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3章 蚩无的戒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神念配合着灵力,不断的去炼化戒指,三天后,这戒指上面的禁制阵纹已经全部被我找到。★首★发★追★书★帮★

    这禁制里面,还有一丝丝蚩无的神念气息,不过已经很薄弱了,应该是蚩无和我不在同一个界面,他的神念气息才会这么的薄弱。

    即便薄弱,抹去这一丝神念气息,也花费了我十天的时间,可以肯定,如果蚩无在这个界面,还掌控着戒指的禁制,哪怕给我十年,这个戒指我也没有办法去炼化。

    第十一天,戒指终于被我打开,我也大概明白了这储物戒指的原理,除了炼制戒指的材料很特殊,戒指里面刻画的阵纹,才是这个戒指能够储物的关键。遗憾的是,储物戒指只能储物,而不能让生命体存活。

    这些阵纹组成了一个个空间阵法,深奥难懂,即便我现在已经可以布置出五级阵法,但是对这些阵纹的理解,我依旧连皮毛都没有触及,不过这不重要,吃牛肉不一定要自己养牛。

    戒指打开,神念毫无阻挡的扫了进去,这里面的空间果然不小,足足有四千来立方米大,四千立方米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一个长宽各二十米,深十米的泳池。

    只是这里面的东西,让我有些失望,这里面是有一堆阵旗,足足有几千枚,还有之看到那一杆黑色的长枪,一枚古朴带着铜绿的铜钱,铜钱上一个阴阳八卦图案隐约可见,除此之外,还有一本药典和一个玉瓶。

    之前蚩无抵抗天罚雷劫的时候,挥出了一堆透明如钻的晶石,这里面是一枚都没有看到,那些晶石,应该是比灵石等级更高的修炼用石。而那些奇形怪状的防御法宝,这里面也是一件都不剩。

    “穷逼!”我暗骂一句,神念卷起那杆黑色长枪,瞬间就出现在手上。

    长枪传来一种沧桑的气息,似乎已经有无数年了,很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灵力和神念探了进去,和戒指的禁制一样,还是被挡住。

    看来也是需要炼化的,而且这杆长枪的炼制难度一点都不比戒指低,以我现在的修为,可能几个月甚至几年都炼化不了。

    我也知道这杆长枪是一把很厉害的武器,可是我现在没有心思去炼化它。「^追^书^帮^首~发」

    其他的东西我也懒得去看,抬手就抓出一把阵旗。

    庆幸的是,这些阵旗我不需要去炼化。

    有了阵旗,一切都好办,现在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针对外面的那个超越了六级的护阵去推演阵法,提升我的阵道水平。

    玄木剑祭了出来,我再次飞了上去,一枚枚阵旗钉在了护阵上面,通过阵纹的波动开始推演阵法。

    这个护阵的等级很高,不过也对阵道也不是毫无理解,我有衍阵络,还有启玄络,只要触摸到一点点皮毛,我就能够举一反三,清晰自己的方向。

    ……

    一个月后,渐渐有了头绪,一些阵纹组成被我摸清,我不断的推演,实践,再推演,再实践。

    虽然没有师父指点,可是这里的环境却很好,有一个超越了六级的阵法给我研究,更加重要的是,不断有浓郁的灵气补充过来,我可以一边运转周天,一边推演阵道。

    一个月后,我顺理成章的跨入了六级阵法师行列。

    三个月后,脑海中一道明悟突然打乱了我所有对阵道的理解,随后便是系统的总结和创新,一个全新的阵道体系在我的脑海中形成,于此同时,也标志着我的阵道水平跨越了六级,来到了七级。

