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7章 谁才是蝼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的话音刚落,血幽寒的脸色顿时一变,眼中精光闪烁个不停,旋即对着大厅中的其他修士抱了抱拳道:“诸位,实在抱歉,今日血某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处理,今日的喜宴就到此结束,来日我再宴请诸位。”

    虽然许多人想要留下来看看后续的发展,但是血幽寒都如此说了,也没有人有胆子留下来,纷纷对着血幽寒抱了抱拳后,纷纷转身离去。

    当最后一人离开大殿后,血幽寒才将目光重新落到我的身上,良久之后才吐出两个字道:“当真?”

    见血幽寒这么快就意动了,我和沈望不由得互望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

    血幽寒既然知道我们是为了灭世珠而来,那他应该就知道我们要灭世珠是干什么的,他一个魔族,必然会成为灭世雷劫攻击的对象之一,他讲灭世珠交出来,不等于判了自己死刑吗?那成为魔族的唯一魔主又有什么意义呢?

    “杀一个血凝又有何难?”沈望冷哼一声后说道:“不过我有一件事比较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又是如何知道灭世珠的?”

    “灭世珠?”血幽寒闻言微微一愣道:“此物名叫灭世珠吗?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这话让我们更加疑惑了,血幽寒竟然不知道灭世珠?那他如何肯定我们就是冲着此物而来,又如何拿它来要挟雷神沈望?这不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么?

    “既然如此,你就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此行是为此珠而来的?如果答案让我满意,你又答应赵小友的条件,我帮你杀了学凝也无不可。”沈望眉头微皱的沉吟片刻后开口问道。

    得到雷神沈望的保证,血幽寒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之色,当即毫无保留的开始讲述起来。

    原来,就在我们来血煞魔城前不久,已经有圣道界的魔族圣人强者先我们一步来到了这里,并且找到了血幽寒。

    那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反而是帮助血幽寒去魔窟之中将所有的宝物都取了出来,并且取出了这枚珠子,并且再三强调用不了多久,雷神沈望就会来魔族寻找这颗珠子,血幽寒只需要将东西交给雷神便可。

    听到这话,我和沈望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懂对方的用意,我们可是要去改变灭世量劫的灭世规则,要将那些道心邪恶的修士彻底抹去啊,他们不来阻止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还主动将灭世珠送到我们的手上?

    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

    沈望沉默了一阵后,便直接站起身道:“既然如此,将珠子交给我吧,我现在就去解决了血凝,当然了,你现在还必须完成答应赵小友的事情。”

    血幽寒闻言略微犹豫了一会,旋即一咬牙,用一股柔和的魔气托着灭世珠落到了沈望的手中,然后才开口道:“希望沈前辈能够信守承诺。。。”

    “哼!我还不至于骗你一个小小的神帝!”沈望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道,旋即一转身,便直接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见雷神消失在了大殿之中,血幽寒这才将目光转到了我身上,似笑非笑的问道:“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你就不担心我趁雷神不在,将你们杀之而后快?”

    血幽寒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眸中闪烁着浓浓的杀意,可见他确实有杀我之心,阎凡柔感受到血幽寒的杀意,顿时脸色一变道:“你答应了雷神前辈的,你若是食言,等雷神大人回来,整个血煞魔城都要跟着陪葬!”

    我微笑着拍了拍阎凡柔的肩膀,微笑道:“放心吧,血道友可不会这么傻呢,杀了我又能获得什么呢?几件法宝?出口恶气?这一切,都比不上魔族之主来的有吸引力,血道友,我说的没错吧?”

    “哼!”血幽寒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我的说法。

    在等待雷神归来的时间里,血幽寒也旅行了自己的承诺,先将阎凡柔体内的禁制给解除了,有雷神的震慑,他倒是没有留什么后手,然后就将被他控制的人带了出来。

    看到此人的时候,我顿时明白阎凡柔愿意如此牺牲自己了。

    “母亲!”阎凡柔惊呼一声,急忙冲过去从几个侍女的手中接过了自己的母亲,喻子柔。

    喻子柔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虚弱罢了,我略微检查了一下,交给阎凡柔一些丹药喂她服下,没过多久,喻子柔便悠悠醒转了过来。

    “柔儿。。。你没事吧?”喻子柔刚刚醒转,就看见了身旁的阎凡柔,顿时一脸关切的询问道。

    “母亲,柔儿没事,母亲,您看看那是谁?这次我们能够获救,可全靠他呢。”阎凡柔一边说,一边朝着我这边指了指。

    喻子柔顺着阎凡柔手指的方向往来,或许是因为刚刚才苏醒的关系,当她的目光落到我身上的时候,她的眼中先是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可是没过多久,她的眼眸便是一亮,惊喜道:“赵恋凡?怎么会是你?”

    旋即喻子柔感应到我那深不可测的修为,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谁能相信当初那个修为不高的小子,如今却已经成为了连他们都需要仰望的纯在。

    “喻前辈,你和阎凡柔怎么会落入血幽寒的手中?阎罗呢?以他的性情是万万不会放任你们不管的,怎么会让你们双双被抓呢?”简单的寒暄了一阵后,我便开口问道,这也是一直盘旋在我脑海中的问题。

    谁知听到我的话后,这一对母女竟然双双眼眶一红,阎凡柔更是指着血幽寒恶狠狠的说道:“我父亲。。。我父亲为了保护我们。。。被他杀死了!”

    我心中一惊,阎罗。。。陨落了?!

    阎罗也算得上是一个惊才绝艳之辈,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同样可以在神界混得风生水起,成就一番霸业,如今却早夭在了血幽寒的手中。

    其实修仙一道就是这也,这世界从来都不缺少天才,可就算是天才,不能活着走到最后又有什么意义呢?在历史的长河中,不知道有多少妖孽级的天才,早早就夭折了,又有谁被谁记住呢?

    “哼!一个真神一层的蝼蚁,也配保护你们?这种废物还是早点去死的好!”血幽寒看着阎凡柔眼中浓浓的恨意,当即冷哼一声说道。

    “你。。。”阎凡柔被气得娇躯直颤,脸色煞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儿,她从来没有如此的痛恨过自己,如果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哪里能容得对方如此羞辱自己的父亲。

    “阎罗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不管结局如何,他都值得我们去尊重。”我踏前一步,望着血幽寒沉声说道。

    “尊重?笑话!只有拥有强大实力的人,才配获得尊重!蝼蚁,就只配去死!”血幽寒眼中满是不屑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的眼睛微微眯起,体内的杀意止不住的狂涌而出,我望着血幽寒一字一句的说道:“好!那我今日就让你知道,自己究竟是强者,还是你口中该死的蝼蚁!”

    ……

    <!---->

    </br>

    </b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