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 陆鹤轩钓鱼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点点头说道:“听前辈的。「^追^书^帮^首~发」”

    一行人一直走了十几公里,来到了一个看似很普通的巨石前面 , 陆鹤轩从背包里面抓出一把阵旗,在其中一枚阵旗上面打了几个手决 , 然后随手一洒 , 那枚阵旗就钉在了我们走过的草地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 我们刚才走过草地,踩弯的那些小草再次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 一点脚印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 而那枚阵旗,也隐形消失。

    陆鹤轩又拿出一枚阵旗,直接朝着那巨石丢了过去。

    更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平淡无奇的巨石,突然出现了一道看上去有些虚幻的石洞 ,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 那石洞就彻底显现出来。

    “陆前辈阵法造诣果然高深莫测。”我由衷的说道。

    陆鹤轩笑了笑:“这里本来就有石洞的,只是我以前把他用障眼法封住了而已 , 如果你想学玄门阵法 , 我可以教你。”

    “多谢前辈,”

    说着话 , 我们一起走进了那个山洞,山洞里面还挺宽敞的 , 不是很深 , 陆鹤轩进去之后又是丢下了一枚阵旗,原本昏暗的山洞,顿时变得亮堂起来。

    使山洞亮堂起来的光源,是一些燃烧的树脂。

    大家纷纷找地方坐了下来 , 我也把猫不睬放了下来 , 她的身体素质很好 , 伤也都是一些皮外伤 , 昏厥过去是因为体力透支 , 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陆鹤轩拿出一瓶丹药,叫其中一个玄尊强者发下去,然后对着我说道:“恋凡,走 , 陪我去钓鱼。”

    “钓鱼?”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陆鹤轩点点头说道:“嗯,不远处有一个水潭 , 我没事的时候 , 喜欢去那里钓鱼 , 那里的鱼肥美,我们去弄点鱼回来吃 , 不过最近多事之秋,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

    “好。”我爽快的答应着,他和我说过要聊聊武侯墓的事情,我自然也不会拒绝。

    陆鹤轩呵呵一笑,从岩壁旁边拿起一个钓竿,就直接走了出去。

    我跟着走了出去,在回头看看,那石头还是普通的石头,而那个石洞 , 早就消失不见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心里暗赞陆鹤轩对阵法造诣的厉害,跟着陆鹤轩走了出去。

    踏着夕阳 , 踩着自己长长的影子,我们一路朝着山洞的东面走去 , 走了不到百米的距离 , 果然看到了一个水潭。

    这水潭里面的水很清澈 , 水面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涟漪 , 周围的环境很好 , 青山绿水,草长莺飞,即便是快要天黑了,依旧是一个世外桃源的模样。

    “陆前辈,好地方。”我笑着称赞道。

    陆鹤轩手里拿着钓竿 , 直接把鱼钩甩了出去 , 而他的鱼钩上面,是没有鱼饵的。

    “坐吧 , 以后不要叫陆前辈了 , 如果不嫌弃 , 就叫我陆大哥吧,我年长你很多 , 玄门的前辈晚辈称呼 , 是根据玄者等级来的,你的天资我了解,后天也足够努力,有朝一日你的玄者等级比我高了 , 我就得改口叫你前辈了。”陆鹤轩说道。

    我一愣 , 笑了笑说道:“陆大哥抬举了 , 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踏入玄祖境界呢。”

    陆鹤轩说道:“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了 , 恋凡 , 我很欣赏你,说正经的,你是不是极阴命格?”

    我心中一震,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直接说道:“是 , 陆大哥好眼力。”

    “哈哈,果然被我猜对了 , 不过你能回答的这么直接 , 却是我没有想到的 , 你就不怕我知道后对你不利么?”陆鹤轩看着平静的水面,笑着说道。

    “陆大哥说欣赏我 , 我也信任陆大哥,换成别人,我怕,在陆大哥这里,我不怕,当初如果不是您借给我十亿,我没有办法顺利的救回我的妻子,这种恩情,同于再造 , 我不会对陆大哥有所隐瞒。”我也盯着水面,陆鹤轩的钓鱼 , 不但没有鱼饵,就连浮标也没有。

    陆鹤轩收起笑容 , 嘴里说道:“我一直在等你。”

    “陆大哥在等我?”

    “嗯 , 确切的说 , 我一直在等一个极阴命格的人出现,所以我来到了玄者妖鬼窟。”

    “我有点不明白,陆大哥为何会猜到我是极阴命格?”

