照理说没有当场陨落,都是有很大的机会救回来的,但赵依仙竟然一反常态的发这么大的火,顿时让我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赵依仙听我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愣,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的问道:“夫君,你说什么?这个人就是吴起歌?蛟玲玲的道侣?这……这怎么可能?!”

    “依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蛟玲玲没事吧?”

    我一连问了两遍,赵依仙才真正反应过来,语气中带着一丝悲痛道:“蛟玲玲……已经回天乏术了……”

    “什么?!”

    我大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我无论怎么看,蛟玲玲也只是受了重创昏迷不醒而已,她体内的生机都还非常充盈,怎么可能回天乏术呢?

    赵依仙看见我眼中的震惊之色,当即叹了口气解释道:“蛟玲玲已经成为了别人的修炼炉鼎,而且还是最可怕的上古邪术,煞丹邪术!”

    听了赵依仙的解释之后,我才知道了煞丹邪术的恐怖,这是一种榨取式的上古邪术,这种邪术只能由男方修炼,在男女双方交合的过程中,女方的毕生修为和生机,会渐渐在体内凝聚出一颗黑色圆珠,这颗黑色圆珠就是煞丹,而男方则只需要在煞丹形成之后,将其取出吞服,就可以瞬间将对方的毕生修为和生机占为己有,而被夺取了煞丹的女修,则会立刻殒命,连元神都保不住。

    这种邪术最可怕的,就是可以让女方完全无意识的情况下,成为男方的一次性修炼炉鼎,因为这种煞丹的形成,只需要多交合几次,甚至是强行多交合几次,就可以在炉鼎体内渐渐形成,待到时机成熟,直接取出即可。

    听到这里,我心中恍然,难怪一段时间不见,吴起歌竟然已经拥有了仙帝初期的修为,原来是通过这种上古邪术的结果,这顿时让我想到了还在地球上的时候,蘇莫离也用过类似的邪术快速的提升实力,也不知道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如果继续将煞丹留在蛟玲玲的体内,她是不是就没事了?”我抱着一丝希望的说道。

    赵依仙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愤怒之色的说道:“这也是煞丹邪术的可怕之处,一旦煞丹形成,一年之内若是不将煞丹取出,煞丹也会在炉鼎体内爆裂,效果和自爆相差无几,炉鼎必死无疑!”

    听到这话,我心中一沉,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扭头望了一眼被禁锢在锁仙笼内的吴起歌,有些艰难的问道:“吴起歌……会不会是被煞丹邪术控制了心神,才会对……”

    我的话还没说完,赵依仙便沉声道:“绝对不会!这煞丹邪术还有一个致命的诱惑,煞丹炉鼎心中越爱对方,凝结出来的煞丹的效果就会越好,传言曾经有一个仙皇后期女修凝结出来的煞丹,直接让一名仙帝初期修士提升到了仙帝圆满!而那个炉鼎,就是陪伴了修炼者无数岁月的道侣!甚至可以为他牺牲一切,而这些,都是因为抵挡不住心中的欲望而已!”

    听到这里,我心中最后一丝怀疑也完全褪去,看向吴起歌的眼神,已经完全变成了看陌生人一般,双眼血红,似乎已经走火入魔了一般,而且我也清楚,一旦修炼了这种功法,那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他只会不断的去杀人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我心念一动,五行剑便跳入了手中,我不打算放过他,吴起歌虽然算是和我朋友一场,但是这种事情已经完全没有了底线,我自然也不会再留情,那就让我亲手帮他解脱吧!

    想到这里,我便毫不犹豫地挥出一道四色剑芒,在即将轰在锁仙笼上时,我抬手将锁仙笼撤了去,吴起歌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此时的四色剑芒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避无可避!

    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金色大钟忽然从天而降,直接将吴起歌的身体罩了进去,四色剑芒撞在了钟壁上,滚滚仙元四散开来,同时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

    “不好意思,吴起歌可是仙域重点培养对象,我可不能让他如此轻易的就被你杀了!”

    ……

    (谢谢“dr梓陛下”“吴灵儿”的法则之光,谢谢“西子小姐”和“bj198345”的神格打赏,谢谢各位的神火,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有对象的读者老爷们振作起来,因为,我在爱着你们。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