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9章 遁走的代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臻前辈!”看着被偷袭受伤的臻瑜子,我大喊一声 , 理智告诉我我应该马上就走,可是有的时候 , 理智这东西 , 会被愤怒冲散。免-费-首-发→【追】【书】【帮】

    “赶紧走!”臻瑜子大吼一声 , 手中的玄木剑更是犀利。

    我被臻瑜子这一声吼惊醒,瞬间就冷静下来。

    对。

    不能让他们失望!

    看着臻瑜子的抵抗越来越吃力 , 而那些站在我这边的那些玄尊强者一个一个被用极其残忍的方式杀死 , 我心如刀绞,这些人大多都和我素昧平生,可是却都是因我而死。

    是,我现在可以杀回去,干掉一个是一个 , 和他们同生共死 , 但那是莽夫行为,也是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弱智行为。

    我跑 , 宗七七护在我后面 , 通过宗七七的视角 , 我看到白鑫在说:“你们缠住他,我去追。”

    臻瑜子被煞阴王和另外一个鬼王缠住 , 因为他受了伤 , 他越来越被动。

    不远处的晗昱,对阵的是蛟月和另外一名狐妖,还有十多个统妖级别的妖族从旁协助,他的劣势越来越大 , 身上已经有了不下十道血痕。

    徐楴梓此时被拘魂王和十多个顶尖的鬼帅围攻 , 情况比起晗昱来还要糟糕 , 而那几名玄尊强者 , 基本上全部死光 , 零碎的尸体散落了一地,天梓在徐楴梓的照顾下并没有丧生,不过这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我疯狂的奔跑着,追过来的 , 只有那个白鑫,视线里面的他们 , 越来越渺小 , 直至消失 , 那一刻,我心里涌现出无尽的落寞 , 或许,他们是真的会消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我的速度很快,跑出了大概一千米之后,我再次抓出了那张四级遁符,激发之后,遁符的温度开始慢慢上升。

    遁符的激发需要时间,我并没有放弃逃跑,可是我的速度再快 , 也比不上已经是祖妖五层的白鑫,他就算没有化成大鹏 , 追上我也不需要花多少时间,甚至可以在我激发符篆之前追上我。「^追^书^帮^首~发」

    符篆越来越热 , 离彻底激发还是有一段距离 , 这里已经看不到水库边上发现的激斗了 , 而白鑫也越来越近。

    不行了,这样下去 , 白鑫必然追上我。

    “主人 , 你跑,七七来挡住他一会儿。”宗七七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果断的摇头说道:“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我停了下来,如果被他追上偷袭,我会死的更快,正面抵挡 , 还有可能拖延到符篆被激发 , 虽然一定会付出代价,但是我没有选择。

    白鑫很快来到了我的面前 , 相隔只有三四米远 , 我意念一动 , 玄木剑出现在头顶,宗七七也谨慎的盯着他 , 这一战 , 似乎在所难免。

    白鑫的表情很是平静,似乎没有要动手杀我的意思,他看了看我手中已经微微泛起白色光韵的四级遁符,嘴里突然问道:“吾女白羽 , 你可认识。”

    “认识 , 白羽仙子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从容的回答道。

    白鑫点点头 , 突然拿出一块玉牌丢了过来 , 嘴里说道:“这是妖神宫的出入玉牌 , 如果他日你修炼有成,还请去救救羽儿。”

    “白羽仙子怎么了?”我惊讶的问道。

    白鑫摇头说道:“没时间解释了,你快走吧。”

    “前辈回见!”说话间,四级遁符的光芒更甚 , 直接把我笼罩在了其中,我抬手把宗七七收进戒指 , 眼前一阵白光闪过 , 脑海中一阵眩晕 , 再出现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仰天洼。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遁符 , 这种遁符带来的副作用让我很不适应,我使劲摇了摇头,视线慢慢恢复过来。

    “恋凡,时间正好,武侯墓马上就要出现了。”陆鹤轩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我转头一看,松了口气,陆鹤轩和他的六名弟子,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陆大哥 , 看到我妻子过来了吗?”我开口问道。

    陆鹤轩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谁过来,你妻子怎么了?”