    “因为你的天级玄木剑 , 你别紧张 , 天级玄木剑很难辨别,我之所以认识,是因为我以前就是玄门总部考核塔的塔主,我对玄木剑的很熟悉。”陆鹤轩直接说道。

    我点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 , “陆大哥的意思是 , 我的天级玄木剑,暴露了我的极阴命格?”

    “天级玄木剑虽然很稀少,但也不是绝版 , 可是能在玄尊境界就可以御剑的玄者 , 八成是极阴命格了。”陆鹤轩回答道。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 陆鹤轩继续说道:“你修炼的是诸葛氏秘法,所以能够御剑,对吧?”

    “是。”

    “嗯 , 那你应该知道武侯墓了。”陆鹤轩这才切入了正题。

    我点点头说道:“知道 , 武侯墓的谜题,我已经破解了,而且武侯墓开启在即,我准备去完善诸葛氏秘法。”

    “嗯 , 我帮你。”陆鹤轩淡淡的说了四个字 , 手腕一动 , 一条鱼就被他甩了上来 , 准确的落在了旁边的一个水洼中。

    “好。”

    陆鹤轩再次甩下鱼钩,指了指那个水洼里那条在游动的鱼说道:“这是什么?”

    “鱼。”我回答道。

    “鱼在哪里?”

    “水洼里。”

    陆鹤轩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水洼本来是死的 , 因为有了鱼,就出现了生机,而这生机,改变了整个水洼的磁场 , 鱼在游动的同时,带动了水的流淌 , 本是一洼死水 , 现在变成了活水 , 不是水变了,而是鱼影响了它。”

    我没有说话 , 努力的思考着陆鹤轩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鹤轩继续说道:“水是死是活,不取决于自己,如果这条鱼一直不进来,那这一洼水永远是死水,武侯墓存在这么多年了,却一直没有被人打开,你觉得是为什么。”

    陆鹤轩这么一说,我瞬间明白过来,嘴里说道:“因为少一条鱼。”

    “嗯 , 其实那首诗谜不难,玄门总部的藏经阁阁主和我都知道 , 难的是没有这条鱼。”

    “这条鱼在哪里?”我虽然已经大概明白了陆鹤轩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阁主是上任门主的配偶 , 既然她也知道了 , 而上任门主也是极阴命格 , 那就代表他进去过武侯墓,我甚至都怀疑 , 那诸葛氏秘法的中部 , 是上任门主从武侯墓里面拿出来的,至于上部为什么没有拿出来,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陆鹤轩淡淡的说道:“这条鱼在我身边。”

    我笑了笑说道:“这条极阴命格的鱼,要来到这‘仰天洼’,还需要有人送它进来才行。”

    “所以我说我帮你。”陆鹤轩手腕再次一挑 , 又是一条鱼被他拉了上来 , 同样准确的落在了这水洼之中。

    陆鹤轩说的隐晦,但是我也明白他的意思 , 我说出了仰天洼 , 他没有反驳 , 那就说明我的猜测是对的,定地水南 , 这个水 , 就是指的‘仰天洼’,古三国那个可以屯兵十万的洼地。

    我心中很是开心,开心的是陆鹤轩说要帮我,有了陆鹤轩在 , 我的把握要更大 , 同时我也明白 , 为什么九爷一定要我参与挖掘武侯墓 , 很有可能他也知道武侯墓的开启 , 需要我的存在。

    “陆大哥,你知道台湾的九爷么?”我开口问道。

    陆鹤轩点点头说道:“知道,九爷也是从玄门总部出去的一个顶尖的玄祖强者,实力不在我之下 , 主修符道,他的符法造诣不在我阵法造诣之下 , 他应该对武侯墓也很感兴趣。”

    我点点头说道:“是的 , 而且我现在正受制于他。”

    陆鹤轩眉头一皱,嘴里说道:“怎么回事?”

    我平静的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 , 这一说,直接说到了天黑 , 期间陆鹤轩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听我讲完之后,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比较棘手了,九爷这个人很危险,喜怒无常,行事多变,偏偏天资极高 , 又不受约束,我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见过他了 , 我甚至有理由怀疑他已经踏入了不朽玄主境界。”

    “不朽玄主。。。”我喃喃自语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 那就很麻烦了。

    “你有也不用太担心 , 我只是猜测而已 , 如果九爷真的跨入了不朽玄主境界,对咱们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陆鹤轩说道。

    “陆大哥何出此言?”我疑惑的问道。

    (今天的更新到此结束 , 朋友们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