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5章 华佗与药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关羽这么快摔下马来,不是因为曹仁在箭上的毒,箭上的毒毒性不强,而是因为那支箭本身的缘故,如果是修士中箭,这箭能直接撕裂元神,可关羽是武将,没有修炼元神,所以现在是魂魄受伤。免-费-首-发→【追】【书】【帮】

    “将军!”两个副将赶紧下马把关羽扶了起来,此时关羽已经有些神情恍惚了,他晃了晃脑袋,嘴里说道:“这箭上有剧毒。”

    我一夹马腹,马儿朝着军营门口走了过去。

    “关将军所中之毒,在下可缓解。”

    “什么人?”周围的士兵纷纷紧张起来,其中一个匪里匪气的将军更是一步挡在了关羽前面。

    关羽看了看我,嘴里说道:“此话当真?”

    我拿出一枚丹药,点头说道:“当真,关将军只需要服下此丹,病情就能好转。”

    我拿出来的丹药,是专门修复魂魄的丹药,虽然很是珍贵,但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拿出来了,我同时也知道在不久之后,就会有当世神医华佗过来为关羽疗伤,华佗能治毒上的伤,却不能治这撕裂魂魄的伤。

    关羽的神情越来越迷糊,他拼劲全力说道:“将丹拿来,喂我吃下,如若无效,杀了此二人。”

    “将军,当心有诈,末将担心此二人是故意来毒杀将军的,将军若死,我军必定全军覆没啊!”一个副将谨慎的说道。

    关羽摇头说道:“不会,看此二人打扮,像是江湖侠客,我快不行了,将丹药取来。”

    那副将点头说道:“遵命!”

    关羽服下丹药之后,顿时好了许多,精气神几乎全部回来了,只是他的左臂,依旧还抬不起来。

    关羽感受到这丹药的神奇功效,对着我抱了抱拳说道:“多谢阁下赠药,如不嫌弃,还请进营一叙,关某定有重谢。”

    我赶紧说道:“关将军,我这个丹只能暂时缓解病症,如要根治,需要刮骨,我没有办法,进去之后,我需要研究一下关将军手臂上的那支羽箭。”

    关羽哈哈一笑,直接拔出了那根箭矢说道:“不用进营,现在就可给你,不能根治也无妨,我已经差人去接神医华佗了,有华神医在,无忧也。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伸手接过关羽跑过来的羽箭,入手之后,果然感受到了一种狂暴的气息,这气息比不上轩辕弓,但也绝对不寻常,初步判定,也是一支超越了极品仙器范畴的箭。

    跟着关羽进了营地,我特意把马儿和赤兔马拴在了一起,然后进入了主账。

    关羽简单的做了一下安排之后,屏退了所有人,只留下了参军马良,然后又令人给我送来了一百金,我也没有客气,直接收了起来。

    没过多久,华佗走了进来,一看到华佗,我顿时猛的一震,就连赵依仙也同样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华佗,居然和我在仙界的时候见到的那个药老一模一样。

    “夫君,他是药老?”赵依仙小声的问道。

    我摇头说道:“应该不是,药老是一个老牌的仙王圆满强者,这华佗周身没有任何仙元波动,甚至连玄门入门都算不上。”

    “这天下居然还有这么相似之人。”赵依仙喃喃自语的说道,满脸的惊讶。

    “草民见过关将军!”华佗进来之后,对着关羽施了一礼。

    关羽也客气的说道:“久闻华神仙医术高超,关某被贼子暗算,左臂中箭,这位赵兄弟说箭上有毒,他不能根治,还得麻烦华神仙了。”

    华佗摆了摆手说道:“将军之事,我必全力以赴,神仙之名,华佗是愧不敢当。”

    关羽笑了笑,伸手直接撕开了左臂衣袖,对着马良说道:“季常,拿棋盘来,我们对弈搏杀如何?”

    马良拿来了棋盘,华佗看了看伤口说道:“箭头有乌头毒药,药性已经投入骨髓,再不医治,非但这条胳膊要废了,只恐性命难保啊。”

    关羽拿起一枚棋子,嘴里说道:“先生可医否?”