    “黄九坑了臻瑜子前辈和晗昱前辈,徐楴梓前辈也为了保我过来陷入了妖族和灵族的包围 , 他们三个都是凶多吉少,我妻子和另外一个妖族的同道往这边跑过来了 , 追在他们后面的是妖神宫的少宫主 , 黄九带着他的人也过来这边了。”我简明扼要的把事情阐述了一遍 , 转头看向了那水库的方向,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 三十多公里的距离 , 他们应该还没有这么快。

    “黄九之后死性不改的王八蛋。”陆鹤轩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去看看。”我说着快速的朝着水库方向跑去。

    陆鹤轩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和恋凡去接应,记住,阵法不能破。”

    “是,师父。”众人齐声说道 , 而我和陆鹤轩已经冲了出去。

    翻过一座山头 , 果然看到了赵依仙和云中豹,他们已经被拦截下来了 , 云中豹此时正在被那三只老鹰围攻 , 浑身是血 , 而在更远处,赵依仙正满脸愤怒的和那个少宫主龚木白打斗 , 赵依仙也算一个顶尖的统妖 , 可是在龚木白的面前,她的实力就完全不够看了。

    赵依仙招招都是尽全力,可是龚木白却应付的很轻松,脸上那淫邪的笑容很是放纵 , 在外人看来 , 这他不是在打斗 , 而是在调戏赵依仙。

    “嘿嘿 , 小娘子 , 还是不要反抗了,乖乖和我回妖神宫吧,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啧啧 , 这娇躯,你放心 , 我一定比你那个废物夫君更加生猛。”龚木白一边说一边招架 , 表情和语气都很轻松。

    “无耻之徒。”赵依仙满脸的红润 , 显然被气的不轻。

    我快速的冲了过去,嘴里说道:“陆大哥 , 我要杀了龚木白,请协助我。”

    “没问题!”陆鹤轩爽快的答应着,然后又突然说道:“恋凡,黄九他们已经到了仰天洼了,正在和我的弟子们对峙,马上就要打起来了,我得立刻回去住持阵法,这里你搞的定吗?”

    我抬头看了看太阳,此时已经日食已经要开始了,月亮和太阳的边缘 , 已经接触到一起了。

    “咻!”陆鹤轩的玄木剑飞出去绕了一圈,那围攻云中豹的三个鹰妖的头颅瞬间就掉了下来。

    我点点头说道:“好 , 陆大哥你先回去,我稍后就来。”

    黄九他们那么快过去 , 必然也是用的遁符 , 看来黄九早就知道仰天洼才会出现武侯墓了 , 这肯定不是他自己推敲出来的,而是我们这边出了内鬼。

    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 先救下赵依仙 , 再过去仰天洼才是最重要的。

    陆鹤轩御剑偷袭,瞬间杀掉了三个鹰妖之后转头就跑了回去,原本已经绝望的云中豹一喜,看到我之后赶紧说道:“姐夫,快 , 救姐姐。”

    我点点头 , 抬手再次祭出了宗七七,和云中豹一起朝着正在和龚木白缠斗的赵依仙跑了过去。

    “龚木白 , 给我死来!”我一边跑一边怒吼道 , 玄木剑早就朝着他飞了过去。

    “咦 , 你这个垃圾怎么从那里来了?”龚木白没再留情,突然一拳轰在了赵依仙的胸口 , 赵依仙倒飞过来 , 在空中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我原地跳起,伸手接住了赵依仙,嘴里问道:“依仙,你怎么样。”

    赵依仙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 脸色愤怒的说道:“夫君,我一定要杀了这个无耻之徒!”

    能让赵依仙如此愤怒到失去理智 , 这龚木白一定是给了她难以承受的侮辱 , 我表情坚定的说道:“好 , 我们杀了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