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8章 鸿钧的仙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随着仙灵草缓缓地消失,石门上出现了一圈奇怪的符文,散发着淡淡的蓝光,我面带讽刺的斜了马儿一眼,只见它此时正在装模作样的低头啃着几株可怜的小草。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好没有听它的暴力轰门,这些奇怪的符文我从来没有见过,万一存在着什么特殊的禁制,一旦受到暴力手段,直接将洞府毁去,那这唯一的线索也将失去了。

    石门上的符文越来越亮,就像是一股能量达到一个临界点时一样,石门上的蓝光忽然爆射而出,以我仙王境界的实力竟然连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瞬间就被蓝光裹住,下一刻,便出现在一处洞府之中。

    我强忍着如传送般带来的眩晕感,第一时间抬手给自己打出了一个仙元护盾,以防出现什么变故。我刚做完这一切,就听见马儿在我身边激动的喊道:“大……大哥,你这次发了!”

    我一脸疑惑的望了它一眼,虽然是一张马脸,但却十分人性化的表现出一脸狂热的神情,我心中一动,开口问道:“哦?听你的口气,你知道这是何人的洞府了?”

    马儿听我这么问,顿时激动道:“我当然知道了,这里到处都是我以前主人的气息,这是鸿钧老祖的仙府啊!”

    我闻言一惊,这才开始细细打量起四周来。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府,四周的墙壁被休整的平平整整,墙壁上镶嵌着拳头般大小,类似夜明珠一般的东西,把整个洞府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我们身处的应该是洞府的主室,在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半人高的石台,石台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奇怪的阵盘,除此之外别无他物。而在主室的东面,有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石阶。

    看到这些东西之后,我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堂堂鸿钧老祖的仙府,未免也太寒酸了一些,忍不住开口对马儿说道:“你确定这里是鸿钧老祖的仙府?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之处啊。http://m.zhuishubang.com/

    或许是因为来到了以前主人的仙府,马儿也硬气起来,听见我这么说,顿时鄙视道:“你懂什么!你以为鸿钧老祖是你们仙王这种蝼蚁吗?鸿钧老祖那可是顶尖的存在,就连这遗留下来的仙府之中,那也是神界的规则,要是那么容易被你一个仙王窥破了,那还能叫顶尖的存在么?”

    我并没有理会马儿鄙视的语气,这是它对于鸿钧老祖发自内心的崇拜,而这也恰恰证明了马儿并没有吹牛,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里只怕真的是鸿钧老祖的仙府了。

    想清楚这一点后,我便尝试着将神识放出体外,想要看看那石阶究竟通往何处,或许在通道的另外一边,还有鸿钧老祖遗留下来的顶级宝物也说不定,但接下来的一幕,不由得让我心中一惊。

    神识居然不能外放!

    马儿仿佛也注意到了我这边的动静,一脸得意的开口道:“是不是发现神识不能外放了?我以前的主人牛逼吧!”

    神识不能外放让我对这个地方大为忌惮,看见马儿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顿时没好气道:“你别说这些没用的,这里好歹是你以前主人的仙府,赶紧找找有没有去仙界的方法,或者是解决我无法沟通天劫的方法也行。”

    马儿闻言一愣,接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那你一直牛逼哄哄的干毛啊!搞的好像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一样,到头来还是没什么卵用。”我直接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的鄙视道。

    说完没理会在那傻笑的马儿,我径直绕过了主室中央的石台,朝着石阶走去。那石台上的奇怪阵盘是这主室里唯一的一样物件,用脚想也知道绝对不是凡品,但是在没搞清楚这里的情况之前,我是不会盲目接触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是一个一人高的通道,石阶是通往上方的,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竟然连一个用来照面的物件都没有。我扭头看了马儿一眼,笑道:“这里是你以前主人的仙府,想必就算是有什么防御型的机关,也不会对你出手吧?要不你先上去看看?”

    马儿闻言一惊,紧接着一脸讪笑道:“嘿嘿……大哥,刚才装逼是我不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万一我出了什么事,我家兔兔不得守寡了啊……”

    “打住!”

    我直接制止了马儿的长篇大论,原本就没有指望这个家伙能打头阵。抬头看了一眼乌漆嘛黑的通道,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手打出仙元护盾护住全身,抬腿迈了进去。

    “砰!”

    一只脚刚刚踏入通道之中,一股无形的巨力从通道中喷涌而出,我的胸口仿佛被炮弹击中一般,整个人顿时倒飞而出,在马儿一阵惊慌失措的嘶鸣声中,重重地撞在了另外一边的石壁上。

    我顿时感觉喉咙一甜,一口内血喷吐而出,就这么一下,我竟然发现自己的肋骨断了三根!

    我心中大骇,若不是我事先打出了仙元护盾护体,这一下就算是不死,怕也是要去半条命了。我好歹也是一个仙王级的强者,在这洞府之中,竟然差一点被莫名其妙的秒杀,这让我如何不惊恐。

    “大哥……你怎么样?没事吧?”马儿急急跑了过来。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不过这到底是什么禁制,未免也太恐怖了一些!”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鸿钧老祖布下的虚空阵纹。”马儿回忆了一会儿后说道。

    “虚空阵纹?那是什么东西?”我不解的问道。

    “你没听说过也不奇怪,这是鸿钧老祖的独创法门,简单来说,也是阵法的一种。”马儿解释道。

    “阵法?你别开玩笑了,我好歹也是一个仙阵大师,这种阵法别说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况且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布阵之后的痕迹,你若是不懂就不要乱说了,总是误导我。”我一边运功接好断掉的肋骨,一边没好气的说道。

    说到虚空阵纹,马儿仿佛又变得牛逼起来,得意道:“你只是一个仙王,没有听过很正常,就是到了神界,也只有圣人那个级别的人知道主人的虚空阵纹。你之所以没有发现布阵的痕迹,那是因为虚空阵纹根本就不需要布阵的工具,直接用神识便可以刻画阵纹,在无声无息之中,便可以布下顶级大阵。”

    马儿的话听的我一愣一愣的,用神识刻画阵纹?这和我接触到的阵法完全是两个概念。这就好比一个人还在骑自行车赶路,另外一个则已经开上了法拉利,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试想一下,若是在对敌的过程之中,无声无息的布下一个顶级杀阵……光是想一想就让我的心头火热。正当我准备再详细的询问一下虚空阵纹的事情时,却发现马儿的马脸有异,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马儿叹了一口气道:“我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主人的仙府,更加没有想到这里已经布下了虚空阵纹,你还记得我们在外面看见的那两株仙灵草么?”马儿见我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如果我估计的没错,那应该就是出入这仙府的钥匙,一出一入,可如今毁掉了一株,我们想要出去,怕是不可能了。”

    听马儿这么说,我愣是沉默了两分钟,紧接着大怒咆哮道:“我靠,你他妈还能再马后炮一点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