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31章 辛亏遇上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庄少闲!朝圣山庄少庄主!”金瞳猕猴这暴脾气,一言激起千层浪,转眼间,酒馆里全是议论朝圣山庄少庄主的了。

    “是啊,可不就是他嘛?”

    “是啊,谁敢冒充这个少庄主啊,竟然有人敢追杀庄少庄主,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啊。”

    “我可是听说了啊,这少庄主可是能拿到朝圣令的。”

    ······

    酒馆里议论纷纷,我虽没说什么,但却是听得真真切切,“金庸,你,你啊你。”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么重要的事竟被金庸这般说了出来,这不是把一个王牌公之于众了吗?

    “赵大哥,这·······”金庸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但也很快反映过来,释放出自己的气势“看什么看,我兄弟受伤了,你们有意见?”这招也是管用,把几个暗中窥视的目光给吓退了。更有几人直接退出了酒馆,想来怕是惹上事端。

    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庄少闲,看样子在不救治就真的要命丧黄泉了,看看莲心,以及黄碧青,还是对金庸说道:“老弟,劳烦你把少庄主扶过来。”

    金庸没有拒绝,随手一拎将庄少闲放在了木桌上,我轻抚他的脉络,轻笑一声“还真是大手笔呢?幸亏遇上我,要不然神帝都难救他。”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可牛皮谁都会吹。”一旁的莲心倒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而黄碧青和金庸则是掩嘴偷笑,显然认同莲心的话了。

    不过我也没有理会她的嘲讽,依旧扶着庄少闲的脉搏,运起化毒络,化毒络的益处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吸出别人身上的毒化作我的修为,也起到了治病救人的效果,也是一石多鸟了。

    运转一个时辰之后,一口黑色的血液自庄少闲口中吐出,而我则是运起功法,一个时辰才吸出的毒,可见其毒性之强以及中毒的程度有多深,只是对我而言,这些可都是修炼的大补之物。有实力强悍的三人为我护法,自然没人敢来捣乱。

    当我调理好气息,已经到了晚上,周围已不似白天的喧哗,周围坐着寥寥几人,皆是世界神级别的强者,神帝一人没有,想来已经离开,木桌也被收拾干净,恐怕是店里的杂役怕碍事收走了。庄少闲已经苏醒,不过却与金庸、黄碧青在另外一处坐着交谈中,应该是怕打扰到我,庄少闲亦不再是百日那惨白的脸孔,面上多了几分红润。

    “醒了?怎么样?”率先发现我醒来的是莲心。我轻笑,其实她也并不是不理会人情世故,只是有些事她不乐意理会罢了。

    “嗯,亏了这毒,让我实力也有所提升。”我答道。莲心不再说话。坐在不远处的金庸黄碧青以及庄少闲也是发现我的苏醒,走了过来。

    金庸和黄碧青自然不用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便在旁边坐下,而庄少闲则还在站着“来的匆忙,没来的急好好自我介绍,在下庄少闲,朝圣山庄人士,再次多谢兄台救命之恩了。”拱手行礼感谢,手中还拿着一把扇子,这可是件中品神器啊,还真是财大气粗。

    我也是连忙立起,“庄道友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举手之劳而已,只是以庄道友这世界神七层怎么会被那三人追杀,他们应该不是庄道友的对手才是。对了,庄道友,请坐,有些失了礼数,还请庄道友海涵。”虽说我猜到这庄少闲应该是被下了毒才被追到如此狼狈,不过还是问清楚由来比较妥当。

    庄少闲也没客气,见他和金庸聊得来,便知道此人倒也是个豪爽之人“不瞒赵道友,这次还真是在阴沟里翻了船。”庄少闲拿起桌上沏好的灵茶一饮而尽,像是不吐不快一般“家父正是朝圣山庄庄主,而我奉家父之命来朝圣城收取散落的朝圣令,以便方便诸位道友,想必道友也是清楚,这朝圣令在一般人眼中无所用处,可在我庄家就不一样了,那就是神器,功法,衍阵,丹药等,而我在搜寻的过程中途径毒极门,听说里面有朝圣令,便想去告知一声,权当结交个朋友。毒极门门主毒无极亲自迎接,我便轻信了他,不过还保持着谨慎,只是没想到,连茶水都没碰不知怎么就中了毒,当我发现之时,为时晚矣,实力竟被压制,而且还在不断倒退,还好发现的早,加之家父为防止万一给了我空间符箓,我才逃了出来,否则没准真就命陨毒极门了。”庄少闲说完,面上带着怒意,不过随后又笑道“不过这也不全是坏事,能遇上几位道友,也是在下的福气,庄某,再次感谢诸位了。”说着再次行了一礼。

    “庄道友见外了,不过在下还是佩服庄道友气魄,不仅这么快就想开了。”这庄少闲倒是个做大事的人,我心里念着。

    “那赵道友倒是高看在下了,这毒极门害我不浅,我怎会轻易放过他。哼,想从我手里拿走朝圣令,他毒无极还没有那个本事。”庄少闲嘴上露出轻笑,想来也是不会轻易放过这所谓的毒极门以及这毒无双。我不由的有些欣赏着庄少闲了,大丈夫当如此。

    庄少闲又饮了一口灵茶“对了,赵道友,得知为在下清了毒,在下实在感激不尽,从金道友那得知诸位道友也是为了这诸神届旧址而来?不知可是已有朝圣令了?”

    这庄少闲倒也是聪明人,事先对此事只字不提,对我等说了一大堆与毒极门的恩怨,看来手中是已经握住了筹码,我不由的看了金庸一眼,金庸似是看出了我在指责其多嘴之意,哪怕这庄少闲再怎么豪放,也不能让他知晓太多,不过现在说再多也于事无补。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如坦白直言“不瞒庄道友,我等确实为这朝圣令的事伤透了脑筋。”

    庄少闲理解性的笑笑,“我等的就是赵道友这句话。”随后长袖一拂,便出现四枚金色令牌,都撰有“朝圣”两字,这便是朝圣令!“这是四枚朝圣令,不知赵道友是否满意?”

    我倒被这庄少闲的豪气吓了一跳,不过也不多不说,这庄少闲不简单,倘若我等拿了这朝圣令,自然欠下这庄少闲一个人情,如不拿,哪找这么好的机会?周围几个世界神级别的强者可都偷偷注视这发生的一切,庄少闲这就是把我们带到同一条船啊,胆敢拿出这朝圣令也是有恃无恐,两个世界神级别强者,还有一个神帝强者,更有一个连她层次都看不投的强者。想来结交是最好的方式了。

    我和莲心、黄碧青都是笑笑,皆是看穿了这庄少闲的心思,金庸应该也是看穿了,伸手要去默默那传言中的朝圣令,刚伸手却被莲心拍下了伸出的手。本还在愤怒的金庸朝莲心看去,原本的愤怒一瞬间变成谄媚······

    看到此场景的我和庄少闲皆是诙谐一笑,“庄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喜欢弯弯绕绕,天下没有白痴的午餐,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我说道,有些话还是说明了好。

    庄少闲神态淡定,无比真诚的看着我“赵道友,劝导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当真?”

    “当真!”

    “那我等便收下了!不过庄道友若是有什么麻烦,说出来便是,我等竭尽所能!”我也真诚的说道。别人如何待我,我便怎样待人。

    “说实话,我还真有些私心。”庄少闲见我收了朝圣令终是坦白。“不知赵道友是否知道这诸神届旧址的入口在朝圣山庄?我想同诸位一同上路,路上也互相有个照应,我还能为诸位带路。”

    ……

    </br>

    </b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