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6章 衡雅的选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衡雅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眼中满是犹豫之色,我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后,开口道:“衡雅,时光梭交给你控制,我需要治疗一下伤势。免-费-首-发→【追】【书】【帮】”

    衡雅闻言微微一愣,目光在我满是伤口的身上扫了一眼,眼眶顿时一红,表情略微有些挣扎,好半响之后才缓缓点了点头,从我手中接过了时光梭的控制。

    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把她给稳住了,廖长老已死,伤害过她的最后一个仇人也已经死了,如果再不给她找点事情做,我还真怕她趁我不注意,就干出什么傻事来。

    其实我身上的伤并不是很重,基本上都是一些外伤,只是之前硬抗十人联手一击时,内腑受到了一些震荡,运功调离一下也就没什么大碍了,我之所以拿疗伤为借口稳住衡雅,也是无奈之举,衡雅这人恩怨分明,我为救她而受伤,她此刻是一定不会弃我而去的。

    想到这里,我再次叹了口气,心念一动,手中顿时多出了一颗九品仙疮丹和几个九品仙元丹,直接吞了下去,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消耗,我手里的九品仙疮丹和仙元丹的数量也已经不足了,特别是九品仙元丹,只有五十一颗了,这可是一个坏消息。

    我此时最在意的事情,除了衡雅之外,就是跨界传送阵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竟然将警戒线扩大到如此大的范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一定有猫腻,只可惜刚才碰到的十人队伍实力太强,不然就可以抓一个了解一下情况了。

    时光梭一直飞行了十天的时间,其实我的伤早就已经好了了,只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去开导衡雅而已,所以就一直磨磨蹭蹭,不过到第十天的时候,我不能再装下去了,再飞远了,就超出仙凡宗布置的大型传送阵的范围了。

    此时的衡雅虽然在控制着时光梭,但整个人一点精神也没有,两眼无神,仿佛行尸走肉一般,我默默叹了口气,轻声唤道:“衡雅仙子?”

    她没听到,我提高了声音再喊了一次,她这才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的望了我一眼后,就将脸扭到了一边,轻声道:“赵大哥的伤势已经好了吗?”

    闻言我心中一动,摇了摇头微笑道:“还有一点内伤没好,稍后还需要一段时间疗伤,要劳烦衡雅仙子帮我护法一段时间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一边说,一边将时光梭的控制权接了过来,然后朝着不远处的一颗中小型星球飞了过去,衡雅听到我的话后,眉头微微一皱,可能是没有料到我的伤势竟然这么严重,十天过去了竟然还没有痊愈,末了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落到星球之后,我直接暴力轰出了一个洞府,然后布置了一个隐匿法阵后,直接马不停蹄地在洞内开始布置起大型传送阵来,而衡雅则以为我在洞内疗伤,十分尽忠职守的在洞外帮我护法,现在的她根本不会用神识看我是不是真的在疗伤,仿佛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事可以引起她的兴趣一般。

    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将她稳住,因为跨界传送阵那边的异常,越来越让我心中不安起来,我必须尽快将传送阵布置出来,如果还有时间的话,我还想着偷偷潜入跨界传送阵那边,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一个大型传送阵的布置完毕,一共花了我三个多月的时间,而且还用了两条上品仙灵脉放置到了阵基之中,而洞外的衡雅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内,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就像一块石头一般。

    我从洞内出来的时候,衡雅被我的动静惊醒,有些木讷的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赵大哥伤势已经恢复了吧?”

    又是同样的一个问题,看来她一旦确定我伤势痊愈之后,就会有自己的打算了,我苦笑一声道:“我的伤势确实已经痊愈了,衡雅仙子打算做什么?”

