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6章 阵旗哪去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个阵法名为束元阵,不过等级却只有八级阵法水平,八级阵法对我来说轻而易举就可以掌控,如果化成别的仙阵师,或许要费点手脚,因为这些阵旗都是特殊材料炼制的,根本就看不清楚阵旗所在,所以也找不到阵基和阵心,而我有阴阳眼,完全可以。免-费-首-发→【追】【书】【帮】

    阵旗被我的仙元卷起,准确无误的钉入束元阵之中,阵法的阵基疯狂的转化,阵心瞬间就被我的仙元沟通到。

    “轰轰轰~~~”狂暴的仙元在挑战台上炸开,五光十色,好不壮观,擂台的护阵在仙元炸开威力的影响下,发出一阵阵松动的动静,站在擂台外面的围观修士生怕被波及,纷纷后退几步。

    蚩天傲的那把蓝色的长剑威力超乎了我的想象,那些细入丝线的剑芒更是疯狂的炸开,就好像原子弹一样在我身边炸响,苍炎神盾疯狂的转动着,挡住了一道又一道的剑芒,我的识海传来一阵阵生疼,苍炎神盾险些脱手,领域和仙元护盾也全部被撕裂,两道细细的血痕在我身上划开,瞬间就炸裂成了手腕大小的伤口,一道在我的前胸,一道在我的大腿。

    此时的我有些后悔,后悔光顾着闭关,没有去炼化三昧真火,如果有火焰护盾,这剑芒根本就伤不到我。

    一边的蚩天傲同样不好受,他的防御法宝虽然也是一件下品仙器,但是他的仙元浑厚程度远不如我,仓促之下根本挡不住我那几道戟芒,整个人被轰退数十米,张嘴就喷出一口内血,胸口上,更是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

    “如此实力,怪不得这么嚣张,不过你的死期到……”蚩天傲的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个挑战台上的束元阵的作用目标竟然变成了他自己。

    他周身缭绕的仙元顿时变得迟钝起来,运转的速度足足慢了一倍有余。

    “嗯,我的死期还很远,但是你的死期到了!”我张嘴吞下一枚仙丹,领域瞬间裹住了他,手中的长戟卷起狂暴的仙元,几乎凝聚成了一道实质的戟芒。

    这一招,我是决定干掉这个蚩天傲的,因为我发现这个蚩天傲还有后手,他的手里已经出现了一张九级火球符。「^追^书^帮^首~发」

    九级火球符,哪怕是对付仙王强者也有效果。如果这九级火球符真的激发出来,我根本就没有机会挡住,如果我炼化了三昧真火,那完全可以挡住,可是三枚真火现在还在我的戒指里面。

    “去死吧!”几乎在同一时间,我和蚩天傲齐声喝道。

    蚩天傲一口精血喷在那九级火球符上,一种强烈的符篆道韵瞬间就锁定了我,眼看就要激发出来。

    我心中大惊,那凝聚出来的戟芒并没有批出去,而是云翼双翅全力一展,瞬间就来到他面前。

    蚩天傲一惊,这么近的距离,他已经不敢再激发九级火球符了,一旦激发被我当住,他自己也会受到波及,火球符不是神通,而是辅助攻击符篆,这种符篆可是无差别攻击的。

    在他犹豫的瞬间,我的戟芒直接劈了下去,再加上蚩天傲受到束元阵的影响,行动变得迟缓了一些,他的防御法宝还没有来得及祭出,就被我的戟芒撕掉了小半边身子。

    “大胆贼子!敢杀我家少爷!”那两个仙将后期瞬间跃上挑战台,一个对着我轰出一拳,另外一个瞬间挡在了蚩天傲的生前抬手抓起蚩天傲被我撕裂的那半边身子,就合了上去,数枚仙丹出现在他手中,他快速的把这些仙丹塞进了蚩天傲的嘴里,手中的手决不断的变换着,一个个手印打在了蚩天傲的身上。

    那一拳偷袭轰在我的苍炎神盾上面,我张嘴喷出一口内血,连退数十步,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蚩天傲虽然命保住了,但是却已经重伤,就算要恢复,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现在突然出现的两个仙将强者,让我有些难以应付。

