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6章 一日再难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前辈,那树枝到底是什么宝物,为何是您自己炼化的,还会抽取您自己的生机?”我赶紧问道,生机在被快速的抽取,神识已经扫到仅仅是十几秒钟的时间,我已经由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追^书^帮^首~发」

    蛟夜说道:“那树枝,是我妖族生命树的一根树枝,上次量劫,生命树被毁,树枝遁走宇宙虚空,被我偶尔得到,它自带‘生命契约’神通,我是炼化了它没错,但发动这生命契约神通需要的是生机,只不过我消耗的生机只需要十分之一而已。”

    “十分之一?”我心中一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和那个灰袍仙王的生机比拼,我能赢。

    蛟夜点头说道:“没错,只是刚才他的神通太过强大,我的生机消耗掉了十之八九,再加上禁术的反噬,所以即便是十分之一,我也没有办法耗尽他的生机了,你也不可以,不过如果你有生机法宝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前辈,他现在还剩多少生机?”

    “现在?呵呵,已经不足百分之一了!”蛟夜说道,她炼化了这生命树枝,自然能够感应得到对方的生机保留度。

    我点点头说道:“蛟夜前辈,您放开心神,我往您体内注入生机。”

    因为这生命树枝是蛟夜炼化的,往蛟夜的体内注入生机,可以起到十倍的效果,消耗起来更是迅猛,可怜那灰袍仙王没有想到他施展大神童重伤蛟夜之后,还是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我不但能够靠近,而且我还有生机络,这生机络的生机,甚至可以转移到蛟夜的体内。

    “蝼蚁,你疯了吗?快住手,我对天启誓,绝不杀你!”灰袍仙王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异常,虽然他想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哈哈一笑,一边承受着生命树枝对我自身的生机抽取,一边不断的往蛟夜体内注入生机,我的生机也同样被消耗的很快。

    一分钟的时间过去后,我彻底变得苍老起来,头发由黑变灰,由灰变白,身上的皮肤开始萎缩,一层一层的周围爬到了我的脸上,密密麻麻的老年斑也显现出来。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终于,那灰袍仙王张嘴就喷出数口内血,生机被消耗干净,肉身也变成了一具骸骨。

    那生命树枝的绿色光芒才就此散去,极强的束缚感消失不见,蛟夜此时也是精疲力尽,我的生机能让她活着,失去的寿元却没有办法再回来,而且她施展了禁术,三天之后,必死无疑。

    她抬手一张,那根树枝落在了她那干瘪的手掌上,她强行咽下一口内血,嘴里说道:“这生命树枝就送给你了,你首次炼化它,能够要回你失去的生机和寿元,记住,只有一次机会,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施展‘生命契约’神通,那个时候,你的生机和寿元就再也要不回来了。”

    我颤抖着手结果生命树枝,快速流失的岁月让我的身体承受了莫大的痛楚,一时之间竟然有些难以自控。

    “前辈,如果我炼化了它,能否将你的生机和寿元也全部还回去?”我看着蛟夜问道。

    蛟夜摇头说道:“不能,而且我施展了禁术,就算还回来了,也同样会死,生命树枝上我留下来的禁制已经被我抹去了,你有生机法宝,应该可以很快炼化它。”

    “好,前辈,我现在带你出去!”

    “等等,那三个仙王的戒指你别忘了带走。”蛟夜提醒道。

    我稍微适应了一下这具苍老的身体,卷走了三个仙王的戒指,然后带着已经是重伤的蛟夜,飞出了这个巨大的天坑。

    天坑之外,妖神宫一片狼藉,狼烟四起,所有的建筑基本都被毁去,唯一还保留完整的就是妖神宫的主殿,因为这主殿外面有一个八级护阵,护阵虽然已经被战斗波及,残破不堪,但是主殿的结构却是完好无损。

