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章 临危而不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他心里清楚,他也只能抱怨抱怨 , 他虽然身手了得,但是在九爷面前 , 他什么都不是。

    “墨叔 , 你先送我过去。”

    “好。。。”

    告别了大家 , 墨钰亲自开车把我送到了酒店,在路上的时候 , 墨钰和我说了这些天他们关于那首死前诗的推测 , 基本和我想的差不多,但是有些点我想到了,他们没有研究出来。

    这个酒店居然还是余震的萱梦酒店。萱梦酒店是余梦萱名下的产业,也是本市最豪华的一家酒店,这个九爷还真是有气魄。

    酒店的大堂摆着休业的牌子 , 门口的迎宾美女也变成了两排带着墨镜的保镖 , 足足有十几个。

    墨钰说这些保镖是九爷的人,大堂里面 , 还坐着两个熟人 , 就是当初去过余府的那一老一小 , 老的被余震叫做谢老,女的名字叫谢幼冰 , 当初还和周鹏打了一架。

    “什么人?”我刚刚走到门口 , 一个保镖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是余震手下的人,想要进去汇报一些事情。”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保镖看都没看我,嘴里冷冷的说道:“这里没有余震,只有九爷 , 小屁孩子滚一边去。”

    “我就是来找九爷回报事情的。”我直接说道。

    “就你还找九爷?”那保镖看我年纪小 , 有些不屑的问道。

    我也懒得和他的多话 , 直接对着大堂大声喊道:“谢老,您老也在呢?”

    谢老听到声音之后转头看了过来 , 看到我之后慈祥的笑了笑 , 对着那些保镖一招手,保镖再也没有拦我。

    我快速的走了过去,对这谢老躬身施了一礼,嘴里说道:“晚辈赵恋凡见过谢老。”

    谢老呵呵一笑 , 还没说话,谢幼冰突然就说道:“哎哟喂 , 小妖怪 , 我们又见面了 , 今天那个和尚不在了,看本小姐怎么教训你。”

    “幼冰 , 你坐下,恋凡,你来这里,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吧?”谢老心平气和的问道。

    我点点头说道:“是的,谢老,我来给九爷提供一些关于资料的信息。”

    “哦?你?”谢老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我点点头说道:“谢老,实话和您说,我们知道上次震叔没有及时把资料交给您的事情惹到了九爷 , 其实当时您来的时候,震叔确实不知道资料里面有关于真正武侯墓的信息 , 等您走了之后,震叔才知道资料在我们手里的。”

    谢老摆了摆手说道:“这个已经过去了 , 说说你能拿出什么东西让九爷消气吧 , 如果没有 , 你进去只不过是多一具尸体而已。”

    听到谢老这么说,我就知道九爷有想要杀了余震的打算 , 我赶紧说道:“困扰九爷的 , 就是那首死前诗不是吗?对于此诗,我有自己的理解。”

    “哈哈,小妖怪,也不怕吹破天,这么多人都猜不透的诗 , 你说你可以?”谢幼冰讥讽着说道。

    我没有看她 , 而是认真的看着谢老,嘴里说道:“谢老 , 我既然敢来这里 , 心里就有把握给九爷提供到有用的信息。”

    谢老看着我如此认真 , 嘴里说道:“好,那我就带你进去 , 小伙子 , 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这是在玩命。”

    “我知道,多谢谢老提醒。”我对着谢老鞠了一躬,态度无比的真诚。

    我心里很急 , 很担心余震出事 , 他身边就只有一个荀覃 , 而且在除了九爷之外 , 其余的那些道上的大哥和他都是竞争关系 , 谁都巴不得他死在九爷手里。

    “跟我来吧。”谢老站起身来,领着我朝着电梯口走去,电梯同样站了四个保镖,一看也是九爷的人。

    电梯一直走到八楼 , 这才停了下来,八楼是商务会议室 , 专门给人开会用的 , 这次变成了黑道各势力聚集的群英会。

    门口保镖见我是谢老带过来的 , 也没有任何的阻拦,主动打开了门。

    会议室很宽敞 , 一张巨大的圆桌横在会议室正中间,这圆桌很大,即便是周围坐了二十多个人,还是显得很宽敞。

    这里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混乱,里面连抽烟的人都没有,来这里的人也都穿的很整齐,都是西装革履的,不像是黑道大哥的碰头会,反而像是企业在开高层会议。现场一点也不喧闹 , 反而很是安静。

