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5章 仇人又见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们轻轻一迈步,人就如若无物的穿过金色光罩走了进去。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进入了光罩之后我才发觉,在宫殿十余丈高的入口处上方,还有三个斗大的金色文字,上面写着“陨仙殿”。

    这三个字不但气势惊人,笔走勾画之间更是锋芒犀利之极,我只是稍微望久了一会儿,双目竟产生了隐隐作痛的感觉,吴灵儿同样如此。

    这让我吓了一大跳,急忙拉着吴灵儿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心里惊骇之极!

    瞅了一眼深邃的宫殿入口,我一咬牙,带着吴灵儿小心的走了进去。一进殿门后,我顿时有些愕然了。

    因为眼前出现了一条,笔直并且一眼望不到头的狭窄通道,通道同样是用晶莹透彻的美玉砌成。若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但这通道宽只有两三丈宽,却有三四十丈之高,让人走了进去后,心神压抑之极,非常不舒服。

    吴灵儿忽然扯了扯我的袖子,低声道:“师父,这个地方非比寻常,我刚刚想要用神识探测一下这个地方,可是神识一碰触四周的墙壁,就被毫不客气的反弹了回来,根本无法渗入半分去,更别说探索宫殿的情况了。”

    我心中一动,连神识都无法穿透?我当即开启了阴阳眼,向一面玉壁凝神细望。

    这才发现在上面有若有若无的莹光闪动,若不细看根本无法现,看来整条通道,已被大神通之人下了禁制了。我伸出手指,在美玉上轻轻抚摸了一会儿,虽然无法辨识禁制的确切种类,但其中蕴含的深不可测的灵力,还是让我心里微颤。

    我默然的收回了手指,单手托起下巴在通道中静静思量了片刻后,这才带着吴灵儿向前走去。此时的吴灵儿仿佛旅游观光一般,在通道内不慌不忙的左顾右盼。我笑了笑也没有阻止她,既然此地设有禁制,我倒不用害怕有人潜伏在附近偷袭了,尽可大胆的向前走去。

    不过,这好似小峡谷的通道可真够长的,我们足足走了有大半个小时,这才晃悠悠的走到了尽头,一个散着宝蓝色光芒的出口出现在了眼前。

    精神略微一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这才带着吴灵儿走了进去,结果入目的一切,让我眼神一缩,心里蓦然一惊。★首★发★追★书★帮★

    眼前竟是一间四四方方的巨大厅堂。此厅堂的面积足有三四百丈之广,雄伟宏大之极,就是同时进去数千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更加奇特的是,厅堂中均匀摆放着数十个玉制蒲团。这些玉蒲团体积不小,足够同时坐上三到四个人也是绰绰有余。而且玉制蒲团每一个都经过了精雕细磨,而且每一个上面都刻有各种我见过或者没见过的珍禽异兽,一个个栩栩如生,灵气十足,竟无一个相同。

    而就在部分的玉蒲团上,坐着数十名衣着各异的修士。这些修士除了个别几人外,全都一人独占一个玉蒲团,并且谁也没有大声说话,全都在各行其事。

    而我和吴灵儿的到来,只引得一小部分修士的懒洋洋注意。可是当我在大厅中环顾一周后,却不由得暗暗苦笑了一声,因为其中不乏有我认识的人。

    其中一个玉蒲团上坐着的男女二人,其中一个长相妖艳,身材丰满,眉眼中带着一丝春色的女修,竟然是阵盟的内门弟子智琳,此女曾经还想让她的那些入幕之宾半路劫杀我,最后要不是我饶了她一命,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而其旁边则有一位神态从容,丰神飘逸的青衫男子,想必又是一个新的追求者。

    而在靠前排位置的一人,不禁让我瞳孔一缩。此人竟然是曾经的丹盟副盟主吴庆丰,当初他设计谋害丹盟盟主,也就是宁希的父亲,妄图取而代之,最后事情败露就跑路了,想不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看见他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吴庆丰的儿子吴向南就是被我弄死的,若是让他知道了我的身份,以他仙帝中期的实力,怕是会毫不犹豫的弄死我,给他儿子报仇。

    我又观察了一下其他的修士,剩下的就全是一些生面孔,没有我认识的人了。我犹豫片刻之后,便带着吴灵儿走进了大厅之内,并随意找了一个无人的玉蒲团,学别人一样的盘膝坐下。

