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7章 蕴雪莲到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好!好!好!”鲁阳直直的瞅着我,半晌之后竟脱口说出了三个好字。免-费-首-发→【追】【书】【帮】

    而听到这三个好字,我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没有直接出手攻击,就代表此事还有转机。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王黎早就跟我说过,你极擅长阵法,却没想到你已经达到了九级仙阵宗师的层次,这一点就连我也远远不如你。我已经尽可能的去高看你了,却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你。”鲁阳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说出这番话,他自己也是有些不甘心的。

    “鲁兄!你这是何意?我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吴庆丰听见鲁阳这么说,当即有些不满的说道。

    “吴老弟,稍安勿躁……”

    鲁阳只说了一半,接下来的话却是通过传音的方式和吴庆丰沟通了起来,吴庆丰的表情阴晴不定,但一会儿之后,脸上的愤怒渐渐舒展开来,最后竟然露出了一丝喜意。

    这就让我有些难以理解了,奈何自己根本就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忍不住扭头望了吴灵儿一眼,她明白我的意思,但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鲁阳和吴庆丰商量了一阵之后,吴庆丰便再也不提杀我之事,仿佛根本就不认识我一般。

    “赵小友,那蕴雪莲已经到了你的手中,咱们的合作当然是要继续的,不然老夫不就亏大了吗?至于那莲子,还希望赵小友分我一颗,也好让我的徒弟得以修复识海。如今有吴道友加入我们的队伍,咱们的把握也就更大了,到时候一定少不了赵小友的一份,如何?”鲁阳面带微笑的对我说道,仿佛之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望着鲁阳开口道:“这个自然,我们之前本来就是有约定的,我怎么好出尔反尔呢?稍后自会奉上一颗蕴雪莲的莲子,也会在最后的夺宝中尽力,不过,我也想提醒二位,虽然我的识海受创,但仍然有一丝神识可以调用,若是二位有什么异常举动,我也只需要一个念头,便可让五行铜钱自毁。”

    鲁阳闻言微微一愣,眼中的戾气一闪即逝,旋即笑呵呵的说道:“赵小友说的哪里话,我们怎么会做出这等出尔反尔的事情来?小友只管放心就好。”

    这话让我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难道他刚才做的事情就不算是出尔反尔?不过此时我也不能计较那么多了,我本来是想让他们发个誓言,但想想觉得不大可能,而且还有彻底惹恼这二人的可能,便退而求其次,还是用五行铜钱让他们投鼠忌器的好。「^追^书^帮^首~发」

    听见鲁阳答应,我略微犹豫了一会后,便抬手甩出一枚旗,护阵便缓缓退去,而鲁阳和吴庆丰二人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这让,蕴雪莲上确实有三颗晶莹剔透,指甲盖大小的三颗莲子,我心中一喜,正准备将莲子摘下,却听见鲁阳忽然急急道:“赵小友,且慢!”

    我心中顿时一凝,眼露警惕之色的望着鲁阳,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鬼,冷冷道:“鲁道友莫非是要反悔?”

    “赵小友误会了,这莲子只能用玉制的容器存放,任何东西砰到都会化为灰烬的。”鲁阳一边说,一边从戒指中取出两个巴掌大的玉盒子抛了过来。

    我略微犹豫了一小会,便单手一挥,其中一颗莲子便在仙元的引导下,稳稳的落入了一个玉盒之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我这才放下心来,将另外两颗也取下,然后将装了一颗莲子的玉盒子抛给了鲁阳,后者微微一笑便收了起来。

    而那颗被摘了莲子的蕴雪莲小兔,此时已经陷入到了昏迷之中,我毫不犹豫的直接将它也收了起来,此物乃是修复识海的至宝,等以后鸿蒙小世界完善之后,我便将它移植到我的小世界之中,以备不时之需。

    鲁阳微笑着看被我收走了,也毫不在意。

    “鲁道友将这蕴雪莲交予在下,就不怕我逃跑吗?”我看见鲁阳自信满满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逃?呵呵,你以为光凭这蕴雪莲的莲子,没有炼制的药方,就能让这灵物发挥效用?如果只是生服的话,最多只能恢复五层,而且再生服第二枚,就完全没有效果了。”鲁阳微微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道。

