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0章 你怎么在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平白无故的弄懂了身世,这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庆幸的是刚才有了很好的心里准备,虽然对洛心的母子之情不能很快的适应下来,但是现在也不是矫情的时候。

    在我心里,已经接受了洛心这个母亲和已经死去的玄门门主赵炎这个父亲。

    洛心笑了笑说道:“只是苦了凡儿,凡儿,你父亲的遗志就是要稳定玄门,压制妖族和灵族,维护世间的安宁,他很伟大,希望你能够继承你父亲的遗志,将他未做完的事情做完。”

    洛心的这番话,带着些许的命令口吻,我没有反驳,也没有怨言,在这之前,我就知道了我的使命。

    “母亲,孩儿知道,之前母亲说的玄门弟子几乎没有死,是什么意思?”我赶紧开口问道,现在的局势瞬息万变,如果那些玄门弟子真的没有死的话,那他们抓回去肯定不是用来借尸还魂,应该是用来解开赵炎那个神秘师父的禁锢用的。

    白鑫和我说过这件事情,所以我很容易就想到那方面去。

    而洛心和陆鹤轩似乎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以为他们抓回去是想用来借尸还魂。

    洛心说道:“表面上看,他们确实已经死了,而且救不回来了,但是他们的生机还在,没有全部消失,灵族的入侵似乎有着某种目的,而这种目的是什么原因,我就不清楚了。”

    “我知道。”我开口说道。

    陆鹤轩疑惑的问道:“少门主知道是为何?”

    “陆大哥,以后还是叫我恋凡吧。”,我说完这句话,然后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说了出来,还包括我的怀疑和推测。

    这一讲,就讲了半个多小时,洛心和陆鹤轩听得入神,时而感叹时而惊讶,所有的事情一讲完,洛心第一个说道:“想不到,炎哥还有这么多事情没有告诉我。”

    陆鹤轩接话说道:“洛心师姐,门主不说,是因为怕连累您,如果真如少门主……呃,恋凡所说,我怀疑门主的坐化,另有蹊跷。”

    我皱了皱眉头,转头问道:“陆大哥,为何这么说?”

    洛心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陆师弟的意思是,炎哥是一个一心为了玄门着想的人,但他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重情重义的人,或许他的那个师父对他有恩,他不想辜负他的师父,而叫他背叛玄门,那更加不可能,所以选择了以死明志,是吗?”

    陆鹤轩点头说道:“是,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唉,无论是不是,门主都已经回不来了,不是吗?”

    陆鹤轩的语气很是落寞,似乎对赵炎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情感,其实在我看来,如果赵炎真的是以死明志,那也太划不来了,至少我不会这么做。

    洛心也默默的点了点头,同时脸上也露出了一阵阵失落,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赵炎了,可即便这样,赵炎还有这么多事情是她不知道的,即便赵炎是不想让她卷入是非,那其实也是赵炎的一厢情愿而已,对于洛心本人来说,这种隐瞒,多少会造成一些不良的情绪。

    洛心很快便平复下来,嘴里说道:“凡儿,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需要帮妖族度过这一劫了。”

    陆鹤轩点头说道:“是的,如果妖神宫被攻破,他们得到了足够多的妖族中人,就会把那个师父给解救出来,那到时候只会天下大乱。”

    我嗯了一声说道:“此人狠毒无度,用这么多的玄者和妖族还有灵族的性命为代价,只是为了冲开禁锢,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得逞,等破坏了他这次计划之后,我们要设法找到这个人,然后干掉他,否则事情永远没完。”

    “凡儿,当初送你离开的时候,还有一张照片,在不在你身上?”

