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6章 禅杖紫金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吴炳财过了没多久就打开了禁制,他此时仙元确实已经恢复满了,不过他在禁制里面做了什么,我却不得而知,即便如此,我还是相信这吴炳财不会无缘无故的停下来恢复仙元。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走吧。”吴炳财说着离开了原地,我的神识落在了他原本站立的地方,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我点点头,跟着二人继续往前走,即便如此,我的神识依旧还是没有离开吴炳财刚才站立的地方,如果后面没有沈冰跟着,我倒不会去在意,现在后面有个沈冰,那吴炳财在这里做点手脚,那沈冰可就要遭殃了。

    别看沈冰是仙王中期强者,这里的杀气集中区域,就算是沈冰也防御不了,虽然这外围能够干掉沈冰的杀气集中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因为这个,我隐晦的丢出了一枚阵旗在吴炳财刚才站立的位置。

    走了没几里,我总算明白过来,吴炳财刚才恢复仙元地方不过三尺开外的地方,那个杀气集中区正在慢慢的靠拢过来,而这个杀气集中区,恰好是可以干掉沈冰的程度。

    沈冰没有瞳术,也没有阴阳眼,这里的杀气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规避,她一直在追踪我们,虽然没有用神识跟着我们,但是她完全可以从空气波动来判断我们行走的轨迹,如果她真的从那个杀气集中区路过了,我敢保证,就算她侥幸不死,也会重伤。

    这吴炳财应该是已经发现沈冰在跟踪了,所以在故意布下陷阱,想要置沈冰于死地。

    我没有打草惊蛇,等到了五十里之后,我的神识扫到那个杀气集中区已经彻底的包裹住了我的那一枚阵旗,阵旗瞬间就被绞成碎渣,碎渣落在地上,只留下了一点痕迹,不过这点痕迹已经足够让沈冰发现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隐晦的丢出一道射传讯飞剑,告诉沈冰要必要有阵旗碎渣的地方,这才继续跟在后面。

    刘建奇现在正在全部抵抗这里纵横的杀气,所以并没有发现我丢出飞剑,可是吴炳财却看到了,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依旧带着我们全力赶路。

    又是走了万里之地,这里的杀气薄弱区也越来越少了,而在我们的前面,形成了一道集中区交汇处,要想再进去,就必须强行越过,好在这集中区里面的杀气并不致命,不过轻伤是难免的。

    吴炳财停了下来,他有些忌惮的说道:“路是越来越难走了,前面就有一个死亡区,我和刘城主可以用血遁的方式过去,赵道友才仙士九层,恐怕过去困难。”

    我笑了笑说道:“没事,我换个防御法宝就行了。”

    我抬手祭出了苍炎神盾,这苍炎神盾是下品仙器,抵抗这里的最薄弱的杀气还是没有问题的。

    “下品仙器?果然富有啊。”吴炳财艳羡道,随后直接冲了出去。

    “噗噗噗~~”几道杀气终究没有被挡住,撕开了他的防御法宝和仙元护盾,在他身上留下了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他抬手吞下一枚丹药,看着同样受了伤的刘建奇也冲了过去。

    我的神识一直在监控吴炳财的一举一动,我担心他还会用同样的手段在我们路过的地方留下那种能够让杀气集中区移动的东西,让沈冰无辜丧命。

    “赵道友,先过来。”刘建奇催促道。

    我点点头,仙元驱动着苍炎神盾,快速冲出了那一片区域,狂暴的杀气全部轰在了我的苍炎神盾上面,却全部被挡住,我的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

    “仙器果然不一般。”吴炳财和刘建奇同时说道,我笑了笑,嘴里说道:“继续走吧。”

    “前面更加凶险,我建议我们三人的领域外放,配合仙元护盾,叠加在一起,至于防御法宝,就用赵道友的这个盾牌,这样我们的速度就会更快。”吴炳财建议道。

    我点点头,领域叠加自然更好,速度也确实可以更快,更加关键的是,如果这样的话,这吴炳财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去做手脚了,身后的沈冰也会安全很多。

    经过磨合之后,三人的领域初步叠加在了一起,我用苍炎神盾把三人都护住,吴炳财更是尽力的观察着杀气,速度也提升了很多。

    只花了不到半天的时间,我们就来到了一片空地,这一路上可谓是艰险万分,来到空地上的时候,我们几乎都变成了一个个血人,身上的衣甲全部被杀气撕成布条。

    不过这种伤势对于修士来说并没有什么,这空地的前面是一片凹地,足足有方圆百里之大,而且及不平整,坑坑洼洼,这里面的杀气更密集,里面的雷属性气息更是浓郁,就算不用阴阳眼,也能看到这洼地里面是雷光四溢,看上去,就犹如一个巨大的雷池。

    “就是这里了。”刘建奇说道,吴炳财点点头,嘴里说道:“这雷池附近的杀气似乎全部被雷池吸走了,周围方圆一里,都是安全的,我们可以撤掉护盾和防御法宝了。”

    我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只不过吴炳财不说,我也不会主动说出来,这吴炳财心怀叵测,不得不防。

    我撤掉了领域和防御法宝,换了一套衣服,神识扫了扫周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皱眉问道:“这附近不像是有遗迹存在。”

    刘建奇呵呵一笑说道:“那是被隐匿起来了而已。”

    “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有阵纹波动,如果我连阵纹都感应不到的话,那这上古遗迹的阵法我没有办法打开。”我直接说道。

    刘建奇摇头说道:“非也,这上古遗迹的洞府不是被隐匿阵法隐藏起来的,而是被一个法宝隐藏起来的。”

    刘建奇说着抬手祭出了一杆僧人才会用的金色禅杖法宝,对着右前方三丈处的距离轰出一道器芒。

    “轰~~~”仙元炸裂开来,一个足足有一座房子那么大的紫金钵倒扣在雷池之中,这紫金钵出现之后,似乎惹怒了周围的杀气,那些已经凝聚成实质的杀气不断轰在紫金钵身上,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声音。

    可是这紫金钵却没有出现任何的划痕,这绝对是一件不错的防御法宝,甚至比我的苍炎神盾还要厉害,看着这禅杖和紫金钵,我突然有点想笑,如果这刘建奇白须白发,再换上一身袈裟,那不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法海么?

    “这紫金钵不错,不但是个顶级的防御法宝,还是一个隐匿法宝,就连我都看不出来。”吴炳财惊讶的说道。

    刘建奇点头说道:“这紫金钵和我这禅杖,是一套组合法器,也只有我这禅杖,才能让这紫金钵现形,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上古遗迹在这里,可是没有人找得到,我也是偶尔得到了这个禅杖,才有把握找到上古遗迹所在的。”

    “一套法器?刘城主,你这禅杖,不会是从一个叫法海的老和尚手里抢过来的把?”我惊讶的问道。

    让我更加惊讶的是,这刘建奇居然点点头说道:“确实是从一个僧人手里得到的,不过那个僧人却不老,很是年轻,至于叫不叫法海,我却不知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