    因为神识在厅堂内同样受到了禁制,所以吴灵儿也看不出其他修士的修为如何。只知道,这里恐怕大部分都是仙皇级别以上的修士,仙王级别的修士恐怕反而少之又少了,说不定连仙帝级别的强者也来了不少。

    抱着这种想法,我虽然盘坐不动,却小心的一一审视了其他的修士。一会儿的工夫后,终于让我看出了一些蹊跷,发现了除了吴庆丰之外,另外两名十有八九是仙帝级别的修士。

    一位是身穿黄袍,脸庞清瘦的老年儒生。

    他一只手悠哉的倒背身后,另一只手捧着一卷破旧的竹简津津有味的看个不停,并不时的摇头晃脑几下,颇有几分书呆的模样。

    另一人则是位身穿白衣,一尘不染的中年美妇。此妇人容颜秀丽,但浑身散发着冰刺入骨的寒气,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此刻这位冷若冰霜的美妇,面无表情的擦拭一把带鞘的青色短剑,从我们在厅堂外出现到进入厅内,她就根本没有瞅过一眼,看起来非常高傲的模样。

    而其他修士中虽然也有气定神闲、冷漠之极者,但和这两人一比,那分从容就显得有些虚假了。而且这里的大部分修士,望向这两人的眼神中都不由得带有一丝敬畏之色,足以证明这二人修为不低。

    当然我心里也十分清楚,除了这三名仙帝级强者之外,其他修士中肯定也有一些特殊的家伙,一样小瞧不得。就像那王黎一样,虽然只是仙王级别的修士,但真正厮杀起来,便是仙皇级别的强者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谁知道其他人中,还会有几个这样的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不管怎样,我一番算计后,心里也是越发的谨慎了,同样也对这陨仙殿越发的好奇起来,这么多强者集中在一起,总不会为了开什么无聊的修士大会吧?

    毕竟无论是那需要三块残片才能组成的地图,还是这座空中漂浮的陨仙殿,都表现的如此神秘,甚至连仙帝级的强者也被吸引来了,说明此地肯定会有了不得的事情要发生。

    正当我思量之际,厅堂入口处又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从外面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两人来。当看清楚来人之后,我不由得心里暗暗叫苦不已。

    因为两人中的一位,竟然就是百年前和我大战一场的王黎。

    另外一位我虽然没有见过,是位面容苍白、两眼细长的中年修士。但看他与王黎一同进来,我心里已经隐隐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估计不是王黎的师父,便是长辈之类的关系,这让我不禁又有些后悔来此了。

    这时,中年修士带着王黎进入了大厅,四下冷眼一扫!随后目光在一位面色焦黄的修士脸上停顿了下来,接着就冷笑了几声。

    黄脸修士面如土色,身形有些微微颤抖起来,但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身形马上一挺,竟又站直了起来。

    “好,很好!”中年人冷笑的说了几声后,目中寒光一闪,就不再理睬的向我这边瞅来。这人的目光刚刚落到我身上,我顿时犹如被毒蛇盯上一样,不由得寒毛倒竖。

    而在中年修士身后半步的王黎,此时也已经发现了我,先是微微一愣,接着低声在中年修士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接下来的一幕,就让我有些愕然了。

    因为中年修士一听完王黎的话后,脸上竟露出了一丝掩不住的惊喜之色,虽然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但我却早已瞧得分明,这就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而此时,中年人已望见了老年儒生和中年美妇,以及吴庆丰,微微的一怔后就把目中的寒芒一收,面带春风的冲这三人一抱拳说道:“没想到霍老、袁夫人、吴盟主也到了,鲁某真是失敬啊!”

    吴庆丰听见中年人喊他盟主,不由得眼角一跳,他早就离开丹盟了,对方还这么说,显然是带着讽刺的意思。

    吴庆丰有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有什么失敬的?吴某可比不上鲁兄那么的逍遥自在,就是想来这里碰下运气而已,毕竟这是十万年,才有一次的机会。不过我听说,白胡子这次好像也得了一张别人孝敬的地图,恐怕不久也会到此的。”

    “白胡子也要来?”中年人神色变了一变,似乎对这人忌惮异常。

    “是啊!听说他因为寿元到了,这次想来陨仙殿内找些可以增加寿命的金酝果,来炼制几颗寿元丹,希望能多活个几百年。”吴庆丰洋洋的说道,似乎有些冷嘲的味道。

    我听了他们的交谈后,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凉气。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可让我知道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在这陨仙殿内竟有能延长人寿元的灵药,真是不可思议!

    难怪连仙帝级别的强者,都眼巴巴的跑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