    华佗接话说道:“我虽有疗法,只恐将军受不了剧痛。”

    “剧痛?”关羽轻笑一声说道:“关某驰骋疆场几十年,出生入死,何惧之有。”

    华佗叹了口气说道:“将军请听我讲这疗伤之法之后,再做决定如何?”

    “请讲?”关羽落下一棋子淡淡的说道。

    华佗仰面说道:“先选一干净的地方,埋上一柱,柱上钉入铜环,将军需以伤臂穿于环中,我用绳缚之,然后用面罩蒙将军之首……”

    关羽转头打断了华佗,说道:“为何要把我头蒙起来?”

    华佗说道:“只恐将军看到我的疗法受惊。”

    关羽一笑说道:“我看你疗伤作甚,我要看旗!你接着讲。”

    华佗继续说道:“我用尖刀割开将军皮肉,直至入骨,用刀刃刮去骨上剧毒,然后,敷上药物,再用针线缝合伤口,再敷药,如此,方可根治。”

    关于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随后转头看着我说道:“哈哈,这位赵兄弟在你来之前,就说了要根治需要刮骨,没想到还真的是这个法子。”

    华佗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他看了看我说道:“果然是后生可畏,能够一眼找出根治之法。”

    我抱了抱拳说道:“在下班门弄斧而已,先生见笑了。”

    华佗哈哈一笑说道:“此疗法从未有过先例,我也是冥想许久才敢创新,关将军,请做准备吧。”

    关于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说道:“何须如此繁琐,我就坐这下棋,你尽管动刀就是。”

    华佗有些犹豫,他不相信有人可以忍受的了这般痛苦。

    “还愣着干什么,动刀啊!”关于淡淡的说道。

    华佗叫人取来水盆,拿出了一把刀,在火上烤过之后,伸手抓起了关羽的手臂说道:“将军勿惊啊。”

    关羽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对面的马良说道:“季常,该你落子了。”

    华佗拿着刀,割开了关羽的手臂,伤口足足有十公分宽,他拨开了两边皮肉,露出了血淋淋的白骨,随后拿出了刮刀,开始在上面刮毒。

    我皱了皱眉头,这可是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做的,承受着这种直穿骨髓的剧痛,关羽居然面不改色,而是从容不迫的继续和马良下棋,毅力果然非比寻常。

    ……

    半个小时之后,华佗缝合好了伤口,关羽面色不改,只是多了一层汗水。

    “将军,好了!三日之内,不可活动这只伤臂。”华佗也擦了擦自己的汗水,收起了针线。

    关羽丝毫不在乎,他握拳挥了挥手臂,嘴里说道:“先生真乃神医啊。”

    华佗直接跪在了地上,嘴里说道:“将军,我从医一生,从未见过将军这样的人,将军真乃天神也。”

    关羽哈哈大笑几声,对着我们说道:“华神医,赵兄弟,关某有一心愿。”

    我和华佗同声说道:“将军请讲。”

    关羽直接说道:“军中如有二位在,如同增加了数万将士的性命,关某斗胆,请二位留住军中我军将士必以国士相待。”

    药老说道:“多谢将军美意,在下一向闲云野鹤,受不得军中拘束,再者,恕我直言,在下本就不愿意治疗刀兵之伤,为何呢?因为我治好了它,就会增加更多的刀兵,医者虽又再生之德,但在下更加愿意用这微末的本领,去救治寻常百姓。”

    我也附和着说道:“将军,在下本无医术,只是偶尔碰见世外高人,求得丹药数枚而已。”

    关羽点了点头说道:“先生高义,赵兄弟谦虚,关某也就不敢想留了,这黄金百两,权做谢礼。”

    华佗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这我不能接受,如无其他事情,在下先行告退。”

    这眼神,像极了药老的眼神,我甚至觉得,这华佗,真的是仙界那个药老。

    “先生请便!”关羽说道。

    我赶紧说道:“关将军,我们也告辞了。”

    “赵兄弟慢走。”关羽接话说道。

    我跟着华佗走出了主账,一道传音落在了华佗脑海之中:“先生,请问是否真是药老?”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