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6章 副盟主逼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滚开,知道我是谁吗?”宁希冷声说道。★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那两个女修冷笑一声说道:“大小姐,明说了吧,副盟主说,谁都不能进去,尤其是你。”

    我呵呵一笑说道:“这个副盟主,是不想让你父亲好起来了。”

    我记得那个副盟主,名叫吴庆丰,是吴向南的父亲,吴向南那个人小肚鸡肠,为人狠辣,他这个老爹,也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宁希说道:“副盟主是我父亲的结拜兄弟,应该不至于……”

    我指了指那两个仙皇境界的女修说道:“这不明摆着么?”

    “你是何人?”其中一个女修皱眉问道。另外一个女修更是没有客气,直接说道:“不是丹盟的弟子,请离开这里。”

    “放肆!是赵大哥我请来的贵客!”宁希怒声说道,“滚开,我要进去看望父亲!”

    “大小姐,再执意如此就别怪我们无礼了。”那两个女修直接说道。

    我冷笑一声说道:“很明显,这就是在逼宫,宁希师姐,不介意我强闯吧?”

    “哼,就凭你?”其中一个女修冷笑一声,领域直接轰了过来。

    我反手一巴掌拍了出去,那女修的领域就停滞不前,这女修也不过仙皇一层而已,而且还是个普通的仙皇一层,要在我面前用领域,还差了很多。

    宁希摇了摇头说道:“赵大哥,药老前辈性格很怪异,最烦人家打搅他用药,所以……”

    “你觉得那个吴庆丰不让你进去或许是为了治好你父亲?”我疑惑的问道。

    宁希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我叹了口气说道:“但愿如此吧,问问她们还需要多久?”

    宁希转头问了一句,其中一个女修说道:“短则三天,长则半年。”

    “不可能,药老说了,只要五天时间,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宁希直接说道。

    我摊了摊手说道:“你看,我觉得时间一到,就闯进去再说,药老用药,肯定是有禁制的,他不可能让别人打扰到他。”

    宁希想了想,点点头说道:“那行,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就进去。”

    我嗯了一声,抬手挥出十个仙帝境界的仙傀,直接把这房间的门给围了起来。免-费-首-发→【追】【书】【帮】

    那两个女修看到这些仙傀之后直接愣住了,她们再也不敢发一言,甚至犹豫着要不要发出传讯飞剑,到了现在,她们才知道我们说的闯进去,根本就是很简单的事情。

    宁希紧张的看着房间门口,她心里同样担心那个吴庆丰真的害她父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宁希心里很煎熬,我的心里也很煎熬,那个药老,我没有见过,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脾气如何,我很想直接闯进去,可我同样怕冒犯了他,赵依仙的病,整个仙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能治。

    越来越多的丹盟强者遁了过来,其中还有两个仙帝,他们过来也只能看着那十个仙帝境界的傀儡叹气。

    半个时辰后,房间门打开,宁希身体一抖,就看到吴庆丰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他看到外面的情况一愣,随后问道:“宁希侄女,这是怎么一回事?”

    宁希对着吴庆丰施了一礼,嘴里说道:“吴叔叔,我父亲如何了?”

    吴庆丰看了看我,嘴里说道:“没事,一切顺利,药老说宁老哥的丹田开始复原了,不出十年,就能够全部恢复,着还多亏了你从秘境内拿出来的丹果。”

    “真的吗?”宁希脸色一喜,继续问道:“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父亲?”

    吴庆丰摇头说道:“不可,药老说了,宁老哥现在需要封闭五识静养,看到你,他可能会激动,造成不可控制的麻烦。”

    我呵呵一笑说道:“那药老前辈现在何处?”

    “就在里面。”

    我继续问道:“药老前辈也没打算出来吗?”

    “嗯,药老前辈准备在宁老哥房间里的修炼室闭关修炼,冲击仙皇境界,现在已经开始闭关了。”吴庆丰说道,随后对我抱了抱拳说道:“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位小友叫做恋仙吧?”

    我呵呵笑了笑说道:“我本名赵恋凡,对了,吴向南是你儿子吧?”

    “正是犬子,小友为何询问起他来?”吴庆丰疑惑的问道。

    我摊了摊手说道:“没什么,在秘境里面,他几次三番想要杀我,被我失手干掉了,抱歉啊。”

    “什么?”吴庆丰突然眼神一冷,眼中杀机顿现,浑身气势不断的攀升,他愤怒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碍于我身后的十个仙帝境界的仙傀,他早就一巴掌拍死我了。

    我淡声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吴副盟主不会觉得你那混蛋儿子比我的命要珍贵吧?”