    “怎么?挑战赛还能帮忙的?”我看着挑战台边的裁判,皱眉问道。

    那裁判转头看了看一边的阵法屏幕,屏幕上显示这次赌外围的下注金额,很多人都买我赢,总投注加起来足足有中品仙晶一百多亿,下品仙晶五万亿多。如果全部换算成下品仙晶,那就是六万多亿。

    六万多亿下品仙晶,或许对于飞船方和蚩天傲来说没有什么,这洲际飞船能飞一趟,光船票就能赚上几百万亿,除去消耗的成本,估计也能赚到百万亿以上。

    可问题是现在的赔率让人很苦恼,一比二十,如果我真的赢了,那这赔出来的仙晶,基本上能让这洲际飞船白跑一趟。

    这种事情,洲际飞船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那些买我赢的修士也很是激动,纷纷抗议起来,说对方破坏规矩,嚷着喊着说我已经赢了。

    那挑战台的裁判跳上擂台,嘴里说道:“挑战赛并没有结束,被挑战者作弊,使用阵旗,这才导致占得上风,如果要说结束了,也是被挑战者作弊,如果各位道友说饥挑战结束了,那也是被挑战者输。”

    裁判这话一说出口,下面纷纷炸开了锅,这里的大多数人都买了我赢,很多甚至都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可是突然要判我输,这结果他们谁能接受的了?

    一些脾气暴躁的修士已经祭出了自己的攻击法宝,浑身气势不断的提升,似乎准备为自己得到的不公平待遇动手了。

    大多修士还是理智的,他们说我并没有使用阵法作弊,因为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布置阵法。

    那裁判抬手挥出一个监控屏幕,把画面调到了我的仙元卷起阵旗的那一秒,然后朗声说道:“大家没有看到阵旗吗?这就是证据。”

    所有人渐渐平静下来,在挑战台上使用阵法,那和作弊没有什么区别,虽然大家都知道我这几枚阵旗根本就构建不了什么阵法,甚至连布置最简单的阵法都不够,可是阵旗就是阵旗,就好像我们在考试的时候被抓到用小抄,哪怕小抄上没有考题的答案,那也是作弊。

    这裁判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因为不能让我赢,所以才这样说。

    我冷笑一声,突然问道:“请问你可以用这四枚阵旗来布置一个阵法吗?”

    那裁判转头看了我一眼,嘴里说道:“无论如何,你这已经出现阵旗了,就是作弊,作弊就是输。”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喜欢用阵旗来攻击,这样看起来很厉害,不行吗?”

    “你少强词夺理,普天之下,哪有用阵旗做功法法宝的?”那裁判冷笑着说道:“而且你的阵旗后面去了哪里?你心里明白。”

    “我的阵旗被我自己收起来了,我突然又不想装逼了。”我直接说道,事实上,阵旗已经没入了阵法中消失不见,我却故意说是我自己收起来了,这个谎言很明显,那个裁判肯定会揭穿。

    而我挖了一个坑,就是想让裁判去揭穿我。

    “你撒谎,我看的清楚,你的阵旗后面没入了阵法之中。”

    果不其然,裁判直接揭穿了我。

    我继续狡辩:“没有,我确实是收起来了。”

    “呵呵,到现在还撒谎,我就让各位道友看看,你的阵旗到底去哪了。”裁判说完之后又是一抬手,监控阵法屏幕再次动了起来,速度慢了很多倍,能够很清晰的看见我的那四枚阵旗分散飞向了四个地方消失不见。

    我彻底松了一口气,嘴里说道:“这能说明什么?”

    “这说明你的阵旗不是被自己收起来的,而是分别没入了阵法之中。”裁判直接说道。

    我哈哈一笑,朗声说道:“原来这挑战台上本来就有阵法的啊,也不知道这阵法是谁布置的?又是给谁使用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这话一说出口,所有人但是明白了过来,挑战台下顿时就炸开了锅,那裁判更是脸色一变,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就算是白痴都知道,四枚阵旗,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布置任何阵法。

    哪怕是最简单的一级阵法都不可能,这四枚阵旗确实是消失了,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四枚阵旗不是布置阵法的阵旗,而是控阵阵旗或者是启阵阵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