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2章 信仰和坚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妹妹,救我。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白羽再次扑了上来 , 身体又缠在了我身上。

    我叹了口气,身体一阵燥热 , 一直贴在我胸口的赵依仙一动不动 , 我知道 , 她相信我,相信我不会越雷池半步。

    我顺势抱起白羽 , 走进了里面一个房间 , 关上门之后,我也不顾了那么多了,把她放在床上,功法直接运转起来,化毒络卷起一股灵力 , 直接冲进了白羽的身体。

    白羽依旧在我身上不断的动作着 , 我满脑子都是赵依仙,没有其他任何的想法 , 化毒络不断卷走她体内的毒素。五分钟之后 , 白羽的越来越平静 , 而我却越来越躁动。

    卷走,只是把毒素转移到我的体内 , 这种毒素的药力确实恐怖 , 哪怕我现在已经是玄尊六层巅峰,依旧感觉到口干舌燥,浑身说不出来的难受。

    “你先别出来。”我丢下一句话,第一时间冲出了房间 , 找了一僻静的角落 , 一把灵石被我撒了出来 , 功法运转 , 狂暴的三生灵力一步一步的蚕食着那些该死的催情毒素。

    我很清楚 , 此时在我眼里,不能出现女人,不是我定力不够,而是因为这该死的毒素太过于强劲 , 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白羽肯定抵抗不了 , 那后果不堪设想。

    赵依仙这个时候动了 , 她在我身上不断的蠕动着身体 , 似乎在表达自己的歉意,我知道她很想帮我 , 可是她却无能为力。

    “依仙,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安慰着赵依仙,功法更是疯狂的运转着,毒素慢慢被我炼化,我也渐渐平静下来。

    半个小时后,毒素彻底被我清理赶紧,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 这才站起身来,感觉修为再次有所上涨 , 几乎已经接近玄尊六层圆满了。

    因祸得福,我自嘲式的笑了笑 , 我碰到过很多危险 , 刚才这种危险 , 感觉是最难熬的,如果真的对白羽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 , 那这一辈子都补偿不了白羽 , 也无颜面对赵依仙。

    只是这个时候,我好不容易模拟出来的白凝的妖灵力也消散一空,她的本源妖灵力在我化毒的时候也同样被化掉,想要在模拟出来和白凝属性一样的妖灵力,已经几乎不可能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再次回到那个房间,白羽看着我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不是白凝?你到底是谁?”

    她的语气只有疑惑 , 没有敌意 , 她虽然被下药,但是神智还是清醒的 , 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 所以她知道事情的始末 , 也知道我帮了他。

    我自然也不会瞒她,直接说道:“是我 , 赵恋凡。”

    “赵恋凡?你果然没有死!”白羽欣喜的说道 , 随后脸色一红,嘴里小声的说道:“对不起,刚才的事情。。。。。。”

    我也挺尴尬的,摆了摆手说道:“过去了 , 就不提了 , 白羽仙子 , 你先运功把你丹田里面的毒素逼到任督二脉的交汇处 , 我帮你解毒。”

    “好!”白羽丝毫没有怀疑我的话 , 直接开始运功。

    一刻钟后,她体内的毒素被我化毒络卷走,并且被我完全炼化。

    白羽调整了一下状态,嘴里说道:“谢谢你 , 赵恋凡,我就是因为中了蛟月那个老巫婆的妖毒 , 妖灵力被封印在体内 , 不能外用 , 要不然南庭那个垃圾,怎么可能轻易得手。”

    我哦了一声,白羽继续问道:“你怎么变成我妹妹的样子了?你见过我妹妹了吗?”

    我点头说道:“当然 , 你白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现在被软禁,而且还被逼婚,我是来救你的。”

    白羽一愣,叹了口气说道:“赵恋凡,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我现在不能走?”

    “为什么?”