    闻言我心中一凝,这家伙果然心思缜密,我也不知道这莲子生服的话,竟然不能完全恢复识海的伤势,看来还真是不得不跟他们走一趟了。

    忽然,鲁阳的脸色一沉,缓缓转过头去,猛盯着一侧的某个方向,目露凶狠之色。

    “谁在那里偷听,给本帝滚出来!”鲁阳的声音有些尖厉,充斥着杀意,看来恼怒异常。

    “呵呵,鲁兄何必如此动怒,霍某只是无意中遇见而已,不会真的想动手吧?咦?吴兄也在此处啊?”一片青色霞光闪烁,在数十丈外的半空中,一个一身儒衫的老者,无端的出现在了那里,并笑眯眯的看着鲁阳。

    这人我还有些印象,是之前和鲁阳有些相熟的那位霍姓儒衫修士。

    “霍道友,你跟踪鲁某?”鲁阳见是此人,脸上的杀机一滞,随后神情极为难看的问了一句。

    “这哪是什么跟踪?霍某只是到处闲逛转转,远远看见鲁兄和这位小兄弟在谈些什么,就飞过来想打个招呼而已。没想到惹得道友如此的不高兴。咳!早知道如此,霍某绝不会如此的冒失了。”儒衫老者干笑了几声,就满不在乎的解释道。

    随后他不管听了解释之言,脸色有些发白的鲁阳,就将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脸上带着微笑,频频点头,口中还低声说着不错,不错。看的我全身直冒鸡皮疙瘩,这个老家伙,该不会是个老玻璃吧!

    “果然是赵恋凡啊,此人身上的五行铜钱对于陨仙殿最后一层的取宝可是大有用处啊,或许这次还真的有可能将那件至宝取走呢。”儒衫老者略有些兴奋的说道。

    见儒衫老者用闲逛、转转,这种近乎弱智的理由搪塞他,鲁阳本来就恼怒之极,再看其望着我说出了不少的秘密,神情更加的阴沉起来。

    “这位想必是鲁兄的一位后辈吧,老朽同样喜欢提携有胆识的年轻人,怎么样,有兴趣拜入本人门下吗?老夫可还从未收过弟子呢?当然了,你若是答应,就连你身边的女娃娃,老夫也一起收了!”儒衫老者的目光在我身上转了几圈,眼珠一动的说一句让鲁阳脸色铁青的话来。

    “收我为徒?!”我眨了眨眼睛,不知心里是该高兴,还是该苦笑。

    “霍道友,这是什么意思?”鲁阳满脸的寒气,身上有丝丝的仙元涌了出来,盯着老者一字字的问道。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鲁兄何必如此紧张,我若真收下了这位小兄弟,恐怕道友要和在下拼命了。不过,若是白胡子知道他身上有五行铜钱的话,不知会不会有同样的想法啊?”老者轻笑一声,接着眼中诡异之色一闪,轻描淡写的说道。

    儒装老者前面的话,让鲁阳神色稍缓,但一听对方提及到白胡子,又大感头痛。

    通过两人的对话,我隐隐也猜到了一些。我身上的五行铜钱一定对最后的取宝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鲁阳是想将这件事隐瞒起来,然后想办法把仙域的那些家伙赶出内殿,或者干脆让双方都两败俱伤。最后在假装自己也无法取出宝物做做样子。暗地里,则偷偷带着我用五行铜钱将宝物取出,一人独吞!

    可万没想到的是,他的精心打算,竟然被眼前的这位老狐狸给搅乱了。

    杀他灭口?我觉得不可能,同为仙帝级别的修士,一旦动起手来,那动静可不小,那这件事想瞒也瞒不住了。而且这里还有仙域的修士要对付,若是折损一位仙帝,在之后的交锋中,仙界修士恐怕会落入下风。

    而他提到白胡子,明显就带有一丝威胁之意,白胡子是神尊级别的修士,如果真让他知道了这件事,鲁阳肯定抵挡不住,怕是要将我双手奉上。

    儒衫老者看着鲁阳脸上的表情,微微一笑,接着嘴唇微动的传声了过去。

    鲁阳的神情阴晴不定起来。

    “怎么样,这个建议如何?”老者传音的时间很短,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言语的问道。

    “行,我答应了。”鲁阳几乎没有思索,阴着脸的张口就同意了下来。

    “好,这就对了,下面就看你我二人,谁收此人入门下较合适了,哦,对了,吴兄应该没有兴趣收他为徒吧?”老者露出了满意之色,接着望了吴庆丰一眼之后,慢悠悠的说道。

    “哼,你们二人收吧,我没兴趣!”吴庆丰冷哼一声说道。

    而此时的我,正暗暗的叫苦不迭,这两人也不知道商量了些什么,怎么扯到收徒上面去了呢?我什么时候成了香饽饽了?

    ……

    (谢谢“不桐凡响”的神格打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