    “在。”我说着取下了背包,把那张照片取了出来,这张照片我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也不知道上面是什么,因为太模糊了,甚至都辨认不出是人物还是风景。

    “这张照片是炎哥交给我的,说很重要,我不知道有什么用途,就一并放在了你身上,现在想来,这照片或许和他的那个师父有关。”洛心也看着那张照片,同样看不出什么异常。

    “可是这上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信息。”我附和道。

    陆鹤轩也看了看,同样没有任何结论,我收起照片说道:“以后再慢慢研究吧,现在是妖神宫的问题。”

    陆鹤轩说道:“是的,洛心师姐,您不能离开藏经阁,我和恋凡去一趟妖神宫。”

    “母亲不能离开藏经阁吗?”我疑惑的问道。

    洛心点点头说道:“是的凡儿,藏经阁是玄门总部的根基所在,当初你父亲闭关之前,就和我说过,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藏经阁,藏经阁在,玄门就还有希望,这是你父亲交给我的任务,也是我现在能为你父亲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可是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母亲,玄门总部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外面的玄者也十不存三,如果母亲一直留在这里……”

    “凡儿,不用说了,藏经阁就是我的归宿,也是我的坚守,只要藏经阁还在一天,我就不会离开这里。”洛心坚定的说道。

    我稍微思索了一下,嘴里说道:“那好,陆大哥您也留在这里,您精通阵法,有您在,藏经阁的护阵才不会被轰破。”

    “恋凡,你一个人行吗?”陆鹤轩有些担心的看着我,其实相对来说,陆鹤轩更加知道藏经阁的重要性。

    我笑了笑,自信的说道:“陆大哥放心,妖族的赵梦池在,妖族没有那么容易被攻破,说不定不需要我的帮忙,我过去只是想干掉那个不死灵,杀我玄门这么多人,这笔账肯定是要算的。”

    “好,你也说过,黄九的人会去阴山攻击玄冥殿,这也是个好消息。”陆鹤轩说道。

    我嗯了一声,直接祭出了玄木剑,跳了上去。

    “凡儿,你可以御剑飞行了?”

    “御剑?恋凡你已经是不朽玄主层了?”

    两人看到我站在玄木剑上都是惊讶的问道。

    我嘿嘿一笑说道:“不是的,可能是我的功法比较奇怪,居然可以在玄祖境界御剑飞行,母亲孩儿先去妖族,您照顾好自己,事后孩儿再来看您。陆大哥,告辞!”

    两人都是点了点头,用长辈独有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中,有一种骄傲,一种看子成龙的骄傲。

    三生灵力瞬间爆发出来,玄木剑在我灵力的驱使下,直接从窗户冲了出去,转瞬之间便消失不见。

    外面已经天黑,我的内心和这平静的夜空一样,没有丝毫的波动,我知道我心里还有一些不适应,不适应突然多了一个母亲。

    对于洛心,我想从心底里去敬她,爱她,可是现在时间太短了,而我对于母亲的概念,从小就很模糊,我心里也清楚,这只是暂时的。

    而更加不适应现在玄门少门主的身份,这个身份带来的只有更大的压力,而且现在的玄门,几乎已经是一具空壳了。

    抬头仰望了一下星空,辨别了一下方向,玄木剑卷起一道残影,快速的划过天际。

    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来到了昆仑山脉的上空,又是十分钟之后,我来到了妖神宫所在的公格尔九别峰峰顶。

    从上往下看下面一片漆黑,看不清楚任何的东西,这妖神宫,似乎没有出什么事情?

    控制着玄木剑往下飞去,来到了妖神宫南边的入口上空,这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怎么回事?灵族并没有来?

    我疑惑的盯着完全没有动静的入口,现在是晚上,按理说是灵族最佳的进攻时间,怎么会没有任何动静呢?

    正疑惑间,我突然恍然大悟,根据陆鹤轩所说,灵族从玄门总部退走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玄门总部离妖神宫有七八百里的距离,按照灵族的速度,应该没有这么快到才是。

    如果是不死灵,速度自然可以,可是灵族也就一个不死灵,他得组织大部队一起过来。

    “得,还得等。”我小声嘀咕一声,直接坐在了玄木剑上面。为了避免被发现,我特意钻进了云层之中,这里的地势很高,云层也不过是百米开外,这个距离我能看到下面,而下面却很难发现我。

    被云层包裹的感觉很舒服,正在我准备闭目小憩一会儿的时候,云层里面突然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赵恋凡,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心中一震,转头看了看,月光很暗,再加上有云层的阻挡,根本就看不见说话的人。

    “宗七七?你怎么在这里?”我疑惑的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