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6章 你师父是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天祎一动手,中心区域顿时就让出了一大块地方,赵依仙更是无所畏惧,她也一甩手,一把骨剑就出现在她手中,直接了当的迎了上去。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手中的骨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虽然不是不化骨剑,但等级应该也不低。

    “叮叮叮~~~”

    两个人瞬间战成一团,赵依仙已经是一名祖妖五层的强者,而且在我的影响下,她的实力绝对是高于一般的祖妖,也就是说,就算是在一般的玄祖六层面前,她也可以很快占到上风。

    可是这个天祎同样不简单,交手几十招之后,丝毫没有落入下风的趋势,反而还压制住了赵依仙。

    这两个人的打斗,让现场的很多人都目瞪口呆,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速度这么快的打斗,有的动作,甚至只是带起一道残影,哪怕是电视里面的武林高手对决,也没有这种效果。

    我皱着眉头看着,心里却多了一丝的震撼,看的出来,这个天祎不但压制住了赵依仙,反而还有留手,如果他尽全力的话,赵依仙估计坚持不过一百招,可是他没有尽全力,应该是做给我看的。

    一个只有二十来岁的人,居然有如此实力,这不得不让我重视起来,我是有了逆天的机缘和无人可比的先天条件,再加上自己的努力,才会有今天的实力,而这个天祎凭什么?

    突然想起之前楚依依说要拜我为师的事情,我当时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其实只是一个推脱的说辞而已,在修行的道路上,如果有师父指点,那肯定是进步神速的。

    从他的功法和招式来看,这个天祎要么是有一个顶级强者师父,要么,就是和蘇莫离一样修炼的是邪法,可是他的灵力中并没有邪气,也就是说,这个天祎可能有一个顶级强者的师父,而且,天祎就算再自负,看了我御剑杀人的视频之后,也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实力已经可以媲美一个不朽玄主了。

    他的实力虽然很强,那也仅限于玄祖境界,玄祖和不朽玄主境界之间的差距,那可有一道巨大的鸿沟。免-费-首-发→【追】【书】【帮】十个玄祖,也没有可能干掉一个不朽玄主,这是玄门的定律。

    看来他的背后,确实是有一个师父在撑腰了。

    我并没有着急动手,这个天祎的实力强于赵依仙,他自己也有留手,留手的目的,可能是要等他的那个师父过来,他师父应该会和常斌一起出现。

    赵依仙虽然实力没有他强,但也不是被碾压,在这种战斗情况下,她可以快速的增加战斗经验,这种经验对她来说,是很宝贵的。

    即便如此,我还是密切的关注着他们的动静,灵力已经完全锁定了玄木剑,只要赵依仙有任何的危险,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这场打斗,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赵依仙越战越勇,她很聪明,悟性也很高,在天祎的留手下,她打的反而越来越轻松,而天祎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保存的实力,突然全部爆发出来。

    趁着赵依仙挥手挡住他一剑之后,他突然一个转身,速度提升了很多,伸手一拳就朝着赵依仙的胸口轰了过来。

    我早就在密切的注视着他,他的灵力提升第一时间被我捕捉到,那一拳还没有轰在赵依仙的胸口,我已经来到了他们身边,抬手就抓住了他的拳头。

    手猛的一用力,“咔”的一声,天祎的手腕被拧断,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天祎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一根柱子上。

    落地站稳之后,他疑惑的看着我咬牙说了四个字:“不朽玄主?”

    “你师父是谁?”我冷冷的问道,对于一个能培养出来个这么年轻的玄祖的人,我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

    “哈哈,你也配问我师父?你不朽玄主又怎样?在我师父面前,同样是一个蝼蚁!”天祎擦掉了嘴角的一丝血迹,自信的说道。

    我皱了皱眉头,抓了玄木剑,嘴里说道:“可你现在在我面前,也是一个蝼蚁。”

    “砰砰砰!”三声抢响突然打破了现场的气氛,我看都没看,抬手随意挥出三剑,那三个开枪打我的保镖纷纷肩膀中弹,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之所以没杀他们,那是因为这个酒店是楚依依家的。

    “你想杀我?”天祎根本就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怎么?是不是你师父很厉害,我不能杀你?”我冷笑着问道。

    天祎苦笑一声说道:“杀我可以,不过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师父也能杀了你和跟你有关系的所有人,你不信可以试试。”

    “我还就不信了!”

    意念一动,玄木剑猛的朝他劈了下去,天祎表情一惊,猛的举剑一档,叮的一声,他直接被这一剑劈出十几步远,最终还是没有稳住身形,摔倒在地上。

    我根本就没有犹豫,再次一剑劈了下去,这次的灵力却有所收敛,方向也有所偏移,我没有真的想要杀他,只是想要先给他点颜色看看,砍断他一只手。

    “呼!”又是一把玄木剑飞了进来,直接挡住了我的玄木剑,两把剑似乎势均力敌,顿时间没有分开,犹如两头在角力的公牛。

    “呵呵,正主来了啊。”我看了看站在大门处的一个身穿灰衣灰裤的男子,抬手一抓,玄木剑飞回我的手中。

    这也是一个年轻人,衣服是灰色的,裤子是灰色的,鞋子和袜子都是灰色的,就连头发和眉毛也是灰色的,不过他的脸上没有任何一丝的皱纹,看上去很年轻,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更加让我惊讶的是,从他的周身灵力来判断,他居然也是一个玄祖六层的强者。

    玄祖强者我见得不少,可是玄祖境界能御剑并且和我的玄木剑来了一个势均力敌交锋的,以前我觉得除了我之外,不会再有别人,而现在不是了,除了我,还有他。

    “师父…”天祎赶紧爬了起来,走到那人身边,恭恭敬敬的说道。

    那个灰衣人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眼神看着我,嘴里说道:“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杀了常斌那个儿子的赵恋凡吧?”

    “是,我还不知道玄者中,居然出了一个如此惊才艳艳的天才,玄祖境界能御剑。”我伸手摸了一下九变,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那灰衣人冷笑一声说道:“把我归为玄者,你也太看得起玄门了。”

    “莫非你还不是玄门中人?”我疑惑的问道。

    “听说过东瀛忍者么?”灰衣人淡淡的说道。

    “哦,倭寇啊。”我淡淡的说道,心中却是一愣,这个我还真的听说过,不过那只是电视里面看到过而已,在玄门的典籍里面,我还真的没有找到关于东瀛忍者的任何记载。

    灰衣人眉头一皱,嘴里说道:“你嘴巴放干净点。”

    “哼,我看你连倭寇都不如。”我冷笑着说道:“周身灵力环绕,功法也是玄门功法,手里拿着玄木剑,讲着一口中国话,却他妈好意思说自己是东瀛倭寇,你是怎么做到这么不要脸的?”

    “哈哈,看来还真的让你误会了。”灰衣人突然张开手掌,一弯腰,猛的朝着地上一拍,一阵烟雾凭空爆出,呼吸之间就消失不见,而那个灰衣人,变成了一个穿着忍者服的忍者,和电视剧里面的还真的挺像,不过忍者服的颜色,却是灰色的。

    他的样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他手中的玄木剑,已经变成了一把武士刀,周身缭绕的灵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陌生的气息,这气息虽然陌生,但可以肯定,也是灵气转化而来。

    而让我惊讶的是,这种伪装,我居然没有看出来。

    “果然是个倭寇,不好好待在岛国,怎么跑到我大华夏来找死来了?看你这一身灰,你不会是叫灰太郎吧?”我眼神一冷,心里已经动了杀机。

    (下一更,十点以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