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8章 奇怪的小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听见吴灵儿的话,立刻朝着吴灵儿所望的方向看去,还真是蛟玲玲和吴起歌,此时两人正在低声说着什么,蛟玲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免-费-首-发→【追】【书】【帮】

    “还真是他们,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我也是心中欣喜,不由得感叹道。

    “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和他们相认吧,这么多年没有我的消息,大哥和嫂子肯定是急坏了。”吴灵儿迫不及待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蛟玲玲就不说了,那个吴起歌,我也一直对他印象不错,曾经我与他初次见面,他便出手相助于我,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想必就算是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也定然会为我们保密。

    想到这里,我便不再犹豫的带着吴灵儿朝他们走去,不过下一刻,我还是一把将吴灵儿拽住了。吴灵儿不解,一脸疑惑的问道:“师父,怎么了?”

    因为此时,我又看到一人去到了蛟玲玲和吴起歌的身边,此人正是多年不见的蘇莫离。当初若不是我偶然间撞破了阵盟智宸姐弟的阴谋,蘇莫离怕是已经成为别人的炉鼎了,被我救下之后还帮我打探了许多消息,但之后就不知所踪了,她怎么会和蛟玲玲和吴起歌在一起?

    “师父,你说话呀,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吴灵儿见我不说话,再次开口问道,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焦急,因为她看见蛟玲玲等人已经朝着传送阵的方向走去。

    “灵儿稍安勿躁,这里人多眼杂,我们现在的情况特殊,万一不小心暴露身份,恐怕还会连累到他们。这陨仙殿不是一日两日可以结束的,我们再找机会单独与他们相认也不迟,”我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

    其实,我并不是不相信蛟琳琳和吴起歌,而是那个蘇莫离,对于她,我一直无法完全相信她,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吴灵儿听见我这么说,虽然还有些犹豫,但出于对我的信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而此时大厅之中的修士已经少了一小半,当即不再犹豫的带着吴灵儿走向了传送阵。

    一阵白光闪过之后,我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荒凉之极的小土坡上,往四周望了一下,不禁愕然了起来。因为在距离我不远处就只有两男一女,其他的修士则踪迹全无,看来这传送阵还是随机传送的。

    那名女修自然是吴灵儿,她一看见我的身影,立刻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急急朝我跑了过来,拍着胸口说道:“还好,还好,灵儿还以为和师父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呢,看来我的运气还算不错,嘻嘻。http://m.zhuishubang.com/

    至于另外两人,则是一位灰衣老者和一位黑袍罩体的蒙面人。老者仙王后期修为,黑袍人虽然只有仙王中期,但是身上墨绿色的雾气缠绕周身,一看就知道其修炼的功法不同寻常。

    这二人各站一处,看起来并不怎么对路。

    我和吴灵儿的出现,自然引起了这两人的注意,不禁同样打量起了我们。

    老者的目光倒和气的很,还善意的冲我们笑了笑,那黑袍人则目光冰寒,不带有丝毫的感情。我神色如常的回望了二人一眼,并没有表现出什异样来。

    我没有主动去搭理对方,那名老者却缓缓走了过来,笑呵呵的抱拳道:“在下隐牧,不知两位道友如何的称呼?”

    人家主动打招呼,我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便报以一笑的回应道:“在下赵凡,这位是在下的的弟子。”

    “哦?想不到道友年纪轻轻,却已为人师,失敬,失敬。”老者一听吴灵儿是我的徒弟,不禁有些诧异的说道。

    “呵呵,不敢不敢,只是误人子弟而已,隐兄抬举了。”我微微一笑的说道。

    客套话说完,老者总算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冲我含笑道:“我等几人既然被传送到了一块儿,也算是大有缘分的,不如我等合力一齐通过此关如何?毕竟眼前的器墓之地并不好过,听说不少仙皇境界的修士都陨落在了里面,落了个尸骨全无。”

    老者说到后面时,神色不觉郑重起来,似乎对这陨仙殿之事了解的不少。而我听对方说到器墓之地时,目光则向远处打量了一下。

    只见在我们这个小土坡百丈外,全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到处飘荡着一眼望不到头的灰白雾气,并有阵阵阴风在雾中吹来吹去,伴有鬼哭尖鸣之声隐隐传来,让人听了不觉心中发寒。