    “因为只要我一走了,父亲就会被折磨死,现在的白家,在妖神宫已经完全没有地位了。”白羽失落的说道。

    我点点头 , 打心底里理解她,如果换做是我 , 我也不会走。

    稍微沉思了一会儿,我直接说道:“白鑫前辈是不是被关在妖族禁地?”

    白羽点点头说道:“是的,不过你不要想着去闯妖族禁地了 , 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你可以进去的 , 就算你进去了 , 也没有办法救出我父亲。”

    “为什么这么说?”

    “父亲属于重犯,关押他的牢笼 , 被层层结界保护 , 这些结界的等级很高,你是个玄者,对结界一窍不通,没有任何办法的。”白羽叹了口气说道。

    我也有些无语,白羽比谁都想救出白鑫 , 可是她却这么说 , 那就代表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心里突然涌现出一种无力感 , 白鑫和白凝叫我来救白羽 , 白羽却怕害了白鑫而不肯走 , 可是白鑫现在又救不出来,也就是说 , 这一趟妖神宫之旅 , 可能会毫无收获。

    见我沉默,白羽继续说道:“赵恋凡,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身为一个玄者 , 却肯冒险来救我一个妖族 , 这份情谊 , 我白羽没齿难忘。”

    “白羽仙子 , 说这些就见外了 , 当初不是你救我,我现在已经是一堆白骨了,当初白鑫前辈放过我,就是想让我来救你 , 白鑫前辈的意思你也明白,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 , 我没有能力救我父亲 , 但也不能害他 , 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也许,你留在妖神宫 , 反而是害他呢?你知道他想要什么的。”我继续试图说服白羽。

    白羽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坚持。并不是自由自在的快乐才是最应该追求的东西,我现在被软禁,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如果我走了,我父亲很快就被杀。但是我不走,就能让我父亲继续活下去,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这就是我现在的坚持和信仰,希望你可以理解。”

    白羽很倔 , 而且这种倔强已经上升到了信仰层次,妖族的信仰很神圣 , 我不能说她是自私,这样太过残忍 , 既然白羽说不通 , 我也没有再说 , 现在时间还够,一会儿有机会 , 我准备去妖神禁地看看 , 虽然白羽说绝无可能,但我还是想去试试。

    我叹了口气说道:“白羽仙子,我的妻子内丹被蛟月轰碎,我仔细检查过,她的内丹还是可以复原的 , 只不过蛟月的妖毒一直在她碎裂的内丹里面不散 , 阻碍了内丹的自我修复,请问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

    白羽疑惑的问道:“被轰碎了还能复原?是不灭内丹?”

    我点点头,白羽想了一下说道:“可以去炼妖池里面试试 , 妖族的一些强者受伤 , 只要不死 , 基本都会去炼妖池里面疗伤,曾经有一个祖妖强者经脉被人全部轰断 , 也在炼妖池里面恢复了。”

    听到这里 , 我心中一喜,连经脉全部被轰断都能治愈,那赵依仙内丹里面的妖毒肯定也可以祛除。

    不过白羽接下来的话让我有些无语,她说:“不过想要进入炼妖池 , 需要得到宫主或者族内长老的特许令牌 , 否则是进不去的。”

    我表情冷淡下来,嘴里问道:“有没有机会混进去?或者直接闯进去?”

    白羽稍微沉吟了一下 , 突然 , 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 我皱了皱眉,她的妖灵力开始混乱起来,还没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白羽突然张嘴就喷出一口内血。

    “白羽仙子 , 你这是干什么?”我惊讶的问道,看这动静 , 白羽是自己震断了自己的经脉。

    白羽刚想说话 , 门外就传来的敲门声 , 小青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小姐,到了给老爷送食物的时候了,您有什么话要带给老爷吗?”

    “还和以前一样 , 你就告诉父亲,我和妹妹都过的很好,叫他不要担心。”白羽开口说道。

    听到白羽这句话,我灵机一动,赶紧说道:“小青,等等。”

    “怎么了?”白羽疑惑的看着我。

    我自信的说道:“我有办法把白鑫前辈救出来。”

    (下一更,八点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