    “呵呵。”吴庆丰干笑一声,迅速冷静下来,他淡淡的说道:“确实如此,我早就告诫过他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叫他不要到处惹事,这次被小友杀掉,也算是他咎由自取,不怪赵小友。”

    “话是这么说,不过一转头,你就会联系无数强者来杀我对不对?”我开口问道。

    这个吴庆丰听到我杀了他的儿子,只是象征性的生气了一下,随后迅速冷静下来,不仅如此,还主动为我开罪,这就说明他有问题。

    每一个仙帝强者,都有自己的骄傲,这里这么多人在场,他能够忍辱负重,如果不是为了日后报仇,那肯定就是宁希他父亲很有可能已经被吴庆丰害了,甚至那个药老,估计也凶多吉少了。

    我问这个问题,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作为丹盟的副盟主,想巴结他的宗门不要太多,要凑出十个以上的仙帝强者,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他现在没有时间而已。

    吴庆丰一愣,直接说道:“赵小友说笑了,我吴庆丰光明磊落,绝对不会做那种口是心非的事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赵小友是来找药老帮忙的吧,现在药老闭关,闭关之前千叮万嘱,叫我们不能打扰,所以赵小友要找药老,需要过一段时间才来。”

    “过多久?”我疑惑的问道。

    吴庆丰说道:“药老卡在仙王圆满无数年了,根基很强,这次他救了宁老哥,丹盟拿出了最珍贵的仙丹,助他跨入仙皇境界,应该只需要半年的时间。”

    “你真的不杀我?”我再次问道。

    吴庆丰直接说道:“我可以对天启誓!”

    “那你就是在撒谎了!”我冷哼笑一声,他可以不杀我,那就证明他另有所图,他已经是丹盟的副盟主了,再想要的位置,自然是盟主,那么也就是说,宁希的父亲,还真的可能被害了。

    这是丹盟内部的事情,虽然宁希是我的朋友,但毕竟和我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那药老也是关系到赵依仙的恢复,我可不能让他真的出事了。

    “你说什么?”吴庆丰冷声问道,抬手就抓出了攻击法宝。

    我抬手再次挥出十个仙帝境界的仙傀,嘴里说道:“你要动手你尽管试试,不是我吹牛,我完全有灭掉丹盟的实力。”

    话一说完,我拉着赵依仙抬脚就朝着房间里面走去,这房间有屏蔽禁制,神识根本就扫不进去。

    宁希紧紧的跟在我后面,二十个仙傀挡在门口,丹盟的那些强者,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动作。

    一走进房间,宁希突然一愣,因为那床榻之上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人,不仅仅是床榻之上没有人,这个房间里面也没有任何人存在。

    房间里面的修炼室打上了禁制护阵,里面应该是有人的。

    “赵大哥,我父亲会不会在修炼室里面?”宁希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你父亲还活没活着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那个吴庆丰心里有鬼,我们得进去看看。”

    宁希点点头,直接走到修炼室门口,伸手触动了一下外面的禁制,静等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修炼室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是谁?”

    “是药老的声音。”宁希低声说道,随后又大声说道:“药老前辈,我是宁希。”

    “哦?为何打扰我闭关?”药老冷声问道,似乎很不开心。

    宁希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父亲不在床榻上了,我想问问我父亲是不是在修炼室之中?”

    “在,你不用担心,我需要陪护,所以一起带进来了,你父亲一切安好,你请回吧。”药老说道。

    宁希松了口气,我却皱了皱眉头,因为从这声音之中,我听出了一些虚浮刻意的气息,我的三生玄决是天地衍生出来的天然功法,完善与三生万物的过程中,对于真伪分辨,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这声音宁希分辨不出来,但是我却可以。

    我直接抬手轰出一拳,那门外的禁制就被轰的粉碎,宁希疑惑的看着我,神识跟着我的神识扫了进去。

    宁希的动作比我还快,她一步冲了进去,直接祭出了自己的攻击法宝,对着里面那个人说道:“药老,我一向敬你,可是你却欺我,我父亲呢?”

    我摇头笑了笑,这个看上去像是一个小老头的修士,绝对不是药老,他身上的气息有伪装,而且里面丝毫没有仙灵草的气息,如果真的是药老,他用药无数,周身缭绕的仙元怎么可能没有药气?

    “他根本就不是药老!”我说着领域直接轰了出去,仙元大手毫不客气的抓向了他。

    (今天暂且两更,忙完事情再补更回来,抱歉,朋友们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