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7章 被困火巢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道强悍的神识落在所有人身上,在这种声音和神识的逼迫之下,没有人敢不听话,就算是我,也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让我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不按照这个声音所说的去做,下一刻就会死于非命。免-费-首-发→【追】【书】【帮】

    仙王强者的威势果然强悍霸道,几乎是所有人,纷纷走出各个店铺,来到坊市中间,就连火巢镇其他的地方的修士,也纷纷来到坊市集合,足足有上千人之多。

    一个身穿锦衣华服,头戴高冠的修长身影虚空落下,另外还有十几个仙将强者纷纷落在了坊市周围空中,这十几个仙将强者和那个田长老穿的是同样的衣服,黑色长袍,袍身上有‘田’字印花。

    田氏家族,是东海洲第一家族,行事一直很霸道,在仙界的整体恶劣的环境下,他们为了发展壮大,一些穷凶极恶之徒,纷纷投靠,所以几乎在东海洲的每一个角落,都能看到田氏家族的犬牙。

    在仙界,按常理来说,家族只是家族,永远无法和一些大的宗门相比,可是田氏家族却是个例外,自从家主田波棺跨入仙王境界之后,田氏家族更是猖狂,已经超越了许多宗门,整体实力能排的上东海洲的前五。

    一个家族能壮大成这样,让田氏家族的人更是肆无忌惮,哪怕是边缘旁系的田姓修士,都是身份大涨,那些依附的鸡鸣狗盗之徒,更是打着田氏的旗号在外面打家劫舍,随意屠戮修士。这一点,从这个田波棺一来就用声音干掉百人就可以看的出来。

    而他们的聪明之处在于,不会去碰实力强大的宗门弟子,而碍于田氏家主田波棺的仙王威势,那些大宗门也不会主动去对付田氏。

    田波棺长得极为英俊,浑身却透着强悍的杀戮气息,他驻足停在空中,神识扫过每一个修士,抬手就是数十道仙元刀刃射出,数十个修士皆尽被劈成两半,元神还没来得及遁走,就被化成了虚无。

    “带面具法宝,必有蹊跷,该死。http://m.zhuishubang.com/”田波棺淡声说道。

    我心中一沉,这个王八蛋果然凶残,带面具法宝在仙界太过于正常了,就好像出门化妆一样,可他却不问青红皂白,随手便杀。

    庆幸的是,我的九变面具他并没有发现,要不然我现在也是这个下场。

    “田前辈,晚辈乃火巢镇吴峰,不知田前辈具体为何动怒?”一名中年修士精神的看着田波棺。

    这中年修士仙将后期修为,是火巢镇的两名坐镇强者之一。

    田波棺看都没有看到,淡声问道:“我田氏田赋长老在不久之前在外面的无元沼泽被杀,这件事情,火巢镇有脱不开的干系。”

    吴峰赶紧拜倒在地上,嘴里说道:“不知何人如此胆大包天,但是晚辈可以断定,如果那贼子斩杀了田长老,是肯定不敢来火巢镇的。”

    “你是在说本王无知吗?嗯?”田波棺语气一冷,领域瞬间碾压过去,吴峰毫无意外的被领域束缚,身体慢慢的升了上来。

    他惊恐无比的盯着田波棺,嘴里说道:“晚辈不敢,晚辈只是觉得,如果那贼子杀了田长老,肯定已经亡命天涯了。”

    “哼,还是在说本王无知!”田波棺冷哼一声,抬手丢出一团火焰,那火焰直接把吴峰包围,处在火焰之中的吴峰,发出了一阵阵凄惨的叫声。

    仙王强者的实力,远强于仙将无数倍,这也是为什么仙王强者会这么少的原因,整个东海洲都不超一手之数,再厉害的仙将,终究只是将而已,而王,才是王道。所以,一个仙将后期强者,在仙王面前,依旧是任人宰割的存在。

    火巢镇的另外一名坐镇强者赶紧说道:“前辈请手下留情,愚弟出言不逊,但罪不至死,我巢火镇一定尽力协助前辈找出凶手,还请前辈饶他一命……”

    田波棺眼神之中杀机一闪,并没有搭理他,而是朗声说道:“所有人不准离开巢火镇,三日之内,如果本王没有看到凶手,本王必将巢火镇杀个片甲不留。如有知情者,可上报我田氏,定有重赏,知情不报者,抽筋断骨,魂火焚烧元神千年,所有仙将境界修士自己站出来!”

