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9章 一群老狐狸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的脸色煞白,不加思索的将三生玄决运转了起来,一下将体内筋脉牢牢护住,这时脸上才恢复了一丝血色,觉得身体恢复了正常。http://m.zhuishubang.com/

    “咦!”白胡子不禁诧异了一下,正想再有什么动作时,一道人影却身形一闪的挡在了我的身前。

    全身的压迫感入潮水般退去,此时的我,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神尊的压迫感,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受的。吴灵儿见白胡子突然出手,更是不光不善地盯着白胡子,一脸的气愤。

    “白兄,你这是何意?为何以大欺小的对小徒出手啊?”鲁阳抵消掉白胡子的气势之后,不动声色的问道。

    “小徒?”白胡子听了先是一愣,但马上脸色阴沉了下来。

    “鲁阳,除了王黎小子之外,在这陨仙殿中,你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徒弟了?”白胡子淡淡的望了一眼王黎,毫不客气的说道。

    王黎之前见鲁阳对我那般和蔼,便心中疑虑,此时见鲁阳说我是他的徒弟,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只怕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天时间不见,我竟然已经成为了他的同门师兄弟,只是此时根本就没有他说话的份,只能目光阴冷的望着我。

    “呵呵,白兄误会了,这是鲁兄今日刚手的徒弟,道友不知道也属正常。”霍姓修士打了个哈哈解释道。

    “在陨仙殿收徒?我没有听错吧?”虽然听了两人了解释,但白胡子仍是有些不相信的样子,目光在我身上转来转去。

    “虽然只是记名弟子,还未正式举行拜师仪式,但这位赵小友现在确实是在下的弟子了,还望白兄手下留情。”鲁阳望着白胡子,微微一笑的说道。

    白胡子眨了眨眼睛,眼中满是好奇的望了望鲁阳和霍姓修士,又看了看我,忽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不错不错,你这个徒弟收的的确不错,别的不说,就是他修炼的功法就非比寻常,只怕是比起你的功法来,也丝毫不弱啊。”白胡子竟展颜一笑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最后一句更是有什么深意在里面似的。

    鲁阳和霍姓修士听了此话,莫名其妙的互望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白兄此话何意啊?”鲁阳一脸的疑惑不解,缓缓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你的这名新弟子我也喜欢的很,有没有兴趣让给我?”白胡子不在乎的说道。

    “哈哈,白兄说笑了,赵小友才刚拜入鲁兄的门下,怎可随意的转让,白兄一定是玩笑之言!”白胡子此话一出,鲁阳和霍姓修士都吓了一跳,霍姓修士急忙开口,把话头接了过去。

    “嘿嘿,不让就不让,你还真以为我会收一个仙王当徒弟?不过,霍老弟,我是打鲁阳徒弟的主意,你这么着急跳出来护托干什么?莫非这小子身上,还真有什么说不得的事情!”白胡子冷笑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忽然语气一寒的说道。

    这话一出口,就连我也是被惊到了,这个白胡子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模样,想不到心思却如此缜密,三言两语之间,便看出了一些端倪,让我心中大为忌惮,没有达到一定的实力之前,此人不能得罪!

    鲁阳和霍姓修士一听这话,神情微微一变,鲁阳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就平静的开口道:“白兄既然心有疑惑,鲁某也就不隐瞒了,小徒对我们此次内殿取宝,可是大有用处,要是他有什么得罪道友的,还望白兄手下留情。”

    鲁阳这话听的我郁闷无比,我什么时候得罪这个大胡子了?反而在大厅的时候,我还被他强行抢走了玉蒲团,对这个老家伙还有一肚子的闷气呢!

    “得罪?笑话,他要是得罪了我,还能有命在?老夫刚才只是细看了一下,发现他的功法好像有点意思,出手试一试罢了。倒是他一个仙王中期,能在内殿派上什么用场?你们不是拿谎话欺瞒老夫吧。”白胡子一摆手,懒洋洋的说道。

    听了这番话,鲁阳皱了皱眉,踌躇了一下后,最后嘴唇微动的向白胡子传音了过去。

    白胡子见鲁阳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一开始还露出了几分轻蔑之色,但是当他多听了几句之后,神情骤然一变,接着便一脸吃惊的望向了我。接着,白胡子的嘴唇也是蠕动了几下,然后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脸上阴寒了下来。

