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8章 田氏渣渣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即便如此,我现在依旧没有想要逃走,飞行法宝没有炼化之前,我是绝对不能走的,而且现在那个田波棺刚走不久,我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逃走。免-费-首-发→【追】【书】【帮】

    “你们各自讨论一下吧,有谁见过,或者是有谁参与过,三日之后没有凶手的线索,你们自己看着办。如果有谁要擅自离开,就是心虚,我田氏家族绝对杀你满门!”另外一名仙将一层冷声说道,抬手抓出数十枚阵旗,开始在周围布置触动阵法。

    触动阵法还没有布置完,一个仙士六层的修士突然腾空而起,他拿出一枚令牌说道:“我是紫雷宗的内门弟子,对田长老遇害的事情一无所知,现在要离开这里。”

    那两名田氏对视一眼,纷纷点点头,那名弟子直接离去,另外一个没有布置阵法的人朗声说道:“如有妖神宫,紫雷宗,归元宗,轻羽宗的弟子,也可以亮出宗门令牌自行离去。”

    我心中一动,我储物袋里面还真的有一枚妖神宫的推荐令牌,不知道这个顶不顶用。

    不过转念一想,这只是推荐令牌,而且是蝶舞给我的,那个被杀的田长老就是来追杀蝶舞的,其他的田氏中人不知道清不清楚。如果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的话,那不但不能助我脱身,反而会惹来杀身之祸。

    我强行压制住了这个想法,看着周围那一个个修士,他们几乎全部陷入了绝望,他们没有大宗门背景,也没有能里逃脱,等死的感觉,每一秒都是难熬的。

    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起来反抗,这里有十多名仙将,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靠人多?在仙界这种实力压制下,根本就不存在的。

    我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这些人虽然不是我直接杀的,但也算受我牵连,如果我没有干掉那个田长老,今天也不会出这种事情,所以,这些人如今的困境,确实是我无意中造成的。

    “我有情报要禀报。”一个仙士五层突然说道。

    他抬手用神元在空气中画出了一个影像,那影像是我之前变成的落魄修士的模样,嘴里说道:“我见过此人,曾经逃过一个地方,然后田长老也过去了那个方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看了看那个仙士四层,印象之中没有见过他,不过这也不奇怪,在沼泽地里面隐匿修炼的修士也有,被看到也不足为奇。

    “很好,在什么地方?他什么修为?”

    “在沼泽地!修为我不清楚。”那个仙士五层说道,其实修为他肯定也知道,那个时候我还是不朽玄主境界,只不过他不会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一个不朽玄主干掉一个仙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嗯,交出你的储物袋,你可以走了。”田氏一名仙将说道。

    那个人心中一喜,直接交出了储物袋,踏空急遁,只是他走了没多久,刚才叫他离开的那名仙将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看来是没有打算让他走,可是又不好直接说,怕还有人知情不报,我的神识扫了出去,果不其然,那个仙将绕了一个圈之后就朝着那个仙士五层急速追了过去。

    我心中一沉,看了看那个还在布置触动阵法的仙将,拿出了妖神宫的推荐令牌,嘴里说道:“前辈,我有妖神宫的推荐令牌,是一个月前在莱宁仙城的一名妖神宫的长老给我的,我之所以回到这里,是因为要来取点东西,很快就会加入妖神宫。”

    那名正在布置阵法的仙将只是扫了一眼我的令牌,就直接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走吧走吧。”

