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5章 我是赵恋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而且看着这布阵的手段,哪怕我再天才,也不可能达到这个水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更加确定我是蚩无。免-费-首-发→【追】【书】【帮】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这样想。

    我没有说话,阵旗一枚枚丢了出去,这里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向我动手,也没有一个人来阻止我,之前蚩无的强势两枪,让他们已经断绝了任何反抗的想法,此时的他们,像是一群等到命运宣判的可怜儿。

    “呼呼呼~~”聚集了上万人的玄门总部,能听到的只有众人的喘息声和我丢出阵旗的声音,那些受伤了的人,都没有发出呻吟,都是紧紧的盯着我手里的动作,像是在欣赏一场盛大的布阵表演。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玄门总部的护阵被我升级到了七级,我依旧没有停留,抬手一挥,数百枚阵旗悬浮在我周围,我一道道阵道手决打出,一枚枚阵旗飞速射出,一刻钟后,玄门总部的护阵已经达到了八级。

    护阵升级到八级之后,我没有继续去升级,又是一百多枚阵旗抓出,在护阵的附着层上,开始布置一个六级攻击阵法,抬手往下面一扫,散落在地上的一些兵器,还有实力稍弱的一些外国修者手中的兵器全部被我卷起,悬浮在空中,足足有将近两千把。

    一道道阵道手决不断的打了出去,那些兵器纷纷附着在攻击阵法里面隐身消失不见。

    布置完攻击阵法,我这才丢出最后一枚合阵阵旗。这种等级的护阵,玄门在地球上已经固若金汤,哪怕再发生外族入侵的事情,只要他们敢攻击玄门总部的护阵,那就是找死。如果有蚩无那种强者过来,就算这护阵已经升级到了九级,依旧没用。

    “轰轰轰~~”护阵和攻击阵法同时合上,发出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响声,这每一声,都犹如晨钟暮鼓一样抨击着他们的心灵。

    护阵合上,我拍了拍手,落在了地上,抬手一卷,把玄木剑送进了戒指里面。

    “真的是蚩无……”看到这一手,陆鹤轩最后的一丝幻想也破灭了,在他看来,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不是蚩无还会是谁?

    “徒儿拜见师父……”墨文濯第一时间走了过来。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看了看墨文濯,嘴里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墨文濯赶紧说道:“师父,教廷,忍者组织,异能者联盟,深知冒犯了师父,前来讲和,玄门和妖族一直是我灵族的大敌,徒儿借此机会,想要一举灭掉玄门和妖族,也希望师父你能够大人大度,放过他国修者,他们承诺,会拿出让师父满意的赔偿。”

    由于现场特别的安静,墨文濯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却被人听得清清楚楚。

    我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墨文濯,又扫了一眼灵族的所有人,突然问道:“你灵族的宗七七现在身在何处?”

    “宗七七?”墨文濯身体一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师父…,您找宗七七,是…是因为她曾经是赵恋凡的守护阴魂吗?”

    “我在问你话,不是你问我!”我冷声说道。

    “是,回师父话,宗七七背叛灵族,被关押在灵族的灼魂池里面!”墨文濯赶紧说道。

    我转头看向灵族所有人,嘴里的问道:“你们来这里,意思是不是和墨文濯一样,要背叛华夏?”

    那一千多灵族没有任何犹豫,都是立刻点头,只有墨文濯听出了我的意思,他明白我和话别有用意,只是他刚刚想要说话,就被我抬手捏住了脖子。

    “师父……”墨文濯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从喉咙里挤出了这两个字,浑身气势暴涨,似乎想要反抗。

    我浑身灵力突然爆发,直接裹住了墨文濯,他身上的气息,瞬间消散不见。

    我淡声说道:“抱歉,我叫赵恋凡。”

    “咔!”的一声,墨文濯的脖子直接被我拧断,灵力依旧托举着他在空中,他自然没死。

    抬手抓出玄木剑,一剑就送进了他的心脏,玄木剑爆发出强悍的毁灭气息,直接把墨文濯的生机全部剿灭,等墨文濯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堆骸骨。

    灵族第一人,在我实力的碾压下,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干掉了墨文濯,我快速走到洛心面前,躬身说道:“凡儿见过母亲,来迟了,还请母亲宽恕。”

    洛心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她伸出剧烈颤抖的手,摸向我的脸庞,嘴里颤抖的说道:“你…你真的是我的凡儿?”

    “是的,母亲,依仙依靠天罚雷劫,救下我的性命,那个蚩无,已经重伤回去了他原本所在的界面了。”我回答道。

    洛心一愣,手中的玄木剑突然掉在了地上,两行眼泪瞬间滑落下来,她惭愧的看着我说道:“凡儿,对不起,是母亲太过固执了,依仙呢?母亲要向她道歉,母亲也要感谢她,你们两个在一起,母亲同意了,想祝福你们,衷心的祝福你们。”

    我眼眶瞬间湿润,无奈的说道:“母亲,还得多谢你告诉了依仙天罚雷劫的事情,只是依仙现在下落不明,这事儿,我想问问蝶如宫主。”

    我说完之后看着蝶如,蝶如一愣,异常疑惑的看着我。

    忍者组织的一个领头人赶紧抱拳说道:“少门主,今日之事,是我忍者组织受他人唆使,我愿意代表……”

    “滚!”我直接打断了他,依旧看着蝶如。

    蝶如摇了摇头,意思是她并不知道赵依仙的下落。

    我一字一句的说道:“一年前,在天罚雷劫之后,我昏迷过去,妖族的南昊天回来过,我先请问蝶如宫主,这件事妖族是否知情。”

    蝶如稍微回忆了一下,嘴里说道:“当时我们撤走的时候,为了避免被集体追杀,所以撤走的方向都是分散的,南长老之后一直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去哪里了?”我疑惑的问道。

    蝶如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们找过,没有找到,而且他的名字也从万妖册上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我心中一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南昊天我就彻底找不到了,而赵依仙的下落,我也彻底的失去了线索。

    赵梦池点点头说道:“是的,恋凡,确实如此,因为南昊天和你有过节,我还特意去翻看过万妖册,确实消失了,时间就在撤出托木尔峰峰顶之后不久,我估计,他应该已经是死了。”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蘇莫离没有撒谎,因为我探入过她的脑海,看到过她的那些记忆,南昊天确实回来过。

    按理来说,妖族的人消失在万妖册上,那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了。可是后面赵依仙和我待在武侯中的时候,赵依仙的名字也消失在万妖册上,那就说明还有一种解释,只要不存在和地球在同一个界面,名字也会消失。

    南昊天死不死,根本不关我的事情,我在意的是赵依仙,有她的名字的那一页指,被我放在仙恋岛了,到时候去看看,如果她的名字消失了,我就去找去其他的界面,哪怕是蚩无所在的那个界面,我也非去不可,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我绝对不会放弃。

    见我没说话,所有人也都沉默下来,现在还是对峙期间,出现这样的气氛,真的很诡异。

    赵梦池说突然说道:“我妖族有一位先知老人,如果你担心依仙的安危,可以尝试着去找找这位先知老人,他或许清楚。”

    赵梦池的话让我再次燃起一丝希望,我感激的说道:“谢谢姑姑,请问那先知老人现在何处?”

    “听说在东海的蓬莱岛,他已经隐居千年,我们曾经也尝试过去找他,可是没有找到。”赵梦池有些遗憾的说道。

    我点点头,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我转头看向那些入侵者,嘴里说道:“不知道各位远方而来的客人,还有没有什么遗言?”

    (下一更,十一点之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