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5章 依仙的下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轰~~”只是那女修的仙元大手慢了一步,并没有能够阻挡男修的领域,而那个男修似乎也想要发泄自己的愤怒,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浑身气势暴涨,抬手轰出一拳,一道拳芒轰在了他的领域上,那男修的领域瞬间就碎裂开来,拳芒余威不散全部轰向了那个男修。

    那个男修脸色一变,抬手就祭出一个防御法宝,后退一步,挡住了拳芒的余威。

    他没有再说话,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装逼不成反被干,这种心情让他觉得很尴尬。

    那女修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嘴里说道:“这位道友,师兄没有要杀你的意思,他只是想用领域束缚你,还请道友不要动怒。”

    看到他喜欢的女子对我求情,这男修更是愤怒,抬手就祭出了法宝,嘴里说道:“师妹莫要低声下气,看我斩杀这厮,你帮我掠阵!”

    “吴向南,你如此暴戾,不怕辱了我丹盟的名声?”那女修是真的生气了,直接叫出了男修的名字。

    吴向南一愣,似乎松了一口气,他收起法宝,嘴里说道:“师妹,莫非你以为我打不过他?”

    “你若打的过我,你早就动手了。”我嘲讽一句,收起水晶球说道:“既然师姐没有见过我的道侣,那我就先告辞了。”

    听到他们是丹盟的人,我本来还有些兴奋,可是看到这个男修,我就没打算把丹盟的事情问出来了,这个王八蛋要是知道我有求于丹盟,更加会为难我,至于干掉他,那就算是和丹盟结仇了,这个男修在丹盟的地位,应该不低,最少也是一个内门弟子。

    “这位师弟留步,既然你已经寻了这么多地方了,那我们一起去寻找剩下的地方吧。”女修说话间,一步跨到我的身边,再也没有理会那个吴向南。

    我心中也是无语,这女修不知道是单纯还是傻,如果真的想帮我,就应该让我走,这点仇还可以解,现在这样过来,就是直接帮我拉仇恨了。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师妹,你……”

    “你先回去准备吧,我找完苍茫山就回来,这位师弟,我们走吧。”女修说着直接朝着前面飞去。

    吴向南看着那女修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道:“蝼蚁,你若敢对我师妹不敬……”

    “师姐等等我,我带你去一个风景极美的地方,我们秉烛夜谈,畅聊一番。”我直接打断了这个吴向南的话,朝着女修追了上去,威胁我,我气不死你?

    吴向南并没有追过来,他愤怒的大喊一声朝着山下飞去,我很快追上了那个女修。

    “呵呵,你胆子真大,你怕他报复你吗?”那女修笑着说道。

    我也笑了笑,突然认真的问道:“你不是也在帮我拉仇恨么?我想问问你是何居心?”

    女修一愣,嘴里说道:“自然是为你好,不对,是为你的道侣好。”

    我听完浑身一震,赶紧抱拳说道:“师姐是否见过我的道侣,如果见过,还请告知,赵恋凡必报大恩。”

    女修见我这样,赶紧说道:“你先别激动,我确实见过你的道侣,我之所以要求和你同行,是不想让吴向天听到,我怕他会找你道侣的麻烦。”

    “师姐的意思是,吴向天能够找到我的道侣?敢问师姐我的道侣此时人在何处?”我很激动,真的很激动,寻找了这么久,无意中的一次帮忙,反而让我得到了她的消息。

    女修说道:“他不一定找的到,但是我碰到过你的道侣很多次了。”

    “请问在哪里?”我赶紧问道。

    女修稍微回忆了一下说道:“第一次见到她像你水晶球里面的影像一样,是五年前在大赤仙城的传送广场,和你水晶球里面的影像基本相似,后面见到她的时候,也都是在那里,不过苍老了很多,变成了一个老妪,而且容貌也改变了,我当时没有认出来,因为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给了她一些仙晶,第二次见到她,我都没有想到是她,给她仙晶的时候,她说她不能收了,我已经给过一次了,她这么说了之后,我才知道她就是我第一次给仙晶的那个。”

    “传送广场?老妪?”我皱了皱眉头,突然心头一震,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传送广场的那个老妪,我们刚来大赤天的时候,她还来询问过我们是不是来自大紫天!!!

    两行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我现在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那个老妪,就是赵依仙,没错,就是赵依仙,而不是蛟萌萌,智琳说过,蛟萌萌的修为在短时间之内被提升到了仙王,而之前蛟夜和我说过,只要她的修为到了仙王,就会记起所有的事情。

    “是的,我曾经问她为什么要一直待在传送广场,她说她在等一个人,想看那个人最后一眼,如果可以,和他说上几句话,就心满意足了,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她在等的人,就是你。”女修说道,抬手用仙元勾勒出来了一个影像,而这个影像,就是我之前见到的那个老妪。

    我颤抖着手摸向了那个影像,想起了一幅幅画面,那老妪见到我和沈冰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她心里肯定特别难受,上来问了我们一句是不是来自大紫天,然后就没有后话了。

    后面,她眼睁睁的看着我送沈冰到了飘雪仙宫,并且亲眼看到了沈冰送给了我一个玉簪子,回来的时候我再次碰到她,问她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要问,她却和我说:“你的道侣好漂亮,你们看上去好恩爱的样子,她还送你玉簪子,在仙界,玉簪子可是女修送给男修的定情信物。”

    我当时没有半点解释,因为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去和一个外人解释,因为我的默认,肯定让她误以为沈冰真的是我的道侣。

    而在那之后,她似乎真的没有去传送广场了,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吴起歌的启灵丹阁门口,我们说了几句话,然后我去处理妙丹丹阁的事情去了,说好回来帮她修改一下功法,或许可以突破,可是回来之后,她却不辞而别了,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此时想来,第一次在传送阵广场的时候,见她落泪,她说是看到我和沈冰,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和她的道侣,才触景生情。

    而第二次我在大赤仙城的街边看到她,给她仙晶的时候她的眼神很闪躲,根本就没有看我。

    “她不让我帮她修改功法而不辞而别,是怕我发现她的内丹被拿走了。”我喃喃自语的说道,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流泪,心里,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对赵依仙的愧疚和对自己的自责。

    “你说什么?”女修疑惑的问道。

    我伸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对着这个女修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嘴里说道:“多谢师姐给我的信息,请问师姐最后一次见到我的道侣,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三个月前,在大赤仙城城外的芒砀山,她……她……”女修说道这里,语气变得犹豫起来。

    “她怎么了?”我赶紧问道。

    女修叹了口气说道:“芒砀山是一座匪山,上面居住的都是一些打家劫舍的匪修,也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我亲眼看到那个老妪,哦不,亲眼看到你的道侣走上山去,我当时有拦她,她说自己是去帮忙的,顺便混口吃的。”

    “帮忙?帮什么忙?”我皱眉问道,心里也知道赵依仙是在躲我,要不然她也不会去那种地方。

    女修说道:“我不清楚,不过想来也是打杂吧,对了,还有一点比较奇怪,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的修为是仙将八层,而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的修为已经只有仙将一层了。”

    我赶紧拿出了一枚戒指丢给那个女修,嘴里说道:“多谢师姐,我这就去芒砀山,告辞!”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