    “哼!我就说你为什么会突然收起了徒弟,原来他居然有……你还真是打的好主意啊!”白胡子半眯起了双眼,语气不善的对鲁阳说道。

    “白兄何必生气,若是白兄遇到此事,想必也会这么做的,我既然将实情说了出来,就没有独吞的意思,此次内殿之行,还需依仗白兄才行。”鲁阳很是镇定的说道。

    “这话不假,若是没有我,仙域的那些家伙,怕是连内殿的门也不会让你们进,不过,如果最后真的取到了宝物,你们打算如何分配?”白胡子想了想后,神色略缓的说道。

    “这个……我们按照人数分成五份如何?包括小徒在内,一人取一份。”儒衫老者似乎早就考虑过了这个问题,摇头晃脑的马上说道。

    但是这话一出口,白胡子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语带讽刺的说道:“五人平分?是你傻还是我傻?那到时候徐天华就交给你处理了,反正大家拿的一样多。”

    “咳咳……白兄别生气,确实是小弟考虑不周,那依白兄之间,应该如何分配?”儒衫老者听了对方的嘲讽之言,并没有动气,反而笑嘻嘻的问道。

    “我不管有几个人,反正最后宝物取出之后,老夫要拿一半,剩下的你们怎么分都行!”白胡子板着面孔的说道。

    对方的话并没有让鲁阳等人露出吃惊的神色,显然对方的狮子大开口在他们的预料之内。不过对方是以为神尊级别的强者,根本不可能有道理可讲,鲁阳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便由鲁阳开口说道:“既然白兄出力最多,那自然应该如此分配。”

    白胡子见对方同意,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靠近峡谷入口处的山壁,在一阵地动山摇中,裂开了两个狭窄的通道,看样子应该直通入峡谷的内部。

    两个通道入口处的外面,还各冒出了一块石碑,一个写着“风刃路”,一个写着“雨焰路”。

    顿时有些离得最近的修士,抢先一步的走了过去。

    我们所在的位置距离不远,通道刚刚开启的时候,从“雨焰路”中,就有一股让人头晕脑胀的炙热之风迎面吹来,让人立刻口干舌燥起来。

    而那个“风刃路”外面,则隐隐有厉风狂啸之声传出,让人听了就心生寒意。

    “赵恋凡,我们也走吧,回头在这风雨试炼的尽头汇合。你想走那条路?我们的修为相差太多,进去之后就会被传送到不同的位置,无法亲自带你过关,但是给你一两件防风抗炎的宝物,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鲁阳一见这两条通道出现,不由得精神一振,并一转脸对我关心之极的问道。

    我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我走雨焰路吧,等会我会先服用一颗莲子,身上的防御法宝对抗火应该有些作用的。”

    “那好,此物你收好吧!以你的修为,有了这东西过关应该不成问题的。”鲁阳毫不犹豫的从戒指中摸出了一块冒着丝丝寒气的玉佩,递给了我。

    “鲁老弟,想不到号称铁公鸡的你,居然也有这么大方的时候?这不是你很宝贝的那件万年寒玉制作而成的玉佩吗?”白胡子无意中看到了此幕,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呵呵,小徒修为尚浅,本人作为他的师父,自然要照顾一二了,这寒玉佩虽然珍贵,但我走那风刃路,留着此物也没什么用。倒是我记得白兄好像有一件水属性的宝珠,不如也借给小徒吧,想必白兄也不想小徒在这风雨试炼中出什么意外吧?”鲁阳望着白胡子笑呵呵的说道。

    “哼,在没有取到那至宝之前,本神尊自然不能让他死了,这件水本源珠乃是我偶然获得,小子,便宜你了!”说完此话,白胡子从戒指中取出了一颗水蒙蒙的,拳头大小的圆珠,抛了过来。

    我表情淡然的伸手接过,心中却是兴奋到了极点,想不到白胡子竟然会给我一颗水本源珠,真还真是意外的收获,虽然我知道他们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五行铜钱的缘故。

    “好了,你现在就将莲子服下吧,为师帮你护法。”鲁阳见我将宝物收好,一脸笑意的说道。

    这个老狐狸!说什么帮我护法,不就是担心我会趁他们进去之后逃走么?心里虽然这样想,但表面上还是恭顺的点了点头,直接取出一颗莲子服了下去。

    一股暖流直冲识海,原本已经干涸的识海眨眼间便充盈了起来,识海内的裂缝也在快速的修复着。不过当识海修复了将近一半时便停了下来。此时的识海虽然没有完全修复,但驱使一两件法宝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接着我便不再犹豫,带着吴灵儿向竖着“雨焰路”石碑的通道走去。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