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8章 秘术招猛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些血腥的一幕,让那两位被妖兽围困住的问天神宫长老目瞪口呆,从我突然的出现,到妖无忌陨落,前后最多也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一个世界神强者就如此轻而易举的陨落了。

    最不可思议的是,杀死妖无忌的,还是一个刚刚才突破到神王境一层的年轻一辈修士!

    他们两名世界神都拿妖无忌没有办法,还被对方死死困在妖兽阵之中,可是一个神王境的晚辈却将此人干掉了,这让他们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妖无忌一死,那些和他心神相连的妖兽顿时全身一震,纷纷从半空中跌落了下去,灵兽宗降服妖兽的法门,应该是属于一种主仆契约的形式,这种方法最大的好处,就是妖兽不会背叛主人,而坏处就是,主人一旦陨落,这些妖兽也会随之而去,没有任何的例外。

    两名长老面面相觑,远远的看了我一眼,竟然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来,我只是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找准下一个目标,背后云翼双翅一震,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战斗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问天神宫的弟子确实比普通修士强上不少,面对三倍多于己方的修士大军,问天神宫一方竟然硬生生的抵挡住了,伤亡比例甚至要比对方少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的天空中猛然间传来一阵破空声,不少人以为彼此顶尖强者之间的战斗已经有了结果,忍不住抬头望去,只见一道人影朝着我们这边极速飞来。

    我心中一沉,回来的竟然是天极门的唐天罡!

    此时的唐天罡看上去十分狼狈,全身上下破破烂烂,衣衫褴褛,血迹斑斑,甚至连左臂都不翼而飞,体内的仙元动荡不已,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势。

    “恋凡,回来的怎么会是唐天罡!师父呢!”身边灵光一闪,长天便出现在了我的身边,一脸焦急的问道。

    我沉默不语,立刻将神识全开,直接绕过了唐天罡,朝着他身后探去,表面虽然看上去十分平静的样子,但我心里却已经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凌月如果出什么事情,那今天就是问天神宫的末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始终不见凌月的身影,问天神宫的一众弟子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起来,而联军一方则正好相反,甚至已经有人在高声呼喊这唐天罡的名字,显得兴奋异常。

    “唐天罡!每次都逃跑,你觉得有意思吗!”

    就在这个时候,从唐天罡身后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怒喝,紧接着便看见一道灵光裹着一道人影朝着唐天罡急追而来,唐天罡感应到身后正在急速靠近的煞星,脸都吓白了,当即顾不得其他,一张口喷出一口精血,迅速融入遁光之中,速度再次快了三分。

    没过多久,凌月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凌月整体上看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脸色微白,仙元略显空虚而已,嘴角有一丝淡淡的血痕,显然还是受了一些伤的,不过和唐天罡比,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当我看见凌月的身后再也没有其他修士的身影,我心中震撼莫名,凌月同时面对三名神帝强者,能过将他们拖住就已经算是天大的本事了,可是凌月不仅仅拖住了对方,而且还很有可能直接斩杀了两名神帝,重伤了唐天罡,这样的战绩,就算是自己人,也不由得会心生惧意。

    一时间,战场上的双方修士大军的表情彻底互换了过来,此时此刻,联军修士才明白,唐天罡并不是什么得胜而归,只不过是在逃命罢了。

    “快!结阵!”玩命狂奔中的唐天罡眼看着凌月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当即双目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的大声喝道。

    听到唐天罡的话后,联军修士大军立刻开始后退收拢,并且分出一部分的修士,开始变换起复杂至极的阵型来,一时间人影幢幢,低沉的咒语声带着特殊节奏传入众人的耳中。

    沈丹舞脸色微变,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施展什么样的玄奥秘法,但是需要如此长的时间施法,显然不是什么普通秘术,自然是不能让对方如此顺利完成的,当即一挥手,密密麻麻形状不一的法宝冲天而起,朝着对方的大阵激射而去。

    联军之中立刻分出一部分修士冲将出来,双方人马再次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为了保护身后的秘法顺利施展,明显可以感觉到联军修士爆发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战力,甚至不惜以自爆来阻止我们的前进,情形竟然一下子陷入到了僵局之中。

    沈丹舞看见眼前这一幕,当即一咬牙,身形一晃就要单枪匹马的冲入对方的阵营之中,强行破坏施法,可是沈丹舞刚刚才飞了没多远的距离,立刻有数名世界神强围了上来,将她死死拖住,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在对方这种豁出性命的阻拦之下,那未知的秘术终于施展完毕,一股压抑至极的气息从大阵中弥漫而出,正急速赶来的唐天罡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一边急速飞行,一边狂笑道:“哈哈哈……凌月!这一次,我会让你亲眼看着问天神宫的覆灭,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话音刚落,只见那古怪阵型之中,忽然间灵光大涨,一股洪荒气息四散开来,与此同时,一道金色光柱从大阵中猛然射出,直接将正在飞行中的唐天罡笼罩其中,下一刻,唐天罡便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大阵的中心处。

    低沉的咒语声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蛮荒气息,且声音越来越响亮,大量金色的灵气不断的涌入唐天罡的体内,唐天罡的身体显然承受不住那恐怖的灵力,身体许多地方开始渐渐凸起,并且越来越大。

    终于,唐天罡的肉身再也承受不住那狂暴的灵力,整个身体“噗”的一声爆裂开来,可是下一刻,包括凌月在内,问天神宫所有弟子的脸上,都露出骇然之色。

    因为一个身高超过两米,全身赤裸的魁梧男子竟然出现在唐天罡消失的位置,不,准确来说,此人应该是从唐天罡的体内钻出来了才对。

    此人浓眉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全身的肌肉高高隆起,显然拥有着恐怖的力量,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惊人的气势。

    “这是个什么秘术?”身旁的长天一脸骇然的问道。

    此时我的表情也不比他强多少,我倒不是惊异对方出现的方式,而是他的修为境界,以我神王的境界根本就看不透,甚至比凌月给我的感觉还要更加的恐怖。

    神秘男子的目光扫了一下四周的战场,感受到双方人马的修为之后,脸上丝毫不掩饰的露出不屑之色,隐隐还带着一丝失望,对面的白眉老者略微犹豫了一会儿后,当即一咬牙,越众而出的来到神秘男子的身前,躬身道:“前辈,您交代给唐天罡的事情,他总算是幸不辱命的完成了,眼前这些人就是唐天罡所说的问天神宫的仇人。”

    听到这话,神秘男子才略微打起了一些精神,目光扫过问天神宫的修士大军,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悬浮在半空中的凌月身上,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唉,这里实力最强的也只有你了,要不是和那个姓唐的有约定,面对你们这些蝼蚁,我真是提不起任何的兴致。”

    此时的凌月,脸上满是骇然之色,甚至连对方充满讽刺的言语也毫不在乎了,当即头也不回的大声道:“丹舞,速速舍弃宗门,带着门下弟子四散撤离,不得有误!”

    所有问天神宫的弟子脸上都露出了诧异之色,可是还没有等他们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听到那神秘人淡淡的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今天谁都走不了!”

    前一秒神秘人还在说话,可是下一秒,神秘人便已经出现在了凌月的身后,以掌为刀,狠狠地朝着凌月的脖子砍去。

    ……

    </br>

    </b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