    坐在圆桌主位的是一个头发胡子都是花白的老者,这老者看上去很是慈祥 , 脸上虽然爬满了皱纹,却一点都不显老 , 远远的看去 , 就好像一个慈祥有精神的普通老爷爷 , 我知道这个人就是台湾的九爷,看上去除了一种睿智之外 , 完全没有任何的特殊 , 甚至给我一种很亲和的感觉。

    余震坐在这老者的左边,在他的身后,坐着荀覃,他此时把头抵着,这会议室的冷气明明很低 , 他穿的也不少 , 脸颊上却是冷汗直流。

    看到门被推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 这些人都是一些黑道大哥 , 各个心狠手辣杀戮滔天 , 几乎谁都不会比余震差,被这些人盯着 , 我难免有些心虚。

    余震和荀覃此时也疑惑的看着我 , 可是他们却不敢说话。

    九爷看了看我,和他目光接触到的那一刹那,我似乎感觉到这个看上去很平凡的老头能够一眼洞穿所有一样,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一个激灵。

    “谢老弟 , 怎么带个小朋友进来。”九爷笑盈盈的说道。

    谢老恭敬的说道:“九爷 , 这是余震的侄子 , 名叫赵恋凡 , 他说他知道刘基(刘伯温)的死前诗 , 并且说他有独到的见解。”

    谢老话一说完,会议室你顿时哄堂大笑,那些黑道大哥们都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看着我,有的人还开始讥讽余震:“我说余震啊 , 你手底下是不是没人了,这小娃子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吧 , 毛都没张全 , 这他妈放在工厂里面都算童工了 , 今天就算九爷不杀你,你也得去坐牢啊 , 哈哈哈。”

    我看着那个幸灾乐祸的人淡淡的说道:“汉武帝16岁登基,乱世英雄李存勖15岁立马起沙陀,14岁的夏完淳,揭竿报国,束发从军。秦始皇13岁即王位,12岁的甘罗就能出使赵国并且舌战众臣。所以说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十五六岁的时候连毛都没长全。”

    我话一说完,现场安静了一秒,随后爆发出更大的讥讽声音。

    另外一个光头 , 头上还纹着两只蝎子的中年胖子说道:“哎哟,还装他妈知识份子 , 一首所有人都解不开的诗,你可以?你大字识全了没有?”

    我淡淡的回答道:“差不多识全了,只有一个字我不认识 , 还想请教请教这位大哥。”

    “什么字?”那胖子下意识的问道。

    “下面是一个多少的多 , 上面是一个父亲的父。”我笑了笑说道。

    那胖子估计文化程度也不怎么样 , 他在桌子上画了一下,嘴里说道:“爹。”

    “不敢当。”我淡淡的回答道。

    “操 , 你个小逼崽子 , 我看你是活腻了。”那光头猛的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

    “哈哈哈。。。。。。”几乎所有人都在笑,除了九爷和他身边那位面容冷峻的中年男子。

    “你们笑够了吗?”几秒钟之后,九爷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声音不大,却像是不可违抗的军令 , 那些黑道大哥们全部闭上了嘴巴 , 恭恭敬敬的坐着,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来。

    “赵恋凡 , 在余震身后坐下吧 , 谢老弟 , 你先出去。”九爷摆了摆手说道。

    我点点头,朝着余震走了过去 , 自顾自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 不卑不亢,等着九爷问话,至于那些看不起我的人,我直接无视了。

    “呵呵 , 临危而不乱 , 很久没有看到像你一样胆大心细的人了 , 我喜欢你 , 说说那首诗吧 , 如果你只是来虚张声势或哗众取宠的,那就对不起了,我得给各位老大一个交代,尤其是被你侮辱过的两位老大。”九爷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