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9章 见过少门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看着洛心拿着这块玉佩,我心里不由的慌张起来,我很想直接问她,她到底是我母亲,还是我前世的妻子,当然,也有其他的可能性,也有可能是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捡到我,来这里住过一段时间,然后又离开了。

    只是这种可能性很小,现在看到洛心的这个举动,那可能性几乎没有了。

    这种事情要放在世俗中,绝对是很荒唐的一件事,可是这是在玄门,也就不出奇了,我之所以有点难接受,那是因为我不是玄门长大,我是半路出家,何况我还有一个赵依仙。

    就算是母亲,我也有些难以接受,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父母的概念,甚至还有些痛恨我的父母,这种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突然冒出一个可能是母亲的人来,我不知道我会是什么样一种反应。

    “前辈,那个……玉佩是我的。”我小心的说道,虽然心里有万分的疑惑,但是这种事情,我根本就不好直接问。

    洛心点点头,站起身来,慢慢的朝着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给我看看你的胎记吧。”

    我突然想起上一次来这个房间的时候,洛心想方设法的想要我脱衣服,甚至还一剑把我劈进了她的浴盆,我当时就怀疑她是想看我的胎记,只是我的胎记在屁股上,这种地方又岂能随便给别人看?

    可是现在,我没有办法去拒绝了,要直接把裤子脱了,我又同样做不出来,虽然我心里还是不确定她的身份,而且这两个身份,看一下也没什么,可是我还是有些犹豫。

    见我犹豫,洛心开口问道:“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你只需要告诉我,你身上有没有胎记,有的话在哪个位置就好了。”

    我松了一口气,嘴里说道:“回前辈话,我的屁股上有一块星形胎记……”

    洛心听到我的话,突然猛吸一口气。

    “恋凡……”她掀开了床帷,直接坐了上来,伸手就抱住了我,抽泣声更大,似乎有些情绪失控。

    我心中大惊,愣愣的坐在床上,像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双手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放置,这个时候,我抱她还是不抱,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抱?

    洛心的身体很柔软,她抱着我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这种熟悉的感觉,是对洛心的。

    我越来越担忧,担忧我的前世真的是赵炎,担忧洛心真的是我前世的妻子,我不是想推卸责任,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和赵依仙交代,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洛心。

    洛心的状态一直不稳定,我也没有办法去问,等了几分钟之后,她的情绪渐渐的平缓下来,这几分钟对我来说很煎熬。

    等她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我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洛心前辈,您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还叫前辈,叫…”洛心这一句话没说完,可是我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外面传来了陆鹤轩的声音:“洛心师姐,恋凡醒了吗?”

    我心中很不爽,犹如吞了一个王八那样难受,洛心松开了我,下床走去开门,嘴里说道:“醒了,鹤轩师弟,你进来吧。”

    门打开,陆鹤轩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床上一脸懵逼的我,他微微笑了笑,转头对着洛心说道:“刚刚收到消息,灵族突然打破和妖族的合作关系,准备进攻妖神宫了。”

    “这是怎么回事?”洛心疑惑的问道,表情恢复了正常,依旧是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模样。

    陆鹤轩分析道:“一山不能容二虎嘛,现在玄门的势力几乎灭绝,灵族可能会趁着这个机会,去灭掉妖神宫。”

    “我感觉不是这么简单。”我直接跳下了床,嘴里说道。

    陆鹤轩疑惑的看着我问道:“恋凡,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陆大哥,玄门总部弟子的尸体,都被带走了,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我开口问道。

    陆鹤轩说道:“灵族没有肉身,他们很有可能是想要借尸还魂,这种事情以前也有过。”

    洛心摇头说道:“应该不是,我和那个不死灵在外面大战的时候,我观察过所有的玄门弟子,他们几乎没有死。”

    “洛心前辈,什么叫几乎没有死?”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洛心转头看了看我,眼中的温柔再次展露出来,随后,她说道:“陆师弟,给你重新介绍一下,这是我儿,赵恋凡。”

    “什么?”陆鹤轩身体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而我反而平静下来,心里甚至还有一些庆幸。

    洛心笑盈盈的看着我说道:“其实你早就想到了对吧?”

    我点点头说道:“是的前辈,只是还有点纠结。”

    “怎么还叫前辈?”洛心依旧温柔的看着我,我这才发现,那种熟悉的感觉,是母爱,原来母爱,是可以融化一切埋怨的。

    “儿子见过母亲大人。”我走到洛心面前,双膝跪了下去,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从小对父母的憎恨,顷刻间化为了乌有,我从来都不知道母爱的感觉,而现在知道了,虽然站在我对面的这个母亲,看上去比我还要年轻,可这并不能影响血浓于水的事实。

    我也没有太过激动,刚才思想斗争了那么长时间,我早就做好准备了,而且这两个结果,我最想看到的就是这个,母亲,多么伟大的称呼,我赵恋凡,终于找到妈妈了。

    洛心如此强者,抛弃我必然不是因为讨厌我不想要我,从她刚才的那些反应来看,她不但不讨厌我,而且很爱我,而我被抛弃,必然是有原因的,经历这么多,我早就明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而有些无奈,是可以得到原谅的。

    “凡儿起来,对不起,当初……”洛心的眼眶再次湿润了,我伸手抱住她,嘴里说道:“母亲,儿子明白,不需要解释。”

    “嗯,长大了,懂事了,你有今天的成就,母亲很骄傲,对你父亲,也算有个交代了。”洛心欣慰的说道。

    “洛心师姐,您是说,恋凡…他是您的亲生儿子?”陆鹤轩依旧是满脸的并不可置信。

    洛心点点头,一连说了三个肯定词:“是的,没错,千真万确!”

    陆鹤轩精神一震,快速走到我身边,抱拳弯腰说道:“陆鹤轩见过少门主。”

    我赶紧双手托起陆鹤轩的抱拳,嘴里说道:“陆大哥,您这是干什么?行这么大的礼,也不怕折我寿。”

    陆鹤轩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很是激动,认识他这么久,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像现在这样,笑的像个孩子。

    洛心开口说道:“很多年前,在炎哥闭关推演诸葛氏秘法下部的前夕,我瞒着炎哥,偷偷解禁了保护措施,怀上了凡儿,因为炎哥和我讲过,那次闭关,祸福参半,我怕出现意外,想给炎哥留下一个后代,怀上之后,我偷偷用玄法封印了胎盘,阻止胎儿继续发育,我在等炎哥的消息。”

    我和陆鹤轩都听得很认真,洛心说着说着,神情落寞下来,“后面炎哥失败,身陨修行室,我束手无策,当时作为门主的炎哥羽化,玄门内部瞬间失控,纷争不断,攻击炎哥的谣言四起,甚至有人说炎哥勾结妖族,爱上妖女,那个时候,我自己都无法自保,更加不敢生下凡儿。”

    陆鹤轩点点头,接话说道:“门主羽化之后,洛心师姐也就主动进入了藏经阁,当起了阁主,彻底断开了和外面的纷争对吗?”

    洛心点头说道:“是的,可是玄门内部纷争不停,我不得不一等再等,直到二十年前,我实在没有办法继续阻止,就偷偷生下了恋凡,那个时候,玄门的局势越来越混乱,我生下却不敢养,只能给恋凡卜了一挂,然后偷偷送了出去……”

    “也幸亏您没有阻止少门主的降临。”陆鹤轩庆幸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