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3章 密谋肃清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伪神?”羽墨疑惑的问道。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笑了笑说道:“也就是神尊。”

    羽墨说道:“蚩无是老牌神尊,我跨入神尊境界不过千年,之前他失踪不见,如果修为完全恢复了,我是打不过他的,而且我肯定他的修为应该已经恢复了。”

    “前辈为何如此肯定?”我疑惑的问道。

    羽墨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一件事情,我都发现不了现在的赵炎只是个分身而已,能让一个分身真实到我不能一眼看出来,虽然只是一个仙皇圆满的分身,那也能就证明他的修为比我还要高。”

    “嗯,前辈准备怎么做?”我开口问道。

    羽墨看了看我,突然微微一欠身说道:“恳请赵道友为了大赤天的安危,配合我演一出戏。”

    我一愣,赶紧扶了一下羽墨说道:“前辈大志,晚辈羞愧难当,前辈尽管说来听听,只要不违背本心,晚辈一定全力配合。”

    羽墨这才站直身子说道:“赵道友。”

    “前辈叫我名字就好了。”

    羽墨笑了笑说道:“好,恋凡,我打算在这一次兽潮之后,清除蚩无的余党,放这样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太危险了。”

    “前辈确定这次兽潮他们不会动手吗?”我问道。

    羽墨点头说道:“我确定不会,我每次都会特意去观察,这次的准备,基本都是蚩法地的天权战殿在不留余力的配合阵战殿在布置护阵和城外的困杀阵,天主府为了这次抵御兽潮,更是送来了很多的资源,他们的行为表示,他们绝对不会在这一波兽潮动手。”

    我想了一会儿说道:“也不一定,如果他们布置的困杀阵,最后是倒戈用来对付其他的修士军呢?”

    羽墨一愣,随后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我在阵战殿里面有一个内应,是我妖神宫的一名长老,她精通阵道,如果他们要在阵法里面做手脚,完全可以看的出来,为了避免误杀,所有的困杀阵对仙界的修士是没有作用的。★首★发★追★书★帮★”

    我这才放心下来,问道:“前辈是打算利用他们打退兽潮之后,再干掉他们?”

    “嗯,不过这需要恋凡你的协助。”羽墨说道。

    “怎么协助?还请前辈明示。”

    羽墨说道:“从你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办法,原本就想着找一个机会和你单独聊聊,让你故意犯错被惩罚,从而配合我的计划,我倒是没想到你突然对阵战殿动手了,这样更好,我也不用特意避开天主府的耳目来找你了。”

    我瞬间就明白了羽墨的意思,嘴里问道:“呵呵,怪不得之前在阵战殿营地外面,前辈这么生气,前辈是想把我关在执法殿,等到第二次兽潮来的时候,以我为奇兵,做掉蚩无的人对吗?”

    羽墨点头说道:“没错,你也别客气叫我前辈了,如果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墨姨吧,我确实是这个想法,我会是以你杀了赵炎为罪,强行将你关押在这里。等到兽潮那天,你也可以不用出现,让他们去拼杀,他们断然不会让这一波兽潮得逞,先消耗一下他们的力量,如果我们打退了兽潮,等到就在庆功宴上动手,如果实在坚守不住,到时候你再出来帮忙,那些人你也都见过了,十五个仙帝强者已经确定,都是蚩无的人,胜局确定之后,只要一口气干掉他们,其他的人都会作鸟兽散。”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嘴里说道:“墨姨,此事有些不够稳妥,不确定的因素太多。”

    “什么不确定的因素?恋凡,你是担心我真的害你?我羽墨可以对天启誓……”

    我赶紧摆了摆手说道:“不是,墨姨你如果要害我,也不用等到现在,我说的不确定的因素有两点,第一,这房间里面都是高级护阵,把我关在这里,我没有反抗能力,我担心蚩法天他们回来偷摸把我做掉。”

    “不会,我会看好这里,我会给阵旗,你随时可以走掉。”

    “如果你被调虎离山了呢?就算你给我阵旗,他们稍微一试探,就露馅了,这样更加打草惊蛇。”

    羽墨顿时哑口,我继续说道:“第二个不确定的因素在我身上。”

    “你?你只需要时机到了直接出来就行。”

    “对,我是可以这样,可是在蚩法地他们看来,我凭什么被关了这么久还要出去帮忙防御呢?而你把我关了起来,这本身就不符合为大赤天着想的理念,只会惹人怀疑。”我分析道。

    羽墨点点头:“确实是会怀疑,恋凡,那你有更好的计策吗?”

