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0章 一生的宿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杜云飞脸色通红,表情僵硬,眼神之中满是惊讶,他堂堂一个仙帝后期,居然被一个神通困住,毫无任何的行动能力。★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而站在旁边的王黎却没有任何的慌张,只是淡笑一声说道:“果然有点手段,不错不错。”

    “希望你不要让你的观众失望。”我五行剑一横,浑身气势不断攀升,狂暴的仙元从体内迸发出来,领域疯狂的延伸出去。

    王黎也没有继续动手,同样轰出了自己的领域,在他的心里,和我想的一样,无论是领域,仙元的浑厚程度还是剑道修为和神通,他都想要来个一较高下,他仙王九层,我只有仙王五层,他依旧觉得完全可以在各方面都压制住我。

    “轰~~~”两个狂暴的领域撞在了一起,王黎的领域居然和他之前的剑芒一样,也带着漩涡形态,交锋之间,居然在慢慢吞噬我的领域。

    “这就是你的依托吗?”我冷声问道,更是加大了维持领域的仙元,领域的力度又强了几分,这个螺旋领域应该是王黎最近才领悟出来的,霸道无比,这个强度和形态,恐怕连仙帝强者的领域都能冲破。

    “不仅仅如此!”王黎冷声说道,手中黑色长剑突然一剑劈了过来。

    不见剑芒不见威势,可他的领域突然急剧收缩成一个点,突兀的形成了一道黑色的飓风,呼啸着席卷过来,黑色的飓风之中,有无数个漩涡,这些漩涡就好像是一个个绞肉机,狂暴且杀势无穷,瞬间就撕开了我的领域。

    我云翼双翅一展,急速后退数十里,那飓风依旧瞬间杀到,我神识一动,三重护盾瞬间凝聚起来,整个人被黑色飓风裹挟,一个又一个的漩涡开始撕裂着我的各种护盾。

    果然强悍!

    我眼神一冷,浑身气势爆发到了一个极致,在苍炎神盾被轰开的那一刻,瞬间遁了出来,张嘴就喷出一口内血,这居然是领域类的神通,若是我晚出来一秒,此时已经被那些漩涡束缚住,成了待宰的羔羊。免-费-首-发→【追】【书】【帮】

    黑色飓风在我遁出来的那一刻化为虚伪,紧接着,三道黑色的剑芒突兀的出现在我身前,我抬手抓回苍炎神盾挡在前面。

    “轰!”三道剑芒全部轰在苍炎神盾上面,我识海一阵阵疼痛,连人带盾被击飞数百里。

    “噗!”我再次喷出一口内血,一枚丹药落在嘴里吞了下去,原地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五行剑光芒大作,一道气势恢宏的剑芒离剑而出,猛的朝着王黎劈射过去。

    “来得好!”王黎眼珠通红,战斗激发了他的斗志,这个战斗疯子属于那种越战越勇的存在,一直占有主动权的他,也渴望感受一下你来我往的乐趣。

    铜钟法宝第一时间被他祭了出来,手中黑剑更是发出一声亢奋的剑鸣,一道犹如长虹的黑色剑芒慢了半拍。

    “轰~~~”

    狂暴的仙元在他身前不远处炸开,我喉咙一热,巨大的反噬让我差点没有坚持住,这一剑,我是全力以赴,如果不能重创王黎,那只能祭出轩辕弓干他一箭然后用传送阵先离开这里再说了。

    神识中的王黎离仙元炸开的位置更近,炸开的仙元几乎能够吞噬神识,只看见一个铜钟被轰了出来,紧接着就看到了王黎倒飞出去的身影,他的嘴角挂着血迹,表情却越来越狂热。

    “噗!”王黎喷出数口内血,飞出数百里才稳住了身形。

    两人已经相隔了近千里,看炙热是再也看不清楚了,只能用神识去锁定对方,我受了伤,但影响不大,王黎同样受伤,伤势也和我差不多,我心里暗自庆幸,庆幸这五行剑合体,变成了半神器,如果不是这样,刚才那一下,我已经被重创了。

    王黎的神识在我身上肆无忌惮的扫着,一道传音落在我的脑海之中:“你很强,希望你好好活着,等我炼化了鲁阳的戒指,拿到了里面的东西,我会亲手宰了你。”

    这句话说完之后,王黎突然身形一闪,直接遁走了。

    我愣在了原地,这个家伙居然走了?明明他战意正浓,而且他都还没有开始使用神通,居然走的这么干脆?