    衡雅闻言低下了头,沉默了一阵后开口道:“既然赵大哥伤势已经痊愈,那衡雅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我担心她会立刻做出什么傻事,神识一直锁定在她的身上,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中透着一股解脱和放松,就像是一个将死之人,再也没有遗憾的神情。

    “衡雅仙子,难道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了的吗?”我望着她认真的说道。

    衡雅听到这个问题,眼神微微一亮,不动声色的朝我这边望了一眼,随即又想起了些什么,眼神迅速暗淡了下去,满是刀疤的脸上,充满了痛苦的神色,环抱着身体的手掌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处已经微微发白了。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非常痛苦,或许你会觉得只有一死,才能够真正得到解脱,但是这样的死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你才是受害者,为什么要去惩罚自己?”我一字一句的沉声说道。

    衡雅将头埋在了双腿间,肩膀在微微颤抖着,显然内心十分的痛苦,我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蝼蚁尚且偷生,何况在这个世上,还有许多关心和在乎你的人,你难道要他们也去承受失去你的痛苦吗?如果你真的选择了死亡,仅仅只是让自己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却让更多的人陷入到痛苦当中。”

    “可是……可是我……如今的我,还有什么资格去获得别人的关心和在乎,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脏!”衡雅全身颤抖着,歇斯底里的喊叫着,眼中满是痛苦的神色。

    “曾经在我的家乡,依仙为了不拖累我,自己跳入了悬崖,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不顾一切跳了下去救她,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就是想让她知道,在乎她的人,会因为她的死而一起死去,之后我陷入了昏迷,和死人无异,依仙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一直觉得连死都不怕,这个世界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依仙明白我的心思,所以她变得很坚强,这才是最宝贵的品质,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不会再轻生,我理解你的感受,甚至理解你的做法,只是这种做法太过懦弱,说的更加直接点,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对身边的人不负责任,你的仇家,恨不得看着你死,而你的亲朋,却会因为你死了而特别难受,这种做法亲者痛仇者快,很愚蠢。”

    “可是赵大哥,我脏了,我真的脏了,我受不了自己这样,每一刻对我来说都是折磨。”

    我摇了摇头,轻声道:“不,你错了,只要心灵是纯净的,人就不会脏,别人我不知道,但至少在我的眼中,你还是曾经那个恩怨分明,性格坚强的衡雅仙子,在我眼中,你比任何事物都要纯净。”

    “赵大哥……你说的真的吗?”衡雅抬起头,眼中满是泪水地望着我,声音微颤地问道。

    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用百分百肯定的语气说道:“当然是真的,而且除了我以外,一定还有许许多多关心你,在乎你的人,也是这样觉得的,坚强的活下去吧,让时间去冲淡这一切。”

    衡雅紧紧咬着嘴唇,望着我一言不发,突然猛地扑进我的怀中,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她这一声哭出来,至少不会再有寻死的想法了。

    衡雅哭的非常用力,仿佛下一刻就会背过气去一般,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直到我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泪水完全打湿了,衡雅的哭声才渐渐地小了下去,接着就脸色羞红的离开我的怀抱,低头不语。

    我干笑一声,赶紧转移话题道:“衡雅仙子,你放心,你的容貌等你跨入仙帝境界就会恢复,你还会变成原来的自己,我在里面布置了一个传送阵,要不你就先回仙凡宗总部吧?”

    衡雅闻言沉默了半响,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还无法面对其他人,我就不回去了,我想一个人去虚空之中游历一段时间。”

    我听她这么说,心中刚刚放下的大石,立刻又提了起来,正想着该怎么劝说她留下,衡雅直接说道:“赵大哥放心,我不会自寻短见了,我只是想出去游历一下,一个人静一静,等我真正准备好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我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那里清澈无比,没有任何说谎话的迹象,好半响后,我才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等你,对了,这件青竹剑法宝威力不俗,你将它炼化防身吧。”

    衡雅没有推脱,将青竹剑收到了戒指之中,深深地看我一眼后,径直走到了洞口的位置,留下一句赵大哥保重后,朝着虚空深处飞去。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