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6章 生死一念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的心中不由得欣喜起来,赶紧平心静气,将自己的气息压至最低的状态,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按照鲁阳所说,这蕴雪莲十分警惕胆小,若是有所察觉,必定溜之大吉,就算是有林麝兽的香囊也于事无补。免-费-首-发→【追】【书】【帮】

    又过了一小会儿,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不大的东西,闯进了平地之中。这小家伙鬼头鬼脑的在平地外围探视着,居然是一只全身晶莹剔透,由冰雪形成的一只小兔子,一双血红的眼珠滴溜溜的转动个不停,还不时的东瞅瞅西瞧瞧,一副胆小之极的模样。而在它的背上,却生有一束四叶的的莲花。

    此兔虽然胆小的很,但仍然冲着玉盒的方向嗅个不停,脸上不时现出一丝人性化十足的陶醉神色。

    不用问,这小东西一定就是那蕴雪莲的化形之物了。我一脸兴奋的盯着小冰兔,通过阴阳眼的观察,此兔身上有着浓浓的清灵之气,耀目的惊人。仅仅是此物靠近了一些,我便感觉识海内一阵舒爽。

    真不愧是天地造化生出的奇物啊!

    我在心中感概的同时,但却丝毫没有放松,手中紧紧捏着阵旗,死死的盯着蕴雪莲不放。

    不远处的小兔子站在大阵外嗅了一会儿后,两只火红眼珠围着那玉盒转了数圈,显然它有些不满足光在原地嗅闻了,而想要打什么鬼主意的样子。

    见那兔子如此通灵的样子,我越发小心了起来,内心也有些紧张,毕竟这蕴雪莲最擅长遁逃之术了,只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小东西围着大阵四周兜了一圈后,两只长耳晃动个不停,似乎察觉到附近的灵气有异样,迟迟没有走入阵法中。

    这让,强行将此物捉住。

    不过这样一来,能够成功捕捉到的几率实在小的可怜。

    我正在踌躇不定之时,那小兔子的身形一闪,竟然几个跳纵后,消失在一旁的石堆之中。

    我在树上看到此幕,顿时呆如木鸡了,心中更是懊恼无比,早知如此,还不如冒险强行捕捉,至少还有成功的机会。★首★发★追★书★帮★

    可就在我暗自恼怒的时机,另一处的石堆中白影一闪,那小白兔竟以带着残影的急速,瞬间从石堆后飞射到了玉盒面前,一低首含住玉盒中的东西,然后毫不迟疑的转身就往外冲去。

    我虽然被这小东西的一连串举动,弄得有些发愣,但也马上就清醒了过来,怎会让它使用这点小计策后,就逃之夭夭?

    当即右手一抖,一道仙元箭似的从树上激射而下,正好击在了小白兔想跳回的必经之路上,将这小东西吓得半空中的身形猛然一扭,竟划了一个弧线,向另一个方向投射而去。

    但这时,已经晚了。

    四级困仙阵蓦然合拢,将此处牢牢的封闭了起来,而小白兔一头撞在光壁上,被反弹了回来。在地上滚了数圈后,它晃晃不大的脑袋重新站了起来,只是目中满是惊慌之色。

    不过,它随即身上白光一闪,忽然化身为一团拳头大小的水晶光团,立刻向地下遁去。但是黄光一闪后,光团只深入土中数尺之深,就被一阵黄芒反推了出来。

    这下它真的急了,水晶光团在光壁之中如同乱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起来,但毫无例外的都被拦了下来。而在果断祭出,在半空中渐渐变大,一下将再次跃到半空中的光团,毫无准备的罩在了其中。

    递到我的手中道:“师父,给你。”

    随着它的体形变化,同样或大或小的变化着,牢牢的将其束缚在了其内。

    见到此景形,往腰间一别,人就在大阵中心处盘膝坐下,并没有停下阵法的意思。

    “你这般如临大敌的样子,是什么意思?”鲁阳的声音冰寒刺骨。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在下修为低浅,实在害怕你突然翻脸出手而已。”我一脸平静的说道。