    我点点头,收起推荐令牌,同样踏空而走。

    既然打算救那些被困的修士,我就不能不提前走,正面打斗肯定是打不过的,我还是得借助阵法,把这十来个仙将强者全部干掉。

    庆幸的是,我有三天的时间,而且得到了那个田长老和斯巴达的储物袋之后,法宝就有好几百件,而且等级还不低。

    所以我决定找个地方布置一个顶级的九级困杀阵,然后把这些田氏的渣渣全部干掉。

    三天时间,足以让我布置一个顶级的九级困杀阵了。

    我飞出了不到千里,找到了一个峡谷,这个峡谷是葫芦形状的,进来之后里面的空间很大,而且上面狭窄,可以很好的阻挡去路。

    落在峡谷之中,我抬手抓出数百枚阵旗,开始布置九级困杀阵。

    这个困杀阵的目标,有十多名仙将强者,所以绝对不能马虎。

    一道道阵道手决打出,一枚枚阵旗被我丢了出去,两天后,一个顶级的九级困杀阵就被我布置出来。

    这个困杀阵足足耗费了两千多枚阵旗,法宝更是有五百多件,如果不出我所料,加上我的五行铜钱和青火黑火,干掉那十多个仙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再次花了半天时间,在外面布置了一个隐匿阵法,这才一转脸上的九变,变成了之前的落魄修士样貌,然后开始模拟自己的仙元。

    一个时辰过后,我把我的仙元模拟成了仙将仙元,这种模拟出来的仙元难逃仙王的法眼,甚至连谨慎一点的仙将也可以看的出来,但是仙将绝对看不出来我是把仙元提高了一个境界还是降低了。

    再次回到火巢镇,还有半天时间那些人就要被杀了,神识隐晦的扫了出去,发现那十多个仙将强者都已经在坊市周围了,他们是准备时间一到,然后大开杀戒,就功成身退了。

    我飞到半空,冲着他们大吼一声:“喂,田氏家族的渣渣们,你们是不是在找老子?”

    这一声喊,十多道神识瞬间扫了过来,那些被困的人更是心中一喜,脸上露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望,凶手居然主动出来了,那么他们也就应该得救了。

    “他就是杀田长老的人。”其中一名强壮的中年人怒吼一声。

    “不对,我认得他那根棍子,之前它借着妖神宫的推荐令牌离开了!”那个同意我离开的仙将恍然大悟的说道。

    我哈哈一笑说道:“对啊,你们田氏家族作恶多端,老子早就不爽你们了!”

    说完这句话,我反手抓出背后的黄金神棍,一道十丈长的棍芒就朝着那个人劈了过去。

    “轰~~”滚滚仙元炸开,我根本就不去看,转头就朝着峡谷的方向飞了过去。

    一个仙将丢留了下来,其他十一名仙将全部朝我追来,我跑跑停停,一边跑还一边咒骂着。

    那些田氏的仙将被我骂的愤怒难当,更是加快了脚上的速度,甚至还有人上了飞行法宝,我咧嘴一笑,仅仅几分钟的功夫,我就来到了布置好九级困杀阵的护阵中间。

    我心里很清楚,干掉这些人之后,我算是彻底的变成了田氏家族的仇人,不过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无辜的修士因为我送命。

    十一个人先后落在了峡谷中间,那些用飞行法宝追我的人更是来到了峡谷的另外一头,从那边走了进来。

    “呵呵,这就是你选的葬身之地么?”那名中年大汉冷笑一声,“各位兄弟看我如何斩杀此贼!”

    “嗯,为你们选的葬身之地!”我抬手丢出一枚阵旗,九级困杀阵瞬间启动,于此同时,青火和黑火同时祭了出来。

    那些人还没有之来记得惊讶,我举起黄金神棍就是一道金色的棍芒劈了出去。

    困杀阵中的法宝同时劈出数百道光芒,困杀阵之中,顿时光芒滔天,混乱不堪,各种法宝的器芒,青色的青火,黑色的黑火,金色的棍芒……

    五行铜钱也在同一时间祭了出来,几乎所有人的法宝才刚刚祭出,就全部落在了地上。

    九级困杀阵不同于八级困杀阵,那足足高了一个档次,当初的八级困杀阵中,没有任何的法宝,这九级困杀阵中却有几百件法宝,虽然他们人数众多,可是依旧招架不住,只是短短不到十分钟的功夫,这十一个田氏家族的仙将强者,全部陨落当场!

    我抬手卷走所有的储物袋,收起所有阵旗,快速的朝着火巢镇飞去,心里也是开心,有了这么多的储物袋,去南无洲的船票是绝对够了,只要离开了东海洲,那田波棺能奈我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