    数千妖神宫的弟子集结过来,出来那些追杀出去的妖神宫弟子,几乎所有人都来了,他们都是恭敬的看着已经苍老无比的蛟夜,他们明白,他们的宫主为了这一战,付出了生命。

    我抬手给蛟萌萌发了一道仙元传讯,叫她不要追杀了,通知所有弟子都回来。

    “告诉他们,先打扫战场,所得之物,尽归己有,一刻钟之后主殿议事!你先扶我去主殿。”蛟夜气息虚浮的说道。

    我点点头,朗声说道:“蛟夜宫主有令,所有妖神宫弟子,先打扫战场,所得之物,尽归己有,一刻钟之后主殿议事。”

    说完之后,我扶着蛟夜,飞向了主殿。

    进入主殿之后,蛟夜说道:“恋凡,你先炼化生命树枝,把你失去的生机和寿元要回来,不过你原本的样子需要三个月才能完全恢复,我一会儿就要解散妖神宫了。”

    我默默的点点头,这件事情,确实已经没有了商量的余地,只能如此。

    扶着蛟夜在上首位置坐下,我开始炼化那生命树枝,果不其然,里面的所有禁制都被蛟夜自己抹去了,而且里面因为有我的生机和寿元的存在,炼化起来更加轻松。

    只是不到十分钟的功夫,这生命树枝就被我完全炼化,同时我也清楚,这生命树枝和五行铜钱一样,都是没有等级的法宝,而恰好是这种没有等级的法宝,都是一些超越了等级法宝范畴的法宝,五行铜钱能够克制五行,而生命树枝可以汲取生机。

    不同的是,这生命树枝还自带一个叫做‘生命契约’的神通,这个神通虽然是把双刃剑,可是有总比没有强,而且蛟夜告诉我,如果能够找到混沌土壤,这生命树枝甚至可以重新开枝散叶,成长为生命树,至于生命树有什么作用,她却没有告诉我,因为她也不是很清楚。

    炼化掉生命树枝,原本被吸走的生机和寿元瞬间返还到我的体内,我的样子虽然还没有完全复原,还是一个老人模样,但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种感觉像是死过一次,让我倍感生命的可贵。

    时间,能够磨灭一切,无论是什么,终究会被时间摧毁,时间让我们成长,自立,给我们去寻找自己价值的机会,而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

    我普通过,不凡过,生过,无数次挣扎在死亡的边缘,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人生苦短,没有永恒,想要做什么,就要放手去做,时不我待,过后终究会后悔。

    没过多久,数千人齐聚妖神宫主殿之外,蛟夜此时伤势已经被丹药控制,没有再加重,气色也恢复了许多。她对我说道:“麻烦先把我的三个女儿叫进来,我会对外宣称,是我融合了不灭内丹,并且在解散了妖神宫之后,我会发动毁灭禁术自爆,不会让人怀疑到萌儿身上。”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把她的三个女儿叫了进来。

    蛟萌萌第一时间来到蛟夜身边,看着蛟夜的样子就直接哭了。

    蛟夜的另外两个女儿也都是泪眼婆娑,二公主也哭的很凶,大公主稍微冷静一些,因为她也是发动了禁术的仙将强者,她知道再怎么样也不过三日可活,比起不知道内情的蛟萌萌和二公主来说,要好很多。

    “萌儿,玲儿,不哭,这只是禁术的反噬而已,闭关几年就好了。”蛟夜笑着说道,强壮镇定,而一旁的大公主却在偷偷的抹眼泪,她是知道内情的。

    “母亲,萌儿陪您。”蛟萌萌扑到蛟夜膝下,抱着蛟夜的腿更是放声痛哭。

    蛟夜笑着说道:“你不是要和你恋凡哥哥去历练么?现在就可以走了,以后有时间,再回来看母亲。”

    蛟萌萌转头四处看了看,疑惑的问道:“母亲,我不去了,妖神宫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您也变成了这样,我不想出去了,为何我没有看到恋凡哥哥?”

    “萌萌,我就是赵恋凡。”我开口说道,现在变成了老人样子,而且刚才大战过后,衣服早就换过了,她认不出来我,也是正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