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6第554章 对战天法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一幕微微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之所以想要布置一个阵法,实际上也是为了留一个后手,虽然几个势力之间定下了一些所谓的规矩,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所有的规矩都是脆弱的,我必须要防止他们狗急跳墙。★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所以我才会布置一个法阵,第一确实是为了防止安全树不被破坏,第二则是准备用虚空阵纹偷偷改变阵法,防止其他势力偷袭,只是此时人家直接扔了一个带有禁制的擂台,我也不好再继续布置阵法了,不然倒显得我别有用心似得。

    “夫君……”赵依仙一脸担忧的喊了一声,这也难怪,这天法地是一名老牌仙帝圆满强者,就连神尊强者也不一定能稳胜他,她心里担心也是正常的。

    “放心,相信夫君。”我轻轻握了一下赵依仙的手,轻声说道。

    话音刚落,我便毫不犹豫地跳上了擂台,我原本就打算拿其中一个势力开刀,既然这个天法地主动跳出来,也省下了许多麻烦。

    天法地见我一个仙皇一层修士居然如此干脆,也是微微楞了一下,但他好歹是一方势力的头目,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退路,当即身形一晃后,出现在了擂台之上,与我遥遥相对而立。

    “天堂有路,地狱无门,既然你存心找死,本帝今日就成全你。”天法地寒生说道,眼中透着浓浓的杀意。

    “且慢!”我微笑着说道。

    “怎么,怕了?既然怕了,就乖乖交出无根仙水和那些女修,本帝或许会既往不咎,饶你一命!”天法地眼中露出一丝不屑的说道。

    “呵呵,你误会了,我是觉得这场较量有些不公平。”我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讽刺之意,淡淡的开口道。

    “一个仙皇蝼蚁也配合我谈公平?”天法地仿佛听见什么笑话一般,大笑道。

    “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没办法了,我还不如直接将那些无根仙水交给其他势力,我相信足够让他们保住我,干嘛还要跟你打呢?”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首★发★追★书★帮★

    天法地闻言脸色一变,而那尹宵和衍成却一脸的的激动,天法地脸色阴晴不定的沉吟了好一会儿后,这才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如果我输了,我手上的无根仙水和那些女修自然全都是你的,至于你怎么分配我就管不着了,但是如果我赢了呢?”天法地的反应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脸色丝毫变化没有的说道。

    “你赢我?哈哈……这真是这百万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天法地仰天大笑道,不仅是他,就连周围看好戏的各方势力的修士也是大笑起来。

    “怎么,堂堂仙帝不会真的怕输给我一个仙皇一层吧?”我继续刺激道。

    “笑话!你只管说,本帝满足你这小小的虚荣心!”天法地冷哼一声,眼中尽是不以为然之色。

    “好!如果我赢了,你天法地交出神魂印记给我,如何?”我微微一笑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天法地闻言脸色一变,眼睛微眯,用一种摄人心魂的目光望着我,但仙帝后期圆满强者的自尊心让他根本无法拒绝,冷冷地吐出一个字:“好!”

    我抬手舞了一个剑花,脸上的笑容尽收,一脸慎重道:“那就开始吧!”

    之前的轻松写意,目的就是为了让天法地答应我的条件,但此人是一名老牌仙帝,可不是那些普通货色可以相比的,说实话,我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只能尽力而为!

    而对面的天法地自然也明白,我不是什么普通的仙皇,不然也不会有能力得到那么多的无根仙水,而且这次的赌注相当于他的全部身家,由不得他不认真对待。

    所以,我的话音刚落,天法地身前的梳妆台顿时光芒大涨,一把鲜红如血的木梳激射而出,从木梳上顿时射出数千道纤细的发丝朝我缠绕而来。

    他堂堂一个仙帝后期圆满,竟然抢先出手!