    我点头说道:“我觉得如果按照常态发展,为了挡住兽潮,你不应该惩罚我,所以一切照旧,还按照原来商量好的,我来做先锋。”

    “然后呢?”羽墨问道。

    “然后在兽潮来临的时候,会有很多虚空兽绕过我冲击护阵,先照旧抵挡兽潮,等到大局已定的时候,我突然杀回来,墨姨你们从里面杀出,借着混战的时候,偷袭干掉那十五个仙帝强者。”我直接说道。

    羽墨点点头说道:“嗯,这样最好,我一会儿去做个详细的计划,让他们的人分别锁定偷袭目标。”

    “墨姨,最好不要告诉其他人,偷袭的事情,我们来做就好,告诉别人不安全。”

    “就我和你?”羽墨疑惑的问道,随后继续说道:“我现在身上有伤,哪怕是偷袭,我最多也只能在他们发现之前干掉四个仙帝,一旦他们发现了,会挑起战殿之间的混战,那就麻烦了。”

    “嗯,我知道。所以,我们这样……”我越说越小声,羽墨的脸色也越来越好。

    商议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我和羽墨也达成了一个共识,这才准备离开这里。

    羽墨刚想收起禁制,我赶紧问道:“墨姨,我听说那虚空兽的攻击带毒,你受伤是不是因为中了毒?”

    “是的,上一波兽潮,我被十几头九级巅峰虚空兽围攻,一个不小心中了毒,这种毒很难化解,就连药老,也只能抑制住毒素,不能彻底化解。”羽墨无奈的说道。

    “墨姨能否给我看看,如果是毒的话,我可以试试看。”

    羽墨有些怀疑,不过也没有拒绝,把手伸出来,露出了白皙的手腕。

    “墨姨放开心神。”我把手腕贴了上去,化毒运转起来,很快,我便察觉到了一丝丝流淌的毒素。

    这毒素很是厉害,几乎渗入到了经脉细胞里面,这种情况,哪怕修为再高,也逼不出来,不过我的化毒络却可以把它们全部弄出来。

    “墨姨,需要一点时间,您完全放开心神,我先把毒素逼出来。”我开始注入化毒仙元进入羽墨的经脉。

    羽墨完全放开,丝毫没有任何的怀疑,这也说明了她很信任我,如果在这个时候我要害她,哪怕她再伪神,我也能干掉她。

    半个时辰之后,羽墨经脉中的毒素全部被我逼了出来,化毒络再次一卷,那毒素直接被我卷走,只是微微一运转功法,那些毒素就被我炼化。

    这毒毒性不算很强,强的是可以融入经脉的细胞,这会造成经脉无力,仙元运转不顺,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好了!”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满脸不可置信的羽墨说道。

    羽墨足足震惊了十几秒钟,这才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笑了笑说道:“我有秘法,刚好可以解毒,如果是其他的病症,我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墨姨,你需要继续伪装成伤势未愈的样子,要不然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羽墨点头说道:“恋凡,多谢了,我们出去吧。”

    走出房间,门口只剩下了药老,药老一脸焦急的说道:“你们怎么才出来,我多次触动禁制你们都没看到?”

    羽墨疑惑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我多加了一层禁制,没有发现你的动静。”

    “蚩殿主见你们许久没有出来,就带人去赵殿主的府邸了,说你们肯定打起来了,他要先控制赵殿主的道侣,以防不测!我根本就拦住。”药老快速的说道。

    “王八蛋!!!”

    我低骂一声,云翼双翅一展,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加更十一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