    七级阵法师,在地球上是绝无仅有的,而跨入了七级阵法师之后,这个护阵依旧不是我能够窥探的。

    我没有停下来,继续推演,片刻不停。

    半年后,八级阵法师。

    一年后,我成功的跨入了九级阵法师的行列,至此,我才对这个护阵也有了最基本的掌控。

    一枚枚阵旗钉入护阵之中,慢慢的消失在护阵里面,护阵里面的阵纹和阵基逐渐被我掌控,只是半天的时间,这个护阵彻底被我改变,控阵阵旗就在我手中。

    一年多夜以继日的闭关,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不仅如此,在那些灵气的辅助下,我的修为也更进一步,来到了不朽玄主三层。

    我手里握着那枚控阵阵旗,内心激动,表情却很是平静,神念扫了出去,蚩无的洞府依旧还在,蘇莫离依旧还在闭关修炼,她的身下,多出了一堆灵石碎渣。

    诸葛武和我说过,这个地方是可以通向地府的通道,在我看来,还真的有可能,因为这里面有三个通道,中间那个是通往禁锢蚩无的那个地下空间的,而另外两个是什么,我现在还不清楚。

    控阵阵旗直接钉在阵心上面,护阵自动打开,我抬手一卷,控阵阵旗被我送进了戒指里面,护阵也再一次合上,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我的私人领域。

    下一秒,我已经来到了那洞府外面。

    “呵呵,蘇莫离,不错嘛,已经是不朽玄主三层了。”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蘇莫离从闭关中惊醒,她快速坐了起来,嘴里说道:“师父,您出来了。”

    “哼,你还真有耐心,我说一天,这一年过去了,你还在等我。”我眼中的杀机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蘇莫离察觉到这杀机,直接跪倒在地上,诚惶诚恐的说道:“徒儿该死,那美国的女异能者是自己逃脱的,因为师父有话在先,就算逃走也没有关系,所以我并没有去追捕,而且这一年,徒儿一直在修炼房中术,如果师父有需要,徒儿自信可以全方位多角度的满足师父。”

    我淡淡的说道:“你为了讨好你那个师父还真是煞费苦心,不过让你失望了,你的那个师父早就滚蛋了,我是赵恋凡。”

    “什么?”蘇莫离猛的站了起来,满脸恐惧的盯着我,神情极其复杂。

    我抬手一卷,这个洞府直接消失,被我收进了戒指里面。

    “你想怎么死?”我冷声问道。

    蘇莫离此时已经面如死灰,嘴里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在这之前,我请教你一个问题,然后也会告诉你一个情报。”

    “看在是你把我带进天坑的份上,我满足你。”我淡淡的说道,对于蘇莫离,我可以说是失望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天罚雷劫突然降临,这个世界早在蘇莫离的引领下变成一个地狱了。

    “你是怎么赶走蚩无的?”

    “雷劫,天罚雷劫。”我淡淡的说道。

    “好,我的情报,你应该会很感兴趣,是关于赵依仙的。”蘇莫离直接说道。

    我心中一惊,赶紧问道:“她在哪里?”

    蘇莫离摇头说道:“在哪里我不知道,不过你可以去妖族看看。”

    “你是怎么知道的?”

    “雷劫的时候,我一直在偷看,雷劫过后,妖族的南昊天来过。”蘇莫离说道。

    我皱了皱眉,天罚雷劫之后,我确实昏迷过一段时间,或许就是这段时间,南昊天来了。庆幸的是,南昊天可能是碍于蚩无的威势,没有对我动手,如果当时他真的动手了,我是没有反抗之力的。

    “他带走了赵依仙?”我冷声问道,看来这个南昊天对我当初杀了南庭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蘇莫离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清楚,距离太远,看不清楚,而且当时的环境太复杂,阻挡视线,他来了之后没几秒钟就走了。”

    “嗯,我知道了,给你两个选择,一,自毁丹田,我饶你一命。二,死。”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确实再次动了恻隐之心,不管怎么说,是她把我带进了那个天坑,而且还告诉了我赵依仙的下落,恩是恩,恨是恨,我说服不了自己动手去杀一个对我有恩的人,哪怕这恩是无意的。

    ……

    (谢谢老铁“frank”的又一个天道碎片打赏,今天依旧四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