    而这些灰白雾气在土坡附近被一层若有若无的白光挡在了外面,无法再寸进分毫,否则我们几人根本无暇在这里安心商谈对策,里面的东西只怕早就冲出来向我们发动攻击了。

    看到这里,我不禁抬望了望上边。同样雾气腾腾的看不清任何东西,神识扫了过去,一样被挡住,实在不太像在大殿之内,若说是身处荒郊野外,我倒是还能相信几分。

    老者见我沉默不语,便忧心忡忡的继续说道:“这是陨仙殿的第一道关卡,相传这器墓之地原本不难过的,但自从陨落在器墓之地的修士越来越多之后,则变得危险起来。因为那些陨落修士的怨气极重,身死之后则附身在了自己的法宝之中,对我们这些闯殿的修士嫉恨之极,一旦遇见了,绝对是不死不休的情形。而且我还听说,上次陨仙殿开启的时候,有一队修士在这器墓之地中,竟见到了神智大开的器皇,差点整队人陨落了,只有一人逃脱升天。”

    “器皇?”我摸了摸下巴,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

    “不错,这器皇的修为,相当于仙皇巅峰的修为,本来就实力强劲,再加上它的灵智变得和常人无异,对付起来是相当的棘手。”老者说到这里,见我露出了沉吟之色,马上又说道:“不过道友放心,我们碰见器皇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们几人还是一起行动的话保险一点,老夫虽然年纪已大,但也不想陨落在器墓之地中,变得和这些鬼东西一样。”

    这老者倒也坦率的很!

    身边的吴灵儿听了老者这些话,并没有插嘴说些什么,只是乖巧的站在我的身边,等待着我的决定。

    我没有直接答复对方,而是向另一边的黑袍人看了一眼后,不慌不忙的说道:“隐兄有没有问过那位兄台?他是否愿意一齐合作?”

    老者一见我提到那黑袍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但踌躇了一下后,还是有些悻悻的说道:“哼,别提那个人了,刚一传送过来,我就好心的对他提了联手之事,谁知道这人冷冰冰竟叫我滚!若不是老朽的脾气还算好,决不能就这样和他算了。”

    老者说完这些话后,显得非常气恼!

    我听了此言神色如常,倒对这黑袍人产生了一丝兴趣,当即一转脸,扬声向这位黑袍修士喊了一声:“不知这位道友,有没有兴趣一齐同舟共济?毕竟我们几位仙王联手的话,就是真碰上了器皇之类的妖物,也未尝没有一拼之力的!”

    我的声音不大但清晰异常,应该真真切切的传进了对方耳中。可这人听了此话后,只是冷冷的向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就无动于衷的转过头去了,根本不理会我的建议。

    “赵道友,我说的没错吧!这人根本好歹不知,还是我们三人同行吧。”老者对黑袍人冷哼一声说道,显然他对先前的被辱之事,耿耿于怀。

    我轻轻一笑,还未等我说些什么,一旁的吴灵儿却神色微变的轻“咦”了一声。

    我一怔的顺着其目光望去,只见那黑袍人正迈步向灰雾走去,竟一副要独自闯关的样子,这让我们三人不由愕然了起来。

    但随后,老者便脸带不屑之色的冷笑起来说道:“这人真是自寻死路!单独一人就敢闯器墓之地,十有八九是过不了此关的。”

    我没有理会老者的冷嘲热讽,而是半眯起了眼睛,凝神望着黑袍人的一举一动。我可不认为对方这么做是自找死路,而是另有什么特殊手段,对一人过关信心十足吧。

    黑袍人已走到灰雾和白光交界的地方,宽松的袍袖一抬,袖口中一道绿光射出,在其身前落下。

    竟然是一只貌似树懒的可爱小兽。这只小树懒身高不过尺许,一身灰色的毛发隐隐发光。只是这只小兽,此时正懒洋洋的趴在地上,好像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难道这就是黑袍人如此自信,敢独自一人闯关的依仗?

    正当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只见黑袍人抬手扔了一颗粉色的药丸,那小兽张口一接,咀嚼了两下后便吞了下去,然后十分人性化的拍了拍肚子,小短腿一迈的往灰雾中走去。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走吧。既然有人愿意帮我们先扫开一条路,我们自然却之不恭了。”我望了一眼黑袍人消失的方向,嘴角一翘的微笑道。

    “赵道友的意思是?”隐姓老者仿佛有些不懂这话的问道。

    其实老者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只是刚他对黑袍人还不屑一顾,现在却要借对方的光闯此器墓之地,当着我和吴灵儿的面,自然有些拉不下老脸了。

    我听了老者的话,有些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却带头向那黑袍人消失的方向走去了,吴灵儿自然毫不迟疑的跟在我的身后。老者一见此景,愣了下后,只好脸上一红的也跟了上来。

    灰白色雾气一见有生人走了过来,竟如同有生命般的沸腾起来,似乎是在为即将到口的食物而欢呼一般。

    我心中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这器墓之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所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