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8章 误闯玄冥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毫不客气的收起了妖丹,‘蛟’的妖丹很珍贵,别人可能不了解,但是我却很清楚,这妖丹可以强化任何妖丹,并且能够强行提升别的妖族一个小层次修为,哪怕是碰到了百年冲不破的瓶颈,同样可以瞬间突破,如果是统妖六层,吞下了蛟的内丹,可以直接跨入祖妖,而祖妖六层,可以直接跨入不灭妖圣。「^追^书^帮^首~发」

    唯一有点不好的是,蛟的内丹只对妖族有效。

    看到其他人并没有眼红,我就知道他们不知道蛟内丹的珍贵,而赵梦池,肯定是知道的,所以她才会把内丹还给了我。她对我,藏有私心,虽然蛟月是我杀的,内丹也应该给我,但是她要自己留下,我也不能问她要。

    收起蛟内丹,我的目光落在了南昊天的身上,南昊天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嘴里问道:“我真不知我南家什么时候和你结下了必杀之仇,玄者妖鬼窟的事情我没有参与,武侯墓的争夺我也没有过去,就算是前几天对玄门总部的围攻,我也没有去,如果说你来妖神宫救人我作为长老不能够阻止的话,那我妖神宫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南昊天还是有点小聪明的,他同样把问题上升到了种族荣誉的层次上面,并且以一个无辜者的姿态呈现在大家面前。

    他的说辞确实有用,很多人都偏向了他,弱者总会得到很多的同情,不管这个弱者是不是真的值得同情。

    我呵呵笑了笑说道:“如果要用玄门少门主的身份来为难你,我还真的说不出理由,不过你坑害白家的事情,怎么说?”

    “白家和你有什么关系?”南昊天语气一冷,讥讽着说道:“别告诉我白鑫也是你爹。”

    我冷眼横了白鑫一眼,嘴里说道:“你还真的说对了,白鑫前辈在临死之前,把白家两姐妹托付给了我,我是她们的哥哥,算起来,白鑫前辈还真的可以算是我爹。”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南昊天气的脸色通红,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是蝶如开口说道:“白鑫长老的事情,是妖神宫的决定,如果少门主真的有心要责备的话,就请责备我整个妖神宫,我妖神宫是少门主救的,我感恩少门主,作为宫主,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以死谢罪,以消少门主怒火。”

    蝶如这话一说出来,不但赢得了整个妖神宫的尊敬,也让我处于了两难境地,她的话说到这个程度,现在再动手杀南昊天,显然已经不合适了,而且我怀疑刚才赵梦池给我那枚蛟月的内丹,也有要我欠下人情的意思。免-费-首-发→【追】【书】【帮】

    果不其然,赵梦池也直接说道:“嗯,蝶如说的对,恋凡,现在妖神宫的实力大不如从前了,白鑫含冤,蛟月被杀,两位护法也被灵族引走,生死未卜,灵族肯定还会来第二次,这个时候,我也不希望妖族的实力再次消弱,当然,恋凡你若是想杀,我也不拦着你。”

    我淡声说道:“好,我必须要为白家做点事情。”

    我话一说完,玄木剑卷起更是强悍的威势,直接劈了出去。

    赵梦池和蝶如都以为我要杀南昊天,纷纷朝着南昊天靠了过去,而我的玄木剑在空中突然转向,劈向了另外一个地方的南庭。

    “噗!”的一声,措不及防之下,南庭直接被我的玄木剑劈成两半,鲜血撒了一地。

    这一剑下去,所有的妖族都愣了,谁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下杀手干掉南庭。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暴怒的南昊天,他猛的化作兽形,大吼一声说道:“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今天我也要杀了你为我儿报仇。”

    赵梦池双手一台,数十根藤蔓就从她的衣袖里面延伸出来,死死的困住了南昊天,最后,她转头疑惑的看着我。

    蝶如也是一脸铁青,这一剑似乎狠狠的打了她的脸,她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做出这种事情,她说了那么多好话,我居然没有给她面子。

    妖神宫的其他妖族也纷纷反应过来,都是怒目看着我,似乎只要蝶如一个动作,就会一哄而上,不管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干掉我来捍卫妖族的尊严。

    没错,就是尊严,妖族的种族荣誉感极强,有的时候甚至不要命,也要守住自己的尊严。

    我自然也知道这么做是侮辱了妖族的尊严,我也知道赵梦池和蝶如是在等我的解释。

    我抱了抱拳说道:“梦池姑姑,蝶如宫主,各位妖族的朋友,当初南庭下药,用极其卑劣的手段想要得到白羽,如果不是我来的及时,现在的白羽早就被南庭强行夺走阴元了,后面白羽迫不得已自断经脉才逼出了药力,南庭做出这样猪狗不如的事情,莫非不该死?”