    我心中冷笑的同时,三重护盾瞬间打出,手中的五行剑上下翻飞,数十道纤细的剑芒朝身前覆盖而去,与那些铺天盖地的发丝接触的一刹那,顿时爆裂开来,发丝被狂暴的仙元轰得东倒西歪,但却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在半空中扭了一阵后,再次朝我扑来。

    与此同时,我心中忽然一凝,双腿骤然发力,人就消失在了原地,而在我原来站立的位置,一束发丝破土而出,险些缠住我的脚踝,被我险之又险的避过。

    前方和下方的发丝没有任何的停顿,飞快朝我缠绕而来,这里有禁空禁制,此时的我还在半空之中,根本就无处借力,居然一个照面就陷入了险境之中,而前方不远处的天法地,脸上则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的冷汗不由自主的下来了,这天法地果然是心思缜密,面对一个仙皇一层的修士,他竟然丝毫没有大意,一上来就将仙元的输出控制到了临界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现在已经是全力出手了。

    不过,越是在这种危险的境地,我就越发的冷静下来,对那些向我缠绕而来的发丝视而不见,手中的五行剑光芒大涨,一道螺旋形的三色剑芒顿时朝着远处的天法地本人激射而去!

    在这风狱之中,任何人的修为都被限制,不能全力出手,既然对方已经将自己的极限全都灌注到了攻击之中,想要防御我的攻击,要么冒着被涅化经脉的风险,强行突破临界点进行防御,要么就将灌注到发丝内的仙元抽回,进行防御。

    这就是攻敌所必救!

    但是,我仍然小瞧了这个在风狱中存活了数万年的狠人,他明知我围魏救赵的目的,却仍是大吼一声,强行突破临界点,身前的梳妆台上的镜子光芒大涨,竟然将我的三色剑芒折射了开去,然后撞在了擂台禁制之上,爆裂开来,而那些发丝不但没有减速,反而速度更快了几分地朝我缠绕而来。

    我不由得叹息一声,毫不犹豫地给自己使用了神通:锁仙笼!

    一道由火焰组成的牢笼瞬间将我护住,而那些发丝则刹那间将整个火笼困得密不透风起来,但由于锁仙笼内的空间是凝固状态,那些发丝难以前进分毫,被火笼阻挡在了外面。

    天法地也不料到我还有这么一手,刚才他强行超越临界点进行防御,此时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反噬,不由自主的喷出一口内血,困住我的发丝如潮水般退去,而他本人则掏出一个小瓶,朝口中灌了一口无根仙水。

    我抬手将锁仙笼撤去,也是喝了一口无根仙水,在之前的战斗中,我也已经超过了临界点,这无风谷内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风刃,但那风涅气息却更加敏感,一旦超过临界点,涅化经脉的速度比外面要快上好几倍。

    “你隐藏了修为?”天法地驱散体内的风涅气息后,脸上阴晴不定的看着我,眼中有了一丝凝重,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他已经将我视为了同级别的对手。

    不仅是天法地,就连在擂台外观战的三大势力的首脑,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吃惊之色,虽然他们看得出我不是普通的仙皇修士,但是能和天法地打成平手,已经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脸色顿时变化了起来,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心思。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摇了摇手中的小瓶子道:“天法地,若是在外面,我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但在这风狱之内,你修为的压制比我要更加厉害,而且我有多少无根仙水,你心里也清楚,说句难听的话,光是耗都能把你耗死!”

    天法地脸色阴晴不定,之前他已经强行越过临界点,不仅没有将我击败,甚至都没有让我受伤,这让他心中大骇的同时,也有些后悔之前答应我的条件了。

    看着天法地脸上的表情,我自然猜到了他的想法,当即微笑道:“天法地,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生死大仇,没有必要一定要斗个你死我活,如果你愿意追随我,我可以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因为无根仙水而发愁,甚至还有机会离开风狱!”

    我直接扔出了重磅炸弹,他身为一方势力的首脑,或许无根仙水不会引起他太大的兴趣,但是离开风狱,是他根本就无法拒绝的诱惑。

    我之所以选择这种相对和平的方式,一是担心我们是初来乍到,若是把事情做的太绝,引起其他势力的不满,那这无风谷只怕是没有我们的栖身之地。另一方面,则是想恩威并施,既然已经展示了我的实力,总要给对方一些好处,天法地以及天地会的那些人才会愿意跟随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