    “哼!你未免太多心了吧!我若是不想将灵物给你,又何必大老远将你带到这里来呢?别忘了,我还需要你出手帮我夺宝呢!”鲁阳仿佛强压着怒气的讲道。

    “你有没有听过‘此一时彼一时’这句话?也许你在刚进入陨仙殿的时候,确实是需要在下的帮忙,但是现在你已经有其他的帮手了,赵某可就不敢确定了。”我冷笑一声,目光如刀剑一样的盯向对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鲁阳的声音更冷了,并隐隐透露出吃惊之色。

    “呵呵,你就别装了,将另外一位叫出来吧,刚才有两股神识在帮忙寻找蕴雪莲的踪迹,你们以为我的识海受损就发现不了了?还是让他出来吧,不用躲躲藏藏的了。”我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的说道。

    之前鲁阳离开去寻找蕴雪莲的时候,吴灵儿很清楚的感应到了有另外一股神识在附近探查,若是普通的仙王修士必定发现不了,但吴灵儿身怀隐性冰属性灵根,资质何其优越,神识的强度又怎么能和普通仙王修士相提并论?

    听了我的话,鲁阳默然了起来,但不久后,云中响起了一个熟悉男子的浑厚声音。

    “赵恋凡!想不到居然被你发现了我的踪迹!”声音的主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呵呵,吴庆丰你个老匹夫,果然发现了我的身份。”我呵呵一笑的说道。

    “赵恋凡,你杀我独子,今日我便要为他报仇,将你抽魂炼魄,永世不得轮回!”吴庆丰双目圆睁,盯着我恶狠狠的说道。

    “哎呦,行了行了,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若是想要我的性命,在大厅的时候你早就将我的身份公诸于众,仙界修士恨我入骨,必定群起而攻之,你非但没这么做,还大费周章的把我引到这里,想必是我身上有什么是你需要的吧?”我一脸厌恶的望着吴庆丰,语带讥讽的说道。

    吴庆丰闻言微微一窒,但我不等他开口,便望着鲁阳道:“虽然吴庆丰有仙帝的实力,但你确定他真的有能力,在最后关头助你一臂之力?十万年才开启一次的陨仙殿,如此珍贵的机会,值得这样拿出来冒险吗?”

    鲁阳闻言微微楞了楞,沉默不语,而我的手心却已经浸满了汗珠,这二人皆是仙帝级别的强者,我和吴灵儿根本就没有什么胜算,唯一的一条生路,便是我手里的五行铜钱确实对鲁阳有一定的帮助,我就赌他不敢冒这个险!

    而鲁阳已经是仙帝巅峰的实力,若是他反悔,那吴庆丰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怨言,毕竟他只是仙帝初期的修为而已。

    “赵恋凡!事到如今你还敢挑拨离间?我堂堂仙帝境界的修为,难道还比不过你一个小小仙王!我这就送你去见我的儿子!”吴庆丰一说完,抬手就是一只仙元大手轰来,正好击在了阵法的护罩之上。

    “轰!”

    剧烈的仙元波动四散开来,整个大阵微微颤抖了一下后,便恢复如初。

    “八级……防御仙阵……鲁兄,你布置的不是四级困仙阵吗?”吴庆丰说到这里,忽然好想明白了些什么,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的望着我说道:“不可能!你一个小小的仙王,怎么可能布置出八级仙阵!”

    我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将戒指中的五行铜钱取了出来,那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对鲁阳说道:“一个堂堂仙帝修士主动找我一个仙王相助,只怕不止是让我限制仙帝以下修士那么简单吧?若是你真的舍得,那便和吴庆丰联手杀了我,但我自问还是有信心在你们攻破护阵之前,将五行铜钱毁去,咱们一拍两散!”

    “鲁兄,你可千万别听这小子的,我们两人联手一定可以在他毁去法宝之前,将其击杀!”吴庆丰听我这么说,顿时脸色一变的急急道。

    鲁阳没有理会吴庆丰,而是脸上阴晴不定,眼睛微眯地盯着我,仿佛有些拿不定主意。

    而此时的我,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这八级防御仙阵虽然可以阻挡这两人一时半刻,但如果对方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我也是毫无办法,只有坐以待毙。

    我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吴灵儿,只见她虽然面露警惕之色,但眼中并没有一丝的惊慌,见我投去目光,便对我甜甜一笑。

    我叹了口气。

    生与死,全在鲁阳的一念之间!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