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9章 陨落的仙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若是普通的凡人被这些灰白雾气一缠身的话,立刻就会精血吸尽,变成枯尸而亡。http://m.zhuishubang.com/魂魄则成了这些雾气的一部分,从此陷入鬼道,再也无法脱身。

    但我们三人都是仙王级别的修士,自然不会惧怕这区区的雾气了。

    隐姓老者一抬手,放出了一把黄色的小伞,伞上贴着各式各样的符纸,在他头顶上方徐徐的转动着。一道黄色的光柱将老者罩在了其中,雾气一碰触这些黄光,顿时发出了“滋滋”的声音,随后冒出了一股股诡异的青烟,并隐隐传出了鬼哭狼嚎之声。

    其它的雾气见了,就只敢在黄光外张牙舞爪,却不再扑向上去了,仿佛是有智慧一样。

    而我则直接打出了一道火焰护盾,将吴灵儿也一同笼罩了进去,而那些雾气一靠近周身时,就被护盾上的火焰之力烧的烟消云散,化为了乌有。

    这幅怪异的景象,自然引得隐姓老者一阵的诧异,但他倒也没不识趣的主动去问。

    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这倒不是我想逞什么英雄,而是在这四面八方全都是雾气笼罩的区域,走在前面和走在后面,实在没什么大区别,还不如走在前头,好掌握一些危险情况。

    吴灵儿知道我的识海受创,不用我提醒,一进这雾气之后便直接将神识完全放开,以防被什么未知的东西偷袭而不自知。毕竟以我们的肉眼,在这雾气重重之中,实在是看不出多远的。

    不过,黑袍人所走过的痕迹,在这浓浓雾气中非常的好寻觅,因为一道比周围雾气浅淡许多的丈许宽通道,用肉眼就可以清楚的分别出来。

    而我们只要依此前进就可以了。

    至于这是那黑袍人本身的功法所导致,还是那奇怪的小兽的功劳就不得而知了。但对我们这些渔翁来说,都是无所谓的,我也懒得去细想了。那黑袍人越是厉害,对我们这些随后而至的人来说,自然就越有利了。

    我面无表情的观察着四周,一边脚下一高一矮的慢慢走着。「^追^书^帮^首~发」因为脚下所踩的地方全是坑坑洼洼,有些湿漉漉的感觉,似乎潮气很重的样子。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久,一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我们一行三人,不知不觉的随着黑袍人走进了雾气深处。并且雾气的颜色,也开始由原先的灰白色,渐渐的变黑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我的脸色却渐渐沉了下来,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

    “嘎嘣”一声脆响,我蓦然停下了脚步,低下头瞅了瞅。身后的吴灵儿和老者见此,也好奇的围了上来。

    我低头看了一阵,随即就将一只脚从原地挪了开来。因为脚下不过是一堆白骨而已,外面还裹着一层青光闪闪的衣衫,似乎不是普通的服饰。在旁边,还有一把断成了数截的残剑碎片,质地晶莹透彻,好像灵性犹存的样子。

    看来,这是一位深陷此地的倒霉修士了。

    此人已经身死道消,但法宝残片还灵性犹在,想必也是一位修为不低的修士吧。但在这里身死后,却连尸骨都无人收敛,实在和生前的风光天差地别,可悲的很啊!

    可见修道的路上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的局面,结局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悲惨三分。这位修士的魂魄,如今也应该成了雾气的一部分,或已附身在什么法宝之上,成为了鬼物,很难再重入轮回之道了。

    我正感慨之际,不经意的望了吴灵儿和老者一眼。只见吴灵儿脸色略有些发白,一见我望向她,勉强的抱以一笑。

    而隐姓老者的神情却有些古怪了。

    他眉头紧皱的盯着那青衫半晌,忽然手指一弹,一道仙元顿时落到了青衫之上。结果未等触到此物,仙元就一闪即逝的消散掉了。

    “唉,果然是他!”隐姓老者抬起头来喃喃的说道,脸色变得黯然起来。

    “怎么,隐道友认识他?”我闻言一愣,望着白骨淡淡的问道,身边的吴灵儿也露出了好奇之色。

    “这人应是和在下有过数面之缘的青道友,身上的这件青衫是用千年碧眼青蚕的蚕丝炼制而成,对仙元形成的直接攻击防御力可不小,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宝物了。上次陨仙殿开启的时候,听说他也去了,可是一去再也没回来,没想到,此人真的失陷在此,并竟连第一关也没有闯过,实在是不幸啊!”隐姓老者长叹几声的说道。

    我略沉吟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这位青道友的修为如何?身上的法宝威力如何?”

