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5 第八个玉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陆鹤轩看了看洛心,又看了看我,嘴里说道:“这……。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笑了笑说:“没事,陆大哥,为难可以不去的,我也只是来问问您的意思。”

    陆鹤轩考虑了一下,看了看表情坚定的洛心,嘴里歉意的说道:“抱歉啊,恋凡,我……”

    “真的没事的,陆大哥,那我先走了,咱们后会有期。”我说着朝着楼梯口走去。

    “恋凡……”

    “弟弟……”

    陆鹤轩和猫不睬同时走了过来,我转头笑了笑说道:“没事,不用送了,陆大哥,姐,改天有时间我再来看你们,也欢迎你们去我岛中做客,谢谢你们帮忙照顾母亲。”

    我话一说完,快速的走出了藏经阁。

    我不想让陆鹤轩为难,可是这安全岛的护阵,还是得布置,我现在是没有这个能力去布置这个阵法,现在玄门无门,就只能去妖族看看了,看她们能不能派人帮忙去布置一个结界,毕竟我和妖神宫还是有一些交情的。

    虽然玄门的阵法更加适合一些,但现在也没有办法,要布置玄门阵法,还得靠我自己去慢慢研究,对于阵法,我是有一定的理解的,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去钻研,关于玄门阵法的一些基础知识,都在我脑子里。

    离开了藏经阁,我没有和寻朵和刘坤山他们去打招呼,直接祭出了飞剑,上升到了一定的看度,俯瞰了整个玄门一会儿,叹了口气。

    在我刚要走的时候,陆鹤轩的声音突然传了上来,他手里拿着一本书还有一个玉简,对着我说道:“恋凡,你先下来一下。”

    我落在了他身边,疑惑的问道:“怎么了,陆大哥?母亲同意您去帮忙了吗?”

    陆鹤轩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现在还真的不能离开玄门总部,这两样东西给你,这一本是我自己的对玄门阵法的理解和总结,这个玉简,是洛心师姐让我给你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伸手接过那书和竹简,那本书叫做:玄门阵法陆氏心得。而那个玉简,我居然给了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猛然想了起来,这是武侯墓里面的东西,武侯墓里面有七个玉简,其中六个化成了我身上的脉络,另外一个化成了玉牌,洛心他们是去过武侯墓的,现在这里居然又出现了一个玉简。

    “这个玉简是武侯墓里面拿出来的?”我惊讶的问道。

    陆鹤轩点点头说道:“是的,这个玉简当时就在出口处,洛心师姐当时随手就拿了出来了。”

    “武侯墓里面还有一个案台,案台上面也有很多这种玉简,你们没有看到吗?”我疑惑的问道。

    陆鹤轩说道:“看到了,只是当时时间不够了,而且我们也靠近不了,这个玉简在单独在外面,就顺手拿出来了,我们都看不到玉简里面的内容,洛心师姐说既然你得到了武侯墓,就一并交给你,或许对你有用。”

    我颤抖着双手抓着玉简,对着藏经阁里面大声说道:“凡儿多谢母亲。”

    “呵呵,洛心师姐说,你虽然是她的儿子,可是她没有给过你任何东西,心中很是亏欠,其实,洛心师姐都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的,多谢陆大哥,对了,刚才有些激动,还有个事情差点忘记说了,陆大哥知道忍者么?”

    陆鹤轩一愣,嘴里说道:“知道啊,东瀛的忍者嘛,怎么了?你的那个岛,不会是属于东瀛的吧?”

    “不是,他们开始往华夏渗透了。”

    “这不可能,忍者组织和玄门是有过协议的,绝对不能互相打扰。”

    我笑了笑说道:“倭寇终究是倭寇,协议什么的根本约束不了。”

    “他们是什么目的?”陆鹤轩问道。

    “就是那个被禁锢的绝世大能,我知道的也就这个,不过我干掉了几个忍者。”

    “什么?”陆鹤轩又是一惊,嘴里说道:“这就有点大事不妙了。”

    “陆大哥放心,我是以个人名义干掉他们的,他们要报仇,也只会找到我身上来。”

    陆鹤轩摇了摇头说道:“我倒不是担心他们报仇,而是怕他们找到借口,入侵华夏,夺取华夏的修炼资源。”

    “夺取华夏的修炼资源?”

    “是的,东瀛那屁大点的地方,估计灵石矿早就被开采完了,我华夏地大物博,他们可一直觊觎着呢。”陆鹤轩说道。

    “陆大哥,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他们有特殊的手段可以发现灵石矿?”我直接透过了他的表面意思,看到了本质。

    陆鹤轩点点头说道:“是的,在一百多年前,我们曾经抓到过一个潜入华夏的忍者,在一个有灵石矿的地方,而那个地方,就是以前的玄者妖鬼窟,三族中人会经常经过那里,可是没有任何人发现那里有灵石矿,东瀛的忍者却发现了。”

    我点点头说道:“嗯,我明白了,陆大哥,实不相瞒,我买的那个岛,里面也有一个灵石矿,我还没过去,东瀛的忍者却先过去了,他们偷袭我,我一怒之下全杀了。”

    “嗯,这么说来,这事儿你占理,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如果他们确定有灵石矿的话,肯定会死咬着不放的。”陆鹤轩说道。

    “我知道的,陆大哥,确定的人已经都被我杀了,他们现在顶多就是怀疑而已,如果只是怀疑,他们还不会怎么样。”我说着扬了扬手中的书,嘴里说道:“多谢陆大哥的阵法心得。”

    “呵呵,以你的天资和悟性,还有你的功法,用不了多久,你的阵法水平就能够赶超我了。”陆鹤轩说道。

    我笑了笑,“陆大哥谬赞了,可是现在我也没有时间去钻研,我准备去妖族看看,能不能先在岛上弄一个结界。”

    陆鹤轩摇了摇头说道:“妖族的结界可以布置框架,但是主体需要天生地长,没有个几年十几年,结界成型不了,其实洛心师姐不让我过去帮忙,是因为玄门总部现在也离不开我,你那边要布置护岛大阵,没有个一两个月是完不成的,而且现在东瀛的忍者也出现了,我更加不能离开了,希望你不要怪洛心师姐。”

    “不会的,如此说来,只能靠我自己去钻研了。”

    “嗯,你尽管钻研就是,我虽然不能过去帮忙,但是我还是可以帮忙炼制阵旗的,我这边抓点紧,五天后,我叫人给你送一万枚阵旗过去,你说你的岛也就千亩地,一万枚阵旗够了,东瀛忍者的事情你先不用担心,我准备和妖族和灵族商量一下,现在有了外患,我们应该团结起来。”陆鹤轩说到。

    “好,多谢陆大哥,恋凡告辞。”我说着踏上了玄木剑,直接冲出了玄门总部。

    临阵磨枪,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成效不大,但是我不一样,我不但有陆鹤轩的阵法心得和总结,还有可以推演的功法‘三生玄决’和启玄络。更加让我信心大增的是,洛心给我的玉简,这个玉简也来自武侯墓,武侯墓的玉简其中有六个化成了我体内的脉络,而这一个,应该也是一条脉络所在。

    我现在有丹鼎络,符篆络,启玄络,生机络,化毒络,储灵络,我一直奇怪的是,为什么我没有一条关于阵法的脉络,现在我开始怀疑,这个玉简,很有可能就是关于阵道的脉络,如果真的是关于阵道的脉络,那在短时间之内提升我的阵道水平,也不是不可能。

    离开玄门总部没多久,我落在了一座高峰上的一块巨石下面,看了看四处寂静无人,我意念一动,阴阳阵门出现在我眼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