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9章 跟你没关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在瞬间便完成了,包括世界神在内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看清神秘男的动作,想要救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神秘男的手刀即将落到凌月的后颈上时,忽然从凌月的体内涌出大量的雷霆之力,将凌月包裹住的同时,神秘男那高大的身体也被这股力量轰飞了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现场的人皆是一惊,神秘男一连倒退了百里左右的距离,这才稳住了身形,脸上满是骇然之色的望着凌月身上的雷霆之力。

    此时的凌月已经痴了,她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死里逃生,只是看着在周身缭绕着的雷霆之力,慢慢感受着那熟悉的灵力波动,渐渐的,她的眼眶红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凌月周身缭绕的雷霆之力慢慢的开始汇聚起来,一个完全由雷霆之力凝聚而成的人影出现在了凌月的身旁,他望着远处的神秘人沉声道:“狂圣,你可是要灭我问天神宫?”

    狂圣?我心中一惊,此人不是在坍塌虚空之中,利用十二封圣柱将莲心封印的强者之一吗?

    一时间,一切的谜团都解开了,看来当初唐天罡的儿子进入竖着狂圣石碑的光门时,一定带走了什么东西交给了他,看来当时天极门的人灭杀的还不够干净,出了漏网之鱼了。

    “哼,你一个小小的分身也敢这么跟我说话?刚才将我震开的那一下,恐怕已经消耗了你大部分的灵力了吧,剩下的灵力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我实话告诉你,问天神宫今日我是灭定了!”狂圣脸上浮起残忍的微笑说道。

    话音刚落,一股狂暴到极点的灵压从狂圣的体内狂涌而出,连带着他周围的空间都产生了剧烈的波动,狂圣果然对得起他的名字,就连体内的仙元都是如此的张狂、狂暴。

    雷神的分神看见这一幕,不由得轻叹一声,扭头对凌月说到:“凌月,我最多只能拖住他一刻钟,你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带着宗门弟子离开吧。”

    说完这话后,雷神分神不理会凌月的答复,在一声雷鸣声中,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狂圣的头顶上方,一柄由雷霆之力凝聚而成的战戟狠狠朝着狂圣的脑袋砸去。

    “哼,我狂圣若是连你的一缕分神都打不过,也枉自称圣了!”狂圣冷哼一声,双手灵光一闪,竟然多出了两柄巨大的黑色战斧,旋即身体旋转一周,手中战斧狠狠地迎上了雷霆战戟。

    眼看着双方即将碰撞在一起,凌月脸色大变,大声喝道:“结阵,防御!”

    “轰!”

    以两人为中心,一股用肉眼都可以清晰看见的能量波,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提前提到凌月提醒的问天神宫弟子,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防御护罩撑开,可是这一击非同小可,护罩仅仅支撑了两三个呼吸,便彻底破碎开来,但总算是抵消了一部分的力量,问天神宫的修士大军损失并不严重。

    可是联军修士可就倒了大霉了,听到凌月的喝声后,联军也急忙开始凝聚护罩,可是他们人数太多,速度比我们慢了不少,直接被那冲击波给波及到了,顿时人仰马翻,惨叫连连,一些修为稍弱的修士,直接化为了血雾。

    百万大军,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就陨落了三十万人,当然这些修士皆是一些修为比较低的,其他就算侥幸活下来,也是人人带伤,再无战力可言了。

    这个临时组建起来的修士大军,在这一击面前立刻分崩离析,许多宗门的宗主毫不犹豫的一声令下,立刻带着自己的人马扬长而去,甚至连断情谷和万剑门也不敢逗留片刻。

    “丹舞,你快带着宗门弟子撤离!”凌月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了沈丹舞的身旁,一脸急切的说道。

    “师父,那您呢?”沈丹舞急急问道。

    “不要管我,我一定要找他问清楚他的下落!”凌月望着空中不断交错的身影,喃喃自语道。

    沈丹舞哪里肯让凌月独自留下,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我急忙一把拉住了她,沉声说道:“师姐,你是问天神宫的宫主,保护宗门是你的职责,此时万万不是犹豫的时候,一旦错过此次机会,问天神宫就会真的从神界消失了。”

    其实沈丹舞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她已经没有了父亲,母亲又常年在外,凌月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明知道凌月留下来会是个什么下场,这让她如何舍得?