    随后我便感受到一股强悍的神识落在了我的身上,这个神识强度绝对是一个神尊强者,怪不得王黎要走,原来是有神尊强者过来了,来一个神尊,我们两个都只有死路一条,庆幸的是这个神识还很弱,那个神尊强者离我们还有很远,这个强度,是做不出来神识印记的。

    “咻!”一枚阵旗被我射了出去,激活了传送阵。我身形一闪来到衡雅身边,丢下一个监控阵盘,抬手拔出了插在她右肩上的长枪,仙元一卷,带着她来到了传送阵边上。

    抬手丢出一个爆炸阵盘,我带着衡雅冲进了传送阵里面,白光闪过,爆炸阵盘瞬间摧毁了传送阵,我和衡雅被前一秒中被传走,出现在了之前吴灵儿带我闭关的那个陨石的洞府之中。

    我的神识第一时间扫了出去,洞府还是原来的洞府,周围也很是平静,从脑海里面传来的眩晕感来判断,这传送阵的距离很远,至少也有亿万里之遥了。

    我抬手祭出一个阵法屏幕,看着刚才战斗的地方,困住杜云飞的火笼已经在慢慢消失。

    一个身影遁了过来,这个人居然是白胡子,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在那边的?

    “白前辈!”重新获得了自由的杜云飞对着白胡子抱了抱拳。

    白胡子微微点头说道:“刚才和王黎打斗的那个仙王是谁?怎么看着有些像夺走陨仙殿的赵恋凡?”

    杜云飞想都没想就直接说道:“回前辈,那人是不是赵恋凡我不知道,但是能和王黎打成平手,若是跨入了仙帝境界,仙界再无人能敌。”

    “嗯,你堂堂一个仙帝,居然让他们跑了?那个蒙面人不能留,王黎同样不能留!王黎已经是仙王九层,一旦跨入仙皇,更加难以追杀。”白胡子说道,他居然也想杀王黎。

    杜云飞似乎早就和他商量好了一样,嘴里说道:“那个蒙面人有一个神通,能够直接困住我,前辈放心,我这就去追杀王黎,我在他身上做了神识印记,我……”

    杜云飞说道这里愣住了,很明显,那个神识印记已经被王黎给去掉了。

    “是不是感应不到印记了?”白胡子问道。

    杜云飞点点头,白胡子冷笑一声说道:“他是大能转世,能做到这点不稀奇,我早就在他身上做了印记,他跑不远,我去追杀王黎,你杜家立刻追查那个黑袍仙王蝼蚁的下落,务必找到杀掉,以绝后患。”

    白胡子说完之后就消失在了原地,杜云飞冷笑一声,朝着杜家的方向遁走。

    杜云飞之所以不把我的身份说出来,可能也是怕白胡子知道我的行踪,我身上的东西他想独吞,我刚才把他困住,并不代表我就可以把他怎么样,他肯定也是发现了困仙笼的秘密,能困不能杀,而且只能施展出一个,只要他多带一个仙帝来,同样可以毫无阻碍的干掉我。

    而那白胡子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我觉得他已经猜出了我的身份,可是他并没有着急找我,而是去找王黎了,看来鲁阳的戒指里面,也有白胡子想要的东西。

    白胡子说王黎是大能转世,我也稍微明白了过来,难怪这个王黎的修炼速度这么快,实力又这么强悍。看来这个王黎会成为我一生的宿敌,至于白胡子对他的追杀,应该是无用的,我确定王黎逃跑的手段不比我差。

    “赵恋凡,谢谢你。”瘫坐在身边的衡雅虚弱的说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拿出一枚仙疮丹给她吃了下去,嘴里说道:“衡雅仙子不必客气,不管怎么样,你也是为了我好,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衡雅仙子是如何找到我的行踪的?”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