    田波棺一说完,另外三名仙将修士站了出来。

    “放开心神,我要搜魂!”田波棺直接说道,他自己也很清楚,凶手很可能不会再回火巢镇,他同样清楚,这里能干掉田长老的人,屈指可数,可是他还是毫无理由的用声音摄杀上百人,又以戴面具法宝的借口干掉好几十个人。

    那三名仙将吓得浑身发抖,纷纷跪倒在地上,其中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修说道:“前辈明鉴,我对此事并不知情,哪怕再给晚辈一百个胆子,晚辈也万万不敢对田氏长老动手。”

    女修话刚说完,表情就变得呆滞起来,很明显,田波棺已经对这个女修开始搜魂了。

    搜魂是一种打开修士识海的特殊手段,这手段很是复杂,而且危险性极高,一个不小心,就会让搜魂者识海崩溃,修为尽毁,严重者会变成痴呆甚至是直接丧命。

    “噗!”没过几秒,那女修张嘴就喷出一道血箭,气绝而亡,搜魂需要有很好的耐心,需要用神识慢慢融合被搜魂者的识海,可这田波棺明显是没有耐心的,他直接强行撕开了那个女修的识海,致使那女修当场身亡。

    这田波棺哪里是搜魂,根本就是在找借口杀人,在不过他在杀人之前,要窥探这人脑海里的东西。

    另外两名仙将更是吓得浑身发抖,只不过却逃不过田波棺的杀心,没过多久,同样身亡倒地。

    “无趣。”田波棺说了两个字,然后大声说道:“田氏子弟留守在火巢镇,火巢镇只准进不准出,一旦有仙将蝼蚁过来,直接斩杀,三日之后,如果还没有凶手被供出来,全部杀灭,本王要让世人知道,我田氏家族,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田波棺说完这句话一道黑色的刃芒把另外一名坐镇强者劈成两半,之后身形一展,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人虽然走了,但是他的话让所有人都绝望,找凶手,这怎么可能?那些可能干掉田长老的人都已经被他杀了。他田波棺来的目的,就是来杀人立威的。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那田氏的十几个仙将强者依旧还在火巢镇,以他们的实力,要干掉我们这些大部分是不朽玄主只有少量仙士的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田氏的人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空中,看我们的眼神就像在看一群待宰的猪仔。

    其中一名长相猥琐的田氏中人突然飞落下来,抬手抓起一名只有不朽玄主五层的貌美女修,直接冲进了不远处的仙息楼。

    我暗自握了握拳头,这仙界还真是个强者为尊的地方,只要你有实力,又懂的如何去规避强者,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里谁都没敢离开,都是待在坊市中间的空地等死,脸上都是痛苦绝望的表情。

    我同样没有办法去反抗,只是不动声色的拿出了刚刚购买的那个上品灵器飞行法宝,放在手心开始炼化。对付仙王,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底气,就算是我有五行铜钱也没用,因为刚才田波棺的出手,他根本就没有祭出法宝,五行铜钱只能落下五行属性的法宝,没有法宝,铜钱根本就没有作用。

    有了那个田氏的带头,又有几个田氏中人纷纷落下,抓起自己看中的女修就冲进仙息楼,留在空中的田氏中人,只剩下了两个。

    ……

    (谢谢老铁“j。z。”打赏的法则之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