    见沈丹舞还在犹豫,我不由得轻叹一声道:“师姐尽管带着宗门弟子离开,我会空间神通,留下来辅助师父撤离,问天神宫是师父一生的心血,不能葬送在我们的手里!”

    听到这话,沈丹舞的眼眶顿时红了,看着背对着自己抬头望天的凌月,沈丹舞一咬牙,小声说了句:“师父,您千万不要有事!”

    话落,沈丹舞再也不犹豫,转身猛的一挥手,顿时无数艘巨大的战船被祭到了空中,载着问天神宫所有的弟子,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现场只剩下了凌月和我两个人,望着周身灵力已经越来越弱的雷神分神,我不由得轻叹一声,看来雷神分神坚持不了多久了,虽然我会空间神通,可是面对一名圣人强者,能够成功全身而退的几率,其实不到一成。

    “你在叹什么气呢?”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全身一震,扭头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依仙……”我脱口而出道。

    “谁是你的依仙,我是莲心!”莲心眉头轻轻一皱,有些恼怒的说道。

    我顿时脸色一垮,沉声道:“怎么又是你?你该不会一直霸占着身体吧?”

    “当然没有了。”莲心白了我一眼道:“赵依仙出来过好几次呢,不过她见你在闭关,所以就强忍着思念,没有打扰你,不过你也真够狠心的,一闭关就是一百五十年!”

    这话让我心中一痛,但表面上还是一副冷漠的表情道:“想要帮助赵依仙,就必须拥有足够的实力,一个小小的天神,又能为她做什么?话说,莲心前辈,一百五十年了,你可找到将赵依仙驱逐出来的方法?”

    听到这话,莲心顿时脸色一沉,轻哼一声不说话,我冷笑一声,看来就算是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距离灵魂融合的时间还有五十多年的时间,如果能够在这次的危机中活下来,我就离开问天神宫,去寻找将莲心分离出来的方法。

    “不过,莲心前辈难道就不打算帮忙解决一下眼前的危机么?”我忽然话锋一转,试探性的问道。

    “帮忙?”莲心微微一愣道:“凭什么?”

    “以莲心前辈的实力,不可能忍不住这人就是将你封印无数岁月,让你肉身毁去的罪魁祸首之一的狂圣吧?莲心前辈难道不想报仇么?”我微微一笑道。

    莲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轻笑道:“呵呵,我想找他算账随时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现在白白被你当枪使?我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莲心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虽然是一幅无所谓的表情,但我却从她的眼神中看见了一丝挣扎,我心中一动,看来经过一百五十年的时间,赵依仙和莲心的神魂产生了进一步的融合。

    这也就说明,此时虽然是莲心控制着身躯,但是她的心神之中也蕴含了赵依仙的情感,所以莲心在拒绝我的时候,眼睛里才会闪过一丝挣扎之色。

    莲心见我目光炯炯的盯着她看,顿时脸颊一红,沉声道:“你看什么!再看我就把你的一对狗眼给挖出来!”

    我嘿嘿一笑,旋即看了一眼已经坚持不来多久的雷神分神,沉声道:“莲心前辈,雷神分神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他现在是唯一知道雷神下落的线索,我看的出来,你也是十分崇拜雷神的,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可以找到雷神的线索,从眼前溜走么?”

    莲心听到这话,不由得沉默了下来,望着雷神分神的方向,眼眸中精光闪烁个不停,良久之后,莲心的目光忽然变得坚定起来,轻哼了一声道:“我这么做是为了找到自己的偶像,和你没有关系!”

    我无奈苦笑一声道:“好好好,和我没有关系行了吧!您赶紧的吧,雷神分神一旦被打散,您就后悔莫及了!”

    “要你啰嗦!”莲心白了我一眼,当即身上灵光一闪的消失在了原地。

    ……

    </br>

    </b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