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8章 是母还是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陆鹤轩说道:“洛心师姐强行跨入不朽玄主,击退了那个不死灵,再加上灵族迟迟攻破不了护阵,这才暂时撤走。”

    洛心点了点头,绝美的脸上闪现出一丝落寞,嘴里说道:“你还活着就行,玄门或许还有救。”

    我赶紧说道:“洛心前辈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推演诸葛氏秘法的下部。”

    “推演?你没有得到下部吗?”洛心疑惑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诸葛氏秘法,根本就没有下部,不过您放心,我肯定能把下部完整的推演出来,您等我。”

    洛心急切的需要下部的功法,要不然等修为跌下不朽玄主,丹田形成不可跨越的障碍,以后将再也没有机会跨入不朽玄主。

    我没有任何的耽误,拿起桌上的几个空白的竹简和笔墨,直接走进了其中的一间修行室。

    关上门,我清空了所有杂乱的思绪,开始推演诸葛氏秘法的下部。

    推演功法,是一个积极复杂的过程,不能出一点差错,上一任玄门门主赵炎,天资极高,惊才艳艳,最后还是被自己推演出来的功法所害。

    庆幸的是,我的功法是以衍生为主的‘三生玄决’,而且诸葛氏秘法的上部和中部我都有修炼过,配合三生玄决来推演诸葛氏秘法的下部,难度要低很多。

    很快,我便沉浸在了推演功法的状态里面,一道道经脉运行的方式和周天运转的秩序在我脑海中形成,人体所有的经脉自动的在我脑海中形成了一个拥有千万种组合的经脉网,而我要做的,就是在其中找到合适的灵力运转规则,顺序,和可以继承诸葛氏秘法上部和中部的最佳组合。

    半天后,诸葛氏秘法的雏形被我推演出来,这个速度简直逆天,我心里没有太过惊喜,只有两天的时间,如果推演不出来,洛心就危险了。

    伸手擦掉挡住视线的汗水,我开始进行第一次修改。

    ……

    连续四十个小时的推演,经过了十次的修改和实践之后,我终于站起身来,浑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疲惫感,思来想去,我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睡过觉了,第一次从武侯墓出来之后到了西金监狱,我就没有睡过觉,也没有修炼过,而现在,我终于疲惫到了一个极点。

    赤红着双眼,把竹简交到洛心手中的那一刻,我彻底耗尽了所有的经历,昏厥过去。

    毕竟我也只是一介凡人,哪怕现在已经是个玄祖强者,不修炼也不睡觉,总会扛不住。

    ……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居然是在洛心的房间,而且就躺在洛心的大床上,床上淡淡的芳香让我感觉到很舒服,女性特有的独特气息让我有些意乱神迷,透过半透明的床帷,我看到了一个苗条的背影正坐在修炼台上,周身的灵力缭绕,温和而沉稳。

    正在修炼的,自然是洛心,她的修为已经稳定在了不朽玄主一层,这样一个强者,居然会当着我的面修炼,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炼方式,而且在修炼的时候,很忌讳打扰,如果能看到别人修炼,也能从灵力的流转方式窥探出那个人所有的一切,包括弱点和致命点,所以一般的人修炼,都会选择在没有人的地方,不过仔细想来,洛心现在修炼的功法,是我一手推演出来的,也不存在什么秘密。要说到弱点,也有,不过相对其他功法来说要少很多而已。

    我没有去打扰她,静静的看着,因为她现在一个大周天还没有运转完毕,这个时候打乱,会让她的修炼出现瓶颈。

    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居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熟悉的感觉不是因为我之前来过,而是参杂这一种很特殊的情感,好像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来过一样,这种情感,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也有,不过很弱,加上那个时候来去匆匆,而这一次,这种熟悉的感觉很强烈。

    这种感觉很特别,每个人对于特定的环境都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在梦里见过,人的梦境,是一个特别神奇的东西,很多时候会呈现出未来的一些人和事。这种梦境我们在醒来之后就会全部忘掉,可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出来之后,才会忽然大悟,会对自己说,原来我以前梦到过。

    而你想要回忆梦境的后续,又会一点都想不起来,等到全部发生了,你又想起来了,这点很有意思,但是什么事情都不会无故发生,既然发生了,就会存在他的道理,这个道理,没有什么学科可以去解释。

    可是在我看来,或许是人对未来的一种预感,这种预感很清晰的呈现在梦中,只不过这种预感会被我们正在经历的时间规则阻挡,怎么都回忆不起来。

    (我曾经见过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算命师父,他总是能梦到来找他算命的顾客,而这些顾客在找他之后,他才想起来,后面他找到了一种能够记录梦境的方法,规避了时间规则的限制,甚至可以清晰的记得别人来的目的,求财求子还是求姻缘。因为这一点,他的生意特别好,往往别人还没开口,他就知道别人要算什么,只不过他对命理相法的理解并不是很透彻,所以这也算是一种作弊的手段,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赚钱,反而名声越来越大。)

    对一个环境出现熟悉感的第二种原因,就是真的来过,这种情况也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在不懂事的时候来过,只不过记忆中没有,第二种就更加匪夷所思了,不是今生,而是前世,在轮回之后,对某一个有着特殊的情感,就会涌现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我对这个房间的感觉,确切来说,是对这张床的熟悉感,绝对不是梦中出现过,而是因为第二种可能性,这一点我很坚信,修炼到了玄祖境界,对这种事情的判断,会更加的清晰。

    至于是我不记事的时候来过这里,还是我前世来过这里,我却不知道了,而这个答案,或许洛心知道。

    因为这两种可能性,无论是哪一种,都让我感觉有些别扭,如果是我小时候来过这里,那很有可能坐在我前面修炼的洛心,就是我的母亲,因为爷爷也说过,我小时候是被人遗弃的。

    至于赵炎已经死了很久了,而我现在才不到二十岁的事情,这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因为在玄门中有一种法术,可以封印胎盘,限制胎儿的成长,就算是生下来了,也同样可以封印六识,抑制成长,而对胎儿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我的前世来过这里,睡过这张床,那问题就麻烦了,洛心在藏经阁几百年了,和她在一起的,只有赵炎,一个轮回,不至于超过几百年,那么也就是说,正在不远处修炼的洛心,很可能是我的前世妻子,而我,有可能是赵炎转世。

    想到这里,我浑身冒出一阵冷汗,倒不是讨厌洛心,洛心各方面的条件都很优秀,容貌丝毫也不比赵依仙差,修为更是跨入了不朽玄主境界,已经是一个超级强者,可是我有赵依仙,而且有第一种可能性在里面,这感觉无比的别扭。

    我转头看着这个有可能是我母亲,又有可能是我妻子的人,咬着嘴唇,心里无比的复杂,甚至不知道该去怎么面对她。

    “恋凡,醒啦?”洛心温柔动听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我的思路,紧接着她站起来转过身,我却看到了她满脸的泪水。

    “前…前辈,您这是?”我心里更是惊讶,也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身体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洛心的这种柔情,似乎在上次她说起赵炎的时候才出现过,可是我不是赵炎,就算我是赵炎转世,前世的事情,我都记不得了,根本就无法承受她那感天动地的爱。

    洛心这种犹如天仙般的女子,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我不觉得我自己配得上她。

    洛心就那么温柔的看着我,我不知所措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也愣愣的看着她。

    她的眼泪更是哗哗的流了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她胸前的衣裙上,她慢慢的举起了手,手里拿着一个玉环,这个玉环,是我的,爷爷说,捡到我的时候,这块玉佩就已经在我身上了。

    (下一更,八点,是母还是妻?你们觉得呢?或者,你们希望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