    我之所以敢怎么说,是因为我很清楚妖族对于这种事情的痛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和叛族一样严重,只要被人知道了,那是人人得而诛之的事情,而且妖族的族规里面就有一条:强行夺走她人阴元,无论是谁,格杀勿论。

    “你胡说八道,我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已经白鑫被定为了叛族罪,白家人早就该死了!”化成兽形的南昊天怒吼着说道。

    我指了指南庭的那个跟班说道:“呵呵,刚才梦池姑姑已经说了,白鑫前辈是含冤,你耳朵聋了?有没有做他知道,如果他不承认,我可以带白羽和小青来和他当面对质。”

    蝶如一步来到那个人身边,嘴里说道:“如实说来,如果有半句虚假,死!”

    那个跟班瑟瑟发抖的看了我一眼,他知道他没有选择,咬着牙说道:“是…他说的没错,少爷,确实对白羽仙子下药了。”

    “啪!”即便他说了,还是被蝶如一巴掌拍死,直接倒在了地上,露出了原形。

    蝶如冷喝一声,大声说道:“我曾经说过,谁要做这种事情,我蝶如一定不会放过,今日之事就能成为明日之祸,如果以后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不管你地位如何,一律诛杀,知情不报的仆人,同样以死罪论处!”

    蝶如的话犹如警钟,我知道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妖族会更加的团结,而且妖族的族规,也会更加的具有震慑力。

    不得不说,蝶如是一个很优秀的宫主,这次不但拉拢了人心,让妖族更加的团结,而且还严肃了族规,以后的妖族,将会更加的和谐。

    “南昊天,我不杀你,是看在梦池姑姑和蝶如宫主的份上,你儿子也是死有余辜,如果你要报仇,我赵恋凡随时等你,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就不在这里打扰各位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抱了抱拳,然后对着赵梦池说道:“梦池姑姑,如果有空,欢迎去玄门总部做客,母亲说一直想见见你来着。”

    赵梦池摇了摇头说道:“我和洛心师姐,注定是不能见面的无缘人,她不能离开藏经阁,我发过誓不会离开妖神宫……”

    “既然如此,那侄儿告退,各位妖族的朋友,玄门这次大难,已经说明了玄门内部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我会整顿玄门,今天开始,我希望玄门和妖族暂时放下仇恨,彼此友好,共同对付灵族,至于是什么原因,梦池姑姑,你会和大家说的,对吗?”

    赵梦池点点头说道:“嗯,我会全部说出来,包括灵族进攻妖族的目的,恋凡,你去吧,帮我向你母亲带个好。”

    “是,梦池姑姑,侄儿告辞……”

    ……

    一场原本很难搞定的事情,因为蘇莫离的突然反水变得顺利了许多,从妖神宫离开之后,我和蘇莫离还有宗七七一起飞向了玄冥殿,而另外十几个影月分部的玄尊,也朝着影月分部的老巢走去,她们不会御剑飞行,也没有交通工具,所以我索性叫他们去帮忙把那些玄门弟子的尸体全部弄出来。

    那些玄门弟子虽然都已经没有机会活过来了,但是尘归尘,土归土,还是需要得到安葬的。

    蘇莫离虽然也是一个不朽玄主了,但是御剑飞行的速度却比我要慢了很多,甚至都不比宗七七快多少。

    而我也懒得等她,跑了四个鬼王和几十个鬼帅,他们肯定第一时间是回玄冥殿的,如果回去之后黄九还没有撤退,那就危险了,我倒不是担心黄九的安危,只是现在他的命系着余震和余梦萱的命,他绝对不能死。

    宗七七似乎赖上我了,她一定要跟着我一起去玄冥殿,她也知道她的速度跟不上我,所以直接自己钻进了戒指,再次把戒指交到了我的手中。

    玄木剑带起一道残影,快速的略过天空,天亮十分,我已经来到了阴山山脉的上空。

    玄冥殿我没有来过,我只知道阴山,阴山山脉很大,如果我开着阴阳眼找,运气不好的话估计几天都找不道,不过现在好了,有宗七七在。

    我收起玄木剑,落在了地上,拍了拍戒指,把宗七七给喊了出来,嘴里问道:“玄冥殿在什么地方?快带路。”

    宗七七点点头,看了看四周,突然眉头一皱,用手指了指地面,嘴里说道:“这里……就是玄冥殿,快点想办法离开这里,你闯进了玄冥殿的迷魂大阵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