    隐姓老者听了此话,似乎有些明白了我的意思,略一捻下巴的胡须,就肯定的说道:“我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仙王圆满的境界,听说他来陨仙殿的时候,已经突破瓶颈,进入了仙皇境界,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修为就比我高出太多了。至于法宝,我没见过他和人斗法的情形,这倒没有办法判断出来。”老者一面说着,一面气色越发的难看了。

    “这么说,附近应该有个厉害的家伙才对了,我原本就觉得奇怪,即使有那黑袍人开路,怎么一路上除了这些雾气之外,居然什么都没有碰到,那黑袍人总不至于把这附近的鬼物,都替我们收拾干净了吧。”我神情郑重的说道。

    老者望着地下的白骨,默然不语起来,同时目光闪烁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不动声色的望了老者一眼,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语气平淡的开口分析道:“既然连仙皇初期的修士都陨落在了这里,说明这鬼物的修为绝对可怕之极,即使没到器皇的境界,估计也离此不远了。不知隐道友是否做好了有可能泯灭于此的心里准备?若是此时回头的话,应该还能平安退去。而我们还是要冒险一试的。”

    我说完这话后便沉默不语起来,并不是我想当烂好人,而是这位隐道友给我的印象还不错,而且他给我的感觉,对这陨仙殿并没有太过强烈的欲望,或许只是来碰碰运气而已,没有什么必须弄到手的东西。

    果然,隐姓老者听了我的话之后,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些颓丧的说道:“隐某此次前来,其实只是想看看是否能摘取些金酝果炼制寿元丹而已,并没有什么非要拼命拿到的东西,既然现在向前危险如此之大,老朽还是原路返回算了,毕竟能够安稳的坐化兵解,也比永坠鬼道要强的多。”

    说完这些话后,老者露出了一丝惭愧之色。随后他向我们一抱拳,就不再犹豫的衣袖一甩,按原路消失在了雾气中。

    我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老者消失的方向,半天没有说话。而身边的吴灵儿则露出了失望之色,这也难怪,少了一位仙王后期修士的同行,在这器墓之地的危险可就更大了。

    但是人各有志,谁也无法勉强。

    “我们走吧,小心一点。”我望了望前路开口说道。

    “恩。”吴灵儿点了点头道。

    接下来,我们二人沿着那黑袍人留下的踪迹,足足走了一天的时间,吴灵儿忽然叫住了我。

    “怎么了?”我蓦然一惊,同样站定了身形开口问道。

    “那黑袍人恐怕和那鬼物撞上了,现在正斗在一起呢,师父,我们快去帮忙吧。”吴灵儿目中异光闪动,有些焦急的说道。

    我闻言一愣,灵儿这丫头的心地还真是善良,若是换做其他人,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趁机绕过去,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的了,还能上去帮忙?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就为了吴灵儿这份纯真,就算我现在实力大减,也必须试上一试了,而且我手上有一件法宝,或许可以克制住这里的鬼物。

    在吴灵儿的指引之下,我们赶紧朝着黑袍人所在的方向急速冲去。我们冲出去百丈左右的距离后,就隐隐的听到了仙元的爆裂声,还有一种细细的低泣哭声。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妇人的声音,尖细低沉,似断非断,让人听了烦躁无比,心神不宁。而我只听了一点点,就感觉心神动荡,大有想手舞足蹈的感觉。

    这顿时让我心中一惊,急忙运转仙元将心神稳固一下,擦了一把冷汗后赶紧朝吴灵儿望去,却惊恐的发现此时的吴灵儿,情况相当的危险!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